赵阔还守在林里,看到韩谦走下来,将马牵过来伺候他跨上去。
    韩谦翻身骑到马背上,跟赵阔说道:“要是山庄里有人背着欺负赵家人,我都会认为是你在背后捣鬼!”
    “赵家少年如此英武,又有少主庇护,绝不会有人敢欺负他家的。”赵阔见自己就这样被少主像毒蛇一样盯上了,也只能心里暗叫倒霉,却不知道哪里出了变故,不学无术、性情乖戾的少主,竟然如此阴狠厉害,还能想着用计将范武成杀死?
    “那我以后再赐赏你什么东西,你不会再拿出来做滥好人吧?”韩谦问道。
    “赵阔对少主绝不敢阴奉阳违。”赵阔叫韩谦的眼睛盯着,低下头说道。
    “好吧,我且看你的表现。”韩谦随意的说道。
    接下来的日子,韩谦每天早上抽一个时辰来教赵无忌识字、传授他六十四势石公拳;这对他自己来说,也是重新温习功课、修炼石公拳的机会。
    当然,韩谦除了抓紧一切时间练习骑射外,更多的还是不断去试图理解那梦境中那一切看似古怪的学知,去思索、体会梦境中人翟辛平那短短一生所经历的尔虞我诈以及他看待、分析以及面对事件的方法……
    虽说短短二十天时间,远不足以让韩谦练成浑身充满力量感的肌肉男,但每天足够强度的运动量、营养又充足,也令他身体结实许多。
    虽说谈韩谦的相貌谈不上风度翩翩,但此时也能勉强说得上是气度沉稳。
    范锡程受此重挫,虽然与韩谦的关系依旧冷淡,但山庄有什么事情,他都会让赵阔跑过来跟韩谦言语一声,表示他并没有将韩谦这个少主遗忘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中秋节前夕,韩道勋才派人到山庄来传信,要韩谦回城去……
    …………
    …………
    韩道勋在京城金陵的宅子,位于南城兰亭巷。
    宅子不大,前院仅有三间倒座房,用作门房及留客居住。
    穿过垂花门是正院,居中三间是正房,东侧是韩道勋的卧房,中间是堂屋,西间是书房。
    正院的东厢房有三间房,乃是韩谦到京城金陵之后起居所住。
    西厢三间房则空在那里,宅子里没有女眷,西厢房有时也用作客房,留宿一些重要的客人。
    从西厢房与西侧耳房间有过道可以进后院,而后院,乃后厨、马厩以及奴婢、家兵的住处。
    这处宅子不要说跟韩氏在宣州那屋院相接、鳞次栉比的大宅相提并论了,比山庄也差了一大截,在京城金陵只能算是普通人家,前后院子加起来也就一亩多地。
    也因为这处宅子狭小,韩道勋只能留一名老仆、一名仆妇以及四名家兵在身边伺候。
    出山庄,沿宝华山南麓、北渎河北岸的大道驰道,不到四十里,骑快马也就一个多时辰就能从南城入城。
    韩谦在山庄用过早餐才出发,在赵阔、范锡程等人的簇拥下,策马赶到金陵城,才刚刚是午后。
    范锡程因为养子范武成之子心气尽丧,再者毕竟六旬年纪了,人近暮年,骑一个多时辰的快马,都略感有些疲惫。
    韩谦却能支撑住,还颇为神采奕奕,显得他这近一个月来骑射训练,成果还算斐然,此时也能勉强拉开家兵贯用的黄杨大弓。
    他的身体到底还是年轻,只要不再荒废,刻苦锤练,还不至于难以挽救。
    韩谦此时却没有沾沾自喜,神色间多少有些落落寡欢,这时候心里还是想着这次出山庄后的所见所闻,忘不掉一路所见那一具具被遗弃在路旁、官府还没有来得及派人收殓的死尸,忘不掉他们骑马进南城时,那些在南城门根像蝗虫扑上来乞讨的饥民,被范锡程、赵阔拿马鞭狠抽,被抽得鲜血淋淋才被赶走……
    说实话,韩谦进出金陵城也有好多次了,以往对这种种惨状都视如无睹、麻木不仁,却没想到今日内心会受这么强烈的冲击。
    那一夜光怪陆离的梦境,对自己的改变真就有这么大吗?
    这到底是怎样的怪梦?
    韩谦暗暗捏了一下怀里那枚磨制成凸透镜的水玉圆佩。
    宅子里的马夫跑过来将马牵走,韩谦神色稍稍振作起来,心想他自己此时还没有从险境里摆脱出来,说不定姚惜水这些人今日就会派人过来杀死他,城内外那一幕幕生民惨状,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我爹爹他人呢?”韩谦摒除掉心里些不必要的干扰,心思回到自己的处境之上,问他父亲韩道勋在哪里。
    “老爷此时应该还在官署应卯。”范锡程说道。
    天佑帝创立楚朝,设宏文馆作为专掌朝廷藏书及编校工作的机构,以秘书监、秘书少监等官吏掌之。
    楚朝初创,内部将臣争权,政令也难通达州县,财赋不足而四面兵衅不休,境内流寇继而不绝,朝廷的工作重点自然不可能落到文化建设上,宏文馆实在极清闲的衙门。
    韩道勋身为宏文馆的少监,只要没有要紧之事,却绝不会告假溜班,通常要到暮色四合之时,才会从宏文馆回来,此时就几个家兵守以及管家守在宅子里。
    韩谦与赵阔、范锡程这时候已经是饥肠辘辘,到宅子里叫仆妇准备好餐食,刚刚草草吃好,就听得有人在外面拍门大喊:“七郎,七郎,你小子终于被放回来了!”
    韩谦听声音,便知道是户部侍郎冯文澜之子冯翊找上门来。
    冯文澜也是宣州人士,与他父亲韩道勋相识,因此韩谦刚到金陵,就与年龄相仿的冯翊见到面,而且臭味相投,很快就熟络起来。
    冯翊也是这次被选去陪皇子临江侯读书的四名大臣之子之一。
    也不知道冯翊从哪里知道自己今天回京,他都没有歇一口气,就赶上门来?
    门子打开门,就见冯翊带着一名少年穿过垂花门阔步走进来,探头看到韩道勋不在宅子里,也不管范锡程、赵阔两名家兵,揪住韩谦说道:“七郎,听说你也被选去陪三皇子读书了?”
    冯翊要比韩谦大上几个月,在韩谦面前大大咧咧的,相貌却是清秀,穿着马靴、对襟短衫,腰间系着嵌有玛瑙、绿孔雀石等宝玉装缀的腰带,乍看还以为是个女扮男装的大家闺秀。
    不过,要是以为冯翊是温文尔雅的世家公子,那就大错特错了。
    冯翊实在不是什么好鸟,韩谦到金陵没有几个月,能对金陵城内的妓寨娼馆轻车熟路,能跟金陵城里的其他二世祖混在一起,冯翊是他的领路人。
    与韩谦不同,冯翊有两个兄长都已经长大成年,承荫外放到下面的州县任职,算是小有成就,冯翊又有个溺爱他的祖母护着,因此他在金陵城内肆意妄为,只要不闯下泼天祸事,冯文澜也拿他没辙。
    冯翊身后的少年,是冯翊的姨兄,乃左神武军副统军孔周的次子孔熙荣。
    孔熙荣身量极高,比韩谦都要高出大半个头,又因为受其父亲督促自幼习武的缘故,身体极其壮实,站在那里就像一座铁塔似的,但孔熙荣的性格却要比他的姨兄弟冯翊柔弱得多。
    由于孔周早年在边军任将,孔熙荣随母亲的住居,就挨着舅父冯文澜家,他也就整天跟冯翊厮混在一起。
    孔熙荣年龄较大一些,却常受冯翊的欺负,只是他甘愿受着冯翊的虞指气使。
    冯翊所做的混帐事,常常都是孔熙荣顶缸,以致孔熙荣在金陵城里的声名,比冯翊还要狼籍。
    孔熙荣也是这次被选中的四名皇子伴读之一。
    “你说倒不倒霉,宫中为什么偏偏选中我们几个给三皇子陪读啊?年初时,我爹找术士替我看过面相,没有说我今年会流年不利啊!”冯翊看到韩谦就喋喋不休的抱怨起来。
    “……”韩谦看了范锡程、赵阔二人一眼,说道,“你们出去先歇着吧。”
    范锡程、赵阔等家兵还不知晓韩谦这次从山庄回城来,是要给三皇子陪读的,这时候听冯翊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当下先告退到后院歇着去了。
    冯翊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看到桌子有一壶茶,伸手碰了一下壶壁,觉得里面的茶水不烫,拿过来对着壶嘴就咕隆咕隆的灌了一气。
    他刚才听奴婢回来说看到韩谦回城来,也没有牵马,直接一气跑过来,汗津潺潺,口干得紧,又继续抱怨道:“你说吧,要是信王身边缺人,将我们选过去还好,说不定这是一条我们以后飞黄腾达的捷径,却偏偏将我们选出来,陪一个屁大的小孩玩过家家,你说晦不晦气?”
    韩谦知道冯翊是说天佑帝有废太子立二皇子信王的传言,朝中也确实有些大臣正千方百计的跟信王牵上关系。
    也确如冯翊所言,将来大概率是太子或信王有一人能登上帝位,因此即便这时候一定要押注,也只会在太子及信王两人中间选边站。
    而无论是太子或信王登基,三皇子临江侯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那他们这些被迫给塞到三皇子身边的人,将来不受牵累就算万幸了,压根就不能指望有什么远大前程,也难怪冯翊满肚子的牢骚。
    冯翊混账归混账,但自幼耳濡目染,一些基本的轻重缓疾却也是清楚的。
    “……”韩谦只是一笑,只是相当认真的听冯翊抱怨下去,并不急着附和他。
    “周昆原本跟我们一起要陪三皇子读书的,但半个月前骑马摔下来,竟然背脊骨摔断了,躺在家里成了一个废人——你说这事邪不邪门,是不是打一开始就透着倒大霉的兆头啊?”冯翊问道。
    听冯翊这么说,韩谦却是心里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