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午时,十数骑从西往东驰来,蹄音如骤雨笼罩长街。
    韩谦、冯翊、孔熙荣、李冲,与侍卫营副指挥兼参军钱文训、侯府典事管保等人迎出侯府,看到一队车马从宫门往这边驰来,当前十数骑大声呼喝着,在半空中啪啪直响的抽打皮鞭,将无关人等从长街上驱赶出去。
    很快一乘装饰华丽的马车就在郭荣、陈德等人的护卫下,驰到侯府前停下来。
    马车纱帘遮掩,韩谦随钱文训、管保等人上前参拜行礼,就见一个体态丰盈、身材高挑、姿色颇艳的女官,从车里揭开帘子,伸手要牵身后的少年走下马车来。
    三皇子杨元溥脸色有些苍白,手缩在身后,咬着嘴唇,没有让女宫牵他下车,而是僵站在车前,打量着守在侯府庭门前的众人,似乎还不知道怎么应付眼前这一大群他名义上的部属,颇有些生怯。
    韩谦站在一旁,看冯翊掩饰不住都快要打哈欠,知道三皇子杨元溥此时表现出来的生怯让他有些所望了。
    “户部侍郎冯文澜之冯翊、秘书少监韩道勋之子韩谦、左神武军副统军、忠武将军孔周之子孔熙荣、信昌伯李普之子李冲,日后都是侯爷您的陪读及差遣——侯爷您以后也要对他们四个好好亲近……”郭荣翻身下马,清了清些尖锐的嗓子,给三皇子杨元溥介绍韩谦等人。
    孔熙荣历来唯冯翊马首是瞻,冯翊站在那里不动,他也不动。
    韩谦也是不动声色,这时候看到那女官,暗中伸手推了三皇子杨元溥一下,似乎催促他说些话,但三皇子杨元溥的神色在这一刻变得更加僵硬,似被毒蛇舔了一下似的。
    韩谦看到这一幕,想到冯翊刚才说过,杨元溥身边除了侍卫营指挥陈德外,其他人都是安宁宫指派的人手,看来真是不假。
    侯府大门前的参拜,气氛有些冷了起来。
    侍卫营指挥陈德长得倒高俊挺拔、孔武有力,颇有英武之姿,但是他跟世妃王夫人沾亲带故,此时才是小小的营指挥,要么被安宁宫打压得厉害,要么就像冯翊刚才所说的,此人不足为恃。
    陈德看到韩谦等人对三皇子杨元溥不够热情,眉头一挑,朝三皇子杨元溥说道:
    “殿下还没有看过自己的侯府吧,外面天气炎热,殿下还是先进侯府歇下来,有什么事情,等进侯府再吩咐我们不迟……”
    众人簇拥着三皇子杨元溥进侯府。
    这时候韩谦他们才被允许跟着一起进内宅。
    内宅候着的内侍、宫女更多,地方上也更大,重重叠叠的院落有十数重之多,但还嫌粗陋,远不如晚红楼曲径通幽、景致迷人。
    在临江侯府的北面,是一座空旷显得有些荒芜的园子,约有十一二亩地左右,比临江侯府小不了多少。
    园子四周用木栅墙围了起来,韩谦看园子内的遗迹,这里之前应该是一座小规模的军营。
    园子是作为侯府侍卫营日常操练之地,侍卫营的驻院以及马厩等建筑,就建在园子的东北角上,有夹道能通往侯府各处,以便遇到警情时,武卒持刀弓能在最快的速度增援到各个角落。
    三皇子杨元溥兴致不高,众人陪着草草用过餐,说了一会儿话,无无聊赖,就要到后园子观看侍卫营的将卒操练。
    虽说天佑帝鼓励皇族子弟及皇子勤习骑射,但三皇子自幼养于宫禁之中,没有接触刀弓的机会。
    到后园子里看到侍卫煞有模样在那里练习射箭,杨元溥眼瞳里第一次流露出感兴趣的兴采来,却颇有胆怯的问郭荣:“郭大人,本侯也能射箭?”
    “陈将军乃陛下亲点给殿下的骑射师傅,殿下能不能射箭,这得问陈将军。”郭荣对三皇子杨元溥在自己面前所表现的小心翼翼,视如无睹,将这方面的事情推给侍卫营指挥陈德。
    “陛下、世妃都吩咐过,殿下就府,原本就是要学习骑射的,陛下以后也会不时考校殿下的骑射练习得如何——殿下不但今日可以射箭,往后还要能吃得下辛苦,不要让陛下失望才行。”陈德早有准备,当下就叫人准备好一张制作精美的猎弓,重新摆好箭靶,叫三皇子杨元溥试射。
    也许是一个多时辰的接触,韩谦等人都相当克制的表现应有的谦卑跟小心翼翼,叫三皇子杨元溥找回些自信,他接过陈德为他准备好的猎弓,试拉了两把,问韩谦他们道:“你们可都会射箭?”
    “我们当然都有学过。”冯翊颇有些骄傲的说道。
    “那你们先射给我看。”杨元溥说道,先将手里的猎弓替给人高马大的孔熙荣。
    韩谦等四人里,孔熙荣长得最为结实,又是大将孔周之子,杨元溥就想先看他箭术如何。
    孔熙荣接过猎弓,拉了两把,嫌弃的说道:“这弓太软,换黄杨长弓,我射给殿下看。”
    陈德眉头微皱,但还是示意手下将身上所背的黄杨大弓解下来,替给孔熙荣。
    军中这种特殊的黄杨大弓,拉满需要一石五斗力。
    侯府侍卫营一百二十名健卒,人人皆配此弓,可见为了卫护皇子的人身安危,在侍卫人选上,没有谁敢做手脚。
    孔熙荣气力极大,侍卫所用的黄杨大弓对他来说,刚好够用,拿出三支箭,走到箭靶一百二十步外,三箭先后射中靶,以示他不凡的箭术,又将黄杨大弓替给韩谦:“你要用此弓射箭?”
    韩谦苦笑一下,朝杨溥说道:“我可不敢跟孔熙荣比箭术,殿下您这张弓借我用吧。”
    韩谦现在是能勉强拉开黄杨大弓,但勉强拉满弓弦,又哪里会有准头可言?
    长弓的射程,跟拉满弦的弓力直接相关,一石弓才能射一百二三十步之外的物体。
    韩谦从三皇子杨溥手里接过的猎弓,那是一张不过四五斗力的软弓,便走到五十步外连射三箭。
    虽然三箭皆中靶心左右,但他的箭术,还是远不能跟拿强弓在一百二十步外射中箭靶的孔熙荣相提并论。
    冯翊荒嬉无度,主要还是不喜读书,性情反复无常,但对骑马射箭这事却也不生疏。在武风极盛的当世,郊游野猎也是世家公子最贯常的游乐活动之一。
    冯翊拿起猎弓,在五十步外,三箭皆中靶心,箭术要比韩谦稍好看许多。
    李冲要想保持准头,不敢将黄杨大弓拉得太满,就在一百步左右射箭,但箭箭皆中红心,令侍卫看了也纷纷喝彩。
    这一百二十名侍卫精锐虽然说是都擅箭术,但能做到这一步的,也仅三五人而已,李冲不愧是将门虎子。
    李冲眉头一扬,将黄杨大弓交给陈德身旁的侍卫时,扬头朝韩谦这边看来,不无得意炫耀之色。
    韩谦却不理会李冲,他注意到临江侯杨元溥的眼里,这时候流露出羡慕、兴奋的神采,但拳头贴着大腿外侧捏紧,似乎要将此时心里的羡慕、兴奋的神采压抑下去。
    韩谦蓦然想到:临江侯杨元溥之前就知道李冲会到他的身边,而且还颇为期待李冲到他身边?
    韩谦给自己的发现吓了一跳……
    “我箭术就差你们太多,以后要跟你们好好学习。”
    三皇子杨元溥或许还不知道他刚才的小动作,泄漏了多少秘密,他从韩谦那里拿回猎弓,先给自己找台阶似的说道。
    他的身体都远没有长成,说话都带有些稚气,气力比韩谦还要少得多,只能站三十步外将猎弓拉开一半,也学韩谦他们快速射出三箭,但三箭都插着箭靶的边缘而过。
    看他持弓握姿,也知道他之前没有机会怎么接触过弓箭。
    杨元溥将猎弓替给陈德,说道:“陈将军,你来教我射箭。”
    陈德是天佑帝指定给临江侯的骑射师傅,而韩谦他们既然是皇子陪读,自然也要跟陈德学习骑射。
    冯翊、孔熙重这时候抱胸站在一旁,似乎想看陈德有无这个资格;韩谦则是有意无意的观察着李冲跟临江侯杨元溥之间的小动作……
    临江侯杨元溥之前就知道李冲会到身边,这是韩谦没有想得到的。
    临江侯杨元溥知道晚红楼的图谋,又或者说是临江侯杨元溥身边的人,直接参与晚红楼的图谋,告诉杨元溥可以信任李冲?
    韩谦更倾向认为是后者。
    临江侯杨元溥年纪还是太小,又自幼囿于宫禁之中,心里藏不住什么事,很难想象他直接参与晚红楼的阴谋中去,但倘若有其他人告诉临江侯杨元溥可以信任李冲,那这个人会是谁?
    临江侯之母、刚刚得世妃册封的王夫人?
    毕竟在宫禁那么复杂的环境之下长大,临江侯杨元溥胆怯多疑,除了王夫人,韩谦也想不到有谁的话,能让临江侯杨元溥深信不疑。
    这时候陈德持黄杨大弓,站在百步之外射出三箭,也是箭箭皆中靶心,赢得侍卫一片喝彩,看来并非冯翊所嗤之以鼻的那般无能。
    然而韩谦此时的心神却有些恍惚,实在不清楚晚红楼背后的势力有多神秘、有多复杂、有多庞大,竟然都早已将信昌侯李普以及世妃王夫人都卷了进去,但仔细想想,要没有将信昌侯李普、世妃王夫人都牵涉进来搅风搅雨,晚红楼有什么信心在临江侯身上能图谋到什么?
    这时候,韩谦也才认识得他径直闯到晚红楼摊牌,是何等的冒险,能活着走出晚红楼,真可以说是命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