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十二章 差点坏事
    “你等真就一点都没有察觉出赵顺德这几天言行异常?”
    郭荣眼神阴沉的盯着大堂前所立的内宅奴婢,他没想到两个月盯在临江侯府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今日回宫办事才半天工夫,侯府就闹得鸡飞狗跳。
    韩谦与冯翊、孔熙荣他们坐在堂下,眼睛旁若无事的东西张望,好像今天这事压根跟他没有半点瓜葛。
    发生这样的事,谁都不敢隐瞒,郭荣当时不在侯府里,便由侯府副监管保赶往宫中禀告此事。
    皇上闻听此事如何震怒,韩谦他们不得而知,只知道很快就有一队侍卫从宫中赶来,将三皇子杨元溥接走。
    之后内侍省少监沈鹤便与郭荣急冲冲赶过来,将众人纠集起来,追查此事;陈德、钱文训带着侍卫营,将临江侯府封锁起来。
    事情发生后,韩谦一直都暗暗叫苦,他原本指望三皇子故意失手重创或“误杀”一两个可恨的奴婢,然而主动请罪认错,这样既能令安宁宫难施惩戒,又能在侯府奴婢中建立威信,而他也可以明正言顺的对三皇子“不敢回避、怠慢”,而不用刻意去回避安宁宫无处不在的眼线。
    然而,他怎么都没想到三皇子会这么急切,都没有多忍耐几天找更好的机会,竟然是直接栽赃手下奴婢行刺他。
    事情发生后,韩谦都有发傻,也深感后怕。
    皇子失手杀人,跟皇子遇刺反杀刺客,压根就是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事件,杨元溥只顾着挣扎束缚,却没有去想这其中的区别有多大,有可能会惹出多大的麻烦!
    皇子遇刺,通常说来,这么重大的事情,应要发送到御史台及大理寺会同宗正府进行会审。
    而一旦将御史台、大理寺及宗正府都牵涉进来,韩谦就完全估算不了事态会往什么方向发展了。
    不过,宫里最终派内侍少监沈鹤会同郭荣、陈德追查这事,倒叫韩谦稍稍安下心来,猜测天佑帝并不想让事态扩大,要不然他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目前已经查明“行刺”所用的那只匕首,不是赵顺德带进侯府的,而是侍卫营的一名侍卫无意间丢失,而这名侍卫死活不承认与赵顺德勾结,此时被沈鹤、郭荣下令羁押起来进行刑讯。
    这时候内宅与赵顺德有所牵连的十数名内侍、宫女,则都被押到大堂审问,但追问整个下午,到此时红烛高烧,也都没有审问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又怎么可能审问出实质性的东西?
    宋莘叉腰站在郭荣身后,胸脯鼓囊囊挺起来,那双颇为艳美的眸子,这时候却布满阴霾,盯在李冲身上。
    宋莘最初时也是慌乱,只想着确保三皇子杨元溥安然无恙,避免她们会受牵连惹来杀身之祸,但这时候心绪平静下来,自然不难看出今天的刺杀有太多的疑点。
    赵顺德长得人高马大,三皇子杨元溥这两个月再怎么勤练骑射,也只是未满十四岁、身体单薄的少年,赵顺德如此仓促行刺未成,却反过来叫三皇子杨元溥拿剪刀给捅了?
    众人闻声赶到,李冲第一反应想着先制服住赵顺德,也是没有错,但制服赵顺德的过程中,直接将赵顺德的喉管都勒碎了,这也未免太用力过猛了吧?
    而此时不仅将与赵顺德有牵连的内侍、宫女都揪出来审问,还对丢失短的侍卫用了一下午的刑,都没有追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事情还不够清楚吗?
    李冲这时候只是盯着铺地的青纹砖看,旁人看不到脸上有什么神色,但看他的肩膀僵直,可见他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韩谦手摸着鼻子,打量站在堂上、满脸阴沉的沈鹤、郭荣。
    沈鹤作为内侍省少监、文英殿常侍,是天佑帝最为信任的宦臣之一,虽然是他奉旨追查行刺案,但到临江侯府却极少说话,主要还着郭荣、陈德出面将府中众人揪出来追根问底。
    然而沈鹤也不像宋莘,他对李冲似乎并不感兴趣,大半天过去了,眼睛都没有怎么在李冲的身上停留过。
    韩谦心里微微一叹,暗感也真是奇怪,以往他对这种种细节都视若无睹,但梦境中人翟辛平的记忆似融入他的血脉之中,从这看似僵持的场面里,他能看到的信息就太多了。
    三皇子杨元溥的演技很拙劣,谁都不是傻子,沈鹤能得天佑帝的信任,受天佑帝委派追查皇子遇刺之案,更不可能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其中的破绽?
    天佑帝那边得禀消息时,应该就已经猜到此案极可能是家丑,没有将此案发送御史台会同大理寺、宗正府会审,而是派沈鹤过来,目的就是家丑不可外扬。
    而沈鹤过来看出破绽,对李冲理也不理,自然是秉承天佑帝的意志不扬家丑外,但他也没有直接将这个案子盖住,而是着郭荣、陈德将府里众人揪出来追查,说到底是沈鹤也不愿意得罪安宁宫。
    是不是揭穿三皇子杨元溥的拙劣演技,他其实就看郭荣、陈德两个人进行意志较量吧?
    这么一来,沈鹤就不用夹在天佑帝与安宁宫之间两头都不做人了。
    当然,郭荣的反应也是很奇怪,将与赵德顺有牵连的内侍、宫女揪到大堂,反反复复也只有那些问题,甚至还用眼色将跃跃欲试的宋莘制止住,不让她按耐不住的将矛头指向李冲。
    郭荣在拖延时间,或许等安宁宫那边做出最决的决断,再决定要不要揭开盖子?
    “……”
    又等了好一会儿,院子里传来一声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见午时到宫中传禀消息的侯府副监管保,消逝了一下午,到这时候才急匆匆的回来,走到郭荣身边耳语数句。
    内侍省少监沈鹤眯起眼睛,似乎对眼前一幕视而不见。
    “这案子已经查清楚了,是赵顺德心怀祸心,勾结侍卫赵仓,谋刺殿下。”郭荣转身坐在堂上的沈鹤说道。
    “确实查清楚了?”沈鹤问道。
    “查清楚了,”郭荣肯定的说道,“郭某人失察,致使奸人混入侯府,这便跟沈大人一起回宫中,向陛下请罪。”
    “现在跟我请罪就算了,既然案子已经查清楚了,一切就等陛下发落吧。”沈鹤体形肥硕,怕不在有两百斤重,这时候撑着扶手,将自己肥硕的身体从狭窄的太师椅中拉出来,似乎一刻都不愿在临江侯府多呆,带着两名青衣小宦,就急匆匆回宫复命去了。
    而既然案情都“查”清楚了,韩谦他们也就可以各自回府。
    虽然侍卫营将侯府封锁,也严禁消息泄漏出去,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至少韩家、冯家、孔家以及信昌侯府不可以一点风声都察觉不到。
    韩谦走出侯府,除了赵阔、范大黑、林海峥在外面侯府外等候外,范锡程、韩老山也站在一辆马车前,等着他出来。
    此时夜色已深,韩谦他们中饭就没有怎么吃,这时候是饥肠辘辘,也没有气力骑马,就朝马车走去,准备坐马车回去。
    “韩家七郎,时辰尚早,你我走个地方喝顿酒,压压惊去。”李冲从后面健步走过来,不由分说的抓住韩谦的胳膊,不叫他离开。
    “夜都这么深了,想必殿下这次会在宫里多住几日,我们明日再一起喝酒压惊不迟。”韩谦抬头看了看爬上梢头的月牙,说道。
    李冲今天没有被吓得狗滚尿流就已经算是相当镇定的得,韩谦暗暗叫苦,心想这时候要跟李冲走了,李冲气急之下,即便不拿刀捅他,多半也要痛打一顿!
    “七郎连平日最思念的晚红楼,都没有兴致去了?”李冲阴狠的盯住韩谦,这时候将他撕碎的心都有,如此鲁莽的教唆三皇子,差点叫他们满盘皆输,今日不给韩谦一个教训,他如何忍下这口气?
    “……”见李冲怒气难遏的要拉他去晚红楼理论,韩谦心知逃不过这劫,跟范锡程说道,“少侯爷一定拉我去喝酒,我推辞不过,你们先回去跟我爹爹说一声,我陪少侯爷喝过酒就回去。”
    范锡程、赵阔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到韩谦都已经被李冲拽着爬上另一辆马车,也只能先回去再说。
    冯翊、孔熙荣看到这一幕,却满脸的诧异,不知道韩谦与李冲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密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