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谦要确保杨元溥能理解透彻,必须将条理讲得极清晰。
    看郭荣、宋莘皆露出惊讶的神色,韩谦心里却没有太多的得意。
    他知道自己此时尚不在安宁宫的眼里,但时间久了,越得杨元溥的信任,就难免越会受到安宁宫的猜忌。
    天佑帝尚在,威势足够震慑住安宁宫对三皇子杨元溥不敢用太暴烈的手段,但不意味着安宁宫想要对付杨元溥身边像他这样的小鱼小虾,会有什么顾忌。
    韩谦手缩回袍袖之中,那封《疫水疏》还安静的躺在那里。
    每个人的宴案前都置有一小碟青盐,以调咸淡。陈德伸手从眼前的小碟中捏起一小撮白如雪的青盐,感慨的说道:“一小撮盐,就有这么多的道道?我还说陛下将沈漾请过来到底能教会殿下你们什么东西呢?”
    “也就那么一回事,”杨元溥也知道在郭荣、宋莘面前不能太突显韩谦,笑着岔开话题道,“不过,冯翊学得一门赌技,吹牛皮说能包赢不赌,我已经输了一千钱给他,饮过宴也无事可做,陈德你帮我将这钱从冯翊那里赢过来!”
    陈德嗜赌,他即便受世妃重托,护卫杨元溥的安全,但夜里也常偷溜出去聚赌。
    听杨元溥这么说,陈德才不信冯翊真有包赢不输的能耐,嗤笑道:“听冯翊胡吹一气,他是欺殿下手生。”
    冯翊也正技痒,见陈德不服气,招呼内侍将宴案上的残羹冷炙直接撤去,拿出两枚黑白色投子,将规则说给陈德听。
    “除非你的眼睛能窥见我手心里的投子,不然莫要胡吹什么包赢不输。”陈德摇头说道。
    他为人嗜赌,但军中没有太宽裕的聚赌条件,常常是因陋就简的赌输赢,这种赌投子黑白色的玩法,他在军中就没少玩过,听冯翊一说就明白。
    “都说你冯家是金陵城里的钱袋子,要是每把就赌三两钱的输赢,要玩到什么时候,才能叫你这个冯家郎心疼啊?”陈德早就听说冯翊赌技烂,心想以后能在侯府公然聚赌的机会不会太多,这次不能轻饶了冯翊。
    陈德赌瘾再大,就算郭荣、宋莘再不阻止,他也不敢让世妃知道他在侯府怂恿三皇子沉溺赌事,心想这次替三皇子报仇另当别论。
    “那你们就是以金制钱为筹码吧!”杨元溥好像看出殡不怕殡大似的怂恿说道。
    当世以铜制钱为主,但宫中也少量的用金银制钱,作为给众臣的赏赐,街面上极少见到。
    这次宫中赏赐,韩谦除了绢帛等物外,还得二十四枚金制钱;陈德作为侍卫营指挥,又是世妃、三皇子唯数不多在朝任职的“外戚”,所得的赏赐,是韩谦、冯翊他们的十倍不止。
    这种金制钱,每枚合金二铢,足值一千钱。
    冯翊随身没有多少铜制钱——一枚铜子掉地上,他都懒得弯腰去捡——身边用于进晚红楼等场子挥霍的金制钱、金饼子倒是有不少,他是巴不得加大筹码。
    说实话这种玩法相当的枯躁无味,但每一把就赌两三千钱的输赢,放在宫禁之中也都是大手笔,一下子将大家的兴致给调了起来;宋莘也侧目望过来。
    陈德赌运也确实好,前二十把竟然赌赢十四把,一下子从冯翊那里赢走十枚金制钱。
    陈德也相当得意,将一枚金制钱扔给杨元溥,哈哈笑道:“陈德帮殿下先将本给赢回来了,接着帮殿下将冯翊身上的袍裳都扒下来!”
    韩谦注意到杨元溥不动声色的将那枚金制钱捏在怀里,心想:难不成杨元溥就是想陈德大输一场?
    博弈论成立,需要足够大的基数。
    一百把时,陈德都没有怎么输,喝了些酒,一边猜子一边忍不住口头奚落冯翊胡吹什么包赢不输。
    这种赌法枯躁是一方面,但也进行得极快。
    开始时,陈德还注意察言观色调整投子的黑白面,但很快就输得心浮气躁,捋着袖子,喊韩谦、孔熙荣帮着他们两人计算筹码,又让冯翊先将投子扣入白瓷碗下不得再用手触碰,避免他暗中翻面。
    陈德除了随身近百枚金制钱外,还将三皇子杨元溥借他三百枚金制钱都输干净,额头都渗出细密的汗珠子。
    “好了,陈德,今天到此为止吧。”杨元溥开口要终止这场陈德完全看不到丝毫希望的博戏。
    “现在时辰还早,”陈德输急了眼,哪里甘心就这样放冯翊走,朝冯翊这边伸手说道,“冯翊,你借我二十饼金,我就不信你这个邪!”
    “赌场上怎能借钱给人,你去别地筹钱。”冯翊哪里肯借钱给陈德,将陈德的手挡住。
    “殿下,你手里可还有……”陈德朝三皇子杨元溥这边看来,这时候才惊觉到堂前静寂得可怕,环顾看去,除了冯翊赢钱正兴奋外,杨元溥看似雏嫩的脸阴沉如水,李冲眉头怒蹙,韩谦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而郭荣、宋莘等人则脸带浅笑、意态暧昧不明……
    “时辰是不早了,殿下也该休息了。”陈德吓了一身冷汗,结结巴巴的说道。
    韩谦心里微微一叹,想到杨元溥刚出宫就府的那天,冯翊就跟他说军中孔周等将领对陈德其人的评价不高,如今看来陈德即便是世妃唯数不多在朝中任职的亲族,但这些年过去在军中也只担任营指挥,果真不全是因为安宁宫的压制啊。
    韩谦暗感三皇子手里还真是没有什么牌啊,唯一能不加掩饰予以重任的陈德,却是不堪用,那往后临江侯府真要形成什么势力,不得都掌握在信昌侯府及晚红楼的手里?
    …………
    …………
    韩谦、冯翊、孔熙荣他们先告辞离开侯府。
    “韩谦,我们去晚红楼?”冯翊今夜一扫这些日子在赌场上的晦气,兴致极好要拉韩谦去晚红楼挥霍。
    “今日不早了,改天再去吧,”韩谦说道,“要不然的话,我怕又被我父亲赶到山庄里关起来了。”
    冯翊想到韩谦被韩道勋送出城修身养性的事,想想还是各自回府为好,将手里一只钱袋抛给韩谦说道:“诺,这是你的。”
    韩谦接过钱袋,捏了捏,里面有不下两百枚金制钱,暗感冯翊倒是守诺,有这笔横来飞财,宅子多出五六十口人,也能支撑三五个月,叫赵阔收好,便跨上紫鬃马,往南城驰去。
    韩谦回到家,看到他父亲韩道勋站在中庭里,走过去将今日晚归聚赌一事,说给他父亲韩道勋知道:
    “今日殿下留我等在侯府聚赌为乐,不仅拉拢了冯翊,兼而告诫了陈德,对孩儿也算是有赏赐,或许真是不容人欺。”
    “深居宫禁,心智确实不能以常人度之,”
    韩道勋点点头,他也认为长期生活在安宁宫的阴影下,三皇子性格中坚韧的那部分没有被摧毁,心智强过常人才是正常的,又好奇的问道,
    “你怎知这种赌术?”
    “以前在宣州常去柜坊去玩,曾看到一名赌客用此法连着数十日皆是小赢离开,此人神态又极笃定,不似孩儿以往痴恋此道,孩儿就暗地里留了神。细看下来,此人也没有其他窍门,只是在二十把随机出七把黑,便能稳赢,遂暗中将此法记下来。父亲精擅筹算,我还想找机会跟父亲您请教呢。”韩谦胡编了一个借口,然后将问题抛给他父亲,不知道博弈论的精深博大能不能将他父亲的注意力再转移掉一分。
    “……”韩道勋站在庭院里想了好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为父也窥不破其中的奥妙。对了,我的驱饥民奏折已经写好递到文英殿去了……”
    “……”韩谦心里痛苦得都快要呻吟出来,心想就不能拖延几天让大家缓一口气?
    韩谦心里叫苦,脸上也只能一副胸有成竹的说道:“风议未起,便将《疫水疏》送给信昌侯府,未必能得足够重视……”
    “也是。”韩道勋点点头,但随后又忧虑的说道,“已入仲冬,再拖延时日,就是大寒,今年道侧不知道会多出多少冻死骨啊!”
    天未降雪,但寒风呼号。
    韩谦抬头看了看深铅色的苍穹,不寒而栗。
    韩谦回到自己房里,看到赵庭儿坐下灯前读书正入神,都没有注意他回宅子。
    以婢女的标准看,真是一丁点都不合格啊。
    “啊!”赵庭儿过了好一会儿才注意身边有人,抬头看到韩谦,跳也似的惊慌站起来,张嘴问道,“少主什么回来的?”
    “我站这里都有一个时辰了。”韩谦说道。
    “真的啊?”赵庭儿天真无邪的问道,虽然还是有些偏瘦弱,但眼眸又美又大。
    “你有这么好骗,还是我有那么好骗?”韩谦笑了起来。
    赵庭儿知道怂恿其弟赵无忌过来投奔他,有着乡野少女难见的大胆跟主见,这时候竟然也知道男人最吃她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天真无邪的这一套,这或许就是天赋吧?
    要不是赵老倌一家在桃坞集还是有根脚可查的,要不是赵庭儿才十五岁,韩谦都要怀疑她跟赵阔一样,怀着别的什么目的才到他韩家来了。
    “……”叫韩谦点破,赵庭儿尴尬得俏脸涨得通红。
    韩谦看到书案有赵庭儿习字的帖,字迹还生涩得很,但看得出赵庭儿极努力想写好,看摊放的几本书,问道:“你都看过哪些书?”
    “白天不敢让晴云、周婶找不到人,夜里等少主回来伺候,才闲下来,没想到少主这么晚才回来,”赵庭儿说道,“……”
    见赵庭儿美眸里满是期待,韩谦想到另外一件事,心想要是让赵庭儿从根子上就学梦境世界的学识,会怎么样?
    梦境中人翟辛平生前从事股票投资,精通博弈,喜欢读史,虽然对其他学科的掌握远远谈不上精通,即便最基础的东西,短时间也不可能整理出一个体系来,但真正要教导赵庭儿,还是足够的。
    “你又不用去考什么女秀才,读这些书有什么用?”韩谦将除了蒙学识字的两册书留下来外,将其他赵庭儿搬到书案上的儒学经义,都扔回书架子,“以后我亲自教你算经以及一些杂学吧……”
    “……”赵庭儿撅起粉润的小嘴。
    “怎么,你也觉得我不学无术?”韩谦眉头大皱。
    “山庄里人都这么说。”赵庭儿不隐瞒的说道。
    韩谦这时候才是真正皱起眉头来,难怪这妮子敢跟在自己跟前玩小心眼啊,就是不知道赵无忌心里是否也有这样的刻板印象,要是那样的话,那赵无忌的忠心也将是经不起考验的。
    很显然,谁会忠诚于自己都瞧不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