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翊、孔熙荣翻山进入山庄,沈漾这时候才让韩谦带大家去看石灰窑的选址。
    石灰窑选在田庄下面的一个溪湾处,这边地势较低,水流平缓,舟船能直接从赤山湖驶进来。
    这里原先就有七八户民宅居住,这两天都被迁了出去,七八栋民宅空了下来,范锡程那边就当仁不让,将这几栋土房直接占了下来;还有一座三四亩地大小的晒谷场,地方还颇为空旷。
    除了石灰窑外,还能继续往外平整出大片的土地,韩谦走了一圈,暗感山庄可在这里集中建一座较大规模的匠坊。
    龙雀军的屯营军府就在山庄的南面,往后在赤山湖北滩修建房屋、筑堤屯田,需要大量的工具。
    乃至龙雀军要真正的组建起来,兵甲战械乃至兵将袍服,指望国库拨付是不现实的,主要还是要屯营军府这边自行购买或生产。
    韩谦就想着山庄建筑一些匠坊,还是大有可为的。
    韩谦现在不奢望能染指龙雀军的兵权,但怎么也要想办法从龙雀军身上吸点血下来,才不枉他冒这么大的风险将《疫水疏》献出去。
    别人又怎么知道韩谦心里打的小算盘?
    范锡程从江乘县雇请的几个烧石匠,都是黢黑精瘦的小老头,脸皮皱得跟老树皮似的,看到沈漾等大人过来,紧张连话都说不溜,好一会儿才搞清楚他们建窑烧石灰的办法。
    韩谦这些天看《考工记》、《谷明药编》,里面都有提到烧制石灰之法,但记叙十分简略。
    韩谦看书还以为当世人就言简意赅这臭毛病惹人讨厌,但问过范锡程请过来的这五名烧石匠,才知道当世烧制石灰,手段就是极其的原始。
    用石块或黄泥垒灶,在灶中铺一层薪柴再一层青白石,垒加两到三层后,闷烧一个昼夜,便能取用;更简陋的,就是地上挖一个土坑堆柴烧石。
    照这些烧石匠的经验,每人兼采石、伐柴等事,一年差不多能烧三四十担石灰出来以糊口。
    不要说韩谦了,沈漾听了都直皱眉头。
    照疫水疏所述,要想将疫情控制,这么多染疫饥民,屯营广及十数里方圆,都要大量采用石灰灭杀沟渠及便溺中的蛊毒,每年没有三四万担石灰,是不顶用的。
    要用这种传统的烧石法,差不多要上千名烧石匠才够用,但现在将三四万饥民聚集起来,就算能挑出上千名能干重活的壮劳力来,但其他事就不用干了?
    “建大灶!采石伐薪等事,皆专任其人。”韩谦说道。
    当世盐铁等业的工坊,已经相当成规模。
    少府左校署之下,便有铁工匠奴两千余人以造兵械;而在海陵所设盐场,更是多达两万余盐户专事煮盐之业。
    这两项已经可以说是原始的工业体系了,而石灰在当世除了用作药物外,仅有极少数奢贵,才会用来粉刷庭院,需求量极少,才还没有较大规模的石灰窑出现,但不是不能出现。
    虽然梦境中人翟辛平也没有烧制石灰的记忆,但韩谦心想大体的方向不会错。
    几名烧石匠面面相觑,他们所会的烧石手艺,都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哪里能说改就改?
    只是在沈漾、郭亮、韩谦等人面前,几名烧石窑也不敢说个不字,只是讷然站起来那里,不知道怎么应答。
    而就算他们愿意顺从韩谦,也不知道所谓的“大灶”该怎么建。
    见沈漾也看过来,韩谦硬着头皮将这事承揽下来,说道:“我这几天在山庄这里养病,建灶之事我来想办法。”
    韩谦完全没有觉得着手主持建烧石大灶,是一种贱业;再说他不把这事承揽下来,不能安他父亲的心,还不知道他父亲要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韩谦说他还在告病之中,沈漾只是微微一笑。
    三四万染疫饥民乱糟糟一团,要梳理出头绪来,千头万绪,即便不能将韩谦正式留在军府这边任事,韩谦此时留在山庄“养病”,又将建窑之事一力承担过去,对沈漾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虽然朝廷传言韩道勋独子不学无术,但他这三四个月来在临江侯府教授课业,三皇子杨元溥以及冯翊、李冲、孔熙荣等人,多如坠云雾,唯有韩谦坐在书堂之中眼目清亮,明显是他所教授的内容,韩谦都能听得进去。
    今日沈漾再看韩道勋所写的《疫水疏》,怎么也不会以为有如此渊博家学的韩谦会是一个废才。
    郭亮、张潜倒是颇为诧异的看了韩谦一眼。
    韩谦也怕郭亮、张潜等人不耐性,当下就叫这五个烧石匠,先照旧法在匠坊这边将烧石灶砌出来,还将郭奴儿那队家兵子弟喊过来帮助、学习,等他们这边做好准备工作烧第一灶石灰,他再过来参详怎么改建大灶。
    接下来,众人没有再回山庄,沈漾而是跟里正张潜商议,将他家位于秋湖山别院南面的宅院借过去,暂时充当屯营军府的驻所。
    要是可以,沈漾还可以推荐张潜到屯营军府担任从事。
    张潜小小一个里正,连韩家的少主韩谦都不敢得罪,又哪里敢得罪身为皇子师的沈漾?
    再者说了,桃坞集整个都被辟为屯营军府,桃坞集便不再存在,来年的田税徭役就会成为一笔烂账。
    他倘若不立时解除里正之职,一旦有人作梗,将这笔烂账算到他头上,张潜即便是倾家荡产,都难消其祸。
    张潜即便担心疫病不受控制,但此时沈漾征他入屯营军府,担任从事,却是他不多的出路之一。
    沈漾看上去干瘪瘦弱,精力却是旺盛,将张潜宅院征辟过去充当军府公所,夜里便请众人过去草草用过餐,便召集起来商议改建屯寨之事。
    龙雀军满编一万两千五百兵卒,相对应的,屯营军府满编也是一万两千五百兵户,军以五百兵卒为一营,屯营军府以五百兵户为一寨,需置二十五座屯寨。
    太子一系所掌控的兵部,将桃坞集的原住民驱赶出去,以免为三皇子所用。
    对这边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十数座自然村落、数百处简陋民宅空置出来,都能拿出来让这么多的染疫饥民,有一个遮风蔽雨的地方,不至于寒夜被活活的冻死。
    屯寨可以在这些自然村落的基础上,一步步扩建。
    对应营校尉(指挥),每座屯寨要设寨主一名,又名屯营校尉,其下又设屯长五到十人,以掌屯田编训等事。
    这些个屯营校尉的职缺怎么安排,不要说韩谦没有办法插手,即便沈漾也没有办法置喙。
    屯营校尉及屯长,是将来掌握龙雀军的基础,李普看过《疫水疏》,知道聚集的万余染疫饥民还值得期待,他已经将信昌侯府所属的一百名家兵献给三皇子杨元溥,调派过来任事;而这些家兵的家小,随后也将迁来,并入屯营军府之中,成为龙雀军真正的兵户。
    二十五名屯营校尉以及相当一批屯长,自然是要从这一百人中选任;而信昌侯李普派过来的两名侯府管事,也将在沈漾身边担任从事,分管仓储、度支等事——前期所需要的钱粮,都得从信昌侯府调,屯营军府的仓储度支等事,信昌侯李普显然也不想落入沈漾的掌控之中。
    由信昌侯府主导龙雀军的复兴,以此构建三皇子临江侯的班底,是天佑帝半公开认可的事情,沈漾更关心将事情做好,只要信昌侯府这时候愿意尽最大的能力去配合,才不关心谁来做。
    韩谦手里更没有多少家兵能献出去,也无意染指屯长、都头、队率这些低级军职。
    而信昌侯府名义上是将百余家兵献给临江侯杨元溥,但这些家兵对三皇子到底有多少忠心,现在也实在难说。
    当然,这些家兵连同家小,被信昌侯李普强行并入屯营军府,与三四万染疫饥民混编到一起,即便担任职司,心里多少也有些怨气的吧?
    当然,此时怨气最大的还要属冯翊、孔熙荣二人。
    他们除了多出一个从事的身份,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得到半点好处,这时候却要冒着感染疫病的风险,留在军府公所里听沈漾与郭亮、张潜等人商议屯寨之事,听着就直打哈欠又不能提前告退。
    等事情商议完毕,已经是星月满天。
    乘马回城也要大半个时辰,再者入夜后城门四闭,即便是冯翊、孔熙荣想要进城,也会十分的麻烦,当晚就在韩谦这边借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