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五十九章 叙州刺史
    韩谦心绪起伏,一夜没有睡好,清晨起来,练过一趟拳,午前也没有出门,就在宅子里想着秘曹左司筹划之事,心里又想着要用什么策略跟信昌侯府那边配合,才能让朝廷尽快的将他父亲调出金陵到地方任职。
    拖到下午,叫让赵阔他们护送他到临江侯府帮忙准备大婚之事。
    李知诰正在临江侯府看到韩谦过来,便将他拉到一旁,说道:“叙州刺史王庾病殁于任上,然而无人愿任,吏部为这事也踌躇一段日子了,不知道韩大人那边有无此意……”
    前朝开元年间,将江南道分为江南东道、江南西道与黔中道,叙州位于江南西道与黔中道的交界地。
    即便是江南已经得到充分开发的当世,叙州依旧是瘴蛮之地。
    叙州以西、以南的黔中地区,虽然也纳入大楚的版图,但其境皆是羁縻州,前朝就未曾有效的将其纳入中央政府的管治之下。
    黔中诸州的刺史等要职都是当地的土著首领世袭领受,此时也仅仅是每年象征性的向金陵上缴一些贡赋。
    叙州的情况要比黔中诸州稍好一些,但也好不了多少,除了刺史等主要官员接受朝廷的委派外,但地方上的夷藩土著势力依旧极大,处于半自治的状态之中。
    叙州除了夷藩杂居、民情复杂外,山高水险、瘴毒遍地,在前朝实是为人所畏、朝官犯错才会外贬过去的地方。
    不过,此时的楚国,所辖之地也仅有五十一州而已,一州之刺史,不管多荒僻,也是无数人争抢的实缺,怎么可能无人愿任?
    应该是叙州刺史一缺,几方势力争夺僵持多日暂时还没有定论罢了。
    韩谦相信李普他们要争下这个职缺,也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但这么快决定将这个职缺让由他的父亲去顶替,应该还是昨日的事情起到催化作用了。
    叙州是荒僻了一些,但除了没有资格挑肥捡瘦外,有时候荒僻还未必就是一件坏事,韩谦朝李知诰拱拱手说道:
    “多谢虞侯帮忙说项,待韩谦夜里归宅回禀家父,再给虞侯答复。”
    “这个好说。此值四战之时,韩大人有经世致用之才,应治地方,他日登堂拜相,也未无不可。”李知诰哈哈一笑,说道。
    面对李知诰的期许,韩谦只是一笑,心里想三皇子杨元溥根基薄弱,然而就剩不到四年时间,倘若没有步步惊心的勇毅、自觉,去走接下来的每一步,想要从太子、信王手里夺下帝位,机会实在是渺茫得很。
    “昨日你家宅子里的动静不小啊!”这时候冯翊与孔熙荣、李冲从里面走出来,看到韩谦跟李知诰站到夹道口说话,立马鬼鬼祟祟的凑过来说话。
    “外面传我家宅子里昨日发生什么事情?”韩谦笑着问道。
    韩钧、韩端昨日用马将恶奴牛二蛋的尸体从韩宅运出,含恨而走,当时天还没有黑。
    京城之内,一人被箭射杀,外加三人右臂被打折,即便都是韩氏的家兵,巡街铺的军使看见,也绝不可能不拦下来盘问。
    不管韩钧、韩端找什么托辞搪塞过去,想不引起惊扰是不可能的。
    然而韩谦却不想解释太多,避重就轻的反问冯翊。
    李冲盯着韩谦,见韩谦不愿多说,心里暗恨,却也没有办法去撬韩谦的嘴,追问昨日韩家宅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使得韩谦纵奴杀人,使得登门拜访的韩道铭长子韩钧,如此狼狈的含恨离开?
    李知诰见韩谦才过去一夜,就已然是风轻云淡的样子,也是暗暗钦佩,心想这样的人物,替三皇子执掌一部,应该能做成一些事情。
    …………
    …………
    李冲将冯翊、孔熙荣拉走,韩谦随李知诰去见三皇子杨元溥。
    韩谦相信李知诰、李冲已经将昨日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找机会说给杨元溥知道了,他们在侯府要避开郭荣、宋莘等人议事不容易,需要抓紧时间,他直截了当的说道:
    “要瞒过安宁宫及信王的耳目设立秘曹左司,衙署可秘密设立于秋湖山别院;而所需人手,以山庄雇工的名义,从屯营军府雇佣匠工及兵弟子弟训练之;而所需钱粮,也应该从山庄与屯营军司的交易中支取,或能确保不会惊动他人……”
    柴建那边怎么设立、运作秘曹右司,韩谦管不着,他昨夜到半夜都没有睡踏实,今天上午也一直有在考虑左司要怎么组织、设立的事情,也将一些思绪写了下来,此时将几页纸稿递给三皇子杨元溥看。
    虽然这事最终还得信昌侯李普与黑纱妇人定,但韩谦还是想养成凡事必须先经三皇子杨元溥过目的习惯。
    要成事,第一需要有人,第二需要有钱粮。
    韩谦想过父亲真要有机会出仕地方时,宅子里的家兵及家兵子弟该怎么安排。
    韩谦主张是范锡程、赵阔以及年前迎娶饥民妇人的家兵,以及像林靖宗这些家生子,都要随父亲离开金陵,到叙州去。
    这样不仅能保证郭奴儿等饥民出身的家兵子弟,没有根脚留在金陵,能不受人威胁的忠诚于他,同时那几个还留在金陵追随他的家兵,又因为有子嗣在他父亲身边任事,也将不敢随意出卖他。
    不过,家兵及家兵子弟这么分派之后,韩谦身边能用的人手就三十多人,远远不够将秘曹左司支撑起来的。
    而且,信昌侯李普以及三皇子杨元溥再信任他,也不可能同意他在秘曹左司上上下下都只用他的嫡系亲信。
    目前山庄烧石窑雇佣有三百人,大多数都是从屯营兵户雇佣,韩谦考虑以雇佣匠工及匠工学徒的名义,从屯营军府选用两百人,应该不会惊扰到他人。
    至于钱粮,当然可以由信昌侯府或晚红楼暗中拨付,但韩谦深知钱粮的重要性。
    钱粮供给受控于晚红楼或信昌侯府,秘曹左司就不可能摆脱于晚红楼及信昌侯府的阴影,获得独立于晚红楼控制的地位。
    虽然石灰市价下滑得厉害,但目前山庄每日供给屯营军府的一百五十担石灰,也只有市价的一半。
    韩谦想着屯营军府以后照市价从山庄收购石灰,并陆续将之前的差价补足,这样韩谦每年就能固定从屯营军府获得三四百万钱的盈余维持秘曹左司的运营。
    这样既避免晚红楼或信昌侯捏住秘曹左司的命脉,也确保权力集中于龙雀将军府的架构之下。
    而至于秘曹左司内部怎么运作,韩谦希望他有专擅之权,也只对三皇子杨元溥负责、汇报。
    虽然这些事都是韩谦只用一夜思量,但方方面面都已经兼顾到。
    信昌侯府及晚红楼那边,也将三皇子杨元溥身边的事情都交给李知诰来掌控,当下便决定仓曹那边先拨一百万钱,将之前的差额补上,由韩谦自行从屯营兵户中招雇人手。
    秘曹左司所选用人手,可以不在军府兵曹造册,但用人名单需要交到李知诰手里亲自掌握;再想表示大方、予以信任,也不可能一点制衡手段都不留。
    李知诰又说道:“右司那边用人,也会拟一份名单给韩参军你!”
    韩谦点点头,见三皇子杨元溥眼睛也满是期待,似乎眼前形势真就是一片大好,他心里一叹,在天佑帝的阴影或者说压制下,安宁宫那边目前是没有什么令人心惊胆破的阴狠动作,又或者视野主要盯住信王,但这边露出獠牙后,形势必然绝没有眼下看上去那么轻松。
    …………
    …………
    韩谦从三皇子杨元溥那边领了一面阴刻龙雀纹的侍卫武官腰牌,便告辞从潇湘院出来,这时候侯府内内外外都着手张灯结彩,四天后就是三皇子杨元溥与信昌侯幼女李瑶大婚的日子。
    看着里里外外诸多人都煞有其事的样子,韩谦心里则是一笑,三皇子杨元溥是要比同龄人早熟许多,但信昌侯幼女李瑶的年龄更小,过年才刚刚满十二岁,也不知道她到底知不知道大婚的含义。
    这时候不知道冯翊又从哪个角落钻出来,鬼鬼祟祟的问道:“殿下唤你过来何事?”
    “殿下见交办我建烧石窑颇有成效,还想着我帮他在城里置办货栈什么的,或许想着以后能放些眼线进去……”韩谦不动声色的说道。
    韩谦没有完全说实话,但也没有想过要彻底瞒住冯翊。
    冯翊虽然不务正业,但心眼不瞎。
    除非韩谦不再跟冯翊接触,要不然他往后要做那么多事,怎么可能瞒过冯翊?
    听韩谦这么说,冯翊两眼放光,压低声音问道:“可有我跟老孔什么差遣?”
    韩谦这段时间有意无意的跟他们灌输两边下注的道理,冯翊听了也甚以为是。
    冯翊就算是替三皇子杨元溥办事,他此时才十九岁、身边仅有七八名仆厮伺候,相比较整个冯家,还是有些微不足道了,还远不足以代表冯家。
    只要冯家的态度不发生变化,甚至更往安宁宫及太子那边倾斜,将来安宁宫及太子一系,要拉拢冯家,也不会在意冯家个别人有些瑕疵而赶尽杀绝。
    更关键的,冯翊这段时间也多次出入桃坞集,看到他当初完全不抱以希望的龙雀军屯营军府,竟然在短短四五个月成了规模,看到三皇子杨元溥并非没有成事的机会,再想到他此时替三皇子办事,将来的收益或将难以估量,心思就更热了几分。
    此外,这三四个月时间,三皇子杨元溥也没有强人所难,冯翊、孔熙荣主要还是帮韩谦,将山庄所出的石灰,通过冯、孔两家货栈贩售诸县,非但未受其害,还得了一二百万钱供他们挥霍一空。
    在冯家、孔家,父兄等人看他们也不再不学无术、不务正业,不再动辄喝斥训骂,这种感觉是他们以往怎么都感受不到了,这时候也想多讨些事做。
    韩谦心里一笑,将冯翊往外拉,说道:“走,我们找个地方喝茶。殿下交办我做这些事,我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做得了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