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月来,范大黑、林海峥协助韩谦教导家兵子弟,他们不仅亲眼目睹韩谦对家兵子弟的教导无所不包,也被逼跟着学习、吸收。
    而依据个人性情倒置过来进行教导及分派任务的理论,韩谦可以说是直接实践在范大黑、林海峥等人身上。
    范大黑性情拙直,武勇过人,但无论是最初的跑腿传信,购买物资、安排输运等事,乃至到近期分派、带领家兵子弟出京畿,到较远州县历练、搜集考虑当地的风土人情及物价信息,他都跑得比林海峥多得多。
    这几个月来,范大黑也没有少挨韩谦的训斥、责罚,有时候甚至还被逼着默诵兵书;而最初要比其他家兵都更显得精明能干的林海峥,在韩谦身边,主要就是安排最为枯燥的宿卫以及执行对家兵子弟的训戒惩罚,但最直接的效果,就是两人身上都多出以往所没有的沉稳、镇定气度。
    所以他们看到韩谦看到这本名册,里面所录之人无所不包,也没有特别的奇怪。
    这本名册本身就是赵庭儿帮着整理的,起初她还不明白,韩谦将道姑、尼姑、卦姑、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等上不了台面的妇人都登记造册要做什么。
    这时候韩谦说要让她独挡一面,赵庭儿才恍然想明白过来,将名册里的这些“三姑六婆”用好,还是能发挥作用的。
    三皇子及信昌侯府那边给了韩谦二百人的名额,韩谦也只能照这个数字选人。
    三天时间内,韩谦选出曾从事“三姑六婆”等业的青壮年妇人十七人。
    韩谦安排赵庭儿到城里寻找,看能不能先盘下一家胭脂店经营起来,第一步可以将这些妇人都安排到胭脂店里进行调教,然后再寻找机会再分散出去安插。
    当世对女性的限制还是极大,金陵城及京畿诸县,也早就有从事“三姑六婆”等业的妇人,这边即便能找到从业者,但贸然也插不进去。
    而能从事“三姑六婆”等业的妇人,可以说是最为原始的职业妇女,差不多都能言善语,察言观色以及对复杂社会的适应能力,实际上是很难挑剔的,哪怕是都安排在胭脂店里,使她们与各府女眷进行接触,也绝对是能够胜任的。
    看卦相命、游医郎中、杂耍、挑夫以及走街串巷修锅补灶的诸类手艺人,共挑选出三十七人。这些人可以直接分散安插到金陵城内的大街小巷,甚至可以直接扮成乞丐,盯住金陵城及京畿诸县的各个角落。
    曾在店铺当过学徒、会算账记账以及以往做过帮客、行商的,挑选十九人安插到冯翊新开的货栈之中,逐步跟诸府宅院过来购买石灰粉的管事建立接触。
    这仅仅是韩谦在这方面想要做的第一步,要是将来有机会,有充裕的时间,于各州县建立货栈,贩售茶铁木料粮食香料铜漆桐油等物料,以及将山庄匠坊所出的种种产品,通过货栈贩售出去,才是韩谦认为秘曹左司未来能筹集大笔钱粮的主要途径。
    要不然仅靠屯营军府一年三四百万钱的拨付,两百多号人马想多吃几顿肉都难,更不要说养家糊口了。
    以上三类人,共七十三人,韩谦计划在秘曹左司之下,设探子房,以范大黑、赵庭儿为首,郭奴儿等十四名家兵子弟拆散下去,以事潜伏、斥侯之事。
    金匠、银匠、铜匠、铁匠、锡匠、木匠、瓦匠、石匠等八作手艺人,共六十九人,并入山庄匠坊之中,韩谦也计划在秘曹左司专设匠房。
    而此外,韩谦这次也是以山庄匠坊扩大用工的名义,找沈漾等人疏通关系,从屯营兵户雇佣人手。
    匠房除了作为秘曹左司明面上的掩护外,在韩谦的计划里,也将与货栈一起成为秘曹左司最为核心的钱粮来源。
    匠房这边本身就需要更多的熟练工匠是一方面,等前期手忙脚乱过去,韩谦还想着在金陵城及京畿诸县甚至外戚徐氏以及信王盘据的老巢,楚州、寿州、广陵等地置地开办货栈、金银铺子等,作为情报收集的落脚点,这些匠人就能派上更大的用场。
    探子房,目前仅负责基础情报的收集,再多就是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从两条线跟目标对象保持一定程度的接触,但更复杂的威逼利诱、渗透收买等事情,暂时一律都不能做。
    探子房成员都不怎么具备相应的能力,轻举妄动,只能打草惊蛇,甚至前期并不会让他们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跟任务。
    即便平时的潜伏跟情报侦察,是极其平常的事情,但合格的探子或者说探子,都需要进行专门的训练才有可能胜任。
    搜集基础情报之后,需要进行归拢分析的,韩谦计划在秘曹左司设立军机房,除了家兵子弟郭奴儿等人外,韩谦还挑选六人知文识字、知筹算的文化人专司其事;包括人员的掌控、给付月银以及钱粮的度支,也都暂时由军机房负责。
    范大黑负责探子房与匠房的事务,但探子房之下统管三姑六婆、与诸府女眷进行接触等事务以及军机房,都是赵庭儿协助他负责。
    除了这些之外,秘曹左司即便不行刺杀等暴烈之事,韩谦手里也不可能不直接掌握一部精锐武力。
    三万多染疫饥民里,之前属于其他势力,但在天佑帝征服江淮诸州过程中被打散归乡,之后又因为战乱或饥荒逃难到金陵就食的老卒,数量其实相当多,总数差不多有近两千人。
    将疫病严重者剔除掉,将当初就是被其他势力胁裹浑浑噩噩入伍、又浑浑噩噩逃散者剔除掉,将体弱者剔除出去,将战阵中有临阵脱逃、性格懦弱者剔除出去,最后被韩谦录入名册的,有二百二十七人。
    当然了,在过去四五个月里,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被信昌侯府派入屯营军府的人挖掘出来,充当队率、屯长等低级武职,但最终还是有五十八人,被韩谦招募过来。
    韩谦将这五十八人、六名家兵、十一名家兵子弟都编入秘曹左司兵房之下,由林海峥、赵无忌统领。
    …………
    …………
    韩谦在山庄三天,也仅仅够将二百人挑选出来,照探子房、军机房、匠房、兵房进行初步的分派,然后将名册编出来,然后便匆忙赶在三皇子杨元溥与信昌侯李普幼女大婚的前一天,赶到晚红楼姚惜水的院子里,与李知诰他们见面,将名册副本交给李知诰。
    这也是韩谦答应李知诰的条件,在秘曹左司之下设探子房、军机房、匠房、兵房等事,也具实相告。
    以晚红楼隐藏在水面下的实力,想要将他这边的底细摸清楚,实在是轻而易举。而韩谦也清楚柴建、姚惜水这些人的秉性,他们本身就防备着自己,又怎么可能不暗中摸他这边的底?
    韩谦又将范大黑、林海峥、赵庭儿、赵无忌喊过来,跟李知诰、柴建、李冲、姚惜水、苏红玉见面,说道:“秘曹左司下设四房,我暂时用他们四人任事,以后诸多事,还要请诸位多多照应——但倘若虞侯、姚姑娘身边有什么合适的人选,还望不吝推荐。”
    秘曹左司就要启动,晚红楼这边的事情要是还一点都不泄漏的都瞒住他们,范大黑、林海峥、赵庭儿、赵无忌他们想要办什么事,不相当于闭着眼睛在河底乱摸乱撞?
    所以,韩谦跟李知诰他们提的一个条件,就是他嫡系能信之人,应该无需回避他与李知诰、柴建、姚惜水、苏红玉、李冲这个层次的会面。
    当然,对林海峥他们也只是宣称晚红楼乃是信昌侯府所暗中经营的一处据点,日后将作为秘曹右司的隐蔽基地。
    事实上,韩谦猜测信昌侯府与晚红楼互为一体,这么说也不会误导到林海峥、范大黑他们什么。
    “我们推荐的人选,你真的会用?”姚惜水挑眼看向韩谦身边那清丽之极的丫鬟一眼,她不相信韩谦在三皇子杨元溥的支持下,有独掌秘曹左司之权,会让他们派人渗透进去。
    “我想着在城里开一家胭脂铺子,籍此与城中贵戚女眷接触,但奈何我家里的这丫鬟,天生丽质,不擦粉抹胭脂,脸蛋都透着水色,自然是不懂胭脂铅粉等物。晚红楼的春娘,近日似为孔将军所不喜,我想着春娘也没有入孔家的籍,要是能帮我打理胭脂铺子,那应该是要省事得多。”韩谦摊手一笑,似乎听不出姚惜水的反讽,直接伸手跟他们要人,以示他的坦荡。
    姚惜水却是怔住了,有些疑惑的朝苏红玉看过去。
    姚惜水、苏红玉都不知道韩谦到底经历过什么鬼,又怎么可能猜得透他心中所想?
    韩谦无论是他个人性情,还是为以后谋算,他都不愿完全受晚红楼的控制,但他掌握一定的主动权,父亲又即将出仕地方,他所面临的危机没有那么迫切,他还想尝试一下,有没有可能真替三皇子杨元溥逆天改命、争得帝位。
    他即便猜测晚红楼可能隐藏更深沉的目标,但他只要想尝试这一可能,就难免还是要与虎谋皮。
    冯翊、孔熙荣因为春娘之事,受李冲他们胁迫,但不意味着冯翊、孔熙荣真就会坐以侍毙。
    冯翊、孔熙荣当然不敢自己将与春娘的事情直接捅出来,但孔熙荣之父孔周疏远春娘,多半是这两人在背后动过一些手脚。
    韩谦还是希望赵庭儿能更多的留在他的身边,帮忙处理繁琐事务,胭脂铺子作为他要铺出去的一个关键节点,此时还真唯有晚红楼精心培养的狠角色,才能够镇得住场子,这也显示他对晚红楼、对信昌侯府坦坦荡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