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三天时间,你就拿出二百人名单,是不是有些草率了?”李冲瞥了一眼李知诰正细看的名录,忍不住质疑的问韩谦。
    秘曹左司对诸家宅院进行渗透,一是借助货栈,这事要与冯翊合作,二是借助胭脂铺子接触诸家宅院里的女眷,这无疑也是极佳的计策,但韩谦却不介意他们这边派人控制最关键的节点,李冲禁不住怀疑韩谦是不是压根就没有将秘曹左司放在心里,或许随便唬弄一下,就想应付了事。
    要不然的话,要甄选出二百名合用的探子,哪里是三天时间内完成的事情?
    “所谓谋定而后动,知止而后得——年后,我与我父亲合编《用间篇注疏》,李兄真以为我父子俩这段日子就憋在家里闭门造车,对饥民中哪些适合来充当探子的兵户,就没有考量吗?”韩谦反问道。
    李冲语塞,无言以对。
    李冲对韩谦的感情是极其矛盾的,一方面不断被韩谦羞辱、打压,他再好的脾气,也想着将眼前这狗杂碎的骨头给拆了,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承认韩谦这狗杂碎这段时间是发挥出那么一丁点的作用,他心里清楚他们这边的形势远谈不上乐观,又指望着韩谦还能继续发挥更大的作用。
    韩谦给李知诰的名册,自然是简略版,有姓名、户籍、年龄,拿这名册到屯营军府,也跟能兵曹的名册对应得上,但没有再多的信息,李知诰、李冲他们自然是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李知诰却要比李冲大度,也听得出韩谦说“谋定而后动”这五字是反驳李冲的,而“知止而后得”这五字是说给他们听的,以示他是知道分寸的,这边对他不逼迫太紧、给以相应的好处,他也不会得寸进尺。
    请春娘过去主持胭脂铺子,参与到秘曹左司关键环节的筹建中去,就是韩谦表示对这边的诚意。
    李知诰慎重的将名册收入怀中,对韩谦说道:“你那边行事之快,我确实是相当意外啊,但心想也唯有此,才能成事,”又与姚惜水说道,“你派人去通知十三娘过来,韩谦那边缺少人手,你这边也不应吝啬。”
    “十三娘就在附近里,我去请她过来。”姚惜水看韩谦的眼神还是将信将疑,最终还是亲自起身,到隔壁院子去将春娘喊过来。
    范大黑、林海峥他们才知道名震金陵的晚红楼里原来藏着这么多的秘密,这段日子是被韩谦调教得很多,但多少还有些局促不安。
    赵庭儿坐在韩谦身侧,则好奇的打量对面的苏红玉。
    苏红玉既有艳色,又擅琴画。
    赵庭儿单论五官眉眼,不比苏红玉稍差,甚至还要更标致一些,但苏红玉那久历风尘所养出来看似舒懒就予人有温婉入心之感的气质以及顾盼间眉目流转的风情,却是赵庭儿此时所欠缺且羡慕的。
    赵无忌却是入定老僧般似的,站在韩谦身后,表现出一种可怕的少年老成。
    片晌后,姚惜水领着一名美艳绝伦的妩媚女郎走进来,穿着一袭齐胸襦裙,露出雪也似的胸脯子肉,鼓囊囊的要撑|涨出来。
    听到范大黑这没出息的家伙在他身后直咽唾沫,韩谦倒是明白孔周这么一个鼎鼎有名的畏妻悍将,为什么还要尝试着将春娘娶回宅子里当妾了。
    可惜这么一个人物都没有发挥在晚红楼培养出来的所长,就直接被阻挡在孔家大宅门外了。
    “十三娘见过韩大人,”该说的姚惜水应该都已经交待过来,春娘走进来,就直接盈盈拜倒在韩谦跟前,“十三娘以后便听韩大人教诲了。”
    “凤翔大街有一家叫凝香楼的胭脂铺子,你去盘下来,之后我这边再将人手给你派过去。”韩谦双手撑在膝盖上,见春娘俯身而拜时,一双妙不可言的眸子还望过来,真是一个懂得勾人的美艳女子,但既然李知诰将春娘调给他所用,他就无需客气,便当李知诰、姚惜水等人在场,便直接分派事情给春娘。
    姚惜水与苏红玉对望一眼,韩谦既然将地点也都选定了,应该确实是谋定而动了,这事倒是叫人既喜也忧。
    韩谦不管姚惜水、苏红玉心里在想什么,继续对春娘评头论足:“我派给你的这些人手,你要尽心教导,我不便出入凝香楼,但凡有什么事情,你皆要说给赵庭儿知晓。倘若有什么隐瞒,延误了事情,我照左司之法处置你,到时候虞侯这边也不能怪我铁面无情!”
    倘若是听韩谦的直接指挥,春娘却是愿意,她心里也想替晚红楼盯住韩谦,未曾想韩谦竟然要她跟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汇报,她的脸就有些挂不住。
    韩谦对春娘的不满视若不见,跟姚惜水、苏红玉说道:“我原以为晚红楼的姑娘所用口脂,应该是金陵城里数一数二的,才能叫客人络绎不绝,但我几次看你们脸上所抹脂色杂散无华,便想凝香楼盘下来容易,但没有真正一等一的胭脂水粉拿出来,不能将满城贵眷吸引上门,后续的事情也做不成。”
    “呦,听说韩大人是一等一的烧石匠,难不成这女子妆容用物,也能造得?”苏红玉也是顶好的脾气,但晚红楼所用的胭脂水粉,说起来还是溧阳侯杨恩前年到晚红楼听她弹琴,却忘带分文,最后留下一张方子以抵琴资。
    苏红玉照杨思所给方子制胭脂,在金陵城不属第一也得属第二,没想到韩谦在这事上还指手划脚起来,她再好的脾气,也是要反讽两句的。
    苏红玉就不信韩谦读几本古书,从古书里抄得几张古法方子,真能比右校署材官杨恩的方子更妙。
    韩谦瞥了苏红玉一眼,他有揣测过苏红玉、姚惜水等人在晚红楼的分工,此时见一贯慵懒而坐的苏红玉竟然插过话来讥笑,心知晚红楼诸多姑娘所用的胭脂或许是她所造,才这么大反应。
    这时候又想到去年八月姚惜水混入酒中、骗入他喝下去的幻毒散,是不是苏红玉所制?
    “庭儿,你所制的胭脂,拿出来给几位姐姐开开眼。”韩谦跟赵庭儿说道。
    见韩谦做好准备来砸场子的,李知诰微微一笑,捋起袖子看韩谦身边的婢女,能拿出什么出色的胭脂,能将红玉她们给镇住。
    姚惜水妙目横扫过来,心想这厮刚才还说身边的丫鬟不知胭脂水粉,才请春娘出来主持胭脂铺子,没想这会儿竟然能面不改色的改口,倒不知道他脸皮是拿什么做的。
    赵庭儿有些兴奋,又有些胆怯,从怀里取出一枚锦帕包裹住的小铜盒,待到站起来给苏红玉递过来,见韩谦正襟危坐,便将胭脂盒递到韩谦身前案上,跟案前的春娘说道:“你帮我递给二位姐姐瞅瞅。”
    春娘见赵庭儿这小蹄子竟然真就使唤她起来,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拿起颇为粗陋的铜胭脂盒,就直接打开来:“姐姐倒也想想庭儿姑娘多妙的造法,能砸苏大家的场子。”
    春娘是晚红楼的人,韩谦是要容她放肆一些,双手撑在膝盖上看她打开胭脂盒。
    姚惜水与韩谦同龄,未满二十,不需要妆容,便玉色天成。
    苏红玉自不用说,听说金陵城一等一的胭脂便是她亲手所造;而春娘年近三十,深畏年华老去,对妆容都极用心思,也自然能辨得了好差,韩谦要用她主持胭脂铺子,当真可以说是人尽其用。
    “……”春娘拿细棉团从盒里搽下一点胭脂往手里抹开,沉默半天才问道,“这胭脂每月能造多少盒来?”
    “顶好的东西不能多造,每月出三五盒、七八盒足矣,这才能叫满城的贵眷惦念时时派人过来张望;次一等的货色,由晚红楼这边供应便可。”韩谦大言不惭的说道。
    苏红玉已经远远看到春娘手心抹开的胭脂油色均匀之外透出一种自然而然的玉色,绝对是极品货色,她亲手调制,一年都要能撞出一两盒来,也纯粹靠运气。
    “怎么可能?”苏红玉忍不住起来走到春娘身边,将胭脂盒接过来,先凑到鼻端先嗅,疑惑的问道,“是同样用红兰花所制,为何色泽如此均匀透亮,也没有半点杂浆?”
    韩谦只是一笑,才不会将他与赵庭儿花两三个月时间改良后的胭脂制法说给她们听呢,说道:“苏大家知道合用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