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铺因追逃及火灾引发的混乱很快就平息住,待迎亲队伍通过进入临江侯府之后,信昌侯府、临江侯府请过来表演百戏的班子也都收摊进侯府领赏钱。
    这时候三皇子大婚平民在侯府外所能看到的高潮环节就算是过去了,凤翔大街上的人群也陆陆续续的散去。
    透过窗户缝隙,韩谦看到赵明廷又带着十数人转回来,沿街还有不少行迹可疑的人,应该是枢密院职方司的密间。
    赵明廷眼神阴鸷的盯着这一侧的大街,职方司今日上街的探子,并没有看到形貌相似或可疑的人物从凤翔大街的后巷逃出来,就说明疑犯很可能还藏在这一侧的屋舍楼宇之内。
    不过,赵明廷身为枢密院职方司知事,即便有搜查敌间之权,但今日三皇子大喜的日子,左右邻舍住户又非富即贵,他显然也没有办法太过放肆,直接调大量的兵卒过来搜街。
    更何况,藏匿起来的两名疑犯到底属于哪方势力,今日潜伏在人群之中目的是什么,赵明廷都不能确认。
    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王文谦给他下的套,意图诱使他搅乱三皇子的大婚,将金陵城内的水搅浑,以分散他们对楚州的注意力。
    看赵明廷阴鸷的望来,王文谦这时候却是哂然一笑,在两名扈随的簇拥下,带着女儿先往临江侯府走去,代表楚州给三皇子杨元溥进贺去。
    不过,韩谦与姚惜水依旧被困在阁楼之内,也不知道有多少职方司的密间散布在左右,没有人群的掩护,这时候贸然出走,肯定逃不出赵明廷的阴鸷厉眼。
    柴建也没有回临江侯府,还继续带着侯府侍卫在外面巡街。
    他不知道姚惜水藏身何处,自然更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掩护姚惜水在赵明廷的眼鼻底下悄无声息的撤走,只知道赵明廷暂时还没有得手。
    然而刚才发生那样的骚乱,又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照理来说,即便柴建不屑求助于赵明廷,也应该派人向京兆府求援增派巡兵,但柴建这会儿只是纠缠住赵明廷想要给姚惜水、韩谦制造脱身的机会。
    韩谦看了暗叹,满大街都是职方司的密间,柴建缠住赵明廷一人有个毛用?
    柴建的行为,只会加强赵明廷的疑心,只会刺激赵明廷更加想搞清楚今天这两名疑犯到底是什么身份。
    看到又有不少形迹可疑的人过来增援赵明廷,将整条凤翔大街到皇城东城都盯得死死的,韩谦也是头大如斗。
    两炷香后,韩谦看到范大黑、赵无忌等人骑马簇拥着一辆马车,从楼前缓缓而过,赵庭儿揭开车帘子一角,露出一角满是污垢的小脸蛋,显然是与范大黑他们会合后,仓促间都没能将脸上的妆容抹掉,就直接赶回来。
    赵庭儿看到韩谦在窗檐留下的印迹,并没有冒失让范大黑他们停顿下来,而是直接往临江侯府驰去。
    韩谦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很快就见李知诰带了一票人马走出临江侯府,直接进占凝香楼胭脂铺子,以搜查刺客的名义,将里面的东家、掌柜以及伙计等人统统驱赶出去。
    韩谦与姚惜水知道这时候想悄无声息的出去,已经不可能,能混入李知诰所带的这队甲卒之中,离开时不暴露身份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听到李知诰在隔壁后院出声相唤,韩谦将脸上的妆容抹去,便要拉姚惜水翻墙过去。
    韩谦手朝脸上一抹,仿佛搓下一层皮似的,整个人就变回之前的样子,姚惜水怔怔的看着韩谦好几眼,都不知道韩谦随手扔入这户人家饮水缸里的一团东西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叫韩谦前后判若两人,只有眉眼间依稀能辨。
    李知诰看到韩谦、姚惜水翻墙过来,也是长舒一口气,问道:“今日真是好险,你们就藏在隔壁,怎么引开赵明廷的注意力?”
    他也知道姚惜水一旦被赵明廷盯上的后果会有多严重,又示意手下扈卫,拿两套甲衣给韩谦、姚惜水换上。
    “侥幸、侥幸,”韩谦说道,“要不是一条死狗立功,今天就只能指望姚姑娘大发神威,杀出重围了。”
    “……”李知诰不明白韩谦在说什么,疑惑的朝姚惜水看过来。
    “今天我懈怠了,要不是韩谦相助,恐难脱身。”姚惜水此时犹感后怕,闷声说道。
    虽然她是做好杀出重围,但赵明廷身边除了四名扈卫,谁知道枢密院职方司今日有多少密间潜伏在暗处,真要被盯上,想要脱身谈何容易?
    韩谦正暗自得意,但转念想姚惜水这么说,不正骂他是那条立功的死狗?
    姚惜水这时候倒真没有心思拐着弯去骂韩谦,看后院角落有间柴房,拿了一套甲衣进去更换;韩谦就直接在院子里,将甲衣穿身上。
    这时候听到前铺有嚷嚷声,似赵明廷要带人闯进来,但被柴建强硬挡住。
    李知诰也不犹豫,示意人将后院的门锁劈开,让数名亲信簇拥着韩谦、姚惜水从后巷离开,也不怕枢密院职方司守在大街上的密间敢强行拦截侯府侍卫进行搜查。
    穿过三条巷子,确认没有枢密院职方司的密间跟上来,韩谦与姚惜水钻进范大黑、赵无忌亲自驾车绕到明水坊后巷等候的马车里,然后又绕到临江侯府侍卫驻营的后门,穿过箭场、夹道,进入临江侯府。
    三皇子大婚,临江侯府前院摆四十桌酒席宴请宾客,后院摆十桌酒席宴请各府的女眷,姚惜水今天原本也应该跟苏红玉等人一起被请进侯府献艺。
    韩谦与姚惜水先走进一栋供晚红楼乐工舞伎做表演前准备的偏院,看到春十三娘这时候也换了一身裙裳,与苏红玉、柴建、李冲等人都在这里。
    “你们怎么会被赵明廷这条老狗注意到的?”
    李冲平时再艺高胆大,也是紧张得坐立不安。
    安宁宫及太子一系,投附过去的文武官员极多,自身培养的嫡系也不少,或执政地方、或手握兵权,或在朝中遥相呼应、传递信息,但赵明廷绝对是最核心、最厉害的人物之一。
    李冲难以想象姚惜水被赵明廷盯上的后果会有多严重。
    韩谦耸耸肩,到底怎么回事,相信李冲、李知诰他们有所反思后,会比他更清楚。
    晚红楼以往完全潜伏在暗处,秘密培养势力跟力量,有一套藏踪匿形的手段,但从今往后,晚红楼与信昌侯府培养的密间,绝大多数人都要正式编入秘曹右司,必然就有相当一部分人要浮出水面,处事方式与以往就必然有所不用。
    他们在这方面考虑还不够细致周全,又没想到王文谦、赵明廷两号人物竟然今天同时出现,以致露出这么大的破绽。
    更为重要的一点,姚惜水的身份特殊,不适合替柴建主持秘曹右司。
    秘曹右司要作为一个正式的秘谍机构,很多精英探子以及密谍,都是单线联系,平时可以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甚至在内部也仅有极少数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但真正站出来主持秘曹左司、右司的人物,是无法完全隐藏身份的,至少对内不行。
    不要说秘曹左司、右司的普通探子以及未来还将用来一些处理文书、分析情报的书吏,这些人忠诚有限,也不可能有多严密的控制手段,很容易被赵明廷那边收买,或者反水,甚至都保不定将来有个密谍、书吏,是敌方势力渗透进来的。
    这也注定了秘曹左司、右司的实际负责人,总有一人会落入敌对方的视野之中。
    就像是赵明廷完全清楚王文谦在信王身边所发挥的作用。
    以姚惜水此时的身份,参与到秘曹右司的某个关键环节中去,是适合的,就像是春十三娘,她们身份要是不小心暴露或者被人盯上,完全可以说她们是秘曹左司、右司利诱或胁迫招揽过来的,但要是用她们主持秘曹左司、右司,就很难解释了。
    当然,一方面有可能是信昌侯李普他们考虑不周详,另一方面更有可能是信昌侯李普他们此时能用、知悉核心机密的关键人手也严重不足。
    只是这些,韩谦并不想这时候多跟李冲说什么废话。
    “赵明廷得到王文谦的提醒,很可能会派人去桃坞集,去刺探屯营军府的情况,当然赵明廷也有可能不理会王文谦的话,但我们不能冒这个险,”韩谦看到李知诰匆匆走过来,将他潜伏到王文谦、赵明廷跟前所听到的话,跟李知诰说道,“安宁宫那边一旦刺探出屯营军府的真实情况,势必会将我父亲出仕叙州之事联系起来而横加阻挡。”
    “王文谦坏我们的事,是想将安宁宫的视野转移到我们头上来?”李冲怒蹙着眉头说道。
    大家各为其主,王文谦完全没有义务替他们这边保守秘密,韩谦说出来,不是想听李冲愤慨几句,而是要尽快商议出来对策。
    李知诰沉吟片晌,跟柴建说道:
    “吏部的奏章,陛下已经朱批过了,只待门下省用印,便能颁行,也就这两天的事情了。柴建你即刻出城,将这两天所有试图潜入屯营军府的可疑人等,都毁尸灭迹,应该还能拖延上几天!”
    屯营军府的情况不可能一直隐藏下去,但谁都不希望这几天出什么岔子。
    虽然韩谦手里也有人,但没有三皇子杨元溥及长史沈漾的许可,他没有办法让林海峥、范大黑他们带着人封锁进出桃坞集的通道。
    然而韩谦真要跟沈漾如实说刺探消息之人,有可能是枢密院职方司派出的密间,就不要指望沈漾会默许他们杀人灭口。
    目前也只有柴建或者李知诰抽身亲自过去,可以不需要得到沈漾的许可,就可以直接指令一批人封锁通道,将枢密院职方司的密间当成敌间进行伏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