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七十四章 相赠佳人
    见杨恩招手相唤,韩谦硬着头皮跑过去,问道:“杨老大人,你有什么事情要吩咐韩谦去办?”
    “我刚遇到晚红楼的苏大家,看到苏大家用了一款胭脂,真是绝妙,比我之前传给苏大家的古法要妙得多。听苏大家说这款胭脂,是你家小奴调制出来的,你是从哪本书里看到这方子?”
    杨恩性情豁达,也不觉得冯文澜等人站在一旁,他问韩谦脂粉之事有什么不妥;然而冯文澜等人也只能在旁边老实听着。
    “原来天下间也有杨老大人不知之事啊,”韩谦又不能说新式胭脂的试制原理说出来,只能卖关子说道,“我囊中空空,就指望着调制几盒胭脂水粉,讨好晚红楼的姑娘,要是将方子告诉杨老大人,以后真就要黔驴计穷了。”
    “哈哈……”
    杨恩哈哈一笑,别人或许觉得韩谦说这话太轻浮了,但他一直都觉得韩谦是个妙人,这会儿更觉得韩谦投他的脾气,指着冯文澜、赵明廷、王文谦等人,介绍韩谦道,
    “韩谦是秘书少监韩道勋的公子,韩文焕老侍郎的七孙,你们别看他喜欢造胭脂水粉等物讨好女孩子的欢心,便觉得他不误正业、荒嬉无度,实际上啊,他家传博学渊博,满朝文武大臣家的公子,我敢肯定没有几人能及得上他。不,应该说没有一人能及得他。要是不信,你们问问沈大人,我杨恩有没有吹牛?”
    沈漾倒是能猜到韩谦以后要替三皇子执掌秘曹,未必就愿意在旁人面前显露自己,但杨恩这么说,他也只能笑着附和。
    看到赵明廷、王文谦皆凝望过来,韩谦又不能伸手将杨恩的嘴巴捂住,只能站在一旁陪笑。
    “韩谦,我上回听旁人说,你此时好像还没有婚约吧?”
    杨恩热情劲起来,一时半会打消不下去,问过韩谦一声,又对冯文澜、王文谦笑道,
    “你们谁家有适龄女娃,想要我杨恩做媒的,可是要抢着请我多喝几杯酒才成啊!”
    见杨恩朝自己盯过来,王珺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避开杨恩太过明显的暗示。
    韩谦心想着已经敷衍过几句,便拱拱手就想离开,却不想王文谦微微眯起眼睛,喊住他说道:“我们要去拜见三殿下,还请韩公子帮忙领个路。”
    韩谦身为皇子陪读、侯府从事,面对王文谦这样的请求,他还真不能推辞,但沈漾、冯翊二人,一个身为长史、一个也身为侯府从事,就站在一旁,王文谦与他韩家还有取消婚约这么一件尴尬的事情在,却还要坚持请他领路,这真是叫他的头皮就有些发麻。
    王文谦此时已经知道屯营军府的秘密,也不清楚他知不知道吏部奏疏之事,但杨恩的这番夸赞,只会加深他的疑心!
    韩谦暗暗头疼,也只能在前面领路,陪同杨恩、冯文澜、王文谦、赵明廷、沈漾等人往正厅走去;这时候才看到李知诰、李冲在半道招应他人耽搁了,也才回到正厅来见三皇子。
    在郭荣、陈德的陪同下,三皇子杨元溥今日就如木偶般,在内侍省、宗正府等官员的指挥下,在沈鹤、郭荣、陈德等人的陪同下,接见了太多人,这时候已经相当的疲惫不堪。
    之前凤翔大街发生骚乱,杨元溥今日身边随时都有郭荣、宋莘等人陪同,没有一刻稍离,李知诰不便上前禀报,但杨元溥看到李知诰、柴建等人行色匆匆、神色严肃,也知道发生很严重的事情;更何况韩谦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这也令杨元溥更加的心思焦躁,有如一头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
    此时看到韩谦、李知诰、李冲等人走进正厅,杨元溥都忍不住又怨又喜的问道:“韩谦,你一整天跑哪里去了,怎么到这会儿才见到你的人?”
    韩谦心里苦笑,三皇子对王文谦没有防备,他这般说话只会加深王文谦的疑心,忙给三皇子介绍杨恩等人,希望能岔开这些人的注意力。
    杨恩虽然是杨元溥的族叔,但杨元溥从小深居宫禁,与宗族中人都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也不认得杨恩,但听李知诰他们说杨恩受沈漾之邀,为屯营军府的建设出力不少。
    “元溥见过十九叔!”杨元溥站起来给杨恩行礼道。
    “殿下折煞杨恩了。”杨恩还礼道。
    “你给韩谦在这厅也摆张酒案。”杨元溥吩咐郭荣说道。
    郭荣疑惑的打量了韩谦一眼,便吩咐身边人去办。
    照理说韩谦今日是没有资格在正厅里饮宴的,但三皇子就是恩宠韩谦,而今天这样的日子谁没事去忤逆杨元溥啊?
    “韩少监有事不能过来,韩谦坐韩少监的酒案便成。”李知诰拦住要额外去添酒案的人,说道,示意韩谦是代表他父亲韩道勋在正厅饮宴。
    虽然李知诰帮忙做了掩饰,但韩谦看到王文谦眼神锐利的朝他盯过来,实在不知道王文谦这双厉眼,已经窥破多少秘密。
    看着王文谦有意无意的往赵明廷那边走过去,韩谦背脊窜起一股寒意,心想要是王文谦跟赵明廷点破这事,他父亲出仕叙州这事极有可能会黄掉。
    他父亲有大闹朝会谏驱饥民的事情在前,门下省还是有借口封驳掉哪怕是天佑帝已经朱批过的吏部奏折,或者御史台那边配合先出手弹劾他父亲,只要安宁宫那边下定决心,还是有可能搅黄这事。
    “殿下,韩谦今天可不是故意躲着不过来,实是在宅子里调制胭脂,不知不觉间就忘了时间。”韩谦朝三皇子说道。
    三皇子满心的疑惑,不知道韩谦怎么突然扯到这事上去,但他猜想韩谦如此必有深意,顺着韩谦的口气说道:“那好,今天就不怨你。这事你紧着办,但有时候也要看时日。”好像他跟韩谦这些陪读在一起,整天所关注的都是这些奇技淫巧之事。
    “今日韩谦草草试制了一盒胭脂,今日要先赠王家小姐,就不献给殿下了!”韩谦从怀里取出一只装胭脂的小铜盒,又拿出一方手帕,包裹着直接朝王珺的手里塞过去。
    见韩谦粗鲁的直接将胭脂盒塞过来,王珺想要推开,但韩谦抓住她的手不放,她小脸涨得通红,只能拿着胭脂盒,生硬的将手抽回来。
    王珺又惊又恼,不确定的朝父亲看过来,见父亲脸色骤然间阴沉,但眉头凝住,厉眼盯住韩谦的举动,却没有直接喝止韩谦猛浪之举,她才确定今日所遇的乞丐竟然是韩谦所扮。
    而韩谦此时的举动,也绝非是什么突然间的失态、无礼猛浪。
    “韩谦失礼了,”韩谦将胭脂盒送出去后,又朝王文谦,“与王家不能结姻,错在韩家,送上小礼,小侄这也只是聊表歉意,还请伯父勿怪。”
    众人这时候恍然大悟,没想到韩谦与王文谦的女儿以往有婚约却被解退了,难怪这么大的怨气以致这般猛浪失礼。
    “好说,好说!”王文谦黑着脸退了一旁,不愿意再去搭理韩谦,万万没想到他试探这厮,竟然先被戳出一手血来。
    王珺气得满脸通红,泪水都要控制不住的滴落下来,明明是韩家先毁婚约,但经韩谦满含怨气的这么一说,好像是他王家先退婚似的。然而韩谦胡口污蔑、当场羞辱她还在其次,更深的用意是威胁她父亲勿要再多嘴多舌。
    不管别人是不是误会王家退婚在先,也会觉得韩谦在今天这日子羞辱王家父女的举动太过无礼猛浪。
    杨恩也都觉得相当讶然,觉得韩谦此举有失气度,但见王文谦都能忍气吞声,其他人当然更不可能替王文谦父女出头数落韩谦的不是。
    李知诰见赵明廷再次看向韩谦的眼神里疑色尽去,换上带有幸灾乐祸的轻蔑跟不屑,暗感韩谦有这分急智、狠断真是不易,心想韩宅射杀恶奴,与韩钧决裂之事,应该也是韩谦做出的决断吧!
    经过这么一闹,韩谦找了一个机会悄无声息的退出大厅,这时候只要三皇子杨元溥不提,其他人也视若未见;李知诰也是趁着杨元溥与新妇行大礼的空隙,将今天横生出的枝节,解释给杨元溥知道。
    王文谦先派人送女儿王珺回驿馆,然后等三皇子杨元溥与新妇行过大礼,代表楚州观过礼便辞行而去,别人也只当他今日是被韩道勋的儿子给气坏了。
    沈漾坐在酒案前,看着殿下的阴沉夜空,眼瞳里满是忧色。
    柴建天黑前拿三皇子的印信找到他,要他签署封闭屯营军府、执行宵禁的命令,之后柴建就带着韩谦身边的两人匆匆离去。
    而这段时间或许别人都还对韩谦存在种种误解,要不是受命筹建秘曹左司,韩谦及秋湖山别院看上去也非常的风平浪静,但沈漾所能看到的,要比别人多得多。
    沈漾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叫韩谦公然羞辱王文谦父女,但他知道事情绝对远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