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州馆坐落在皇城以西。
    信王杨元演在金陵自然有府邸,但信王杨元演到楚州担任防御使,留在信王府邸的官吏几乎都是或多或少身份上有些疑点的人。
    这些人不管是不是安宁宫安插的眼线,信王杨元溥都不能公然除掉,只能集中留在金陵,让他们守一座空宅子。
    除了楚州在金陵诸如进奏、听闻消息、财货往来、官吏接待等事,专门由楚州进奏馆负责,知事、主薄等官吏,都是楚州派驻金陵。
    而在王文谦分领楚州馆事之后,除了加强刺探消息等用外,还允许商旅进楚州馆食宿,甚至楚州商旅有大笔的财物担心遇到劫道,也都交付到楚州馆,由楚州馆出据收书,然后回到楚州凭借收书兑现钱物。
    此举不仅令楚州多出一道聚财的渠道,也加强楚州与金陵之间的财货往来,使得楚州的商税收入激增。
    王文谦坐马车回到楚州的后院,脸色阴沉的走下来。
    “小姐早早就回来,似有泪痕,在临江侯府发生了什么事情?”楚州馆知事殷鹏走到廊下来,压低声音问道。
    楚州馆知事殷鹏原本是王家的家生子,随王积雄、王文谦父中在军中积功脱籍,之后又是王文谦的推荐,才得信王的信任,得以到金陵主持楚州进奏、刺探消息等事,此时看品秩不高,却是楚州安插在金陵最为核心的人物。
    “你立刻派人出城,将安插桃坞集外围的密谍都撤出来!”王文谦跟殷鹏说道。
    “我父亲看错韩道勋了,”王文谦抬头看向暗沉的夜空,说道,“韩道勋极可能是三皇子身边隐藏在暗中的最大谋主!”
    “……”殷鹏微微一怔,神色也随之变得更阴戾,说道,“大人能确认这点,很多事便豁然通透起来——韩道勋大闹朝会谏驱饥民,是为三皇子谋龙雀军啊,要不然前后哪里会衔接得如此巧妙?而吏部荐韩道勋外放叙州的事,信昌侯也有暗中推波助澜,可叹安宁宫那边完全被蒙在鼓里——大人之前还有所疑虑,宴席上发生什么事,叫大人确认这点?”
    “韩道勋的小兔崽子怕我坏他大事,今日对我张牙舞爪!”王文谦说道。
    “怎么了?”殷鹏并不知道临江侯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护送王珺先回来的扈卫也没有机会看到小小姐被羞辱的一幕。
    王文谦也不瞒殷鹏,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给他听,这也将有助殷鹏进一步认清楚金陵城里错综复杂的局面。
    “三皇子那边下一步,是不是会图谋出藩荆湘?”殷鹏问道。
    “他们肯定是有这个打算,但赵明廷那边留了心眼,这事怕没那么容易能成!”王文谦说道,“你先去安排我们的人撤出来吧!”
    “嗯!”殷鹏点点头,也没有犹豫便立刻去安排。
    王文谦推门回房,看到王珺站在堂屋里,问道:“刚才那些话,你都听到了?”
    “依父亲所想,韩伯伯写信退婚之时,就应该打定主意投附三皇子,但且不管韩伯伯在楚州、在金陵任职时所作所为所积下的清誊,即便要阿附权贵、争夺功名利禄,韩伯伯为何要选最没有希望的三皇子?”王珺疑惑的问道。
    “有时候大忠大奸是很难分辨的,”王文谦微微一叹,说道,“韩道勋有一些宏愿不切实际,或许他觉得扶持一个能为他掌控的傀儡登基,才有实现的可能吧!你与韩谦解除婚约,实是一桩幸事。”
    王文谦刚要让王珺先去歇息,这时候殷鹏又敲门进来,递过来一面龙雀纹武官铜腰牌,说道:“门外有个乞丐,想见大人!”
    “哼,他倒有胆子过来!”王文谦虽然决定这次不去插手三皇子与安宁宫的事情,但今日当众被羞辱实质是被威胁,心里也是积了恼恨,没想到韩谦有胆敢孤身来见,“你带他进来!”
    夜色本身就是最好的掩盖,韩谦这次却没有用软蜡膏遮掩面颊,在殷鹏的引领下,走进楚州馆的后院大厅。
    “小侄见过王大人。”韩谦见左右除了楚州馆知事殷鹏外,屏风上映照出一道窈窕的身影,想必是王文谦的女儿王珺站在屏风后,朝王文谦施礼道。
    “我已经让人将桃坞集外围的眼线撤了出来,你此时登门,又是何意?”王文谦眼神凌厉的盯住穿一身馊臭破烂衣裳,在他面前竟然却没有半点不自然的韩谦,问道。
    韩谦才不信王文谦会轻易放弃对他们的敌意,即便这次受他胁迫,被迫将人手从桃坞集撤出来,不破坏他父亲出仕叙州之事,但保不定王文谦回到楚州不怀恨在心,再搞什么手脚。
    他们这边的根基太薄弱,此时已经引起赵明廷的注意,过不了几天就将全面暴露出来,往后要应付安宁宫及太子一系就要竭尽全力,要是楚州那边再不知轻重的在暗中使坏,韩谦也会觉得喘不过气来。
    他必须在王文谦离开金陵之前,过来跟他聊一聊。
    韩谦眼睛落在身前的檀木书案上,有一只纹饰精致的手钏搁在桌角上,应该王珺仓促间忘了收起来,又瞥了屏风后的人影一眼,跟王文谦说道:
    “我是过来告诉王大人,你们对安宁宫的认知太浅薄了!”
    殷鹏本来恭顺的坐在王文谦的身旁,不想直接插入韩谦与王文谦的对话中去,但这时候目光也是骤然凌厉起来,盯住韩谦。
    韩谦倘若是代表三皇子而言,是有资格坐在王文谦的对面说话,但这么一副教训人的狂傲口气,也是实在太不知所谓了。
    “陛下年事渐高、太子喜服丹药,皆非长寿之相,到时候安宁宫主内、徐帅主外,大楚必然一地血腥、狼籍,国破家亡,没有人能置身事处。”
    王文谦是聪明人,韩谦知道一定要将话说得够狠,没有吞吞吐吐绕什么弯子的必要。
    王文谦也没有想到韩谦敢这么说,敢如此的肆无忌惮,微微敛起眸子,盯住韩谦,质问道:“照你这么说,楚州不更是良选?”
    “我们即便也想相助楚州,也要有相助的资格不是?”韩谦反问道。
    王文谦沉吟片晌,虽然韩谦很有迷惑性,但他心底终究不可能被韩谦唬住,轻蔑的哂然一笑,说道:“这话要是韩大人,或许有资格一说。”
    面对王文谦的轻蔑跟不屑,韩谦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毕竟现在也没有谁会认为《疫水疏》实际是出自于他的手笔,也或者王文谦打心底认定他父亲才最居心叵测的奸佞小人,但他这时候赶过来见王文谦,也不是想王文谦以后能有多重视他,只要将有些话到位就够了。
    “三殿下长期挣扎在安宁宫的阴影之下,出宫就府不敢有一丝忪懈,这不是有心人能操控得了的——不管我有没有资格,但希望王大人能明白这些就好。”韩谦施施然站起来,也不再说什么,就直接推开门,朝殷鹏伸出手来。
    殷鹏气极而笑,将那面龙雀纹武官腰牌还给韩谦,又示意门外的扈卫退到阴影里去。
    “年纪不大,架势却是十足!”看韩谦身影走出后院,消失在后巷的夜色之中,殷鹏不屑的笑道。
    王文谦不以为意的一笑,说道:“不管他再怎么装腔作势,但既然他已经将话传过来,我们还是要听听的。”
    见王文谦也认为韩谦过来,只是代人传话,殷鹏也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他甚至以为是韩道勋在出仕叙州的关键时刻,不愿意抛头露面以致功亏一篑,才让其子趁夜赶过来,跟这边进行交涉、谈判,以求在日后对抗外戚徐氏、安宁宫及太子一派势力时保持一致。
    “不过,他的气势,真是不比爹爹稍弱呢!”
    王文谦转回头,见女儿王珺眼眸有些出神的盯着后巷的夜色,说道:“能孤身走进来,确实不简单就是了,”又跟殷鹏说道,“韩道勋出仕叙州,但要保持对三皇子的影响力,极可能会留其子在金陵,你要小心应付此子。”
    “他的话能听进去几分?”殷鹏问道。
    “暂观其变便是了。”王文谦说罢,忍不住又长叹一声,将目光投向深邃而苍寥的夜空。
    殷鹏微微一怔,见王文谦如此反应,猜想必是韩谦有某句话触动王文谦了。
    见王文谦并没有细说的意思,殷鹏便告辞退下去。
    “爹爹说赵明廷等人手段阴狠,也说过陛下年事已高,”王珺抬起头,看着王文谦说道,“必是这个韩谦说太子非长寿之相,触动爹爹了。”
    “你这聪明,将来婆婆可不好找啊!”王文谦笑着说道。
    “呸呸呸,哪有爹爹这么说自己女儿的。”王珺嗔怪道,倒是忘了今天被韩谦这厮气哭这事了。
    王文谦微微一笑,让王珺先回房休息,他坐到书案前,细思起韩谦所说的诸多事来。
    他是考虑过天佑帝年事已高,也防备天佑帝随时有可能驾崩。
    不过,在他看来,太子再荒嬉无度,登位后有可能会进一步强化外戚徐氏的权势,但太子到底是跟随天佑帝开创出大楚基业的,内心深处不可能对外戚徐氏一点防备都没有。
    因此,王文谦也并不认为陛下有朝一日驾崩,形势会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方。
    也恰恰如女儿王珺所说,韩谦今日说太子不寿,真是触动了他,他真是没有考虑到陛下与太子先后驾崩的局面,会有多恶劣。
    虽说太孙聪颖过人,自小就有不凡见识,也有很多朝臣觉得太子不屑、太孙可期,但太孙毕竟才十岁不到啊。
    要是太子在太孙成年前驾崩,大楚不就全落到外戚徐氏及安宁宫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