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残灯灭,在晨曦中,已经早起的行人经过,茶楼外的石板长街,也是嗒嗒的马蹄声传来。
    姚惜水再精力充沛,挨着车厢壁坐了一夜,也是腰背酸肿,看了披了一张破麻袋片、枕着赵庭儿大腿而睡的韩谦一眼,倒不是觉得韩谦身为少主,与身边的婢女苟且是多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好奇这厮怎么能睡得酣畅淋漓?
    一夜过去了,桃坞集屯营军府还没有消息传过来,但凌晨时聚集到龙华埠的可疑人物越来越多。
    这些人都是赵明廷从枢密院职方司调来的精英斥候。
    精英斥候,不同于密间、秘谍,就像是韩谦编入秘曹左司兵户的精锐,是侦察作战力量,他们并不需要严格隐藏身份,因此公然挎刀披甲,骑着军中健马,半夜将茶楼对面一户人家都赶了出来,将院子征用过去,以便他们的人马在龙华埠聚集。
    虽说赵明廷还没有露面,但枢密院职方司在对面院子聚集的精锐斥候就已经超过四十人,为首是枢密院职方司下属一名叫季昆的指挥。
    “哈……”韩谦伸了懒腰,睁开眼见赵庭儿打着哈欠看过来,眼皮子软耷耷,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问道,“你没有睡?”
    “不断有人携刀披甲,骑马进入龙华埠,庭儿心脏都吓得砰砰乱跳,怎么睡得着?”赵庭儿伸手将韩谦的脑袋托起来,揉着被压得发麻的大腿,说道,“少主,你怎么就睡得这么舒服?”
    “赵明廷真要下决心将我们劈成肉酱,哪里需要公然调用职方司的人马?”韩谦也忍不住打个哈欠,心想还是没有睡够,看向姚惜水问道,“夜里有什么消息?”
    虽然姚惜水也能料到赵明廷往龙华埠直接调集职方司的人手,更可能是在虚张声势,给他们这边施加压力,但他们在龙华埠只有十二名扈卫能用,谁敢说赵明廷那边一定就不出手?
    这种情形下,谁心头所承受的压力都不可能小。
    韩谦竟然能睡得着,姚惜水都不知道他的心脏是什么做的。
    “凌晨前后,分别在牛头崮、兰溪沟、朱家寨伏杀三名可疑人物,击伤两人,但可惜没能逮住,令其跳溪逃走,但缺人手,也没能继续扩大搜索范围,或许还有可疑人物潜伏山中未撤,”姚惜水说道,“你手下死一人、伤两人!”
    “嗯!”韩谦点点头。
    左司兵房七八十人,在地形熟悉的宝华山中猎杀职方司的五名密间,特别是职方司五名密间是分散潜近桃花坞的,他们这边还付出死一人、伤两人的代价,显然很难让人满意。
    不过,考虑到左司兵户除了六名家兵、十一名家兵子弟外,其他近六十名人手都是这两天都招募过来,这样的结果也不出人意料。
    “我要回屯营军府,姚姑娘是陪柴虞候继续留在龙华埠,还是随我去山庄补一觉?”韩谦问道。
    留在龙华埠也无事可做,同时姚惜水也感到困顿,担心自己这个状态再继续暴露在职方司的探子眼皮底下,容易露出破绽,便同意随韩谦去秋湖山别院继续观望形势。
    屯营军府虽然没有造栅墙,将桃坞集整个的圈围起来,但天光大亮之后,凭借屯营军府的哨岗也能将林沟溪坎都盯住,敌间强行闯进来也不可能有藏身之地,所以林海峥、范大黑、赵无忌也带着人马撤回山庄修整。
    韩谦回到山庄,也没有充满馊味的破旧衣裳脱掉,而是带着赵庭儿、姚惜水、郭奴儿跑去原家兵及家小聚居、目前临时充满兵户临时驻营的北院。
    林海峥等人正撤回到院里吃早餐,看到韩谦走进来,那些新手看到林海峥、范大黑、赵无忌站起来,才知道是韩谦进来了。
    “谁来跟我说昨夜的伤亡?”韩谦拖了一把椅子,倒坐在廊下,看着院子里挤得满满当当的斥候,问道。
    “郭泓判击杀敌间,也被敌间反手刺中胸口,早上抬回来时,在半路就咽了气,”林海峥走过来说道,“另外两名家兵子弟伤得都不算重。”
    “郭泓判被敌间反手刺杀,是你亲眼所见?”韩谦抬头看着林海峥,问道。
    看到韩谦眼瞳里凌厉的精芒,林海峥下意识的一惊,心存畏惧的说道:“我没有亲眼所见,但回来后第一时间就将他所率这组人马召集过来询问过来。少主要是觉得有问题,我再仔细盘问。”
    “他这组人都有哪里?”韩谦抬头问道。
    林海峥示意四名斥候站出来。
    “将兵甲都缴了!”韩谦说道。
    林海峥都知道韩谦要重罚这四人,示意旁边的人将这四人的佩刀、皮甲都解下来;这四人也不敢挣扎,做好受罚的准备。
    韩谦看着四名新募斥候,他还记得这四人的名字,其中一人早年还曾在广陵军担任营指挥,潜力可期,但可惜啊,不能为他所用的人,他都不想留,语气寡淡的问道:“你们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我等无能,致队率受创而亡,愿受罚。”四人对望一眼,想着摆出一个良好的态度,惩罚或能轻些。
    “你们既然没有什么好说的,那想必是知道自己错了,那就好办了,也省得你们在黄泉路上怨我枉冤你们,”韩谦回头看了林海峥一眼,说道,“现在就将这四人都杀了,然而去找兵曹高大人,将他们的妻女子侄,只要是一户之内,都卖出为奴!”
    韩谦这话说得极平淡,但字字惊心。
    姚惜水也是心惊,没有想韩谦御下会如此残暴。
    虽然死了一人,极为可惜,但左司兵房七八十人说起来都是这两天才新招募过来的乌合之众,能伏杀职方司三名精英密间,还成功阻止职方司的密间渗透,这已经可以说是有功无过了。
    林海峥、范大黑也是微微一怔,想要劝韩谦给他们一个机会,但想到韩谦前些天在宅子里下令射杀韩钧身边的老宅家兵,可也没有半点犹豫,未必是他们能劝!
    四人完全没有想到会受到如此残暴而严厉的惩罚,韩谦不仅要将他处死,还要将他们的妻妇子侄卖娼卖奴,愣怔之余,竟是忘了争辩;待看到赵无忌、林宗靖、郭奴儿等家兵子弟拔刀围上来,想要反抗,但手无寸铁,又被围在院子里,片晌间便被乱刀砍死!
    其他新募的斥候,看着身体都被乱刀砍得不全的四人,还有没有死透,在泥地血泊里抽搐着、颤抖着,还有鲜血汩汩流出,扩大血泊的面积,几乎要将这座平整的院子都淌满,虽然他们都是韩谦精心挑选出来的老卒,犹是心惊不已,脸色惨白。
    特别是另外两组有家兵子弟受伤的斥候,握住腰间的佩刀都禁不住发抖起来。
    “你们心里都很清楚这四人为何死有余辜,为何妻女子嗣会沦落为奴的境遇,”韩谦眼神锐利的往院子里的人马扫过来,“另外两组人马,应该庆幸队率只是受伤,各领三十鞭为戒吧。林海峥、范大黑,你们两个,先上前行刑各抽十鞭。你们已经有两次在关键时刻犹豫了,我不希望再出现第三次!”
    林海峥、范大黑叫韩谦眼睛盯着,背脊汗毛都要立起来,也暗感他们刚才是犹豫了,要是这四人突然暴起夺下他人手里的兵刃,今天这场面恐怕会非常的难看了。
    看到林宗靖、郭奴儿等家兵子弟,这时候已经聚集到韩谦身边结成环阵,林海峥、范大黑也暗感他们虽然更经常在少主身边伺候,但显然不自觉,要比这些郭奴儿这些家兵子弟懈怠一些。
    林海峥、范大黑这时候也按住腰间的佩刀,虎视眈眈的盯着另两组出岔子的斥候人马。
    两组八名斥候,终究是没敢反抗,将佩刀解下来,跪在被血浆浸得已经有些泥泞的地上受刑。
    姚惜水自幼接受严酷的训练,但这一刻犹要强忍住心里的不适,才没有提前退出去。
    林海峥、范大黑执鞭上前,给八人各抽十鞭,抽得他们皮开肉绽、血痕遍背。
    韩谦这时候又朝那些剩下的新募斥候,说道:“剩下的各二十鞭子,你们轮着每人上前抽五鞭,感受一下他们身心所受的创痛吧,这样,在下一次的任务中,才会少懈怠!但下一次,你们心里也给我记住,我这里没有太多的规矩,以下犯上者斩,作战懈怠者斩,畏敌不前者斩……”
    待行刑完毕,韩谦才让人将四具死尸拖出去,也让八名被抽得血肉模糊的人搬到房中救治,跟林海峥、范大黑说道:“你们先带着他们到外面的院子,总结昨夜的成败教训,成文交到我手里,然后再去休息……”
    林海峥等人走出去,留在山庄的家兵家小才走进来打扫满地的血迹。
    只是这边的院子都是泥地,血渗透到泥土里,除非将染了血的土都铲掉,要不然天气日渐炎热,整间院子里都将是吸引蚊蝇的血腥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