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八十一章 大事已成
    这两天三皇子大婚,郭荣里里外外都要操办,今天又在宫里陪了一天,被赵明廷拉到屯营军府,整个人已经非常的困顿疲倦,思维也是怠倦,远没有平时的敏锐,也不清楚赵明廷到底为什么,突然就煞有其事拉他赶来闯营。
    前前后后翻看案牍小半个时辰,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来,郭荣眼皮子直打架,李知诰特体贴的询问,是不是先在军府公所这边歇下,等明日请长史沈漾,再谈军务?
    郭荣哪里可能想在这里宿夜?
    他见赵明廷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便说明日侯府还要事情他出面办理,想着要连夜出屯营回城。
    赵明廷眼里疑色犹重,心想昨日偷听到他与王文谦谈话的乞丐,明显是三皇子那边的奸细,随后桃坞集屯营军府就骤然加强外围的警戒,令职方司的密间怎么都无法潜入,这说明王文谦的提醒,并非无中生有想要转移他们对楚州的关注,只是郭荣话都说出口了,他作为受邀之客,也没有继续拖延滞留的借口。
    赵明廷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带着人马,与郭荣一起驰出屯营。
    看着身后吊桥缓缓收起,赵明廷回头见李知诰、韩谦等人犹站在辕门箭楼之上,而他的手下,正晦气无比的将污脏油布袍脱下来扔到一旁。
    “走吧,赵大人。”郭荣见赵明廷还在犹豫,打着哈欠,催促道。
    “不对,我们必须进屯寨才能看到实情,”赵明廷突然间闪过一念,想明白破绽在哪里,跟郭荣说道,“沈漾整日出入屯营,都无异样,而昨天到侯府饮宴,你可看见李知诰他们有半分的紧张跟不安?”
    听赵明廷这么说,郭荣也猛然惊醒过来,暗感要是屯营这边,要如刚才那般如临大防,那昨日就不应该让所有经常出入屯营的人轻易进入侯府饮宴才对。
    李知诰刚才诸多装腔作势,实是利用他们对疫病的畏惧,牵着他们的鼻子走?
    “李虞候……”看到李知诰、韩谦他们要下辕楼,郭荣忙出声喊道,要他们将吊桥放下来。
    “这深更半夜,郭大人出了屯营辕门又要进来,怕不是来消遣我们的?”李知诰黑着脸,沉声问道。
    “李虞候,你将营门打开,某家要进屯寨一看。”郭荣说道。
    “为什么,凭什么?”李知诰既然已经将郭荣、赵明廷等人送了出去,哪里可能再打开辕门放下吊桥让他们进来,冷冷的说道,“郭大人你是有监视刑赏、奏察违谬之权,没名没目,深更半夜宵禁之时便来闯营,知诰也耐住心头的厌烦陪你们折腾到这时,但郭大人犹不知足,还要如此戏弄知诰及诸多将士,恕知诰再难从命。倘若知诰有什么罪责,请郭大人明日知会殿下勘罪,或奏禀陛下,知诰也一力承担;今天已经不早了,请郭大人回城。”
    天佑帝为防止将臣擅权,给各军监军使监奏之权,甚至还能直接掌握部分兵马,但郭荣在宵禁之时出营之后又想再进,李知诰公然拒绝,这事闹到天佑帝跟前,也会变成扯不清的官司。
    看到李知诰、韩谦等人毫无顾忌的离开辕楼,郭荣也是尴尬的朝赵明廷看去,问道:“田大人那边能否再拖延一天,我明日脱开身,找沈漾再入屯营?”
    “陛下那边已经催问过一回,除非断然封驳回去,田大人那边不想再拖延备受喝斥。”赵明廷蹙着眉头说道。
    门下省两位侍中,都是德高望重,却又只想做太平官的两人,除了下绝大的决心,要不然不要指望他们会忤逆天佑帝的旨意。
    郭荣压低声音说道:“目前看来,桃坞集是有蹊跷,但到底存在什么状况都没有搞清楚,或许不合适将事情惊动太大?”
    在郭荣看来,陛下早就对安宁宫已经心存不满,使三皇子接掌龙雀军并收编染饥民,也是陛下力排众异促成,他们此时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安宁宫跟陛下公然对立起来,那样的话,极可能是楚州那边渔翁得利。
    “这段时间,宫里宫外都在传三皇子聪颖好学,有几分陛下蛰伏之前的姿态。你就没有想过,陛下极有可能属意三皇子取而代之,而不是楚州那位?”赵明廷眼神阴鸷的盯着郭荣问道。
    赵明廷的眼神,令郭荣颇为不舒服,只是问道:“以赵大人之见,我们现在就去见牛大人?”
    他们即便真要请门下侍中田之问出面拖延在吏部奏疏上用印,也得去找枢密副使牛耕儒请示,他们还没有资格直接找到田之问的门上。
    “不用。不过,还要请你明天能脱开身再来一趟。即便时间赶不及,这边的情况总是要先确认,才能再作其他的安排。”赵明廷说道。
    见在火把昏暗的火光照耀下,赵明廷眼眸折射出冷冽的精芒,郭荣心头微微一寒,心知在金陵城里,赵明廷才是徐明珍及安宁宫依重的嫡系,手里所掌握的权势,要比别人想象中大得多。
    韩谦与李知诰走下辕楼,但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站在辕门后,透过木栅门的间隙,注视着界沟对岸的一切。
    过去好久,才见赵明廷、郭荣在百余人簇拥下离开。
    “我们已尽人事,接下来只能听从天命了。”李知诰镇定的看着韩谦说道。
    韩谦点点头,事实上他还能感谢李明廷这么迫切,深夜就拉郭荣过来闯营,也只有这夜深人静之时,他们才能做这些简陋的掩饰,牵着他们的鼻子走,真要是他们天亮之后再过来,而他们白天又没有什么理由,将三四万人都关在屯寨里,不将他们放出来,那屯营里什么状况,真就是一目了然了。
    他们现在已经做到这一步,但真要是他父亲外放叙州的任命被安宁宫拦截下来,他们也只能重新谋划后续了。
    赵明廷、郭荣进城,枢密院职方司的人也都从龙华埠撤走,柴建那边自然也随后将人撤回城去。
    李知诰留在屯营军府坐镇,韩谦也是等到天亮之后,才与姚惜水、赵庭儿带着一些人手回城。
    姚惜水没有直接回晚红楼,而是先领韩谦他们先去了春十三娘的寓所。
    这也是晚红楼的一处秘密据点。
    春十三娘艳色颇盛,但早年却是在另一座伎馆沦落风尘,然后赎身置办宅院,与城中权贵交际,这些年并没有人知道春十三娘跟晚红楼有什么牵连。
    韩谦也是在李冲他们利用春十三娘要挟冯翊、孔熙荣之后,才知道春十三娘是晚红楼的人。
    “凝香楼已经被赵明廷盯上,韩大人前日又公然调戏王家小姐,我们是不是从哪处盘下铺子,做别的营生?”春十三娘请姚惜水、韩谦到雅室坐下,问及后续的安排。
    “不,还是直接盘下凝香楼,”韩谦并不觉得被赵明廷盯上就有什么问题,秘密力量的建设,本身就要明暗两条线交织着进行,说道,“就算赵明廷盯上凝香楼,他还能拦着各府的女眷不登门来买胭脂水粉不成?”
    “只是十三娘的身份怎么办?”姚惜水问道。
    以往春十三娘的身份没有暴露,但这时候要是再由她出面主持凝香楼,鬼都知道她是三皇子的人了。
    再加上春十三娘以前跟孔熙荣父亲孔周的牵扯也广为人知,而他们又显然不能指望春十三娘这条线能强迫孔周这样的人物跳上他们的贼船,那局势很可能会超脱他们的掌控,变得更加的错综复杂。
    韩谦沉吟片晌,说道:“十三娘先在暗中推进此事,不急着直接出面。”
    韩谦并不觉得赵明廷从凝香楼胭脂铺这条线清查下去,春十三娘的身份能够隐瞒多久,但直接将她推到明处,孔周那边不想束手打上三皇子的烙印,必然会有反制措施,整个局面确实会变得非常的混乱。
    不过,春十三娘在暗中主持凝香楼,即便落入赵明廷的视野之内,也没有什么打紧的,但只要孔周那边不打草惊蛇,不将局面搅得混乱不堪,甚至还能误导安宁宫对孔周、冯文澜等人的判断,局势从而变得对这边更为有利。
    姚惜水心想或许只能如此,先将事情推动做起来,之后还得看安宁宫那边的反应,才能决定后续怎么走。
    将三名精选挑选出来的健妇留给春十三娘负责调教,韩谦又将姚惜水送回晚红楼,才到临江侯府见三皇子。
    他与扮作男装的赵廷儿,刚到临江侯府宅门前下马,冯翊、孔熙荣就急吼吼的跑出来:“韩谦,你父亲外放叙州任刺吏,你这小子竟然事前都没有跟我们透露半点风声,太不够意思了。”
    在冯翊、孔熙荣看来,韩道勋能外放叙州任刺史,自然是韩家在幕后运作的结果,也自然认定韩谦早就知道这事,多少怨韩谦不够仗义。
    “叙州乃蛮瘴之地,都不及有金陵一分繁华,我还指望去不成呢。”听冯翊、孔熙荣乍呼呼的跑过来大呼小叫,韩谦稍稍松了一口气,心知事情已成,只是一副无所谓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