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直等到夜色降临,都未见杨钦出现,韩谦便与父亲从渔镇登船,离开江州。
    赵无忌、林靖宗、郭奴儿等五组人马,即便已经暴露了行踪,在江州就直接分散出去潜伏,会相当的危险。韩谦直接在渔镇买下两艘浆篷船,系在帆船之后,载着二十五名多出来的人马,一起西进。
    没能等到杨钦,韩谦也不可能杨钦的妻小交给江州府衙,更不可能直接放走,自然是押上船带走。
    “解开缆绳吧!”韩谦不能再拖延下去,让季昆在鄂州、岳州有更多的准备时间,看着远山树梢头的上弦月洒下一片清辉,传令三艘船组成的小型船队扬帆启航。
    不知道季昆藏在那个角落里盯着这边,韩谦让季福调整风帆的角度,将帆船的速度控制下来。
    夜色渐深,船队离开江州城西进已经四十余里,这时候有一艘桨帆船从后面慢慢的追上来。
    桨帆船既有排桨又有帆桅,这种远程可以借用风帆航行、近程可以用排桨快速进退的船只,要远比纯粹的帆船或桨船以及摇撸船方便快速,但又因为被划桨位占用很大的空间,船上又需要更多的船工操作,通常只作为战船使用。
    两艘桨篷船贴到帆船侧后翼来,左司斥候们将盾牌竖起来。
    韩谦让季福落帆,直接将船停在江心等后面的桨帆船追上来,与他父亲站在船尾,笑着说道:“杨钦这人疑心真重,但如此小心警惧,却还是叫季昆端了老巢……”
    韩道勋却还想着杨钦等人是有其罪,但绝不至于满寨皆屠,沉默着看向缓缓逼迫过来的桨帆船,没有吭声。
    “敢请韩大人归还杨钦妻小!”
    桨帆船迎过来,除了桨手外,十数个剽健汉子手持刀盾挤在船头,似乎一言不合,就打算要突击冲杀上来。
    为首那人手持一刀一盾,脸上有一道刀疤横贯鼻梁及左脸耳后,但这道疤痕并不叫这汉子看上去特别狰狞、丑陋,反而多添了几分英武之姿。
    “杨钦,你聚众刺杀朝廷大臣,不思乞求我们宽免你的罪过,跑上来就大呼小叫,当真以为这大江是你家开的啊?”韩谦让晴云,赵庭儿,将杨钦的儿女带到船尾来,一脚踩在船沿上,身子前俯,胳膊肘撑在膝盖上,哂然笑问道,“你们摆出这副姿态是想干什么啊,要冲杀过来吗?来啊,你们要敢杀上来,爷爷我今天跟你们姓;你们要不敢杀上来,就是我孙子!”
    范锡程、赵阔持盾守到韩道勋、韩谦身前来,他们看杨钦这些人满脸悲愤,担心战事随时就会激起,但听韩谦跟小流氓骂街似的朝杨钦叫嚣,也甚是无语。
    “我们要报杨潭水寨七百一十二口人命血仇,不会为两名小儿女所牵累!”杨钦愤怒的吼叫道,拿刀背狠狠敲击手里的铁盾,哐哐直响,压过江涛拍岸。
    “你这蠢货,到底是追过来讨回妻小,还是寻仇的,追上来之时都没有想清楚啊?”韩谦笑着说道,“还有啊,我们袭寨,只杀了四十七人,只杀当杀之人,没有多杀一个无辜。不要说七百一十二条人命了,你们将这四十七人的债算我们头上,也是冤枉我们啊。我们是官,你们是贼,是盗,官捉贼捉盗,天经地义之事,难不成你们拿着刀枪打家劫舍时,就没有一点某天会栽的觉悟啊?难不成你们指望我们将手脚捆绑起来,放你们过来砍杀,还是说你们跟季昆那狗贼勾结时,压根就没有想过刺杀朝廷刺史的罪名有多大?”
    “你们要怎样,才肯放我妻儿!”杨钦愤然问道。
    “说到这个,杨兄你要先看看我们有多礼遇嫂夫人,绝没有半点轻慢的地方,对小少爷、小小姐也是照顾有加,养得白白胖胖的,绝没有让他们受半点委屈,要是韩谦有半点怠慢的地方,还请杨兄提出来,韩谦一点改进,”
    韩谦示意赵庭儿将杨钦之妻带出来,唠里唠叨的,就像是跟杨钦叙家常似的说道,
    “我们此去叙州,还有一千四五百里水路,杨兄你看我也是涉世不深之人,识不得江湖有多险恶,就怕在到叙州之前,会遇到什么水寇江匪跑出来杀人越货。我们都是贱命一条,又是狗官加狗官之子,死不足惜,但要是再牵累伤到小少爷、小小姐,实在是不好。要是杨兄能助我们平平安安抵达叙州,到时候我们再将嫂夫人、小少爷、小小姐拱手送还,可好?”
    韩谦最初是想诱杨钦中计,使他与季昆自相残杀,彻底破坏掉安宁宫这次针对他父子俩的部署,但季昆的心狠果决出乎他的意料,他就只能改变计划,以杨钦妻小相威胁,迫使杨钦跟他们合作。
    韩谦他们最大的弊端,就是将斥候提前半个月放出来,也是完全都不可能将江鄂之间错综错复的江匪势力搞清楚,更不要说监视这些江匪势力的动静,但有杨钦相助,就完全不一样了。
    鄂州,作为千古云梦泽的北部区域,两岸湖荡草泽,甚至要比江州、岳州、潭州都要复杂,没有熟悉水情的人相助,韩谦宁可绕回到鄱阳湖,从洪州登岸走陆路翻越罗霄山脉去叙州。
    “你说谁是狗官?”韩道勋听韩谦在那里胡说八道,忍不住抗议起来。
    “这话是他们说的,不能他们说是就是,何必太认真?”韩谦摊手说道。
    范锡程、赵阔守在韩道勋、韩谦身边,听他们父子俩在那里低语,甚是无语,不过他们见韩谦在那里胡搅蛮缠,对面那伙水寇眼里的凶焰却是弱了下来。
    “我如何能信你们?”杨钦虎目眈眈的问道。
    “大不了先将嫂夫人给杨兄送过去就是,”韩谦很大方的说道,“我这边也能省几顿伙食,嫂夫人颇为能吃!”
    “不,我留下来照顾牛儿、蕊儿,倘若韩家父子言而无信,夫君不要再以我等为念,记住为我们报仇血恨便行。”周蓉不愿意离开儿女,扬声朝杨钦说道。
    “倘若我等得知有人欲对韩大人不利,又该如何处置?韩公子不会指望杨潭水寨残剩这点弟兄,还要披荆斩棘去拼命吧?”杨钦问道。
    “我给你们一个向三皇子效忠的机会,你们还恁的废话连篇,难不成真以为轻轻松松的跑几趟脚、传递一下讯信,就能抵去你们抄灭九族的大罪?”韩谦骤然间板起脸,喝斥道,“我在金陵,便听说刀疤蛟杨钦,在鄱阳湖里是一等一的好汉,但你要是到现在都识不清形势,还要跟我们讨价还价,你们走吧,你的妻小,我自会交给官府依大楚宪律处置。”
    韩谦说翻脸就翻脸,杨钦也有些适应不了他的节奏。
    只是从他愿意以护送韩道勋赴任叙州以换|妻小安全之后,就已经失去主动权,这时候他也只能站在船头,阴沉着脸不吭声,断不可能真就拍拍屁股离开。
    “我不会强人所难,而你们只要真心助我父子顺利前往叙州赴任,我更不会让你们白白去送死,但想做成一事,断不可能没有一点的牺牲跟流血,”韩谦板起脸来,继续说道,“真到需要用刀兵斩破阻碍,才能继续前往叙州之时,我会上岸会你们一起行事。此外,我会立时派人回金陵,帮你们向三皇子求一封特赦,等我们到叙州,这封特赦应该也会到你们的手里,不用担心季昆还能调用州县的力量捕杀你们。”
    听韩谦这么说,杨钦脸色才稍缓,朝韩道勋看过来:“韩大人,韩公子所言,可是句句属实,没有半点欺骗杨钦?”
    韩道勋眼神也甚为锐利,他这一刻也注意到杨钦手下对韩谦最后一句话最为在意。
    杨潭水寨已经被钟彦虎屠尽,这些人已经成为没有根的浮萍,同时又犯下刺杀朝廷大臣的满门抄斩死罪,其他的江匪湖盗也不会愿意收留他们以引起官府的特殊注意。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要是得不到特赦,除非亡命逃往梁、晋两地,大楚境内实难以找到他们的安身之地了。
    “江州发海捕文函,说你们意图行刺我,但只要你们确实护送我去叙州赴任,你们身上的案子还能成立吗?”韩道勋反问道。
    “杨潭水寨被屠,还请韩大人主持公道。”杨钦说道。
    “你也不要得寸进尺,你是不是还要求我们,将钟彦虎捉捕过来,任你们手刃泄恨?”韩谦截住杨钦的话头,不满的说道。
    …………
    …………
    杨钦答应以妻小为质,一路相随、协助刺探匪情,便将容易暴露目标的桨帆船留给韩谦他们,他带着人登岸分散出去。
    多出一艘浆帆船,韩谦便将两艘拖慢速度的桨篷船弃掉,使林靖宗、郭奴儿、季希尧等人移到浆帆船上,两艘帆船一起护送他父亲继续走水路往叙州而去。
    而韩谦随后则带着赵无忌、田城、高绍三人离船登岸,走陆路盯住杨钦等人一举一动。
    即便杨钦顾忌妻小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但韩谦并不能肯定他手下的那些人,在失去一切之后对杨钦还依旧忠心耿耿,而没有其他一点想法,或者说对他们这边没有一丝的怨恨。
    江湖消息相通,兴许是钟彦虎对杨潭水寨的镇压过于残暴,极大震慑到江鄂两地的江匪水寇不敢轻举妄动,又或者季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令诸寇心寒,从江州到岳州六百里水路,除了两股异地水寇外,江鄂两地的强豪水寇都没有轻举妄动。
    虽然不知道季昆用什么手段招揽过来,但两股异地水寇在江鄂两地都没有跟脚,地方上也没有谁愿意跟他们合作,那么多人吃喝拉撒,目标还是极大。
    这些水寇即便是藏在船中,但用于水战的贼船,再怎么伪装,跟普通的渔船、商船,还是有极大的区别,再加上总在几个地方游荡不去,地方势力眼瞎了,才会看不出破绽。
    有了杨钦相助,韩谦自然轻易就锁住这两股江匪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