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杨钦弯身蹲在芦苇荡里,在对面草荡子深处有六艘桨帆船落帆藏在那里,粗粗估算,两股江匪合伙后将近三百人,他们是怎么都无法闯过这一段江水的,他转回头征询韩谦的意见。
    而此时的韩谦,则拿着单筒镜观察了好一阵子,然而将单筒镜递给杨钦。
    杨钦也是接触到单筒镜之后,才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小心谨慎,但与季昆接头的踪迹还是毫无察觉的落入韩谦的眼中。
    他哪里想到世间竟然还有这种能将七八里外人眼目依稀看清楚的奇物?
    所谓技不如人,彼官己贼,杨潭水寨第一次被偷袭攻破,杨钦还真是没有办法怨恨谁,就像韩谦所说,难不成还真指望韩家父子束手就擒不成?
    他甚至都没法深恨季昆心狠手辣调州兵进剿杨潭水寨,恨只恨自己太过贪心,没有意识自己仅仅是一条小杂鱼,竟然自大以为自己是湖中蛟龙,一脚踏入韩谦与季昆这种层次人物的缠斗之中。
    恨只恨钟彦虎太过残暴,破开杨潭水寨后,竟然连寨中妇孺一个都不放过的屠杀一尽。
    韩谦没有回答杨钦的话,也没有去猜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只是静心将这两天收集到的情报在心间细细的过滤一遍。
    黄州、鄂州之间的长江沿段,主水道仅有不到十里开阔。
    虽然两边有错综杂复的湖荡、水泽可以通过,但这些区域的水情更加复杂,稍有不慎,极易被江匪堵在河巷之中,而四周又都是沼泽、草滩,连弃船逃跑都不行。
    此时,外面的江心处停着两艘渔舟,四名贼人正在和风细雨里垂钓江中,实际是负责盯着过往的航船。
    加装披水板的帆船,侧风时速度达到最快,也只能做到半个时辰十五里的样子,而轻便的桨帆船,桨帆齐用,在半个时辰内能驶出二十五里甚至三十里的极限距离来。
    这种情况下,他们想直接从这江段冲过去也不行。
    而此时他父亲联合信昌侯李普,助三皇子谋龙雀军的消息已经传开,甚至私下都有人在传安宁宫就是不想他父亲能顺利到叙州赴任,请鄂州、黄州派兵船护送,两地皆推托州兵孱弱,不堪一击,倘若他们这边愿意弃船登岸,改走陆路,他们倒是愿意派兵护送到州界。
    真要弃船改走陆路,韩谦他们早就进鄱阳湖从洪州登岸了,在鄂州登岸,拖着二三十口行走不便的家小,又没有足够的车马,不知道要拖到驴年马月,才能赶到叙州。
    而韩谦手下就这么一点精锐,损失了还没有地方补充去,他也没有想过要跟水寇打硬仗,趁夜从水寇的伏击点强冲过去有些不现实。
    韩谦与杨钦悄无声息的走出芦苇荡,在一座小山岗上,跟高绍、田城、赵无忌他们会合,便翻山越岭,回到位于长江北岸的黄州城里。
    “这一段江水要怎么过?”
    赵阔与林宗靖等带着人在城外码头守着两艘船,范锡程陪同韩道勋住到城中驿馆,也陪着韩道勋访友,以拖延时间,此时看到韩谦亲自出城察看地形及敌情,关切的跑过来问道,
    “实在不行,少主你护送大人先行,我们在黄州再住一段时间。”
    实在没有办法时,韩谦带着少数几名精英斥候,护送他父亲走陆路先赶往叙州赴任,也是一种选择;毕竟五六人走陆路目标小、行动也快。
    不过,这也可能会诱使职方司的密间斥候直接出手截道,也只是比直接走水路闯过去,成功率要高出一些。
    而韩谦心里还在考虑另一件事。
    要是他们这次都没有办法将从金陵到叙州的水路走通,以后怎么指望叙州的木材、丹砂、药材、锡铜、铁料等物产,能源源不断的通过水路运往金陵?
    因此,这条路是刀山火海,韩谦此时也要闯一闯的,此时畏惧了,三四年内,他就算还能找到更好的机会去趟这条路,他有这么宽裕的时间吗?
    “我要你们买的东西,都买回来了?”韩谦看他父亲在灯下看书,心想他老子还真是镇定,完全不管他们在外面都快要跑断脚。
    “黄州城里的酒窑,我们走了一天都快跑断脚,黄州城里蓟水春这酒最烈,我们买下一百坛。还有一千斤石灰,也都备齐,不过,我们这么大动静,难免会被人盯上,没有办法摆脱。”范锡程说道。
    买上千斤生石灰,遇敌朝贼人脸面泼洒过去,还伤害力不弱,但范锡程不知道韩谦吩咐他们在黄州城买上百坛烈酒做什么用,拿到叙州贩卖?
    陶瓷装船,要打专门的木框子,再塞满稻草,才能确保一路摇晃,酒坛子不会被碰碎掉。
    现在将上百坛烈酒装船,到叙州能保证半数不碎,就要谢天谢地了。
    再说,现在不是更应该考虑怎么安全抵达叙州才最重要吗,什么时候有闲工夫考虑贩酒谋利这些事了?
    范锡程今天陪韩道勋进入黄州,一整天都带着人在忙乎这个,心里也郁闷得很。
    “我就不怕赵明廷的人不盯着我们!领我去看看。”韩谦说道。
    走到后院,上百坛酒都已经堆在角落里,覆盖一层桐油布防夜里下雨。
    韩谦掏破一坛酒,醮了点酒水尝了尝。
    当世的烈酒再烈,也极有限,即便经过蒸馏,酒精度提高一倍,也不可能点燃。
    韩谦让赵庭儿帮他拿只海碗,再取一包石灰过来,他倒了大半碗酒,一点点的洒入生石灰,直到再加生石灰都不融入酒中,静置片晌,再拿一只新碗,将上层不那么浑浊的酒液倾倒出来,拿火折子点燃,就见蓝旺旺的火焰升腾而起。
    “这是什么,竟然比灯油都烧得旺?”范锡程没想到少主倒出浅浅小半碗有些浑浊的酒液,竟然烧得如此炎旺,很是兴奋的问道。
    韩谦心里一笑,暗想,当世灯油主要是豆油等植物榨油,怎么可能比高纯度的酒精烧得更旺,又不是煤油、汽油?
    “这是纯酒,你们也可以称其酒精,”韩谦说道,“你们依照我刚才的法子,或能从这上百坛烈酒里,提取小二十坛能引火的纯酒,但记得洒入石灰一定要慢,不能让酒液起沸,看到石灰不能再融入酒液就停止,静置片晌,上层的清浊液便是纯酒。”
    “真能提取二十坛纯酒来。”要有二十坛比灯油还好用的纯酒,而且对方还毫无察觉,范锡程也能知道这一仗要怎么轻松破敌了。
    “你们提取后,每坛倒小半碗出来验证便是,用小陶罐分装时,记得装半满就行,不要装全满……”韩谦总不能跟他们解释生石灰跟水起反应,跟酒精不起反应,所以能用这种办法提纯酒精,又问范锡程,“这上百坛酒,花了多少钱?”
    “少主说要买黄州城里最烈的酒,蓟州春真不便宜,这一百坛酒,花了十六万钱。”范锡程说道。
    韩谦心痛的直皱眉头,要不是火烧杨潭水寨,抢得五六十饼金子瞒心没有还给杨钦,这一路上这么多人吃喝拉撒加上折损的骡马,都要他补贴私房钱进去,他这时候已经破产了。
    杨钦当然不知道韩谦在想什么,颇为兴奋跟好奇的蹲在那里继续装纯酒的陶碗里火焰升腾。
    他知道战船里空间狭窄,最怕火烧,故而江匪也罢、官府的水营也罢,对火攻的防备也最谨慎,不是随便组织二三十人,射出火箭就能轻松将敌船引燃的。
    要想火攻得逞,需要有大量能用来密集投掷的引火物,而且这引火物一定要能快速燃烧、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引发出大的火势来,令对方难以扑灭,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给对方制造致命的混乱,才有可能以少胜多。
    要不然的话,对方战船即便引燃起火,但火势不够大、漫延不够快,还是能给对方足够的时间接舷乱战,他们这边将人手都集结起来,也才六七十人、两艘船,如何抵挡对方近三百人、六艘快速桨帆船的围攻?
    杨钦知道烈酒喝下去,火辣辣的挠嗓子,却不知道用石灰所提取出来的纯酒,竟然真能烧出这般烈焰来,心里汗然,心想当初就算是想强攻韩道勋的座船,毫无防备之下,下场大概不比寨灭人亡好多少吧?
    “江匪有六艘船,我们还是要将他们诱入狭窄的水域里,才能用火攻一举灭之。”真有二十坛能引烈焰的纯酒,而且贼寇还没有多少防备,这仗就好打了,平时在韩谦身边素来低调田城,也忍不住凑上去献策说道。
    “要怎么引诱伏击江匪,你们商议出一个定策出来,我跑累了一天,腿脚酸麻,得让庭儿帮我捏两下放放松。”韩谦打个哈欠,具体的作战计划交给赵无忌、田城、高绍、范锡程他们与杨钦商议,他拉着赵庭儿进屋捏肩掐腿放松去了,心想这支队伍要能借这次远行磨合好,在天佑帝驾崩之前,他或许还能过几天的安稳日子,享受以前的荒嬉奢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