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九十八章 惊蛇出洞
    不管是不是韩谦安排人暗中动手脚,既然途中看到运送王庾棺椁归乡的船在武陵县境内的江滩倾覆,韩道勋不闻不问,也太世事炎凉了。
    韩道勋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与韩谦走下船,在范锡程、赵阔、赵无忌、杨钦、田城、高绍等人簇拥下,往前面的江滩走过去。
    乌蓬船侧倾在江滩上,船面有一半沉没在水下,一半露在水面上,棺椁被抬到滩岸上,有六七名家兵以及船工模样的人守着,还有一名身穿缟衣的年青妇人,颇为绝望、沮丧的坐在江滩上。
    看到韩道勋等人走过来,那个年青妇人没有迎过来,反而站起来退到一旁,却是一个脸颊枯峻、家兵模样打扮的老者走过来,致礼道:“船旧破漏,行到武陵积水太多,不得不临时靠岸,以防我家大人棺椁没入江中,要是冲撞诸位,还请见谅。”
    “我乃叙州新任刺史韩道勋,前面可是王庾大人的棺椁?”韩道勋走上前问道。
    “小人于诚见过韩大人,那边正是我家大人的棺椁。”老家兵回话道。
    范锡程打量那避让开的年青妇人,容貌虽说憔悴得很,身穿缟衣,也不施粉黛,却也难掩眉眼间的秀美,心想这女人要是王庾的未亡人,那就不应该退到一旁,而由家兵上前来招呼他们,但要不是王庾的眷属,她怎么又身穿丧服,随同运送王庾的棺椁一路同行?
    赵阔瞥了韩谦一眼,见他倒没有疑惑,而是耐着性子听王庾的老家兵跟韩道勋诉叨王庾病逝之后的艰辛,心想他应该是早就通过秘曹左司的眼线,已经知道这女子的身份。
    当然,范锡程、赵阔他们也没有困惑太久,就听王庾身边的老家兵,将治丧前后发生的事情诉苦出来。
    王庾在天佑八年之前,乃是正四品上的大理寺少卿。
    大楚收并越州等浙东地时,王庾与溧阳侯杨恩等人奏请天佑帝宽免越王董昌的族人,被天佑帝贬到叙州任刺史一直未归,以致仲春时得瘴毒病死任上。
    王庾长子战死沙场,未留子嗣;次子王晔此时在越州刺史帐前任书吏,得知其父王庾死讯,但染急病不能赶到叙州收殓王庾尸骸归乡安葬,而王晔子嗣年纪都少,只能写信将诸事都托付给老家兵于诚等人负责。
    王庾为官清廉,死后身无余财,而家兵生活也相当清苦,甚至都凑不出一副棺木钱。
    王庾任叙州刺史,得罪地方不少强豪,临死也无人敢出面筹资捐助棺木,最后是叙州公厅行首周幼蕊念及王庾平素待她的恩情,出资购置棺木以及雇下一艘乌篷船,送王庾尸骸返乡。
    只是没想到船行到武陵县,又闹出这样的篓子。
    当世除了京城设有教坊收录罪臣妻女充当官伎外,地方诸州也设乐营,又称公厅。
    王庾家兵于诚说周幼蕊乃公厅行首,也就是叙州乐营官伎魁首的意思。
    想想身为刺史,病死任上,囊中清贫,还由于地方强豪阻挠,连运棺归乡之资都凑不足,也真是凄凉到极点了,但想到叙州那么多的官吏,在地方强豪的压迫下,竟然都不及一个乐营女子侠肝义胆,韩道勋也是感慨万千,朝退避到一旁的周幼蕊,深深揖了一礼。
    周幼蕊有些意外,远远的还了一礼。
    韩道勋又跟老家兵于诚说道:“王公高风亮节,为官清廉,不幸病逝任上,我既然遇到,当祭拜之。”
    于诚回了一礼,退回准备。
    韩道勋盯着王庾的棺椁看了一会儿,侧头问韩谦:“你派到叙州的人手,可确实查到什么疑点?”
    韩道勋不是没有想过王庾病逝可能会有问题,但他想要了解这事时,也就是韩谦跟信昌侯李普提条件时,王庾都已经病逝两个月了,他也不清楚韩谦再派人到叙州调查,还能查出什么东西。
    韩谦低声说道:“疑点自然是有的,但叙州山高水远,地方上的民众又相对封闭,我即便差不多提前一个月派人到叙州,但并没有机会接触王庾家兵,更不要说亲眼看一看王庾的尸骸有无异常了,能搜集到的情报,也相对有限得很。”
    “你即便使人动手脚,迫使运棺船搁浅在半途,但此时距离王庾病逝已经过去三个多月,即便是开棺验尸也验不出什么来,”韩道勋盯着儿子韩谦眼藏狡黠之色,恍然明白过来,低声问道,“你的用意,是不是并不觉得我能看出来什么,而是要让某些人误以为我看出什么?”
    “唯有打草惊蛇,才能惊蛇出洞啊。”韩谦微微笑道,完全不觉得派人弄沉人家的运棺船很是缺德。
    “倘若没有蛇,又怎能惊出蛇来?”韩道勋问道。
    王庾死后,叙州那么多的官员佐吏竟然没有人站出来凑资捐赠棺木,助其尸骸归乡,也必然是有人从中作梗;同时也未尝没有做给他这个新任刺史看的意思。
    只是王庾真就是得病而死,并非死于他人的谋害,他们动再多的手脚,也不可能惊出什么蛇来。
    “我跟三皇子请了三个月的假,此时都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没办法率领左司人手在父亲身边守卫太久,而即便叙州当地没有毒蛇,但季昆这条毒蛇贼心不死,还是及早将其惊出来为好,”韩谦说道,“这或许叫引蛇出洞更好。”
    当世人对瘴气、瘴毒认识有限,但韩谦知道所谓的瘴气、瘴毒,实是通过蚊虫传播的恶性疟疾。
    而葛洪早在五六百年之前,就在《肘后备急方》里提出治疗恶性疟疾的关键性药物黄花蒿;只是黄花蒿煎服入药的方法不当,致使黄花蒿治恶性疟疾的效果不是很理想而已。
    湿热地带恶性疟疾的高发期,都在蚊虫滋生的酷热之季,但王庾病逝于叙州是二月底的事情,当时正值仲春季节,天气还有些几分寒意。
    并不需要派人调查,仅仅就凭借这一点,韩谦就怀疑王庾的病逝,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了。
    只是这层理由,韩谦没有办法明说。
    不过,退一万步讲,韩谦即便没有看到疑点,即便王庾真是得病而死,地方上没有人加害之,但季昆那头狐狸也没有办法确认这点。
    这时候,只要他们表现出已经掌握到一些什么证据的样子,即便惊不出叙州当地的毒蛇,却也能引诱季昆这条毒蛇咬钩。
    虽然连续两次挫败季昆的阴谋,但季昆肩负赵明廷交给他的重任而来,在季昆本人的七寸没被捉住,韩谦显然不可能会认为季昆已经收手回金陵了,多半还是潜伏在暗处,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职方司所直接掌控的整体力量,自然是远远超过秘曹左司的,但问题在于即便是安宁宫,也不敢公然调成百上千的精锐斥候殂击朝廷命官,季昆直接能用的力量,还极为有限,甚至都不及韩谦此时随手能调用的人手多。
    季昆要是还想继续执行赵明廷交给他的“重任”,可行的办法,无疑还是利用地方上的势力。
    韩谦要做的,就是令季昆认定地方上已经有幕后黑手,被他们抓住把柄,尽快促使季昆去联络这幕后黑手来对付他们。
    这样的话,他带着左司这么人手还在叙州,自然就能针对性的进行防备。
    倘若他这时候什么都不做,季昆耐着性子在叙州多潜伏两三个月,而他又必然在两三个月内就返回金陵去,到那时候季昆再选择出手,他就未必能照顾得了这边的局面了。
    因此,韩谦安排人暗中凿破运棺船,迫使王庾棺椁停在武陵县的目的有两层,其一是打草惊蛇,将叙州当地的毒蛇惊出来,其二是引蛇出洞,是诱使潜伏在暗处的季昆再次暴露行踪。
    韩道勋不能确定第一点能达成,但第二点儿子韩谦要引季昆这条毒蛇出洞,他还是能明白的,也觉得多耽搁一天而已,这事值得一做。
    韩谦这时候笑着问身边范锡程、赵阔、杨钦、田城、高绍等人:“你们觉得用什么办法,才能叫季昆看到后,认定我父亲是要从王瘐的尸身上做文章呢?”
    “当在城里驿馆摆祭堂,将王庾大人的棺椁请过去祭拜。”范锡程说道。
    韩谦都已经将事情做到这一步了,接下来具体该怎么做,要是范锡程他们都想不出头绪,那这么多年的饭真就是白吃了。
    韩道勋沉吟片晌,便示意范锡程过去跟王庾的老家人及出资置办棺木雇船送王庾尸身归乡的周幼蕊商议先设祭堂祭拜,等他这边出资将乌篷船修补好,再启程将王庾尸骨运往家乡。
    于诚等人哪里想到韩道勋、韩谦父子有更深的谋算,王庾身为叙州刺史,病逝后才如此凄凉,于诚也是深感世态炎凉,没想到韩道勋非但不避讳,还如此重礼,这两三个月心里所郁积的酸楚一下子迸发出来,老泪纵横的跪趴到地上,给韩道勋重新行礼。
    周幼蕊有些疑惑的看过来一眼,接着也跟着于诚等人跪地而拜。
    说定这事,韩道勋便让范锡程、赵阔带着他的拜帖去见武陵县的官员,以便能借用城中的驿馆设下祭堂临时安放王庾的棺椁。
    “我曾来过武陵县,识得路,我陪范爷、赵爷先进城投名帖去。”杨钦颇为主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