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楚臣写得比较慢,要保证质量,下个月开始,正常情况下,一周更新十到十二章,兄弟们见谅……)
    看高宝这般没用,高绍心里都忍不住嫌弃,他与田城、杨钦等人,都更欣赏冯宣、奚成这样的硬骨头,跟韩谦说道:“留高宝这个没用的货色活着干嘛,还不如留下奚成。”
    “奚成能为我所用?”韩谦瞪了高绍一眼,喝斥他退下去没事少说话,他坐回到案桌旁的高背椅上,拿起青瓷盖碗,揭开碗盖,轻轻吹开茶沫子,抿了一口茶,慢条理丝的对高宝说道,“我这盏茶喝完,你还不能下定决心将奚成捅死,我便会觉得你这人没有半点用处。于我无用者皆该杀,你到时候可不用怨我没有给你机会啊!”
    “……”奚成嘴里被塞了木口珠,没有办法高声叫喊,只能断断续续的呜咽嘶吼着。
    “他有什么想说的?他想先交待?”韩谦看向左右问道,“要不要我们给他一个机会?反正我们也只要留一个活口问话就行。”
    听韩谦这么说,高宝终于是狠心握刀朝奚成的腹部猛捅过去,狰狞的握住刀抵住奚成的腹部狠狠的绞动着,直到鲜血沿着刀柄倒灌过来,将他的右手染满,才惊吓的松开刀柄,退到一旁大口喘气。
    “你们扶高宝到一旁房间缓下下神,等会儿与他一起将冯宣手下的纤夫都骗进城来。”韩谦浑不当被捆绑得结实的冯宣,刚才被他一脚踹翻在角落里,直接吩咐高绍、田城二人说道。
    “少主不亲自问他话?”高绍微微一怔,问道。
    “他能知道什么,有什么好值得我问的?”韩谦挥了挥手,压根不觉得能从高宝那里问出什么关键信息来,示意高绍、田城扶他先出去。
    高绍、田城微微一怔,这才想明白韩谦压根就没有想从高宝、奚成嘴里问出什么,强迫他们自相残杀,就是想有一人能为他们所用。
    冯宣等人被扣在这里,也只有高宝陪着他们出去,才能将冯宣手下所剩的那些纤夫都骗进城来,但是将这些纤夫骗进城来,又能干什么?
    他们这时候也看得出,冯宣涉入此事并不深。
    韩谦瞥了冯宣一眼,蹲到他跟前笑道:“你本有活命的机会,待高宝将你手下那些纤夫都骗进城来,我再安排人放出消息,便说是你出卖了奚成、高宝,还杀奚成当投名状,你说冯昌裕、冯瑾听到这事后,会不会饶过你的妻儿?要不要我给你一个机会,等我将你手下的纤夫都骗进城来,让你派几个人回去,先将你的妻儿悄悄接出来?”
    这会儿高绍、田城才搀着高宝走出堂屋,在廊前听到韩谦的话,背脊还是窜起一股寒意,都能感受到高宝在打哆嗦,挣扎着拧回头说道:“求少主救我妻儿。”
    “你帮我们将冯宣手下骗进城来后,我等会儿安排人痛殴打你一顿,你不用担心这里会有人泄漏你在替我办事。”韩谦挥了挥手,让高绍、田城将高宝带出去。
    冯宣这时候心里才感受到一丝恐惧,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心机阴狠之人。
    看到韩谦刚才逼迫高宝手刃奚成,冯宣毫不怀疑韩谦会散布假消息,诱冯瑾杀他妻儿,他也清楚冯瑾是什么样一个人,但他要是派人将妻儿从寨子里接出来,那他就真成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我这时候要出去一会儿,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韩谦拍了拍袍襟站起来,便带着范锡程、赵阔、杨钦、赵无忌往西院走去,将五花大绑的冯宣跟已经断气的奚成留在东院堂屋里。
    看着冯宣这么个硬汉,牙齿咬得脸皮子都在抽搐,范锡程、赵阔、杨钦三人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但他们此时也都知道韩谦更是心志坚忍之人,不能为他所用者,下手绝不会留情,不想韩道勋大人面前还有说情的余地。
    韩谦带着范锡程、赵阔、杨钦、赵无忌四人,绕着芙蓉园里里外外走了一圈,将内部的布局摸清楚,想着手里仅有四十名精锐战力在园子怎么部署才合理。
    “要不要将所有人都调进来?”范锡程走到西院前,担忧的问道。
    四姓将眷属都撤出城去,说明他们要大干一场,他们在园子里才四十人,怎么看都不够用。
    而这次随了韩道勋迁入叙州的十名家兵、十三名家兵子弟外,范锡程在途中也知道韩谦还额外调了五十名左司斥候一路随行。
    此时左司斥候仅有赵元忌、高绍、田城、郭奴儿、林宗靖等十数人,随韩谦进入园子,范锡程相信其他人手,这时候绝大多数应该都在叙州黔阳城内外。
    此外,杨钦也才带着十名手下,随他们一起进城,还有二十名杨潭水寨的人,分散隐藏在城外,随时能调入城里来。
    “对方什么部署都没有摸清楚,我们不要打草惊蛇。”韩谦不赞同现在就将所有人手都聚集到芙蓉园来,他现在将所有人都聚集起来,要么强迫对方加码对付他们,要么就吓得对方不敢出手,这显然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这时候韩道勋从西院里走出来,问道:“发现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了?”
    “我正让郭奴儿他们加紧排查,也让人现在就将黔阳城的平面布局画出来,暂时还不能确定哪里不对劲,”韩谦瞥着看着还在西院里等候的十数名官员,问他父亲道,“爹爹有发现薛若谷这些官员里,有谁不对劲,等他们离开,我好安排人盯住他们的行踪。”
    冯洗向杨四姓,不可能将所有嫡系都撤出城去,必然还要留人在城里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而能盯着这边的人手,自然也是留守在州城之中的官员最合适。
    目前赶到芙蓉园来拜见的官员,绝大多数都是吏部铨选的官员,这些年都被四姓势力压得喘不过气来,都在抑仗四姓的鼻息行事,即便周幼蕊所言无虚,也很难辨别他们谁存在问题。
    “谁肯定有问题,我不是很清楚,但薛若谷等几人没有问题,还是能明白的,”韩道勋说道,“你那边要打探清楚情况,我将这几人单独喊出来,看他们抉择!”
    韩谦点点头,看向杨钦说道:“我答应过你,只要你护送我父亲安然抵达黔阳,便还你妻小自由,你要是想,现在就可以带着人离开。”
    杨钦心里大骂韩谦是个龟孙子,心想你他娘当着老子的面,将冯宣、高宝那两个番蛮折腾成那样子,老子这时候说要走,你个龟孙子突然翻脸,老子不就挂在那里了?
    “危机未除,大人与少主身处险境,杨钦怎敢言走?”杨钦大义凛然的说道。
    “好!”韩道勋颇为欣赏的拍了拍杨钦的肩膀,便又回西院里,跟薛若谷等手下官员应酬。
    …………
    …………
    暮色将合时,周幼蕊领着乐营的十数乐师歌伎过来。
    官场往来,乐营官伎有逢迎之责,韩谦此时还没有心情坐下来听听小曲,便让范锡程安排她们去西院。
    周幼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令刺史大人初到黔阳就如临大院,看到少主韩谦两名手下,将那二十多个拉纤的精壮汉子请入东院,而东院里埋伏着二三十个精锐悍卒,心里疑惑,想要探头往里多看两眼,这时候院子被人从里面关上。
    “周姑娘请吧……”范锡程招呼周幼蕊往西院走去。
    冯宣手下的纤夫,之前就被扣押下六人,还剩二十六人以为刺史府有赏宴,被高宝骗进来,手无寸铁,面对如狼似虎的二十多名悍卒,没敢反抗,乖乖的束手就擒,都被从背后捆绑的双手、双脚,关进东厢两间上首房里。
    高宝也被捆绑起来,跟冯宣手下的纤夫关在一起。
    韩谦这时候让人将冯宣带出来,问道:“你打算挑谁,去将你的妻小悄悄接到城里来呢,又或者你亲自走一趟也不是不成,但你心里要清楚,你敢玩什么花样,有高宝的证词,我父亲可会毫不犹豫将你手下这些纤夫都拉上到刑场斩首的!”
    “我们绝无加害刺史大人之意。”冯宣硬着头皮争辩道,还是不愿轻易跳入韩谦的彀中。
    “哼,”韩谦冷哼一声,“冯洗向杨四姓,毒害前任刺史王庾,见行迹败露,被我父亲捉住证据,又欲谋害我父亲。你想想看,我父亲要是真活不过今夜,一个月后,朝廷会派多少大军过来,将叙州杀得片甲不留?你身为山越男儿,不思忠于朝廷也就罢了,难不成你就真巴望着巫水被你们山越族人的鲜血染成赤红吗?你知道什么是蝼蚁吗?你们这些山越族人,被冯洗向杨四姓剥削得食不裹腹、衣不蔽体不说,此刻已然成为冯洗向杨四姓阴谋对抗朝廷的牺牲品,还不自知,真是连蝼蚁都不如!”
    杨钦等人站在韩谦身后心里想,他们现在手里哪里有半点王庾被毒害的证据?
    韩谦又满脸失望的对高绍、田城说道:“冯宣不愿意就范,我也不勉强他。你们将他捆绑起来送进东屋,要是今夜真有人偷袭芙蓉园,这里一个活口都不许留,总要有些人给我父子俩陪葬。这操蛋年头,不要说什么无不无辜了!”
    “王庾大人真是被毒害?”冯宣震惊问道。
    韩谦回头看了冯宣一眼,示意田城、高绍赶紧将冯宣捆绑起来。
    “冯宣绝无意加害大人,而即便有心救护大人,手里仅有三十粗糙汉子,也是胆小怕事,平时只能以拉纤为业,有心无力也。”冯宣说道。
    众人见冯宣这么轻易就咬上韩谦抛下的钩,心里都大感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