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行刺
    韩谦他们给安排的是一座干栏木楼。
    赵无忌、田城、高绍他们的兵械进寨都被收走,唯有韩谦还受到些礼遇,冯瑾没有要他接下腰间的佩刀,估计以为这把佩刀于韩谦只是装饰物。
    楼前楼后,有十数寨兵盯着,料想到季昆在靖云寨的住处也是如此。
    韩谦站在窗前,则能更好的将靖云寨南侧的溪谷尽收眼底,转身问赵无忌、田城、高绍:“要是给你们五百精锐,你们要怎么才能攻下靖云寨?”
    “从靖云溪口攻过来万万难成,地形太险窄,不要说沿路会受拦截,即便到寨前也没有展开兵力的空间。除非能绕到后面的溪谷,五百精锐或能一试。”田城说道。
    “从朗溪绕过来,看上去地形更平易些,但没有现成的道路,要在深山老林里开辟一条通道,也非三五百人、三五个月能做成的!”高绍摇头说道,并不觉得在掌握绝对的实力之前,强攻靖云寨能有多大的胜算。
    田城、高绍都曾在大楚的敌对军担任中低级将领,对中小模样的攻防战有经验,这点是此时的赵无忌、林宗靖等人所不如的。
    看靖云寨内的戒备甚严,诈计无从用起,田城、高绍都觉得想要强攻,即便愿意付出惨重的代价,也不一定能成。
    韩谦微微一笑。
    这时候两名番兵走上来,从屋外的走廊绕到南侧的窗前守着,似乎是看到韩谦他们站在窗口探头探脑有什么鬼意思,索性直接安排人过来守住,打消韩谦他们的企图。
    “喂,你过来。”高绍走到门口,比手划脚的朝其中一名番兵嚷嚷道,招呼他过去。
    “季昆有几名部属在寨子里,他们过来有几天了?”韩谦站到窗口,躲在高宝的身后,确保他的身形不被外面的人看到,低声问高宝道。
    “我听说季昆到黔阳城最先跟少族主接触有五天了,但就带了两名部属进靖云寨。”高宝抬手捂着口鼻,似在抹鼻子,低声跟韩谦说道。
    “你将这些下到给季昆他们的饭菜里。”韩谦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纸包,暗中塞给高宝。
    高宝捏了捏纸包,似有一些粉状物在其中,心里一惊,带着哭腔的说道:“我可没有机会给季昆他们下毒啊。”
    “谁说这是毒药了?这是泻药,让季昆他们吃下去,顶多腹泄几天,跟染了瘴气似的,没有人会怀疑到你头上。你要不信,可以先挑一些喂狗。”韩谦小声说道。
    高宝就怕被韩谦招揽过去的事情败露后他会被冯瑾生剥活剐了,见韩谦交给他的只是泻药,应该不会露出行藏,便安心将小纸包接过来,暗藏到腰带内侧。
    看着高宝借故离开,仅留一名番兵守在廊外,赵庭儿担忧的问道:“这些番蛮会答应少主提出的条件?”
    赵庭儿担心说话会被外面的番兵听到,毕竟他们也不确认这些番兵听不听得懂官话,即便是贴着韩谦的耳畔说话,身子也柔软的贴靠过来。
    “这些番蛮即便心存异志,也会因为准备不足而选择暂时隐忍,再说我开出的价,也不算多苛刻啊,”韩谦笑着说道,“你要知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才是正常的收刮行情啊,叙州是穷困了一些,但折算下来,一年五百万钱,也仅有五千两雪花银而已。”
    金银在当世虽然都要算贵重金属,但白银的流通使用还是极罕见,都远远不及金子,与铜钱还没有形成一个相对的兑换比例——韩谦拿雪花银说事,赵庭儿还有些困惑。
    以丁口、田亩计,叙州的财赋潜力,未必及得上润扬等上州的十之一二,但自前朝以来,中央政权即便往叙州派出官吏,除了象征性的征收一些贡赋外,官吏在地方并不掌握真正的权力,也无力收刮,然而叙州的大姓豪族,通过沅水源源不断的往沅水下游甚至更多的地方输运木材、药材乃至铜铁金属以及丹砂、桐油、茶叶等物产,冯洗向杨等大姓手里,实际上还是掌控相当厚实的财富。
    韩谦还是跟他父亲商议了许久,才确定说出一年五百万钱的这个数字先唬人。
    开价太低,不足以懈怠四姓的戒心,反而会令四姓认定这是他们的缓兵之计;开得太高,四姓再勉强也凑不足这笔钱,局面更是只能僵持在那里。
    确定一个能证明他们执意收刮地方,又能令四姓承受的额度,韩谦跟他父亲也是煞费苦心。不过,要没有八九成的把握,韩谦也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带着高绍、田城、赵无忌他们走进靖云寨。
    过了片晌,冯瑾带着两名寨奴端了饭菜进来。
    “我们吃不惯寨子里的食物,自己带了干粮。”韩谦不怕冯昌裕、冯瑾会下毒,但他想到自己安排高宝给季昆等人所食的饭菜里下药,也是做贼心虚,就怕季昆买通寨子里的下人,给他们的饭菜下毒,他便谢绝冯瑾的好意,让赵无忌从包袱里掏出干粮、肉脯,他们几人分食。
    见韩谦竟然怕他们在饭菜里下毒,冯瑾满脸的不屑,也不说什么,只是带着两名番奴将饭菜撤走。
    韩谦想要到寨子里或出寨子到南面的溪谷村落转一转,冯瑾自然是不许,临了韩谦从冯瑾讨要一些寨子里所存的一些破旧书籍来,坐在灯下读书,以打发无聊的时间。
    韩谦读书到深夜,正要吹灭油灯,却听见木楼后壁传来些异响,他汗毛都竖立起来,他拿起油灯,让赵庭儿躲到他身后来,拿起桌角的佩刀敲了两下木板墙壁,通知在隔壁休息的赵无忌、高绍、田城有刺客闯过来。
    赵庭儿都没有来得及去找开房门,让高绍他们进来,就见木楼后墙壁破开一个窟窿,一道娇小的身影脸蒙黑布钻进来。
    韩谦不敢让赵庭儿脱离他的保护,将她拉回到身后。
    那人看清楚韩谦站在角落里,整个人便像一只灵活的狸猫,挥舞手里的短剑,贴着墙壁猛然突刺过来。
    高绍、田城没有兵械在手,直接破门而入,将房门撞成两半,各持一半破开的门板就往刺客猛扑过去,待看到刺客身影娇小,也都是一怔。
    他们没有想过冯昌裕、冯瑾会动什么手脚,毕竟他们真死在靖云寨,冯昌裕、冯瑾都要担责,都意味着黔阳城与四姓彻底撕破脸,故而冯家父子真要对他们怎么样,并不需要遮遮掩掩派什么刺客,所以他们夜里满心都在防备季昆有可能会派身边的部属摸过来行刺。
    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刺客是个女的。
    以他们所掌握的信息,季昆身边可没有女斥候追随。
    这女的是靖云寨的人?
    那这时候要不要将刺客直接杀了,田城、高绍就犹豫了,两人也只是将这女手里的短剑砸落,又用破门板将其砸飞出去。
    那女刺客身手也甚是了得,身子被高绍拿破门板砸飞出去,双足在墙壁一撑,身子在半空中腾转一圈,便如羽毛似的稳落在地。
    即便兵刃被砸落在地上,被高绍捡到手里,女刺客却也没有退意,贴着墙壁腾挪,想要绕开高绍、田城两人,赤手空拳朝韩谦杀来。
    “留活口!”韩谦也不知道这女刺客在靖云寨是什么身份,看到赵无忌像狸猫似的冲上前,便吩咐了一声,随后他又大叫一声“唉呀”,似乎身子给门框撞了一些,手里的油灯便泼滚到一旁的纱帐上,见纱帐就烧着起来。
    高绍、田城狐疑的看了韩谦一眼,心里都想这失手也太刻意了吧,难道要栽赃给这女刺客?
    他们也不去灭火,闷声不吭的护着韩谦与赵庭儿先退出去。
    赵无忌没有弓箭在手,战斗力被削弱一大截,但在狭窄的陋室里,与那同样赤手空拳的女刺客缠斗,却正是合适。
    韩谦他们退出卧室,就听到赵无忌与女刺客在里面砰砰砰互殴,感觉两人是拳拳到肉,真是听得都觉得牙酸。
    “九夫人!”
    高宝等守在楼面的番兵早就惊动了,纷纷手拿兵刃冲上木楼,他们围堵住卧房,恰好看到那女刺客脸上所蒙的黑布,被赵无忌抓落,一张惊艳无比的美脸还被赵无忌无情的抓出五道血痕,忙叫嚷出来,就怕赵无忌将他们的九夫人直接打死了。
    不管什么夫人,高绍又直接摸到身后,冷不丁一脚将女刺客踹翻在地,高宝等人忙手忙脚乱的冲上去将女刺客摁倒在地,不叫她动弹。
    韩谦“失手”拿油灯引燃纱帐后,火势也渐大起来,他们被迫退到木楼外的空场地里,这时候都能看到火苗从木板墙壁里窜出来。
    “此女是谁?”趁着兵荒马乱,韩谦低声问高宝。
    “奚夫人乃冯昌裕的第九妾,是奚成的胞妹,我回寨子只能说奚成泄露行藏为少主杀害,而我只是侥幸蒙混过关,没想到奚夫人她夜里会潜伏过来行刺少主!”高宝苦着脸低语道。
    韩谦看女刺客不过十七八岁,长得娇嫩美艳,而冯昌裕一个六十多岁的糟老老头子,真他娘好艳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