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偷吃
    沅水从靖云溪口往黔阳城的这段水域,江面相对开阔,又兼之上游的江水,被大“之”字形的河道卸掉水势,水流要平缓许多,将席帆挂起来,桨手即便都歇着,船也能被风帆带着缓缓而起。
    烈日当空,韩谦坐在船头,赤脚伸入沁凉的江水之中,看两岸青山如屏。
    到这一刻,韩谦也才算是在叙州可以稍稍放松一些,不需要再提心吊胆、强作镇静,也甚至可以将金陵的琐碎、复杂,暂时的抛之脑后。
    韩谦也是刻意叫杨钦放缓船速,缓缓而行,十数里水路,用了两个时辰才到黔阳城下。
    王庾病逝迄今已有四个月,州府积下大量的事情需要处置,而这数日形势也是惊险无比。
    回到芙蓉园,父亲还在衙门处理公事,韩谦却觉困顿,便回房间睡大觉去。
    梦见自己被五花大绑拖入街市,四肢及头颅被五匹马拿绳索拴住,而骑在马背上御马之人,却是季昆、张笑川、刘斌,还有那些死在他的手下,却不知道名字的陌生又熟悉的面孔,然后驱马拉动绳索,将他的身体一点点拉扯开,血喷如泉。
    韩谦从梦中吓醒,睁开眼看窗外一片漆黑,房间里的书案上亮着一盏油灯,赵庭儿趴在床沿正疑惑的盯着自己看。
    “公子做噩梦了?”赵庭儿问道。
    “梦见季昆化作恶鬼,过来捉我。”韩谦说道。
    “公子也会怕?”赵庭儿问道。
    “怎么不怕,我怕得要命啊!”韩谦苦叹一口气说道,感觉到饥肠辘辘,问赵庭儿,“什么时辰了?”
    “都快子时了,老爷刚回府,过来看你,看你睡得正香,就没让叫醒你。早知道你会做噩梦,就叫醒你了,”赵庭儿说道,“你饿了没有,我去后厨看有什么能做给你吃的?”
    “等我洗漱一下,一起去看。”韩谦说道。
    他不许赵庭儿学刺绣女红、也不许赵庭儿去学厨艺,即便当世大家闺秀都要学着做几样小食,以便逢年过节来讨好长辈亲人,但韩谦觉得学这些对赵庭儿来说太浪费时间了,有那闲工夫,还不如多演算几道算题。
    所以韩谦对赵庭儿的手艺不抱一点期待,也知道她这么晚不会去惊动晴云,心想着还不如自己到后厨看有什么能做出来饱餐一顿。
    两人偷摸到后厨,除了撞见巡夜的郭奴儿等人,府里其他人都已经酣然入眠。
    当世人都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实际上也确实是罕有人能过上饱食无忧的生活,通常都不要指望后厨能有什么饭菜剩过夜,但备着的新鲜蔬菜还有不少,水缸里还有几尾活鱼游动——防止别人投毒,水缸及院里的井里,是要投入几尾活鱼的——碗橱里还有大半碗估计是留到明早做肉包子的碎肉丁以及几块豆腐、新摘的鲜蘑菇。
    韩谦将豆腐切成寸许见方的小块,下油锅煎熟,然而将碎肉丁与蘑茹丁、野葱作馅,塞到豆腐块里,再加油、豆酱清、少许蔗浆等烧熟,香气很快就扑满整间厨房。
    “哪个王八崽,又他娘跑到后厨来偷吃!怎么就撑不死你们这些兔崽子!”韩谦刚将酿豆腐装进盘中,就听见韩老山的老婆破锣般的声音从耳房那边传过来。
    韩谦吓得一哆嗦,小声问赵庭儿:“后厨是不是经常被人偷吃啊?”
    赵庭儿耸耸肩,表示她也不知道。
    韩谦看到里侧有一扇小门,吹熄油灯,拿着盘子示意赵庭儿跟他躲进去。
    赵庭儿疑惑不解,他们到后厨找吃的,为什么一定要躲着周婶。
    韩谦说道:“什么东西,都得偷着吃才最美味——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赵庭儿瞪大美眸,凶了韩谦一眼,但还是叫他拉到隔壁偷藏起来。
    隔壁是间柴房,星月高悬,从窗户缝隙里透进来,却见奚夫人双手背缚,被绑在房柱子上,眼珠子瞪得溜圆的看过来。
    韩谦吓了一跳,没想到高绍他们将这小泼妇临时关押在这里,接着又以指压唇,示意她不要吭声——奚荏刚才听着韩谦跟赵庭儿在隔壁厨房里细细碎碎的说着话,还以为听岔人,没想到真是韩谦带着身边小婢半夜到后厨来偷吃,心里难以理解这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竟然有这样的怪癖。
    韩老山的婆娘推门进后厨,看灶堂还是热的,还以为偷食的贼刚刚被她吓得溜走,骂骂咧咧的追了出去。
    韩谦笑着,拿手搛了一块酿豆腐,赵庭儿小脸伸过来,小咬了一口,尝出滋味,就将一块酿豆腐给咬了过去。
    只是酿豆腐刚出锅,边角刚凉,心子还是烫的,烫得赵庭儿吐也不是,咽也不是,鼓着小嘴在那里吹气,吐出来又怕脏着手,还是韩谦摊手伸过来,让她吐出来:“你真蠢呢,这么烫就整块吞过去?”
    “我在房间里陪你,也忘了吃东西呀。”赵庭儿撇着小嘴说道,不舍得将那块酿豆腐浪费,拿手拈起,凑嘴过去吹凉,再小口小口的吃下去。
    太好吃了,赵庭儿迫不及待的又伸手拿了一块。
    “唉唉,你悠着点,我还没吃呢!”韩谦抗议道。
    赵庭儿不好意思的将手里的酿豆腐递给韩谦,见韩谦嘴凑过来,嫌弃的咯咯笑道:“公子你的嘴真脏死了,你自己拿着,不要舔到我!”
    韩谦抓住赵庭儿皓白雪腻的手腕,一小口一小口将整块酿豆腐吃下去,待要真去|舔赵庭儿手指上的油脂,赵庭儿誓死不从的挣扎着将小手给抽了回去,举起粉拳作势要朝韩谦的脑袋上敲过来。
    听着“咕噜!”声响,韩谦转回头见奚夫人别过脸去,似乎想要拼命抵制美味的诱惑,压抑住汹涌而来的饥饿,也似乎受不住他们主婢俩的亲昵劲。
    韩谦也搛了一块酝豆腐递到她嘴边:“你也来块尝尝,小爷我亲自来喂你?”
    奚荏厉眼瞪着韩谦,不甘受他的戏弄。
    “我在这块豆腐里下了毒,你吃下去就一了百了了。”韩谦说道。
    奚荏转过头,心想自己都落入这狗贼的手里,难道还怕他戏弄?
    “喂你吃的,不许吐我脸上,要不然我明天将你扒光了绑院子里。”韩谦威胁说道。
    奚荏恨不得将一口唾沫,直接喷韩谦的脸上去,但见韩谦将酿豆腐递过来,一是实在熬不住饿,也怕这恶魔真会做出扒光自己示众的龌蹉事,一口将整块酿豆腐咬过来,直接咽下去,也不想去尝什么滋味。
    “真是浪费好东西,不给你吃了!”韩谦不满的嘀咕了两声,与赵庭儿坐到窗前的柴草上,你一口我一口的将一盘酿豆腐分掉。
    趁着韩谦将盘子放回隔壁厨房去,赵庭儿留下最后一块酿豆腐,递给奚夫人喂她吃下去,以解她的饥饿。
    “你好心喂她,小心以后她反咬你一口。”韩谦走进来,笑着说道。
    “你明明就是舍不得杀掉她,总要有一个人假意对她好些,省得她哪天偷藏把刀戳死你,都没有一个人能察觉到。”赵庭儿撇着嘴说道。
    见韩谦身边的小婢竟然藏着这层心思,奚荏就想将咽下去的酿豆腐吐出来,没想到这恶魔身边的小婢,心机竟然如此阴沉。
    “谁说我舍不得了?”
    韩谦笑呵呵的走过来,将奚夫人从柱上放下来,让她坐到墙角,没有那么辛苦,但也不敢随便松开捆绑她双手、双脚的绳索,他蹲着奚夫人面前,将她的下巴托起来,细细看她美腻的脸,商量似的问赵庭儿,
    “你说她长得这么细皮嫩肉的,要是放到晚红楼接客,一个月能给我们挣多少钱啊?不行不行,晚红楼的漂亮女孩子太多,直接送过去卖身,可能也就一两个月的新鲜劲能收钱多些,之后金陵城里那些老爷,玩腻味了,接客就不会再出高价了,咱们得给她包装包装,比如说假称她是我们从黔中大山捉回来的夷蛮公主,那金陵城里拼着命想尝鲜的公子哥,必然要排着队将金子塞到我手里来。”
    “她要是伤了京城里的贵客,可不是大糟糕了?”赵庭儿似一脸天真的跟韩谦认真讨论这个问题。
    “我们将她包装成夷蛮公主,那只需要三天接一次客,就够我们赚的啊,”韩谦说道,“你还记得我有一种奇药叫十骨软香散,每次只要喂她一点,她就四肢醺软无力,连把菜刀都拿不起来,哪里有可能伤得了谁?”
    “真有这药?”赵庭儿见韩谦说得一本正经的,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韩谦白了赵庭儿一眼,抱怨道:“有你这样配合唱双簧的?真有这药,我早就去当外科圣手了……”
    从《疫水疏》起,韩谦就非常留意被后世证明有效或者名气极大的古方,比如说黄花蒿,比如说麻沸散。黄花蒿是后世证明其有大效的,而麻沸散仅仅是传说。
    韩谦心想他真要在当世制成麻醉药,都不知道能积多大的阴德。
    从见到韩谦毫无顾忌的当众残忍杀害朝廷命官季昆,奚荏就怕这厮丧心病狂拿自己怎样,一路也不再挣扎、做出会刺激到别人的举动,甚至想这厮真要杀了自己,也就一了百了。
    听韩谦说这些,奚荏也辨不得真假,急得都要晕过去,这会儿又看他们主婢二人,一唱一和只是在戏弄自己,更是要气晕过去。
    韩谦见时辰也不早了,不再猫玩耗子的再去戏弄奚夫人,将她又绑回到柱子上。
    回到房里,韩谦吩咐赵庭儿说道:“明天跟高绍他们吩咐一声,奚夫人换到东院找间房关押起来,以后也将她给我先饿着,谁都不许给她食物……”
    “你真舍得饿死她?”赵庭儿不满的嘀咕道。
    韩谦伸手轻敲了赵庭儿脑壳一下,但至于斯德哥尔摩效应以及如何建立心理依赖这事,觉得暂时还没有必要解释给这妮子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