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新思路
    韩谦回到东院,看到厅内掌着灯,赵庭儿正伏案演算着什么,而奚夫人跪坐在书案的对面,帮着赵庭儿整理演算稿,看到韩谦过来,远远退了一旁。
    韩谦看了奚夫人一眼,暗感时机也还不够成熟,便走到赵庭儿身边坐下,看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将算稿接过去,才看到赵庭儿竟然是在演算三角函数。
    制出测角仪,还需要配合三角函数值,才能计算高程差。
    虽然在后世三角函数仅仅是初等数学的内容,但当世以勾股定理为基础的三角学,主要脱胎于天文观测及历法演算,所有的相关知识都很零碎,都还不成体系。
    赵庭儿再聪明过人,但跟他学习毕竟还没有满一年,想她利用还不成体系的三角学知识,独立将三角函数值都演算出来,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确定三角函数值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绘图进行实际测量后再计算数值,但绘图再精准,所计算出来的数值都是有偏差的。
    然而想纯粹通过数理演算,将三角函数值都推算出来,这实际是一个相当浩大而困难的工程。
    “傻丫头,我都未必能推算出来。”韩谦拿算稿敲了一下赵庭儿,让她与奚夫人先去休息。
    梦境中人翟辛平理化水平不高,但金融分析要用到很多数值计算,数理演算的基础还算不弱。
    不过,韩谦并不记得三角函数数值的直接计算方法,想要借助前人已经总结出来、不成体系的三角学原理,一点点的去推演,依旧是极其困难。
    韩谦在书案前,枯坐了一夜,天光大亮,依旧是没有头绪。
    这一夜赵庭儿与奚夫人也没有丢下韩谦回房休息,也是在厅里陪着。
    奚夫人拿着扇子扇风,或者帮着驱赶蚊虫;赵庭儿则强撑着趴在案边看韩谦推演各种公式,看韩谦最后气急败坏的将一大叠算稿揉成一团,扔到废纸箱子里去,笑着说道:“原来也有公子所不会的东西……”
    韩谦也不想将宝贵的时间,耗在浩瀚无边的数理推演中,心想那或许是需要几代人才能完成的工作,而悬在他们头顶的利剑,三四年间就会斩落下来,这个时间他实在是耗不起。
    退而求其次,那只能是尽可能精准的去绘图,然后再实际测量角边的数值再进行计算,可以将一个大概的三角函数数值表先制出来。
    韩谦依稀记得,后世最早的三角函数数值表,应该也是通过这种办法制定出来的。
    即便利用这张表进行高程差的测量、计算,会有三五米的误差,但实施较大规模的水利工程中,还是可以通过其他输助手段进行较正。
    即便这比预想中要浪费更多的人力、物力,但当世的技术水准就是如此,非韩谦一人所能撼天。
    绘图测算的办法,韩谦都教过赵庭儿,而且这事也需要有足够的耐性去做,韩谦便将事情都推给赵庭儿张罗着奚夫人一起去做,他则喊晴云到后厨给找了一些吃食,饱食一顿便回卧房补觉去了。
    韩谦睡到午后才起床,走到卧房,看到赵庭儿竟然直接趴在书案上熟睡过去,而奚夫人蜷坐在书案前,正将他早上扔到废纸箱里的算稿翻出来看。
    奚夫人还戴着脚镣,两脚侧蜷在一旁,雪白娇嫩,除了脚踝住有被脚镣勒出来的红印子外,再无半点瑕疵。
    奚夫人也是相当的警觉,猛然转回头看过来,接着面无表情的将算稿重新扔进废纸箱里。
    “你看不懂的,”韩谦没有什么表情的说道,“你先去给我端洗漱水来。”
    听着韩谦轻蔑不屑的语气,奚荏是满心不爽的,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份纯数理推演算稿在她眼里,真是有如天书一般,比她幼时所学的算学,不知道要高深出多少。
    韩谦笑了笑,心想当世也就溧阳侯杨恩这样的人物或许能看明白这份算稿,奚夫人即便是高隆之女,家学渊源,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想在算学上达到溧阳侯杨恩那样的层次,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不过,以此能引起奚夫人的兴趣,却是韩谦乐见的。
    …………
    …………
    虽然韩谦已经确认直接演算三角函数值这事,短时间内无法做成,但要是后续谁要愿意深入研究,这份算稿应该还是能提供一些帮助的,也不能真当成废稿扔进废纸箱送进茅厕擦屁股用。
    韩谦坐到赵庭儿身边,将算稿摊平整理好,又回想奚夫人刚才端详算稿时迷茫而又诱人的神态,以及她那双雪白的玉足,暗感也难怪冯昌裕明知道她可能是个隐患,最后还是忍不住要将她收入房中。
    赵庭儿脸蛋极美,但手脚还是有些粗糙,玉足便没有奚夫人那么诱人,想到这里,韩谦又可惜当世无法造出丝袜这样的趣物。
    韩谦将算稿整理好,又将赵庭儿绘好的图样拿出来测量——唯有绘图足够精准,在测算三角函数值时才能尽可能降低偏差。
    这是无奈之余的笨办法。
    书案上摆放着一只用于较直的线锤,赵庭儿睡得正熟,无意间小手往外拨了一下,小巧的圆锥铜锤往往书案边滚去,韩谦伸手抓住线锤的线端,看着圆锥铜锤挂下去摆动,突然意识到测角仪实际有更简单的造法。
    陆用测角仪需要保证基座尽可能水平,但除了水平仪外,线锤的指向,不是随时都跟水平面保持绝对垂直吗?
    那用线锤较正基座的水平度,不是要比水平仪简单、简便得多?
    之前竟然都没有想到这点,韩谦忍不住轻抽自己的脸,骂自己真是一个蠢货。
    奚荏端来洗漱水,看到韩谦一边抽自己的脸,一边骂自己是个蠢货,又不知道他是在发生什么神经。
    想通这个道理之后,韩谦再去重新设计测角仪,发现可以将测角仪设计得非常的简单,压根就不用几个匠工大张旗鼓的搞那么多事情。
    赵庭儿睡眼惺松的醒过来,见韩谦正嫌弃他自己的搓着脸,问道:“怎么了?”
    “你看,测角仪其实可以这么造!”韩谦将新设计的测角仪图稿拿给赵庭儿看。
    新设计的测角仪,仅仅需要一只直立杆、一个带角度刻数的半圆盘以及一只线锤,实际测量时,将直立杆插地上,任线锤自由垂落,这时候只要使半圆盘的中心线,也就是零度角,跟线锤保持重合就行。
    这么一来,半圆盘的直边就保证处在水平的位置上。
    然后转动半圆盘,使得半圆盘直线的两个点,与测量目标保持在一条直线上,这时候直接读半圆盘与线锤的夹角,其实就是他们要测的目标仰角。
    “原来道理说透了,真这么简单啊!”赵庭儿欣喜的叫道,“公子你之前竟然没有想到,竟然让工匠用那么复杂的办法去造测角仪,真是蠢啊!”
    “你再说声我蠢,试试看?”韩谦伸手去敲赵庭儿的脑袋。
    “我现在就去喊人,去通知那两个匠师照新法造测角仪……”赵庭儿雀跃的跳起来要去喊人。
    韩谦说道:“让他们照笨办法造测角仪,好办法不能都教会人家,要不然我们以后就没办法混饭吃了。”
    韩谦拉住赵庭儿,告诉她说叙州这边所用的测角仪造得越复杂,等到拿出来进行实际测量时,就能让州府在普通民众心目中显得高大、神秘,使之知敬畏。
    这在叙州当前的形势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他们自己用新法所造的测角仪,可以用于三角函数值的测量计算。
    用测量法计算三角函数值,说白就是将相应角度的直角三角形画出来,量出三条边的具体数据,然而再进行简单的比例计算。
    这种经验学的办法,在当世量尺精度有限的情况,唯有三角形画得足够大,最后所得的三角函数偏差才能足够小。
    而韩谦他们只要造出简易版的测角仪,那就可以以一堵直墙作为三角形的一条直边,以测角仪与直角的垂直距离作为另一条直线,而斜边则可以用勾股定理简单计算出来。
    这么一来,他们能用于计算三角函数值的三角形,实际上就能有十几米大小,以此测量出来的三角函数值,自然就能控制在极小的偏差之内。
    而倘若每一只测角仪都能对应一套三角函数值表,那还能将不同测角仪的器仪误差都排除掉。
    韩谦倒是更深刻明白“做学问”这三字的道理,学问真是要“做”出来的,要不是这两天着手去做,他也没有办法考虑得如此细致深入。
    看韩谦与赵庭儿主婢二人欢心雀跃的样子,奚荏心里困惑不已,手段如此狠辣的一个人,胸腹间怎么会有如此高深莫测的学问。
    天佑九年母亲病逝时,奚荏也已经十四岁了,不过她就算学过算学,也相当粗浅,上午帮着赵庭儿绘图,勉强明白造测角度以及利用三角函数值测高程的原理,但还是有很多的疑点没有搞明白。
    不过,韩谦是她的杀兄仇人,她心里再多的好奇,也不会主动去求教的。
    这时候高绍捧着一叠册子走过来,看到奚夫人在场,便站定在廊前,没有急着进来。
    韩谦招手让高绍将册子拿进来。
    这些都是王庾在叙州任刺史四年多时间内,以州刺史名义正式向天佑帝及朝廷诸部司所进的奏疏及公函副本,主薄薛若谷那里都有留存。
    韩谦昨天回来后,特意让高绍去找薛谷若去拿这些奏疏副本,他想看看王庾在叙州到底有做哪些事,最终不为四姓及潭州所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