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暗计
    杀人亡家、掳其妻女为妾为奴以供淫乐之事,在过去数十年间,在这片大地上不知道发生过多少起;真正不甘羞辱、不惜与敌贼同归于尽的烈性女子,却是极罕见。
    毕竟只要是人,都会极强的求生欲。
    因此韩谦将奚夫人留在身边,高绍、田城他们也只是认为初期应盯得紧些,待慢慢的将其决死之意化解掉,不觉得一个走投无路的女子即便再练过手脚,真能做出什么轰天动地的事情来。
    看到韩谦将奚夫人留在屋里伺候了一天两夜,就吩咐他们去找工师院的匠师,照奚夫人的脚踝尺寸打造一副带铃铛的银环脚镯,在赵庭儿拿一根丝线,给奚夫人量脚踝尺寸时,高绍、田城他们就打趣问韩谦要不要他们再到市集买几副驴货回来炖汤,以便好好进初一番。
    韩谦朝他们两人每人踹了一脚。
    银环脚镯打造起来甚是方便,午时工师院就派人送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高绍他们特意吩咐过,脚镯除了能用铆钉扣死外,银铃铛竟然也是两层镂空的结构,很难塞入异物制住铃铛响动。
    从此之后,只要院子里能听到银铃响动,便知道是奚荏在走动。
    看着奚荏抬起脚,让匠师扣上脚镯铆死,韩谦暗挫挫的想,要是他真对奚荏动了什么念想,那守在院子里的扈卫,不就能通过银铃的响动,听到他时间的长短、动作的剧烈幅度来了?
    再看田城、高绍、杨钦等人站在一旁互递眼色,暗想这几个家伙多半也是想着同样的龌蹉心思,韩谦心想自己怎么就又想出这作茧自缚的蠢主意来了?
    待匠师将脚镯铆死后,韩谦就迫不及待的让人备马,要去灌月楼饮宴。
    奚荏梳洗过,换上襦裙,纱罗之下,隐隐透出肉色如玉,抹胸之上更是露出一片波澜起伏的雪白。
    兼之奚荏要比赵庭儿年长两岁,身体该长开的地方也都长开了,除了脸蛋明艳动人,臀圆胸挺的身姿也流露出更为诱人销魂的韵味。
    这越发叫韩谦觉得给奚荏套上脚镯银铃,是一个蠢到没边的主意。
    奚荏骑到马背上,裙衫下露出雪白纤细的脚踝,随着马蹄的踏动,银铃发出清脆的响声,穿街过巷也格外的引人瞩目。
    奚荏还是不适应这种近乎示众般的“羞辱”,走进灌月楼看到楼里饮宴的客人跑过来给韩谦行礼时,打量她的眼神是那么怪异,更是叫她浑身都觉得不自在。
    只是她坚韧的性子迫使她跟这种不自在的感觉对抗,也叫她散发出一种凌厉的气质。
    韩谦让掌柜将灌月楼后院的雅舍清空出来,又告诉掌柜他喜欢吃鸭,让这里的大厨多做几道鸭菜上来给他品尝。
    即便没有这些天的动静,韩谦身为刺史公子,这点要求,灌月楼也是不敢不满足的;韩谦又当仁不让的让扈卫封锁住进出后院雅舍的通道,不让其他客人有机会过来打扰到他。
    奚荏不知道韩谦这般举动是为何意,不要说灌月楼并不以做鸭子闻名,叙州养鸭禽的人家也不多,心想或许韩谦在金陵真就喜欢吃鸭子吧。
    待灌月楼的伙计,摆上满满一桌菜肴后,高绍领进来两名艄夫打扮、穿着草鞋、脚上还沾着泥巴的汉子进来,她看清楚其中一人竟然是与其兄走得极近、带着其兄被韩谦所杀消息的高宝时,美眸瞪得溜圆。
    高宝看到奚荏凌厉的盯过来,心头直是发虚,实是担心韩谦为讨好美人,点破是他杀死奚成,然后再将他交给奚荏发落。
    韩谦见奚荏杏眸死死盯住高宝,看向奚荏说道:“奚成临死都要效忠冯昌裕、为虎作伥,当时州狱啸闹在即,我不得已出手杀他;而高宝潜回靖云寨,也是听我命令行事,也是他暗中配合,我才能擒住季昆——你要是都不能将这怨恨压下去,我们的合作,似乎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
    奚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将凌厉的眼神从高宝脸上移开,她之前怎么都没有想到韩家父子刚到叙州才一天,就已经令高宝、冯宣为他们所用了。
    奚荏对高宝颇为熟悉,平时对他贪鄙的生性也颇为不屑,心想他要是被韩谦逮住,贪生怕死之余为韩谦所用也正常得很,但冯宣在叙州颇有义名,怎么又会就轻易背叛山越,为韩家父子所用?
    韩谦示意高宝、冯宣坐下说话。
    见韩谦将所有事都揽到自己头上,也并不是将他召来杀了讨好美人,高宝伸手抹去额头的虚汗,虚着屁股在桌旁坐下,悬着心才从嗓子眼落回去。
    冯宣看到奚夫人在场,又听韩谦说他跟奚夫人有什么合作,心思则是疑惑,不知道韩谦跟奚夫人暗中谈成什么合作,而这次秘密召见他们又是有什么吩咐。
    韩谦让大家坐下来,在举箸用宴之前,说道:
    “奚夫人答应十年之内,将率奚氏子弟效忠于左司。冯宣你从即日起,要尽一切可能,赎买分散于各寨为奴的奚氏子弟,所需钱财,我会予全力的资助!”
    听韩谦这么说,众人才恍然想到奚荏实际上是奚氏唯一的继承人。
    山越诸族虽然也有传男的传统,但酋首子嗣不肖,或者没有男丁继承,也不是没有立女主的例子。
    最为著名的则是四百多年前号称岭南圣母的谯国夫人冼珍。
    奚氏曾经是辰叙两州间势力不弱于四姓的大姓豪族,但在马元衡以及冯昌裕等人十数年不遗余力的打击下,此时已经可以说是覆灭了,最后所残剩的族人也就早被冯昌裕贩卖到辰叙邵衡诸地为奴。
    奚氏都已经覆灭了,奚荏这个继承人的身份也就一无是处,但倘若能通过赎买,将奚氏子弟重新聚集到一起,奚氏不就又能浴火澳门银河娱乐场网址了吗?
    这时候,奚荏的身份就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令奚氏子弟听命韩谦行事。
    冯宣的心则是略感苦涩,他明白韩谦要他出面去赎买奚氏子弟,一方面无疑还是想着能够掩人耳目,但另一方面,到时候他麾下的奚氏子弟越聚越多,明面上看他冯宣在叙州的势力会越来越大,而实际上是他受韩谦的控制越来越紧、越来越严。
    到最后除非奚夫人心存异志,要不然他压根就不要指望能摆脱韩谦的控制。
    奚氏于天佑六年被冯昌裕彻底攻破时,还有三千多族人被贩卖到各地为奴。
    这点人口,要是放在其他地方,根本算不了什么,毕竟其中能用于征战的壮勇,也只有三五百人而已,但在叙州能暗中将奚氏族人聚集起来,而最后又能通过奚夫人令奚氏族人的凝聚力、向心力重新提聚起来,则将是一支不可忽视的、隐瞒在暗处的力量。
    这要比让冯宣在没有多少基础的前提下,在被四姓防备着、渗透着的前提下,却要在三四年内形成一股能在叙州跟四姓抗衡的力量,要现实得多、可行得多。
    冯宣没法拒绝,即便有所不愿,也只能点头应承下来,接着又说了昨日冯昌裕找他到靖云寨谈话的事情。
    四姓无法拒绝新任刺史韩道勋提出的条件,也同意接受以冯宣及手下组建船队,运送叙州物产到金陵,与左司所属的货栈进行交易,毕竟冯宣多年来就率手下在沅水旁以拉纤为业,也有知行船水情的艄工舵手。
    不过,冯宣除了保证村寨现有的田地耕作外,将能用的男丁都调出来,也不到四十人,更何况冯宣手里并没有能运货的船只。
    冯昌裕找到冯宣,四姓将各出两艘千石船,以一百石运力配备一名艄工水手的标准,再加上必要的护卫,八艘千石船怎么需要用一百人才够。
    冯昌裕给冯宣的建议是冯宣寨子里出二十人,四姓各出二十人,凑足组建船队所需要的人手,到时候核算工钱时,冯宣这边照四十人领钱便是。
    其实就是答应每走一趟船,让冯宣虚领二十人的工钱。
    以艄工纤夫每天两升粳米、十文钱的力价计算,一年就算一半的时间走船,冯宣也能虚领六七万钱。
    这在穷山恶水的叙州,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要知道冯宣的村寨,小两百口人,一年结余都未必能有三五万钱或百八十石的粮食。
    “我没有请示过少主,不敢随便答应冯昌裕,只是跟冯昌裕说容我考虑两天。”冯宣说道。
    “你去回复冯昌裕,便说船队里四姓可以各出十人,而你家寨子人少,要让四姓各贱卖十名寨奴给你,以补人手的不足,但不要刻意提奚氏寨奴,”韩谦说道,“还有,就是寨奴就算是贱卖,你也得先跟四姓赊着账。”
    冯宣的寨子,目前不管男女,壮劳力才一百人,要是能一下子得到四十名寨奴,实力相当于直接提升三四成。
    虽然冯昌裕那边出售寨奴,不会将整户整户的寨奴贱卖给冯宣,多半会将寨奴的家庭成员拆散开卖给冯宣,形成一定程度上的牵制,但这也不打紧,毕竟是这些只是第一步;同时第一次也不能刻意挑奚氏寨奴赎买进来。
    不过,只要四姓不刻意防备着冯宣,往金陵多跑几趟船,冯宣在韩谦支持下,暗中聚集的财力越来越强,赎买的寨奴越来越多,特别是其中的奚氏寨奴越来越多,很快就会凝聚成不受四姓牵制的一股在叙州新兴崛起的力量。
    这股力量不仅四姓意识不到,连潭州都不可能防备!
    想到这里,韩谦也颇为得意,拿筷子夹了一块鸭脯肉,咬了一口,皱着眉头说道:“这味道不对!”
    高绍、田城他们惶然色变,说道:“我们特地让人盯着后厨,也让人做了手脚?”
    “是味道不正宗,不是下了药,你们紧张什么?”韩谦又夹了一块鸭卤味,尝了一口,眉头皱得更紧,“上回过来,心里就想着收礼,倒没有认真尝一尝灌月楼的菜肴,这卤味竟然有一丝起酸,看来黔阳城里的食肆烹饪水平亟需提高啊!高绍,你送冯宣、高宝离开,再将大厨喊过来,我倒要问问他,到底是从哪里学的手艺,竟然这么粗糙!”
    冯宣、高宝面面相觑,不知道韩谦想干什么,又或者是灌月楼的东家那天给少主礼送轻了?不过韩谦已经吩咐高绍送他们离开,他们也怕露了行迹,不敢多留,先行告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