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监视
    “少主似乎没有必要将什么都告诉他们的?”
    潇湘阁议过事后,赵无忌始终都守在韩谦的身边,这时候从侯府辞行出来,他陪韩谦坐进马车,高绍、田城等人骑乘马护随,忍不住说道。
    “哈……”
    韩谦见素来喜欢沉默寡言的赵无忌,也难得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时候,哈哈一笑,他将车帘子揭开来,看着金陵城里灯火稀寥的夜色,笑着说道,
    “天下事最忌讳自以为己知而他人不察,也忌讳有螳臂挡车的妄想,最终成事者不过是因势利导而已。”
    姚惜水所引发的危机之后,虽然韩谦通过李知诰成功说服黑纱妇人、信昌侯李普同意将常规的斥候、察子队伍建设以及常规的情报搜集,都交由左司负责,以免晚红楼这些年来的潜伏及布局在安宁宫的眼皮子底下露出行迹,但韩谦要是傻到以为晚红楼不会往叙州派眼线,那就太天真了。
    再一个,高绍、田城以及左司大多数精锐斥候的家眷以及他韩家一部分家兵的眷属,都在屯营军府的控制之下,这注定了他们真要想往左司塞钉子,一定是能找到缝隙的。
    而以晚红楼这些年潜伏在暗处行事的阴沉风格,他们要不这么做,韩谦打死自己都不信。
    韩谦看似是可以将奚荏、冯宣、高宝这三人的秘密隐瞒下去,但没有这一环,他引狼入室之策就讲不通,以晚红楼及信昌侯府的风格,他们心存疑惑,必然要加强对左司的渗透及控制。
    最终他未必能保住秘密,还将他们这边的力量无谓的虚耗在内耗之中。
    当前的形势下,他们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韩谦可不觉得他们有内耗的资格啊!
    而说到底,目前的形势下,还要尽量争取三皇子坚定的站在他这一边,他目前所掌控的权力,相当程度上都是来源于三皇子对他的信任。
    韩谦很快就将这些干扰从脑海里排遣开,而去思考梁国往陈州聚集兵马这事,对金陵的形势发展会有怎么的搅动。
    徐明珍乃寿州节度使,实际掌握着从寿州往西到光州、申州的军政大权及防务,也是楚国的藩屏重臣,控扼淮河中上游,也屡次击退梁国的进攻。
    现在梁国又计划对淮河中上游地区发动攻势,徐明珍的地位自然更加稳固,甚至还要从诸州县抽调更多的兵马到寿州一线,听从徐明珍的节制,防备梁国从陈州、蔡州一线突破进来。
    当然,天佑帝也有可能会令徐明珍率部固守从寿州往光州之间的城池,从金陵另派大将统领集结的援兵进入寿州抵挡梁军将要发起的秋冬季攻势。
    金陵具体会作怎样的应对,天佑帝与有资格参与枢密会议的重臣自有决断,到时候三皇子可能会有资格列席会议,但不管怎么说,三皇子的发言是无足轻重的。
    从信昌侯李普及李知诰、柴建他们刚才谈论此事的态度看,韩谦也知道大家都觉得这次即便爆发战事,也跟龙雀军、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韩谦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是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太有限了,不可能真等到三皇子真正成年之后,再去领兵出征增加声望,但他一时半会也没有想好说辞,仓促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劝信昌侯李普他们同意这一次极力为三皇子争取统领龙雀军出征的机会,作为一路偏师参与对寿州增援。
    韩谦又忍不想住,倘若三皇子这次能争取统领偏师的机会,龙雀军又该如何切入这次的战事?
    韩谦背抵车厢而坐,心想着梁国往陈州一线聚集兵力的势态一直继续下去的话,金陵以西的援军及物资很快就会走长江经巢湖北进,而金陵以西的援军及物资,则会以杨州为中心进行聚集、中转,不过,襄州、南阳郡等西翼方面,也应该要加强防务,以防梁军撕开光州、申州防线后杀进来。
    “少主在想什么?”赵无忌又忍不住问道。
    “我在想啊,要是今年冬天梁军进攻光州、申州,龙雀军应该争取增援襄州、南阳的机会。”韩谦说道。
    “龙雀军才刚刚筹建,都没有满编,而三皇子也年少不知战事,应该没有领兵出征的机会吧?”赵无忌说道。
    “是啊,照常理来说,这次的战事是跟我们不会有什么关系。”韩谦点点头说道,但也不知道要怎么跟赵无忌解释他们所面临的紧迫性,眼睛藏在车厢阴暗的角落里,只是平静的看着金陵城寂寥的夜色。
    马车在高绍、田城等人的护卫下,很快便拐入兰亭巷。
    父亲出仕叙州,韩谦再回金陵,自然是继续住在韩家大宅里,只是范锡程、韩老山、韩周氏、晴云等都留在叙州。
    即便韩家大宅周边的几栋宅院,重新安排左司的察子、斥候住进去,北面临近石塘河的六套院子都改建成货栈,实际上兰亭巷、铁梨巷、靠山巷左右都落入左司的掌握之中,但马车拐入兰亭巷,韩谦多少感觉到一丝的寂寥。
    韩谦爬下马车,就见赵无忌的父亲赵老倌从里面打开大门,掌着灯与林海峥、范大黑从里面迎出来:“少主,小心脚下,晚红楼的姚姑娘以及胭脂铺子的春十三娘,过来拜见少主,这会儿正跟庭儿在里面说话……”
    之前那个在赵阔、范锡程等家兵面前诚惶诚恐的佃农猎户赵老倌已经不存在了,此时的赵老倌穿着青色绸衫,头包青巾襆头,人要比以往精神抖擞多了。
    事实上,赵庭儿、赵无忌姐弟俩才十五、十六岁,在习惯早婚的当世,赵老倌又能有多大年纪?只是以往是为生存的压力所压迫,身上、脸上留下太多的岁月痕迹,人显得苍老而已。
    这一年多来,赵无忌、赵庭儿在韩谦身边,赵老倌的日子要比以往滋润多了,人也显得年轻起来,但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还是要比实际年龄老相一些。
    韩老山随他父亲留在叙州,韩谦宅子里的琐碎杂事也需要有人张罗,而即便韩谦离开金陵期间,这边的宅子也需要有人时时收拾、照料,韩谦当时就索性让赵老倌夫妇直接住过来。
    去临江侯府见三皇子前,韩谦就让赵庭儿领着奚荏先回来,这时候见姚惜水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也不觉得奇怪。
    晚红楼这些年潜伏在暗处所部署的秘密势力,不能暴露行藏,韩谦是建议晚红楼继续潜伏下云,像以往他们一齐聚到晚红楼议事,要严格限制起来,那晚红楼与信昌侯府的联系,则主要以苏红玉为主,与这边的联系,则是以姚惜水为主。
    反正大家也都知道他到金陵后对姚惜水就极为迷恋,以往姚惜水对他爱理不理,但此时他也成为三皇子跟前大红人,即便是留姚惜水在宅子里宿夜,别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破绽。
    比较难办的还是春十三娘。
    孔周是金陵城有名的妻管严,到底是没敢将春十三娘纳为妾室,甚至都不敢往来,但春十三娘跟孔周有一腿是金陵城权贵众所皆知的事情。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韩谦都不能跟春十三娘有男女之事上的牵扯,甚至都不能用春十三娘公开的去主持胭脂铺子。
    韩谦相信晚红楼那边,也在为春十三娘此时颇为尴尬的身份头痛,甚至春十三娘今晚跟姚惜水一起过来造访,韩谦都觉得有些奇怪,因此这要是落到有心人眼里,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是姚惜水她们没有考虑到这点,还是另有安排?
    韩谦看夜色也不早了,让林海峥、范大黑以及高绍、田城他们先去歇息,有什么时候明天再说,他一边想着心事,一边穿过垂花门,往里面走去。
    赵庭儿跟姚惜水、春十三娘就坐在院子里葡萄藤架下说话,奚荏站在一旁,被春十三娘拉着说话;很显然是赵庭儿在韩谦回来之前,也不知道奚荏的真正身份跟作用,应不应该让姚惜水她们知道。
    似乎能看到韩谦眼里的猜疑,春十三娘巧笑嫣然的说道:“前段时日,金陵城里下暴雨,我在汉寿街的寓所,山墙垮塌,压坏了两间屋子,真真是将奴家给吓坏了,只能在兰亭巷新置了一栋宅子,搬过来跟韩大人做邻居——韩大人不会怨奴家这么晚过来叨扰吧?”
    好吧,晚红楼及信昌侯府到底还是对他放心不下,一定要安排个人就近盯着这边的一举一动。
    韩谦见姚惜水眼神颇为严峻的盯着自己,似乎担心他会对这样的安排不满,他接过赵老馆妻子赵氏递过来的茶盅,便示意赵老倌及赵氏先下去休息,揭开茶盅盖,吹开浮在滚烫茶水上的茶叶沫,抿了一口热茶,笑着问道:“真要是放心不下我,为何不安排姚姑娘直接住到我宅子里来啊?我倒是更乐意接受这样的安排啊!”
    姚惜水眼角抽搐了一下,一口恶气顶在胸口,都不知道要怎么吐出来,但也暗暗心惊,暗感真是有什么动静,都能叫韩谦这厮猜个八九不离十。
    春十三娘则是风情万种的笑道:“能不能让惜水住进来,可是要看韩大人的本事了。”
    见晚红楼及信昌侯府竟然真有安排姚惜水给他当妾室以便监视、控制的心思,韩谦后脑勺也是感到丝丝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