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秘密
    姚惜水、春十三娘所乘的马车,驶入乌梨巷头的一栋院子,远处的高墙上,一道身影仿佛一只狸猫般凝望着左右的一切,片刻之后,这道身影又飞檐走壁踩着院墙、屋脊,折身往兰亭巷深处投去。
    韩谦袖手站在庭院里,望着深碧色的夜空出神,直到赵无忌像头狸猫似的跳下墙头,才转回身来。
    “这是春十三娘所搬进来的院子。”赵无忌捡起一枚树枝,将乌梨巷头第一栋宅子的进出门户简略的画出来,给韩谦看。
    “我知道了。”韩谦点点头,说道。
    “要不要安排人手盯着?”赵无忌问道。
    “盯来盯去,哪里有那么多的闲人?”韩谦苦笑一下,摇了摇头,不让赵无忌再作其他的安排。
    春十三娘入住的院子,不仅是乌梨巷的第一栋,还新开了侧院门,意味着他们这边有什么车马进入乌梨巷、兰亭巷、乃至靠山巷,都会在晚红楼的监视之下,但有什么人去见春十三娘,走侧院门的话,恰好能避开他们在这三条巷子里的耳目。
    晚红楼在叙州也安排潜伏的人手,很显然那边始终防备着他有朝一日会脱离他们的掌控。
    韩谦暂时也没有精力,在这方面虚耗人力物力,她们要盯着,就让她们盯着吧,只是不清楚李知诰他们,又或者三皇子及世妃他们,清不清楚晚红楼在大楚之外,实际上还有其他的选择跟布局?
    韩谦挥手令其他的扈卫都退出去,庭院里仅留下赵无忌、赵庭儿、奚荏三人,说道:“有些事,之前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们,你们或许一直都以为姚惜水、春十三娘等人乃是信昌侯府所暗中培养的细作,但实际上姚惜水、春十三娘等人背后隐藏着一股更为神秘而强大的力量,而信昌侯府能有今日之势力,乃至三皇子能走到今日这一步,实在这股力量在背后所扶持;而除了助三皇子争嫡之外,这股势力或许还有其他选择。此事我此时仅说给你们三人知晓,切莫泄漏半分出去。”
    赵无忌默不作声的退出院子,赵庭儿张罗去给韩谦端洗漱水来;奚荏一方面还没有怎么理清楚金陵城内错综复杂的利害纠缠,一方面也不清楚韩谦要将这样的秘密,说给她知道。
    韩家大宅虽然不大,但她随赵庭儿过来后,姚惜水、春十三娘就过来拜访,她还没有搞清楚宅子里的布局,此时则有些迷茫的站在庭院里,不知道她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她夜里该到哪里屋子里歇息。
    “……”韩谦看着奚荏,哂然一笑,说道,“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何会将这等事情说给你听,而不担心你记恨兄仇,会将重振奚氏的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你轻举妄动过一次,差点满盘皆输,我想你应该能更耐得住性子了。而只要你能耐得住性子,等能够稍稍看清楚这一切之后,你便会发现奚氏族人即便再有聚集的机会,但倘若仅仅想着投机取巧、依附他人,始终只能是别人手里随时能牺牲掉的一枚棋子。就像是我,苦苦挣扎,也仅仅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而已……”
    奚荏还是没有听明白韩谦的话,美眸里尽是困惑,这能算是让她知悉其秘的充分理由吗?
    “你以后就在西厢房住下,待明天挑选两个信得过的仆妇在身边侍候着。”韩谦想着他以后就要在这宅子里当家作主,但父亲的房间他还是想着,他与赵庭儿坐东首的三间房就已经足够了,安排奚荏住对面的西厢房,有什么事情都方便招呼。
    奚荏还是住过芙蓉园后才置办几套裙衫,也没有什么行囊,先回西厢房收拾,韩谦也端着茶盅回屋,细细整理错乱而纷杂的思路。
    赵庭儿端洗漱水进来,隔着窗户看着对面奚荏映照在窗户纸上的窈窕身影,问韩谦:“你是担心姚姑娘跟十三娘会拉拢奚氏,这才也叫她一起知悉如此机密之事?”
    “你真是越来越聪明机灵了啊,”韩谦看着赵庭儿深邃黑如点漆的眸子,笑着说道,“她们早就有关注到奚荏的出身,只是没有猜到我会怎么用她而已。”
    …………
    …………
    坐了十多天的船,都是在江水摇晃中入梦,乍然回到金陵,还很有些不习惯,失眠到月升中天都没有睡着,听到赵庭儿在外屋也是翻来覆去,韩谦喊她:“是不是也睡不着?过来陪我说会儿话吧?”
    过了一会儿,见赵庭儿穿好襦裙走进来,搬了一把矮凳趴坐在床沿前,韩谦便跟她说诸多错综复杂之事,也希望赵庭儿能帮着他抽丝剥茧般,看看是否存有漏洞。
    或许是赵庭儿鬓发间的馨香沁人心脾,说着话很快就酣然入眠,然后又在睡梦中被冯翊的声音闹醒。
    韩谦睁开眼,赵庭儿趴在床沿边睡得正熟,似听到外面的声音却不愿意醒过来,丰茂的黑发散披下来,像是一泓黑夜里的青泉,衬得小脸越发的娇嫩。
    韩谦忍不住伸手在她嫩腻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一下,待到亲一口,赵庭儿睁开眼,乌溜溜的黑眼眸盯住韩谦,仿佛韩谦再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她就会像一只小兽似的受惊逃跑。
    “你这里有眼屎。”韩谦伸手往赵庭儿的眼角搽去。
    赵庭儿伸手捂着脸,不叫韩谦看见,起身就跑开了。
    韩谦穿衣推门而出,就见冯翊拉着孔熙荣神清气爽的坐在院子里,正发痴的缠着奚荏说话。
    看到韩谦出来,冯翊很是不满的嚷嚷道:“你小子真是太不地道了啊,怎么就没有想着给我跟熙荣,也从叙州带几个如花似玉的山越夷女回来,滋味肯定跟晚红楼的姑娘不一样吧?”
    看着奚荏美眸里杀机毕露,韩谦担心冯翊再说什么,奚荏手中托盘所端的那两碗热茶,很可能就会“失手”泼到他身上,赶忙截住他这惹祸的话头,说道:“你与熙荣昨夜没在晚红楼快活够吗,一大早跑到我这里来嚼舌头根来了?”
    “不是你让我们一早过来找你的?你一路从叙州回来,夜夜春宵还不够,今天怎么睡这么迟才起床?”冯翊不满的抱怨道。
    “杨钦、冯宣他们人呢,让你们坑哪里云了?”韩谦问道。
    “冯璋、高宝他们估计在晚红楼搂着姑娘睡得正香吧,杨钦、冯宣他们昨天夜里就住回货栈了。”冯翊说道。
    却也不是说杨钦、冯宣家有贤妻就不再在外面拈花惹草,而是他们更关心船队的安危,夜里应酬过还是坚持回来货栈歇息,他们如此自律也是怕误事,要防备夜里万一发生什么事情照应不到。
    而冯璋、高宝他们几个人,船队从叙州出来,偶尔在江州、池州靠岸,他们都要迫不及待的上岸找妓寨享受一番,但也都不是那种误事的人,才会被四姓挑选出来带队。
    而绝大多数的艄工水手以及普通护卫,都临时住到货栈给他们准备的院子里,一百五六十人挤住十数间房,条件依旧是非常的简陋,要等货物完全搬卸下来,才会给他们两三天的假期放松一下,接下来就又要准备下一次的行程。
    韩谦昨天夜里说过,让冯翊、孔熙荣今天一早就过来找他,除了要一起押送粮食等物资出城去屯营军府卸货,顺带拜见长史沈漾以及沈亮等人外,主要还是想着卸到货栈的这批货物,必须以最快的时间脱手。
    而即便暂时不能脱手,韩谦也希望冯翊、孔熙荣能尽快筹足四百万钱出来,好让他跟代表四姓押船的冯璋等人结算清楚。
    这样的话,也是安冯璋等人的心,而他们想在金陵及附近州县采办什么货物运回叙州,也能尽早去做。
    船队要养十一艘船、一百七八十人,自然是船跑得越勤、周转速度越快,才有可能为左司赚取更多的利润,为叙州输入更多的资源。
    然而韩谦提到这个话题,冯翊就有些卡壳,犹犹豫豫的说道:“船队昨日才进金陵城,我先领着他们好好享受几天这个花花世界,再说其他的……”
    冯氏家资亿万,光冯翊个人花销每年上百万钱都打不住,照理来说叫他与孔熙荣提前筹四百万钱,绝不能算是什么难事,甚至他们邀几个公子哥,便能凑出这笔钱来。
    而且韩谦为了诸事能衔接好,可不是今天才说这事,在之前一个月送回金陵的信函里,就有跟冯翊提起。
    难道说他父子为三皇子谋龙雀军的事情彻底曝光、这边与安宁宫及太子一系的矛盾尖锐之后,冯翊在冯家内部有受到额外的告诫跟约束?
    韩谦脸色微沉,语气平静的说道:“这事倒也不打紧,你与熙荣办不了,我让范大黑他们去办掉。”
    “谁说我与熙荣办不了?不过是我们之前也没怎么惦记着这事,缓两天还不成吗?”冯翊见韩谦流露出不信任的语气,急道。
    “叙州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民风剽悍、瘴气遍地,满朝文武没有几人愿意去那里任职,我父亲便是要去,这一路凶险,你们或许不知,我是吓得两股颤栗,差一点就屁滚尿流,每时每刻都恨不得能立即转头回金陵这销金窟里好好享受,不去吃这风餐露宿、寝食难安的苦,但我父亲跟我说,老韩家的一切,田宅也好,家兵也好,乃至勋官爵位,都是我大伯家的,我们这一房,要是不争,连喝口汤的资格都未必有,”
    韩谦眯起眼睛,看着冯翊,问道,
    “你父亲或许还想着再进一步,希望有能一日能入枢府,但跟你有什么关系?且不说李冲那货手里拽着我们的把柄,但倘若哪一天太子登位,你说你冯家会不会将你送回宣州,以证明冯家跟殿下绝无干涉的清白?当然,你也是你父亲的嫡子,你心里或许还想着凭借着父荫,即便这辈子没有大富大贵,养狗逗鸟,纨绔一生,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吧?”
    “哈哈,我哪会如此想?”冯翊打了个哈哈,勉强笑道。
    “杨钦,你昨天也见过了,”韩谦手指轻叩着石桌,说道,“你想必也早就从江州上呈的公函里听说过他的名字。杨钦原本并没有为我父亲所用,仅仅是他行刺我父亲失利,安宁宫那边的人担心杨钦有可能对他们不利,便着钟彦虎率兵灭了杨潭水寨。杨潭水寨七百六十一口人,除了三十余人随杨钦在外没有遇害,其他男女老少,一个活口都没有留,还有几个七八月大的婴儿,活生生的扎在红缨长矛之上,倒插在杨潭水寨前的浅水里。想必你也听说过我父亲从叙州上呈的公函里有提出州狱啸闹案,因为很多事情都不能捅开,你或许也想象不出当时的凶险。那是我父子二人刚到叙州的当夜,安宁宫所派的人说服当地豪强要杀我父子,在州狱的仓库里私藏近千件兵甲,打算就等着州狱内近九百名暴徒砸开牢门之后拿到这批兵甲,将叙州城杀得血流成河,杀得我父子二人尸骸无存……就凭这两件事,你再好好想想,以安宁宫的宽广心胸,待他们真正得势之后,你冯家到时候为了证明与殿下这边没有牵涉,给你一根绳子了断的可能性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