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劝导
    冯翊颇为清秀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孔熙荣更是闷头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你与熙荣想脱身事外,也有办法,”韩谦将腰间的佩刀摘下来,扔到石桌上,说道,“你们拿这刀,跑到乌梨巷前头第一栋院子,踹门进去,将春娘杀了,然后去职方司找赵明廷说春娘、姚惜水二女皆是信昌侯府这些年所养的细作,从此之后心甘情愿为赵明廷所驱使,与我们这里为敌,有朝一日,待太子登位,或许不会少了你们的功劳!”
    “什么,姚惜水也是信昌侯府所养的细作?”冯翊眼睛瞪得溜圆,难以置信的盯住韩谦。
    “你以为我为何会泥足深陷?”韩谦冷冷一笑,说道,“你以为女人长有一张漂亮的脸蛋,都是任你舔|弄的玩物?”
    韩谦回头看向奚荏,指着树梢头说道:“那只乌鸦叫唤半天了,烦躁得很,你将其杀下来。”
    奚荏瞥了韩谦一眼,她脚踝上带有银镯铃铛,稍一走动就会将前院庭中那颗榆树上的乌鸦惊走,她拿起韩谦放石桌上的佩刀,拔起后便往前掷出,一道凛冽的寒光从眼前掠过,那只乌鸦刚从树梢头惊起,就在半空中被锋利的刀刃劈为两半,血肉连同几片飞羽、落叶从树梢头坠落……
    这一刻冯翊直觉脖子根凉嗖嗖的,似有寒意窜上来,哪里想韩谦从叙州带来的山越夷女,竟然有这样的手段?
    高绍、田城他们在前院值宿,不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事情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按刀直冲进来,韩谦挥了挥手,让他们将掷入前院倒座房檐角的那把直脊刀捡回来。
    他原本想着奚荏捡两块碎砖将那只乌鸦打下来,露一手给冯翊他们看看,没想到这娘们拿起他的佩刀就掷出去,将那只乌鸦杀得如此血腥。
    待高绍将直脊刀拿回来,看刃口果断崩出一块缺口,韩谦心痛得狠狠瞪了奚荏一眼,他打听过这娘们在冯昌裕面前除了使小性子,平时乖巧得很,没想到在他身边,脾气见涨了。
    “春娘搬到乌梨巷,是要盯住你?”冯翊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迟疑的问韩谦。
    “我效忠殿下,其志不改,身正不怕影子歪,春娘要搬来乌梨巷,我还能拦着她不成?”韩谦说道,“但你与熙荣,倘若不想泥足深陷,还当早做决断。”
    冯翊与孔熙荣面面相觑,要不是这山越夷女露这一手,他们或许还有杀春娘灭口的心思。
    而以这山越夷女的身手,不要说冯翊两脚猫的本事,即便是人高马大、自幼习武的孔熙荣都未必能从容应对,心里想要是春娘或她身边,也暗藏这样的人物,他们跑过去杀人灭口,不是找死吗?
    而春娘不死、口不灭,他们就没有办法斩断跟这边的牵扯,会越裹赵深,会越来越泥足深陷。
    而待争嫡之事真到最后揭开赌盅、揭晓胜负之时,他们是否能在各自家族的荫庇下享受富贵荣华,又或许恰好韩谦所说,到时候他们会沦为弃子,被家族无情的抛弃掉?
    他们不知道韩谦有没有欺瞒,但还能记得昨日醉眼醺惺之际,杨钦饮酒时眼里偶尔露出的狰狞跟煎熬。
    当然,冯翊还记得叙州函文刚到金陵时,他父亲一宵未眠之后将他唤过去训斥时的严厉,之前他或许没有能想得太深,但此时的他已经能明白他父亲当时正是从叙州送入金陵的函文中读出太多的血腥跟恐惧。
    他父亲就是怕他们牵涉太深,怕日后受到安宁宫及太子一系的血腥清算吧,但他父亲并不知道,他们并无法斩断跟三皇子的牵涉了。
    “我与你不同,”冯翊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的跟韩谦说道,“叙州发函说州狱啸闹事,之后我与熙荣不仅每个月的用度都不能自己掌握,即便是身边的小厮、护卫,也都叫我父亲及姨父都换了遍,昨天也是借李知诰他们相助,才将这些尾巴甩开——我们短时间内确实是没有办法,帮你筹足这么多的钱财,货栈这边,我父亲也令我少插手进来,更不得与我冯家沾染上关系。”
    冯文澜、孔周不愿其子过深牵涉进来,对他们加强限制,这并不出乎韩谦所料。
    “你们自己欲何去何从?”韩谦问道。
    “我们当然是愿意效忠殿下的。”冯翊说道,只是语气还是那样的不确定。
    “你们有此心,又是侯府陪读、从事,当真还能有谁假借忤逆的名义,捆缚住你们的手脚不成?”韩谦反问道。
    前朝以来都是以孝道治天下,忤逆乃是大罪,但当世除了“子不逆父”之外,更重要的则是“臣不逆君”。
    也就是说冯文澜在冯家再牛逼哄哄、再一言九鼎,也不能公然阻止冯翊去履行他身为侯府从事陪读的职责,这是天佑帝指定给冯家的差事。
    当然了,真要想冯翊真正站到他们这一边,还要看他们有没有胆量,在冯家内部跟其父、跟其他那些不愿意与三皇子牵扯上关系的人对立起来,这显然不是冯翊他们短时间内就能做到的。
    听韩谦这么说,冯翊心头自然是苦笑不己,暗感天下有几人能像韩家父子做得如此决绝、与宗族决裂能如此的不拖泥带水?
    冯翊、孔熙荣正迟疑不定之际,有辚辚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听到有数匹马在前院外停下来,韩谦疑惑的问:“这么早谁没事登门?”
    过了一会儿,就见赵老倌从前院跑过来禀道:
    “冯府的家人跑过来,要找冯家公子、孔家公子回府去?”
    冯翊、孔熙荣脸色都很难看,他们昨天是好不容易摆脱几个贴身紧随的家兵迎接韩谦回金,昨天夜里也都留宿在晚红楼也没有回去,没想到这几个家兵一大早追到韩家大宅来,要将他们拉回去。
    当然,跑这里来显然也不可能是几个家兵自作主张跑上门来。
    韩谦示意赵老倌让冯府的家人进来,片晌后就见几名身穿革甲的彪形健勇走进来,果断不是他以往所熟悉的、整日陪着冯翊吃喝玩乐、肆意金陵的冯家仆厮。
    为首的中年人面容削瘦如刀,散发出凛冽的气势,他并不愿跟韩谦有什么牵扯,一手按在腰间的佩刀上,朝韩谦微微颔首,便对冯翊、孔熙荣说道:“三公子跟侄少爷一宿未归,老爷怕出什么事情,吩咐我们在城里找了一夜,还请三公子跟侄少爷,现在就跟我们回府吧。”
    孔周出身清贫,早年也仅仅是淮南军中的小校,娶冯文澜的妹妹为妻之后,借着冯家的势力,在军中才快速升迁,成为副指挥使一级的军中大将。
    认真算起来,冯家的权势要比一门两刺史的韩家,还要更强许多,何况如今的韩家已是陷入严重的分裂之中。
    “韩谦离京数月初归,我与熙荣留在这里与他叙旧,自会回府的。”冯翊即便再不敢违拧他父亲的意志,在韩谦面前也断不想被家里的仆厮呼来喝去,阴沉着脸要几名冯府家兵先退下去,不要在这里呱噪不休。
    “三公子莫要叫属下为难。”中年人坚持说道。
    “曾几何时,这宅子里也有仆厮不知奴婢之道,但下场惨凉,”韩谦看向冯翊,淡淡的说道,“冯翊,要不要我帮你教训这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怎么去守奴婢之道啊?”
    “……”冯翊吓了一跳,他可不敢想象父亲所依重的几名亲信在这里被杀死后,他回去要面对老父的恐怖情形,板住脸,冲来人急着呵斥道,“你们啰嗦什么,快滚回去,我去哪里,还需要你们这些奴才指手划脚?”
    那几人看了韩谦一眼,他们听说过韩家父子的秩事,也不敢太放肆真就敢当着韩谦的面将冯翊、孔熙荣强行拖走,不甘的看了韩谦一眼,还是先退了出去。
    “你看,事情是不是很好就解决了?”韩谦朝冯翊摊手笑道,“殿下午前也会到屯营军府,我们去那里遇到殿下,你们便跟殿下请一个在司曹主事或直接统领兵卒的正式官衔,那以后与其他人便算是同殿为臣……”
    “好吧,”冯翊勉强说道,“只是我与熙荣能力有限,即便有心,也未必能帮上多大的忙。”
    看冯翊、孔熙荣这般的迟疑跟犹豫,韩谦心知无论是龙雀军还是他们在叙州初步站住脚,但在朝中并没能扭转多少劣势,只是笑道:“你们能做什么,殿下心里应该是清楚的,你们不要妄自菲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