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赎人
    韩谦留冯翊、孔熙荣在宅子里用早餐,日上梢头时,杨钦、冯宣等人从货栈那边跑过请安。
    这时候在晚红楼快活了一宿的高宝、冯璋也都回来了,眼袋深重,脚步轻浮,想必是昨夜都没有好好休息,但精神都还是好,毕竟精力充沛,却是伺候他们的姑娘遭了殃。
    走进院子,杨钦疑惑的问道:“巷子口有三四十人刀甲皆备,眼神皆是不善,要不要我从货栈调些人手过来?”
    “没什么事情,天子脚下,他们真还敢拔刀杀人不成?”韩谦哂然一笑,无视宅子里的状况,只是问杨钦、冯宣他们货卸得怎么样了。
    冯翊、孔熙荣汗毛都竖起来了,他们没想到几名家兵并没有回来,府里还派出更多的人堵到兰亭巷来,看是今日是非要将他捉回去。
    韩谦将碗里最后点稀粥,就着咸鸭蛋吃下去,心满意足的拍拍肚皮,将那柄刀刃崩出一粒口子的直脊刀系到腰间,跟赵庭儿、奚荏说道:“我们先去跟殿下会合!”
    船队在城内不能张帆而行,速度会很慢,韩谦还是带一部分人先去跟三皇子会合,然后骑马出城去屯营军府。
    这样的话,他们午前能赶到桃坞集还能处理一些事情;而船队一切顺利,也要拖到午后才能赶到桃坞集。
    范大黑陪同杨钦、冯宣他们押船走水路,林海峥、高绍、田城、赵无忌等人簇拥着韩谦牵马走出院子里。
    额外还备了一辆马车给赵庭儿、奚荏二女乘坐,匠坊那边积累下一堆事,需要赵庭儿、奚荏陪同韩谦在山庄住几天处理。
    韩谦他们策马往巷子口走去,堵在巷子口的三四十人却没有让道的意思,为首一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骑着一匹白马之上,盯住韩谦等人。
    “大兄,殿下有召,我去过临江侯府,要是殿下那边没有什么吩咐,我便回府去……”冯翊有些底气不足的喊道。
    韩谦此时才是第一次见到冯文澜的嫡长子冯缭,看他略显狭长的脸颊,确与冯文澜有几分相肖,身穿便服,腰系长刀,不像冯文澜那么阴鸷,也更显得英武挺拔。
    冯缭在大楚初创时,作为冯氏子弟就被选入侍卫亲军,之后随天佑帝讨伐越王董昌,后来天佑帝为了加强对征服地区的控制,将冯缭及侍卫亲军里一批通习笔墨的武官留在地方任职。
    冯缭在地方历练数年,历经令史、县丞等职,出任海塘县令也有两年多时间了,韩谦没想到他这时也在金陵,不知道他是临时回金陵述职呢,还是说另有任用。
    与李知诰、柴建等人一样,冯缭才是冯家重点培养的接班人,而他无论是在侍卫亲军任职,还是到地方上任职历练多年,身上确实有着令人难以对抗的沉稳气度。
    冯缭却是没有理会冯翊的解释,眼睛盯住韩谦,问道:“我要怎样,韩大人才能将冯翊、熙荣带回去?”
    韩谦默坐在紫鬃马的马背上,没想到冯家公然要从他手里“赎人”,也不想过深的牵涉入争嫡之事中。
    虽然他成功护送父亲出仕叙州,但一路的曲折及凶险传回金陵,也令更多的人心生畏惧,生怕跟临江侯府有太多的牵涉。
    韩谦盯着冯缭暗暗打量,心想冯缭在军中、在地方都有历练,经历过很多的仗势,即便他带着这么多人堵住巷子口,未尝没有冯府做戏给宁安宫看的意味,但也不可能轻易唬走。
    “我刚刚想在殿下跟前,为冯翊、孔熙荣请下捉钱令史的职缺,冯兄你带着人堵在巷子口,实在是叫我难做人啊!”韩谦抓住缰绳,打了个哈哈跟冯缭说道。
    “捉钱令史?”冯缭疑惑的打量了韩谦几眼,但也只是沉吟片晌,便点头说道,“这差事不难办,他们俩也应该能办好。我祖母有两天没有见过冯翊跟熙荣,想着他们两个,韩大人要没有其他事情,那就请让冯翊、熙荣跟我先回去吧。”
    韩谦这才牵住缰绳,将紫鬃马拨到一边,让开道,叫冯翊、孔熙荣过去。
    “我们应不会有负殿下。”冯翊与韩谦错身而过时,压着声音说道。
    “只要你们有这个心思,我敢保证殿下也不会负你。”韩谦笑道,示意他们先回去。
    “少主,你跟冯家大兄谈的是什么条件?”赵庭儿看着冯翊、孔熙荣随冯缭而去,都没有猜明白韩谦跟冯缭简短的几句话,到底代表怎样的意思。
    韩谦轻叹一口气,隔着车窗子跟赵庭儿解释捉钱令史是怎么回事。
    前朝初创时战争亦持续三四十年,财税枯竭,百官俸禄都无着落,虽有与民争利之嫌,太宗还是在诸部司衙门及州县设立公廨本钱,并委任捉钱令史孳息谋利,以补官用不足。
    前朝到中后期,则将公廨本钱合并到常平仓之中,于州县及通衢要津之地设常平仓及吏员,贱买贵卖天下货殖,平准物价的同时,也以此牟利。
    天佑帝创立楚国,诸制皆仿前朝,在盐铁转运使司之下也设常平仓院,同时为了弥补诸军养用不足,也下旨特许南北衙诸军在驻地可设常平仓储卖天下财货。
    盐铁转运使司所设的常平仓院,多少还有点平准物价、有无货殖的作用,也是盐铁转运使司收受盐利、征收茶铁漆马等商税的主体——也因此,盐铁转运使司是大楚诸部司之中,权力及规模都要比户部、度支使大得多的部门。
    不过,南衙禁军以及北衙侍卫亲军哪里有精力去做这事?诸军更多的是直接将本金交到担任仓令、院监的人手里,然后再规定其每年交出多少利钱,实际上更接近前朝初年所设的捉钱令史的角色。
    这也就是大楚特色的军队经商。
    天佑帝下旨同意诸军设常平仓令,目的就是圈钱以减轻朝廷养军的压力,因此每一军都可以设八到十名常平仓令,并不拘担任者的出身及身份,而且只要每年所纳的利钱能满足标准,还将授以低级勋官。
    这也是除恩荫、察举、科考之外,在大楚获得勋爵官职的一个重要途径。
    不过,由于冯翊、孔熙荣此时都已经是七品勋官,目前只是没有获得实缺官职而已,而为了防勋官太过泛滥,通过向军队输纳钱粮,是不可能获得中高级勋官的,因此,担任龙雀军的常平仓令,对冯翊、孔熙荣二人,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韩谦当着冯缭的面,说要推荐冯翊、孔熙荣担任龙雀军的捉钱令史,冯缭以为冯家每年只要出一笔钱,冯翊、孔熙荣便可以不用过深的牵涉到龙雀军及临江侯府的事务中来,但韩谦并不会因此就会满足。
    韩谦派人去将范大黑喊过来,吩咐道:“你将昨日卸入货栈的八百担叙州茶,安排人手给冯府送过去,便说这是冯翊、孔熙荣担任龙雀军捉钱令史的四百万钱本金!”
    盐铁茶布米药木漆等,乃是当世唯数不多的几种大宗交易货物。
    叙州山多地少,很早就有种茶的历史,只因近百年来藩镇割据地方,湘南、黔中等地越发闭塞,茶商难以通达,以致茶产也受到严重的压制。
    要知道前朝中前期,从湘南、黔中等地运入中原的茶叶,每年都高达十几二十万担之多。
    叙州以往每年差不多也有一两万担的茶叶销售出去,但经达上百年的压制,即便是王瘐到任后极力推行,叙州近年来每年能输出的茶叶,也就两三千担左右。
    叙州百业待业,需要重整,韩谦也只能从最简单的几个方面入手。
    韩谦从叙州收了八百担叙州,每担三千钱,但到金陵,以每担五千钱作价,作为本金抵给冯家,也不能算心黑。
    韩谦并不会满足于冯家每年上交一二百万钱,他还是要将冯家遍布金陵及周边州县的货栈、店铺,作为行销叙州物产的一个主要出口。
    韩谦都不知道两三年后,金陵的局势到底如何,此时根本不可能大费周章的在金陵城内外及周边州县大规模、成批量的去建一座座大小货栈,更不要说直接经营店铺了;也不可能将有限的能用人手分散出去,去跟成百上千的中小药商、茶商打交道。
    韩谦的计划,一方面是借用冯家,一方面以足够低廉的价格,吸引中小药商、茶商过来搞批发。
    安排好这些后,韩谦还是照原计划,先赶往临江侯府,跟三皇子他们会合。
    听了冯缭带人截道的事情后,柴建、李冲他们自然是气愤。
    韩谦看三皇子杨元溥及李知诰都脸色阴沉,说道:“筹建龙雀军,并不足以令殿下在朝中收获多少声望,龙雀军能不能打,在很多人心目里,还是打了很大疑问号的?”
    “你说是我们这次要争取出兵的机会?”李知诰问韩谦道。
    韩谦点点头,以三皇子杨元溥此时的年龄,建立声望最好的途径就是军功。
    以冯家谨慎的反应,龙雀军要是继续留驻金陵,能发挥的作用将越来越受限制;而只要有机会出征驰援边境,哪怕没有大的军功可争,统领龙雀军作一路偏师从西线北上,他们也能在地方上做很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