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举荐为吏
    PS:欢迎加入楚臣书迷群!qq群号:808859328
    杨元溥现在差不多隔天就出城到屯营军府来,除了听长史沈漾传授课业,同时也亲自参与将卒操训乃至兵户屯田耕种等事务中。
    除了韩谦之外,大概也就是杨元溥最有紧迫感的,他甚至可以说无时无刻不想着能早一刻摆脱安宁宫的阴影威胁。
    韩谦离开金陵数月,染疫重症患者又陆续病死四百余人,但屯营军府这边的丁口却没有再缩减。
    一方面是绝大多数的饥民都安顿下来,有新的婴儿生养下来,另一方面是在信昌侯李普推动下,兵部核减屯营军府兵户数后,又将金陵城附近上万流民编入屯营军府,使得龙雀军的实编兵户数恢复到一万两千五百户。
    在信昌侯李普他们看来,龙淮军既然能编一万两千余将卒,兵户数自然要实编,实力才不会被削弱,但问题在于增人不增地,额外拔给的军资也不增加,屯营军府的财政状况实在是岌岌可危。
    目前屯营军府实编丁口四万四千人稍多一些,沈漾也是极有才干的能吏,知农学营造等术,才会被本身也极重视实务的天佑帝强迫着给三皇子当侍讲,他本身也极同情流民的遭遇,过去一年也是极尽所能经营屯营军府,但在桃坞集也只开垦出十万亩旱田。
    韩谦回来时,今年最后一茬收成刚刚入库,地里刚刚种上冬小麦,但核算下来屯营军府一年的耕种收成,折算下来合十二万石粳米。
    这在当世已经是相当高的产量了,相当每亩旱田年产两石粟,折合一石二斗粳米,可以说沈漾在农学上有极高的造诣,在当世已经算是大才能臣了;但差不多仅相当于江淮地区人均年产粮的一半。
    而同时因为所有开垦出来的耕地都用来种植谷物,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田地用来种植棉麻等同样是生活所必需的物品,所以说绝大多数的兵户及眷属,到这时候都还是衣衫褴褛,短时间内压根就不要奢望能换一件新衣。
    此时已是九月中旬,杨元溥、李普、沈漾他们又必需要考虑御寒衣物,不然这个冬天还是很难熬过去。
    沈漾这时候正组织着人手收割赤山湖沿岸湖滩的芦花,又或者是将稻草麦秆锤打起绒,填充到破烂的衣服夹层里,希望能勉强渡过寒冬。
    沈漾去年时,也只是两鬃染霜,今年头发就差不多已经是花白一片。
    信昌侯李普以及柴建、李冲等人,这次之所以没有过多的指责韩谦擅作主张跟潭州暗中交易,实际上也是韩谦运回来的这批物资,能暂时缓解他们的燃眉之急。
    五千石粮食可以存下来应付春荒,一千匹土布,填以芦花能制三四千套寒衣,这样至少能勉强保证龙雀军的上万将卒能熬过寒冬了。
    看着有不少十多岁面黄肌瘦的男女,都光着屁股在田地劳作,韩谦心里都忍不住要长叹一声,跟今日也陪同到屯营军府来的信昌侯李普说道:
    “不应该再接收那么多的流民啊!”
    面对韩谦的公然质疑,信昌侯李普心里自然有些不悦,也暗感此子或许就是要以此,一步步的割裂跟信昌侯府及晚红楼的牵扯,最终在三皇子麾下自成一系,不过,韩谦当着三皇子的面都这么说了,李普却是要给以解释,说道:
    “北线吃紧,我们不收纳这些流民,金陵及附近州县的流民,这次也都会编入诸军迁往北线。”
    李普也不是不知道屯营军府的钱粮吃紧,但他怕错过这茬,再想将龙雀军实编到一万两千余卒将没有机会。
    “兵贵精不贵多,一下子又收编这么多丁口进来,要是不能解决饥寒之事,并不利于人心归附,”韩谦此时在信昌侯李普面前说话,也不会绕着弯子,沉吟片晌道,“看此情形,今年入冬之前,殿下与龙雀军一定要争取能够参战。”
    除了三皇子个人要建立的声望,新编训的将卒需要从战场中进行锤炼,才能成为老卒、悍卒之外,从当前如此紧迫的军府财政考虑,也更需要参战。
    龙雀军只要从金陵开拨,哪怕是仅仅征调三五千将卒增援北线,从金陵开拔之前,三五千将卒的补给都将由枢密府供给,实际也能为屯营军府每月节省三五千石粮食的消耗。
    而更为重要的,龙雀军出金陵城后,沿路北上,沿线乃至驻扎地的官府不可能不给孝敬;要不然的话,他们稍稍放松军纪约束,就足够地方消受的。
    倘若能立下军功,后续的赏赐也能叫屯营军府下一年的日子能过得相对滋润、宽松。
    信昌侯李普他们原本觉得今年冬季有可能爆发于寿州、光州一线的战事,会跟他们无关,但没有想到韩谦回来才两天,他们自己也都跟着动摇起来。
    …………
    …………
    杨钦、冯宣等将物货卸入军府的大仓之后,韩谦就让他们将船舶停靠在军府土城前的码头上,交由工曹的匠工帮着修缮,而艄工水手以及船队、船帮的护卫,则由林海峥带着住进秋湖山别院,还应该趁着歇工的间隙进行整编。
    他们出叙州,张帆顺流而下,速度极快,沿岸江匪水寇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因而一路上都没有遇险。
    待装满货逆流而上回叙州时,一路还能不能如此平静,那就难说了。
    即便韩谦打定主意有朝一日要收拾四姓,但此时也希望四姓的子弟能在抵御江匪水寇侵袭时能贡献其力。
    韩谦更是暗中叮嘱冯宣,一定要严格训练他手下六十名人手,真正遇到江匪水寇时,就需要他与杨钦通力配合抵挡;他还会暗中补给冯宣一部分兵甲。
    在军府公所,韩谦直接找来冯璋等人,当着三皇子杨元溥及信昌侯李普等人的面,说及以货易货等事,冯璋等人也不拒绝。
    一方面他们是要运金陵盛产而叙州紧缺的物资回去,另一方面屯营军府再窘迫,但好歹也是上万精锐,临江侯府的气派也见过,他们不觉得三皇子及信昌侯这些人物,会昧下他们这点小钱。
    四百万钱,以黄金折算,仅三百余两而已;然而在这些事谈妥之后,韩谦才能稍稍松上一口气。
    入夜前,信昌侯李普以及柴建、李冲等人率领侍卫营,还是要护送杨元溥回城,没有特别的允许,皇子是不得在城外宿夜的;沈漾则留韩谦、李知诰、郭亮、周元、张潜等在军府公所饮宴谈事。
    所谓的饮宴,也是相当的简陋,用浆果酿造的酒入口酸涩,一碟腊肉、几碟果蔬,这也是沈漾身为长史能拿出来宴客的良物。
    看沈漾满头花白,韩谦多少有些于心不忍。
    沈漾是绝不愿牵涉到争嫡之事中来的,但屯营军府筹建以来,他所耗的心血又最多。
    “数月未见,先生真是辛苦多了。”韩谦小口抿着酸果酒,跟沈漾说道。
    “韩府出能吏啊,这段日子范大黑帮我做了不少事,倘若不是要先问你一声,我倒已经举荐他进军府担任从事了。”沈漾说道。
    一年多前范大黑还是一个有些木讷的武夫,这些天来硬是被韩谦赶鸭子上架,甚至在韩谦离开金陵期间,他兼领察子坊及匠坊的事务,多少有些心力憔悴,但自诩也是勉强应付下来,他自己都觉得是个奇迹。
    而林海峥仅仅是兼领兵房,兼之兵房大部分斥候都被韩谦调出金陵,肩上的担子要轻松得多。
    韩谦颇为意外的回头看了跪坐在他身后伺候的范大黑一眼。
    范大黑此时是他的家兵部曲,即便地位要比等同畜产的奴婢要高,但也不是自由身,能得沈漾这等人物举荐为吏,实际是脱离家兵身份、地位得以晋升的难得机会。
    而以大楚律制,也唯有沈漾这样的中高级将臣,才有资格举荐他人为吏,每三年还只能举荐一到两人;要不然的话,他大伯韩道铭家的两个庶子也不可能到今天都没能踏入仕途。
    只是他都没有求上门去,沈漾为何主动将这事揽过去?
    见韩谦看过来,范大黑恭顺的低下头,生怕韩谦误会他私下有求过沈漾什么。
    韩谦转回头,笑着跟沈漾说道:
    “范大黑能得先生赏识,他真是吃到八辈子狗屎运了。”
    李知诰、郭荣、张潜、周元他们,都拱手跟范大黑贺喜。
    喝过酒,沈漾、李知诰还想着继续谈军府事务,韩谦却是笑着说道:“我才回金陵,劳累得很,也不要指望一天之内,就将数月积累下来的事务都一一理顺掉,今天已是不早,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谈吧。”
    说罢,韩谦就起身告辞离开。
    一路沉默不语,回到秋湖山别院,韩谦让赵庭儿给打来一盆热水,浸泡他跑一天都有些肿胀的双脚。
    林海峥过来汇报事情,韩谦挥了挥手,说道:“没什么要命的事情,都留到明天再说吧。”
    范大黑欲言又止。
    韩谦看了他一眼,轻吐一口气,说道:“秘曹左司还无法见光,除了我兼任侍卫营副指挥外,暂时还是不能给你们正式的身份。不过,这次龙雀军真要能出征,即便不直接参战,军功还是会有的,到时候我帮你们从三皇子那里分得一些军功过来,给你们一个低级勋官的身份,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你为什么这么急切,想着沈漾先生亲自举荐?”
    “……”看到韩谦脸色有些不对,范大黑“扑通”跪在地上,木讷不知道怎么替自己解释。
    “大黑看上张潜大人的女儿,好像已经年满十八岁,拖不得要嫁人了, 或许是张潜大人出面求过沈大人吧?”林海峥知道一些情况,站在旁边倒是颇为羡慕的解释说道。
    张潜再是小吏,也不可能同意女儿嫁给韩家的家兵,毕竟他女儿真要嫁过来,在法理上就等同于韩家的奴婢了——所以范大黑想要迎娶张潜的女儿,必须先要解除韩家家兵的身份。
    “哦,原来是这样,这是好事,”韩谦看他们二人的样子,有些心力憔悴的挥了挥手,说道,“我会盯着沈漾先生赶紧把这事落实下来,免得误了下聘之事——你们都先退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