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长史举荐范大黑,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出秋湖山别院,李知诰阴沉着脸问周元。
    “韩家的癞蛤蟆想吃张大人家的天鹅肉,张大人呢,即便再勉强,但总不能将女儿嫁给一个家兵吧,看到沈大人也颇为欣赏其人,便说动沈大人举荐之。谁能想到这姓韩的,没有半点领情的意思,竟然还埋怨上我们来了,难道说张大人的女儿,还辱没了他府上的家兵不成?”周元讥笑说道。
    “你们是嫌事情还不够乱的?”李知诰急得直跺脚,但能猜到周元如此做,多半是他父亲的授意,也没有办法将话说得太重。
    李知诰午前来找韩谦,主要是希望匠坊这边能扩大用工规模,再一个就是匠坊这边能轮番雇佣屯户做工。
    除开此前的《疫水疏》以及筹建秘曹左司外,韩谦为龙雀军所做的最大贡献,也就是建立匠坊。
    匠坊除了为左司打造一些特型兵甲装备外,主要还是煤场、砖窑、石灰窑,目前除了批量供应屯宫军府大量的廉价石炭、石灰、青砖等物资外,同时还从屯营军府雇佣上千名男女精壮劳力。
    虽然匠坊雇佣劳工的工价每天给三升粳米,不算多高,但对这些劳工而言,能在屯种之外得到这笔额外的收入,生存条件要比其他还挣扎着生存的屯户改善极多。
    至少这上千屯户,衣食能得到基本的满足。
    李知诰昨夜就想说这事,但韩谦听沈漾说要举荐范大黑之后,昨天夜里就推辞太劳累就先走了,李知诰当时还没有多想,他今早特意拉周元过来找韩谦,原本是希望韩谦同意匠坊轮番雇佣屯户做工,实际上是希望能让更多的屯户,能够享受到这个好处。
    恰如韩谦所说,屯营要是不能解决饥寒之事,又谈何军心归附?
    谁曾想周元他们所做的这些事,触怒了韩谦的底线,李知诰也不觉得暂时有提这事的余地。
    “都虞候要想的这事也容易办,要么直接请沈漾大人找韩谦说,要么就直接将在匠坊做工的这批屯户征调出来。”周元知道李知诰的苦恼,建议说道。
    匠坊所雇佣做工的人,都是军府的屯户,以往为保障诸多物资的供应,屯卒进行轮训时,都没有征调这部分人。
    照理来说,不仅李知诰那边可以征调这部分人进行轮训,周元也能够征调这些人参加筑城等工造之事,就必然迫使韩谦需要另行雇佣屯户,才能保证匠坊用工不会匮缺。
    “你莫要再横生枝节。”李知诰告诫周元说道。
    事情都已经是一团糟了,他父亲与殿下正准备争取能在入冬前率龙雀军出征,诸多事情都需要韩谦那边配合协助,他不希望周元再做什么画蛇添足的事情。
    “仅仅是因为跟我们这边有些牵涉,不思笼络,却一脚将人踢得远远的,这厮也是一个寡恩薄义的主啊!”周元撇嘴朝张潜笑问道,“张大人,你觉得呢?”
    “我怎么觉得可没有用,却不知左司所属之人,知道这事,心里会有何感受?”张潜笑着说道。
    李知诰瞥了张潜、周元一眼,心里也是暗急,暗感应该找父亲好好谈一谈,要让周元这样的人继续掀风搅浪下去,真未必是好事啊!
    …………
    …………
    李知诰是这么告诫,周元却未必会听命于他。
    傍晚时韩谦还在山庄梳理匠坊的事情,周元就派人找上门来,要从匠坊征调两百名工匠,弥补秋冬沟造沟渠、城寨的人手不足。
    屯营兵户在农闲及休训之时,同时也是官役工,周元所主持的工曹,有权从休训的兵户里征调劳工以兴工造之事。
    而且周元这次只是从匠坊抽调两成的人手,韩谦还没有办法找三皇子告状去。
    韩谦拿到周元派人送过来的征调函文,随手搁在桌案一角,挥挥手让周元派人说事的小吏出去,说道:“我知道了,周大人要用人,我这边没有抓住不放的道理——由各屯寨直接通知到人就可以了,没有必要跟我说什么……”
    见韩谦脸色阴沉,赵庭儿问道:“是不是将季希尧从叙州调回来?”
    匠坊这边最初是范锡程负责,范锡程去叙州后,韩谦便交给范大黑兼领。
    虽然说差强人意,但范大黑到底还是兢兢业业的将匠坊维持下来,同时还照韩谦留下来的部署,新建了煤场及石塘河货栈等,诸事还算做得妥当。
    现在韩谦突然间将范大黑、林海峥都派出金陵,田城、高绍能接手察子房及兵房的事务,但匠坊这边的事务更多更杂,而周元又硬了心要使绊子,赵庭儿倒建议韩谦将季希尧从叙州调回来统管匠坊。
    “……”韩谦缓缓的摇了摇头,扶窗看着远山之巅的夕阳将要被山林淹没,说道,“他们折腾得这么厉害,我怎么还能将季希尧调回来呢?”
    赵庭儿有些迷惑,奚荏却嗤然而笑。
    “你派人将匠坊那几个领头工师喊过来。”韩谦回到书案后坐下,吩咐赵庭儿道。
    匠坊就在山庄下方不到一里地,一盏茶的工夫过去,包括煤场的领头工师,也都跑过来听候差遣。
    煤场在后山十二三里外,领头工师平时都要看住现场,看这些人召唤便至,韩谦心知他突然撤换掉范大黑,惊忧不小,又或者他们也已经知道工曹参军从匠坊抽人的事情了。
    韩谦心冷似铁,暗感晚红楼及信昌侯府如此折腾,他非但不能将季希尧调回来,甚至还要将真正有培养潜力的年轻匠师都派去叙州,一步步将叙州那边的摊子撑起来。
    至于他原先要在金陵这边所执行的诸多计划,此时看来也没有必要花太多的心思去做。
    “禀少主,宋大人刚到匠坊说了,参加南寨修筑的人手,明天一早就得到场,筑坝以及建水磨坊等事,是不是先暂缓?”范大黑一走,匠坊没有牵头的人,几个领头工师推出一名五旬左右的老工师郑通代表他们站出来,跟韩谦说话。
    郑通是跟季福是同一类型的人,都是大匠出身,姓名都是那样的相似,家人染疫而被迫流落江湖,直到被屯营军府收编,才有容身之所,但当世匠户地位低微,郑通也是从骨髓就养成敬小慎微、不敢任事的性子。
    周元身边的小吏,在他们眼前就是不敢违拧的“大人”。
    韩谦离开金陵之前,就指定郑通负责砖窑之事,郑通也是忐忑很久,最后硬是被赶鸭子上架,不敢违背韩谦的命令,才将这事担当起来。
    郑通、季福这类人,循规蹈矩还行,做事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可能夜里睡觉都担心会出岔子,但平素不敢有什么愈越,也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而韩谦也清楚的知道,这类人对他的认同感最低,在这类人的眼里,他是另类,是只能带来未知危险的漩涡,给不了他们更期待的安定的感觉,只是他的“残暴”,暂时震慑住这些人不敢反抗而已。
    范大黑、林海峥其实也是这类人,所以才会轻易受到引诱。
    想到这里,韩谦脸色越发阴沉,盯住站在廊前的几位领头工师,沉声说道:“匠坊乃左司所属,只要我一日执掌左司,你们都要称唤我为‘大人’。而你们也要给我记住,除三皇子殿下外,谁都不能对左司指手划脚,而以后周参军也好、李都虞候也好,他们身边的小猫小狗,敢跑到匠坊、跑到左司充什么‘大人’,都给我乱棍打走。”
    跪坐在韩谦身后的奚荏,都能感受到韩谦散发出来的杀气,看了赵庭儿一眼,心想韩谦这不仅仅是要梳理匠坊,而是要重新梳理左司啊。
    “是,少,大…大人。”郑通等人结结巴巴的应道。
    “已经安排下去的事,都不得停,你们也不得有丝毫的懈怠,”
    韩谦继续说道,
    “所缺人手,除了将所有年满十三岁的左司子弟都招用过来外,这次被工曹征走的匠工,愿意送子弟入匠坊做工,只要年满十三岁的,也都可以推荐一人进来……”
    “这么一去一来,人数怕是要超过很多。”郑通颇为忐忑的说道,说话还有些打结。
    被征走的匠工,自然不会错过推荐子弟进匠坊做工的机会,这差不多已经将用工的缺额弥补上了,又额外将左司子弟都招用过来,这不得一下子多出三四百人?
    韩谦也不想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谦逊态度,去安抚人心,独断专行的说道:
    “这事我心里晓得,除开这些,诸场今后还要为匠工提供一餐午食;以及左司所属的子弟,十三岁到十六岁之间,都可以集中到哨院住宿,这些夜里能够集中时间读些书,而他们的食宿等事,也都将由匠坊统管起来……”
    秋湖山别院外围所建的五座哨院,目的是控制进出山庄的山谷要隘,目前暂时归左司所属。
    此时跟安宁宫及太子一系的矛盾还没有尖锐对立起来,每座哨院仅仅是派二三人值守,但实际上每座哨院都有五六十步见方,是小型的哨堡,里面后续还要建造营房,以保证形势紧张时,能最多供三四百名精锐将卒驻守。
    韩谦暗暗估算,这次应该能招五百多少年工,就想着索性将其中那部分属于左司斥候、察子以及匠师的子弟,先集中起来供给食宿,白天做工,早晚则可以抽时间教习文字算学匠术以及刀弓骑射等事。
    即便在最大的危机来临之前,未必能给他留足在屯营军府内部批量培养梯队嫡系力量的时间,但他也至少要优先确保左司所属的人马,对他的忠诚不会轻易被他人所动摇。
    郑通等领头工师没敢吭声,毕竟他们自己也受惠不少,便领命先退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