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筹贷
    从煤场出来,众人沿着桃溪河畔的便道,乘马簇拥三皇子回到军府公所。
    这时候遇到沈漾、李知诰、周元、张潜、郭亮、高承源等人,杨元溥便直接提及韩谦要屯营军府在宝华山南麓利用溪河,大规模造水力器械的建议。
    沈漾、李知诰对此是支持的。
    屯营地少人多,即便入冬前抽调五六千精锐北上参加,军府依旧有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可以差遣。
    能从外面多揽一些事,屯营军府就能多一些收入,屯户将卒的生存状况就能改观一些。
    周元却恨不得指着韩谦的鼻子破口骂娘。
    韩谦能做之事,他却未必能做。
    截流筑坝,造连机碓、水轮磨等事,真要是容易,焉非金陵城外围的低山矮丘之间,到处都是水轮磨坊了?
    虽说金陵城外不是没有水磨坊,但总之有几座?
    然而周元却又不能说自己不行,脸有些僵滞,也不知道要怎么应承。
    “京畿诸县不提,仅金陵城中就有近五十万人众,吃米吃粮皆为舂事所苦,这也是金陵米价腾贵的一个重要因素。倘若周大人在年前能造二十座大型水轮磨或者五十座中型水磨房,日舂千石米,除了能养不少人外,明年差不多还能为军府增加三五千石米粮的收成。此事,周大人怎么都要咬着牙办成啊!”韩谦不忘给周元加油鼓劲,恨不得举起小旗子给他摇旗呐喊。
    “韩大人知道要做成此事,需靡费几何?”周元阴恻恻的盯住韩谦问道。
    “倘若我主工曹之事,勉强还是能办成的。”韩谦哂然一笑,说道。
    周元恨得想扑上前咬韩谦一口。
    “周元,你有没有把握做成此事?”杨元溥盯住周元问道,他也不想给周元退路。
    “周元愿为殿下肝脑涂地。”周元只能先咬牙应承下来。
    “那好,军府之内,没有差遣的兵户都任你征调,年前你为我办成此事,便有重赏。”杨元溥也知道自己要在龙雀军内建立威势,应要直接插手诸曹事务,这样他才能施以奖惩,而非高高在上只作摆饰。
    将周元推进他挖下的深坑里,韩谦又跟三皇子说道:“殿下,韩谦还有一事,要请殿下准许,才能施行。”
    “什么事?”杨元溥问道。
    “匠坊想以殿下的名义,向外界借贷钱粮,以应此时之急,”韩谦说道,“此时石塘河货栈已经建成,货物往来,左右街巷都有所闻,却没有几人知道货栈乃临江侯府的产业。我想以殿下的名义广而告之,继而以货栈向左右街巷许以厚利、借贷钱粮,以事经营……”
    前朝设捉钱令史,官办放贷都成惯例,只是反过许以厚利,从民间借贷钱粮,却是罕见——官家真要缺钱,不都是巧设名目,直接刮敛吗?
    左司真要是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方,借贷钱粮以应急,却也没有什么不可。
    只是,私人间的借贷拖欠,在当世都是常事,而众人听韩谦的意思,是要用三皇子的名义,向街巷市井之民广而贷之,并不拘特定的对象。
    信昌侯、黑纱夫人以及姚惜水等人虽然不在场,但沈漾、李知诰以及周元、张潜、柴建等都是知晓实务的,甚至李冲也能在短时间内想到韩谦突然提这样的建议是为什么。
    左司人手不断膨胀,早已经压根就撑不下去了吧?
    不过,并没有给其他人质问韩谦的机会,杨元溥直接就问韩谦:
    “许以厚利?许几分利,货栈何以持续给利,而不怕难以为继?”
    杨元溥不问韩谦借临江侯府名义筹钱的用途,更关心左司能否做成这事。
    “我计划筹贷三千万钱,一是以资船队往返江淮之间,运长补短,二是补充匠坊本金。月给四厘,年利钱总计在一千四百四十万钱左右,左司应能勉强维持下来,殿下勿虑。”韩谦一脸的平淡说道。
    当世民间放贷利率极高,照律只要不超过“一本一利”,官府就不得干涉,而所谓的“一本一利”,实际就是百分之一百的年利率;这可要比千年之后的高利贷,放宽得多。
    而前朝捉钱令史,官给本金,月收八厘利,实际年利率高达96%。
    官府里倘若有谁被迫摊到这差事,必须极力摊派、收刮,才能完成任务,甚至为此倾家荡产者也不在少数;同时虽然也会有不少富户愿意主动承担其职,但这些富户主要是从自家拿钱补贴官息,以图任期完成后能够以换得相应的勋官、功名。
    当朝许诸军所设的常平仓令,与捉钱令史的性质一样,但官定利息要宽松一些,但要求也是年缴六成利钱……
    像韩谦强行给冯翊、孔熙荣两人头摊派上龙雀军常平仓令的差使,又将八百担茶折算四百万钱的本金送到冯家,这意味着冯家三年内要连本带利上缴一千一百二十万钱,才表明冯翊、孔熙荣两人的差使干得合格。
    而且这笔钱,也不可能落入韩谦或左司的囊中。
    龙雀军能够设常平仓令,是龙雀军筹措军资的一个重要渠道,这笔钱除了本金外,利钱是要归入仓曹统筹安排的。
    这是官府强行摊派的利钱,民间私贷要低一些,但也绝对低不了多少。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不到万不得已,没有谁愿意去借贷。
    要不然的话,沈漾、信昌侯府李普以及李知诰他们会想不到去大肆借贷,以解燃之急?
    借贷自然很容易,诸军加起来设有上百名捉钱令史,都恨不得有地能将官给本金放贷出去,这样他们不仅能完成任务,还能到期后获得授爵,但是官定的年付六成利钱,除了真正想通过这个途径买爵的,有谁能承受?
    信昌侯府及晚红楼非但不愿去借贷,甚至放贷是他们一项重要收入。
    然而,这一切也意味着韩谦想要搞P2P,放出的利率太低,根本就筹不得到钱。
    月给四厘,折算年利率48%,这在民间只能算是相对合适的借贷利率,但这么高的利钱,通常都是有紧缺之事才借贷之,又或者有更高的利钱放出去,要不然当世还没有哪家愿意大规模承受这么高的借贷利钱?
    …………
    …………
    不管怎么说,周元第一时间都想着要反对这事。
    柴建、李冲等人听了也直皱眉头,韩谦昨日就浑无忌惮的要大肆扩张左司的势力,今日就想要通过临江侯府的名义,以借贷的名义一下子揽走三千万钱,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唯有李知诰暗使眼色,叫他们稍安勿躁。
    李冲想说什么,但看到三皇子听过韩谦的话后,只是有所迟疑的看向沈漾,并没有征询他们意见的意思。
    李冲也明白过来,大哥是要他们不要急于反对,以便再次破坏掉三皇子对他们的信任,很显然三皇子是有意纵容左司扩张势力的。
    所以三皇子更关注是此事可不可行。
    他们这时候急于反对,会叫三皇子怎么看他们?
    见三皇子征询的看过来,沈漾看了韩谦一眼,沉吟稍许,说道:“仅筹三千万钱的话,韩大人或许能兜得住。”
    听沈漾这么说,杨元溥点头,跟韩谦道:“此事确实能成,你便放手筹办。”
    李知诰微微蹙眉,但见沈漾都说可行,他此时也不便直接说什么。
    柴建、李冲等人率侍卫营先护送三皇子回城,李知诰、周元、郭亮、张潜等人心里即便有疑虑,也都暂时按捺住,先告辞各自去忙手头的事务。
    沈漾喊住韩谦,盯着他的脸,问道:“你似乎笃定认为三年内就会分出胜负?”
    “既然先生认为我撑不住这么大的盘子,为何不跟殿下直接挑明?”韩谦笑问道。
    “倘若以现状,我觉得你撑不过三年,但过去一年就发生那么多的事情,谁又知道未来三年能发生什么呢?”沈漾轻叹一口气,说道,“但愿左司势大之后,你能莫忘你父亲待染疫流民的赤诚之心?”
    韩谦没有应沈漾的这话,只是朝沈漾拱手行了一礼,便翻身跨上马,在赵无忌以及女扮男装的赵庭儿、奚荏等人簇拥下,往秋湖山别院驰去。
    迎着夕阳,乘马沿桃溪河东侧的便道往山庄,赵庭儿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么大规模的筹款,这么高的利钱,公子真能撑得住?”
    “撑不住又能怎样?”韩谦眯眼看着已不再刺眼的夕阳,笑着说道。
    “沈漾大人其实都觉得够悬,但为何要帮你说话?”赵庭儿问道。
    “你觉得呢?”韩谦转过头来,笑着反问赵庭儿,又跟一旁侧耳倾听的奚荏说道,“这是我今天给你们出的题,你们要是能答上来,差不多就能独挡一面了。”
    奚荏猜不透,却是皱了皱眉头,表示不屑一顾。
    赵庭儿微蹙秀眉的追问道:“沈漾大人为何会觉得你判断三年内必出胜负?”
    “很简单啊,沈漾先生觉得我们即便玩借新还旧的把戏,实际上也只能支撑住三年而已,”韩谦笑道,“所以沈漾觉得我认定三年内争嫡之事必出胜负。”
    “原来如此啊!”赵庭儿恍然悟道,“三年后,三皇子争嫡胜出,左司不要说三千万钱,便是三亿钱的盘子撑不住,也是小事一桩,到时候大不了随便抄几个大户,自然就将帐给抹平了;而三年后,三皇子争嫡失败,一切皆成空,我们保命都成难事,谁还管得上撑不撑得住这盘子?或许沈漾先生也是如此认为,才没有跟殿下挑明吧?”
    “你这种不负责任的心性,真是要不得啊!”韩谦哈哈笑道。
    “明明是少主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又赖到我头上来?”赵庭儿娇嗔说道。
    “哼,你们都说信昌侯府千方百计要对左司加以控制,怎么会让你轻易得逞?”奚荏知道真要能从这渠道筹来钱款,韩谦绝不会筹到三千万钱就收手,看韩谦与赵庭儿主婢俩如此得意忘形的样子,忍不住出言打击他们。
    “因势利导,势不可遏。”韩谦淡淡说道,只要左司还勉强有些用处,他并不觉得李普与黑纱妇人此时能阻止得了他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