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无计
    李知诰、周元连夜进城。
    阴云密布,没有丁点星辉的苍穹,仿佛一只铁盖子密实实的碾压下来。
    在信昌侯府比邻晚红楼的别院里,黑纱妇人、信昌侯李普、柴建、李冲、姚惜水、苏红玉乃至春十三娘等人,早已跻跻一堂,等着李知诰、周元过来。
    几只大烛燃烧着,发出哔哔微响。
    “韩谦此子,回金陵三四天便搞出这么多事,他种种举措,都意在不受这边的控制!他实在是野心太膨胀了!”周元走进屋内,心想信昌侯他们也应该议论很久了,便迫不及待将他的观点抛出来。
    李普、柴建、李冲以及姚惜水等人都没有作声,他们早半个时辰都聚了过来,讨论出来的结论也是如此。
    韩谦以左司名义在叙州的布局,在秋湖山别院的布局,在金陵城内的布局,他们都有验证,能确认韩谦并没有瞒他们什么。
    然而恰恰如此,他们更清楚韩谦迫切要直接以临江侯府名义借贷三千万钱的目的是什么。
    因为左司除了直属两百名精锐人马的开销外,还要养杨钦这帮人、要扶持杨潭水寨在叙州重建,要暗中扶持冯宣、赎买奚氏族人,特别是韩谦昨天又决定要将近三百名左司子弟直接供养起来。
    这一切,以左司所控制的匠坊、船队、货栈的收支,是远远不能支撑的。
    何况韩谦又在桃溪河上源搞筑坝建水库、添造一批水力器械,这诸多事,哪一件不靡费巨万?
    韩谦要不能立时筹到钱,左司可能连下个月都支撑不下去。
    此前韩谦同意他们将人手安插到杨钦所领的船帮之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韩谦他心里应该清楚维持一家拥有精锐武力的船帮,耗用有多大,他很显然是想由屯营军府直接负责船帮及重建杨潭水寨的开销。
    但这一切,从韩谦提出左司要以临江侯府名义借贷三千万钱这一刻起,并且这笔钱由左司直接使用,很可能就已经发生的变化。
    韩谦很可能就不会再同意他们这边插手船帮的建设、扩张。
    真要能筹到三千万钱,韩谦怎么也能让左司支撑一两年的时间。
    而韩谦要直接将近三百名左司子弟养起来,目的也很明显,就是尽可能减少他们这边对左司精锐的渗透控制,确保左司精锐对他个人的忠诚。
    要不然的话,就没有办法解释,韩谦为什么要花费巨资,去养近三百名左司子弟。
    难道匠坊真就缺这三百名少年做工?
    结论很明显,关键是他们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李知诰坐下来,将腰间的佩刀往身后移了移,韩谦的态度,很显然是从察觉他们在范大黑身上做手脚之后,突然变得强硬起来的。
    看来他们拉拢范大黑一事,已经触及韩谦所能容忍的底线了。
    李知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责怨父亲他们太习惯暗中控制他人的那一套做法?
    “建水磨之事,你有几分把握?”信昌侯李普问周元。
    周元有些疑惑。
    李知诰也是困惑,不知道父亲他们之前讨论出来什么来,怎么突然问及这事。
    “我们核算过,真要在年前建成五十座水磨,以日舂千石米,差不多每年能为军府新增上万石米粮的收入……”信昌侯李普说道。
    李知诰明白过来了,父亲是想要仓曹或者工曹去控制这笔借贷,然后额外补贴钱粮给左司,以达到控制左司,限制韩谦权势不断滋长的势头。
    很显然以当前的形势,他们需要左司的存在。
    特别是三皇子及沈漾都明确支持韩谦的情形下,他们必须要有合理的借口,才能制止韩谦以左司的名义,去直接控制这笔巨资借贷,以致左司在屯营军府之内,成为一支不受他们控制的独立势力。
    周元苦涩笑道:“建成五十座水磨房,理论上是能日舂千石米,但山中溪河流势,受雨水时节影响极大,真要费力建成,每年能新增两三千石米粮的收入,就顶天了,哪里有韩谦说的那么好。”
    周元能主持工曹,即便不是杨恩一流的人物,但也知工造之事。
    这事是韩谦给他挖的坑,他还必须要跳,要不然的话,难道他真要拱手将工曹之事让出去?
    要知道韩谦能成龙雀军内部成势,匠坊起到关键作用。
    就是他们为了能从匠坊获得相对廉价的石灰、青砖、石炭等物资,每月要拨上千石米粮给韩谦——这笔钱粮不仅令韩谦能从屯营内部雇佣上千劳力,一年多来还支撑秋湖山别院内部的建设,也支撑左司体系的扩张。
    真要将工曹之事让给韩谦主持,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钱粮受韩谦的掌控,不知道其中又有多少钱粮让韩谦挪用去支撑左司体系的扩张,到时候将更难以制之。
    李知诰也算是明白了,父亲他们是实在挤不出直接供养左司的钱粮,当前的形势却又离不开韩谦已经初步建成的左司体系。
    “父亲是确定要力争龙雀军入冬前参战?”李知诰问道。
    “嗯,”李普颇为无奈的点点头,说道,“陛下今天召我进宫,我已经说过这事,陛下虽然没有直接首肯,但令少监大人跑去枢密院,将最新绘制的荆襄形势图拿过来……”
    李知诰暗暗叹了一口气,要是陛下都属意龙雀军从西线增援,而他们要防备安宁宫及徐氏暗中动什么手脚,就更离不开左司前段时间在江鄂一线所做的部署了。
    总之他们短时间内,不大可能直接拉拢杨钦等人为他们所用。
    而有范大黑前车之鉴,韩谦更不可能容他们插手船帮之事。
    而就算集结五千将卒出征,离开金陵之后的补给由枢密院供给,但出征前将卒的兵甲寒衣等,每一样都是大笔的开支。
    说到底还是他们这边的势力太弱,支持者太少,以致更突显出韩谦的不可或缺来。
    周元瞥眼往姚惜水看去,欲言又止,柴建却是怒目瞪看过来,周元讪笑一下,有些话终是憋在肚子里没有吐出来。
    李知诰心里一叹,心想这时候真要动这心思,将惜水送过来,能肯定韩谦一定会接纳?
    姚惜水眼睑微垂,似乎都没有看到周元与柴建的小动作。
    “我们保持沉默,左司未必能搞出多大的声势来!”黑纱妇人这时候开口说道,“还有诸多事,还是等这次出征之后再说。”
    李知诰心想也是,现在还是全力保这一次的出征不出岔子最为要紧。
    即便是职方司赵明廷这次在韩道勋、韩谦父子手里吃了这么大的亏,但此时他也是亲自赶到寿州去,亲自盯住梁国在光寿北面的动静,暂时也没有时间找韩谦清算过节。
    …………
    …………
    冯翊被关在宅子里数日,就厌气得不行,趁着他父亲到衙门应卯,他跑到祖母跟前撒泼打滚,好不容易求得同意,出宅子透气,但也答应不去找韩谦,三皇子那边的差事也都暂时先拖着不去应卯。
    身边有四名甩不掉的扈卫贴身跟着,冯翊也无法去晚红楼快活,跑去近日名声渐盛的小樊楼,但看到小樊楼新捧的几位头牌姑娘不过尔尔。
    浮言浪|语、俗媚不堪,却还一个个声称红丸未失,冯翊实在提不起多大的兴趣,他便要了一间临街的包房,唤了一名琴师、一名乐伎,坐在窗前看着楼外人马如龙、听着略带嘶哑的小曲,心想偶尔过一过清心寡欲的这小日子,倒也有悠闲。
    他也是到这时候,才能将四名扈卫赶到外面的廊道里守着,得些清闲。
    “你这《庆善乐》弹得有些不地道啊,小樊楼的乐师,什么时候这么水了?”冯翊静下心来,便听出琴师手里拨出的调子有些偏得厉害,但他也不恼,没有像以往那般直接将人赶出去,而是歪着脖子问道。
    “冯三公子可真是雅人啊,我还以为这曲庆善乐,我已经练得够好了呢,看来以后这琴师,我不能扮,破绽太大!”琴师哂然一笑,将身前的古琴推开身边的乐伎边弹边唱。
    冯翊嘴巴张开来,盯住琴师好一会儿才依稀从眉眼间看出他确实是韩谦:“你,你,怎么变了个人?”
    “琴师韩谦见过冯三公子,”
    韩谦站起来装模作样的揖了一礼,走到窗前走到冯翊对面,自己倒了一杯酒,小口饮着,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感慨道,
    “要是余生都能像冯三公子今日如此悠闲,人生还真是不错啊。”
    “我是想过去找你,但我父亲派人看得太紧,我根本就脱不开身。还有,我父亲也说了,你那边以货易货,这亏我们冯家暂时也认了,但要是我去找你们,我冯家便只能去找赵明廷,说冯家的货被人打劫了……”冯翊讪笑着解释道,表明这几天并非是他刻意要躲着韩谦不见。
    “你父亲真要敢这么做,那冯家的货船以后大概就不要想能顺顺当当出金陵啊,”韩谦笑道,“当然了,我不会做让你为难的事情,要不然,我哪需要这般模样来见你?我过来见你,主要也是殿下惦念着你啊,让我过来问问你,心思有没有变?”
    冯翊心说,还是不要惦念为好,讪笑道:“瞧你说的,你还不能懂我?我听说你们现在的动静很大啊,龙雀军都要出征了。哦,对了,你们在乌梨巷又办了一家钱铺,又是怎么回事?”
    “除了代殿下过来问候你,我主要还是为这事过来找你,”韩谦将筹贷之事细细说给冯翊听,说道,“大家的安生日子都还没有过上几年,市井寒民手里到底是没有多少余财,这事你要是帮着暗中鼓吹,功劳便不能算小。即便你暂时不便到殿下跟前应卯,我想殿下也不会觉得你心思有变。”
    “我怎么会变心思?”冯翊讪笑着,“只是我父亲安排人跟着,我实在没有办法找人去说这事啊。”
    “所有收过来的钱粮,钱铺每月都要如数返给四厘利钱,很多人都觉得这次是殿下实在太缺钱,以致想到这法子饮鸩止渴。你即便劝别人往钱铺放钱,也可以说是给殿下喂毒酒,你怕你父亲数落你什么?再者,你只需要让更多人知道这事,议论这事便行,并不需要你明里劝……”韩谦笑道。
    “你不会卷了钱粮就走吧?”冯翊贼兮兮的盯着韩谦问道。
    “那也跟你无关啊,”韩谦笑着说道,“对了,你家府上年初买了一个叫郭雀儿的三等家奴,却是机灵懂事,很受你家外府管事的喜欢,你可以将郭雀儿留在身边,要是有什么事急着联系我,可以找他代劳。”
    “你说那个长得黑不溜湫,大家给他起绰号叫小乌鸦的家奴?”冯翊嘴巴张了半天,怎么都没有想到韩谦筹建左司,竟然第一个将密探安插他家里去了?
    “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我这也是不得已而奉命行事,”韩谦说道,“你有看到我身边的那两丫鬟,有谁是我能睡的?他娘连摸着屁股都不行,你与熙荣至少还尝过滋味。”
    “……”冯翊嘿然干笑了两声,但回想起来,春娘的滋味确实是够销魂蚀骨,相形之下,身边的几个丫鬟以及晚红楼、小樊楼里的所谓头牌,真他娘都是庸脂俗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