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会合
    过了两日李知诰也率十数扈卫赶到荆子口来,跟韩谦会合。
    “我见过防御使杜崇韬了,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怎么吭声,但其他人七嘴八舌,说了种种理由,皆是不同意龙雀军出守邓西三县,希望我等在大洪山西麓扎营!”
    李知诰走进经韩谦使人稍加整饬的寨院,看寨院乃是将镇埠之中一座相对完好的坊院圈围起来,用木栅墙将残缺的坊墙缺口堵上,外侧也造了诸多拒马、鹿角,防止有大股兵马仓促进逼近寨院,方便兵马能补步进驻过来。
    李知诰将积满雪的大氅及马鞭等都交给扈卫,大马关刀的坐到烧着柴炭的火盆跟前,说起他独自进襄州城见杜崇韬的结果,说道,
    “说辞无非是汉水以北,担心殿下有遇敌之险,襄州担当不起责任来……”
    “杜崇韬虽然没有直接表态,但别人所说的话,也应该是他的态度。”韩谦盯着石盆里的柴炭熊熊燃烧,慢条丝理的说道。
    “且不管杜崇韬是怎样的心态,但要是我们真的同意龙雀军在大洪山西麓扎营,这个位置位于汉水的东岸,位于襄州城的东南方向、枣阳的南面,实际是位于整个邓襄防线的最南部,再往南就是郢州,”李知诰看到韩谦的书案有邓襄地形图,将地形图铺展开来,指出杜崇韬希望他们的驻营地点,说道,“杜崇韬实际上是想将龙雀军作为这次西翼集结兵马的后军使用,也许压根就不觉得龙雀军能有什么战斗力,也许有其他的因素在作怪!”
    李知诰恨恨的以拳锤掌,他是不愿意接受着这个安排的,但目前在襄州,他只能来找韩谦商议此事。
    “是啊,但这么一来,跟我们所想的差异就太大了。”韩谦蹙着眉头说道,也觉得颇为棘手。
    天佑帝还是清醒的,并没有因为三皇子杨元溥是其血脉亲子,就直接任命其节制西翼诸路兵马的主帅,仅仅是加以西北面行营招讨副使,行营招讨使还是由经验老练、战功卓越的邓襄防御使杜崇韬担任。
    所以说龙雀军到襄州后,还是要统一受杜崇韬的节制。
    即便是如此,韩谦出金陵时,与信昌侯李普、李知诰他们商议,也希望龙雀军到襄州后,三皇子能尽可能争到某一方向上的指挥权,绝不能缩到整条防线的最底部充当后军。
    除了军功以及三皇子杨元溥个人声望上的考虑外,龙雀军也需要经历铁与血的锤炼,才能真正成为强军。
    就影响力而言,龙雀军是弱旅还是强军,将会直接左右旁人对他们这些人的态度。
    “你主意多,有什么好办法?”
    李知诰搓着手,将手虚架火盆上烤着,让冻僵的双手缓和过来,这么冷的天赶路,又累又冷,真不好受,盯着韩谦问道,
    “第一部兵马已经进入汉水,再有几天就能抵达襄州了,但三皇子过来少说还要拖后半个月,要是第一部兵马就照杜崇韬的安排,先驻扎在大洪山西麓,很多计划都无法实施。”
    他们最初所商议的计划,第一部兵马进入襄州后,就由韩谦辅助李知诰率领着沿丹江谷道往西北方向挺进,成为遏制梁国关中兵马南出的前锋战部。
    李知诰从怀里掏出冻得坚硬的麦饼,撕下一小块,很艰苦的嚼着,回头看田城站在一旁,说道:“帮我烧一碗热汤过来。”
    李知诰乃龙雀军第一都虞候,名义上地位仅次于副统军陈德、长史沈漾以及监军使郭从,但信昌侯李普不在军中,实际上以他的地位最高,他此时也知道田城乃是韩谦所安排的左司兵房主事,但请田城帮着端一碗热汤过来,却也不是轻视,有时候更是一种亲近的表示。
    韩谦看李知诰嚼干麦饼都直皱眉头,笑着说道:“我们过来有两天了,虽然安排不了什么山珍海味,但热汤面还是能供应上的——都虞候稍安勿躁。”
    “我真是饿慌了。”李知诰搓手说道。
    韩谦示意田城也坐过来说事,杂活安排其他人去干,沉吟片晌,跟李知诰说道:“我们其实可以不用管杜崇韬到底怎么想。”
    “西翼兵马粮草都集结于襄州,受杜崇韬的控制,我们要是不听其命令,擅自北上,他们必然会切断粮草供应,迫使我们退回去,或者你能解决这些问题?”李知诰说到这里,却更期待的盯着韩谦看。
    李知诰早年就随父执辈征战江淮,自然知道身为统兵将领,有时候是可以稍稍放肆一些的,更何况龙雀军的主将是三皇子杨元溥,在杜崇韬面前更可以放肆一些。
    龙雀军不听从杜崇韬的命令,擅自行动,自然也要承担因此产生的一切后果,但杜崇韬还敢对三皇子杨元溥军法行事不成?
    然而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补给。
    龙雀军擅自北上,杜崇韬不能派人将三皇子杨元溥捉起来,但可以掐断粮草供给,迫使他们退回来。
    李知诰自然也想北上,但他得指望韩谦帮他解决粮草问题,特别是第一批已经进入汉水的两千精锐,加上马料,需要每个月供给三千石米粮豆料以及其他必需物资。
    李知诰知道以左司目前所控制的船帮、船队,应该能勉强保障这样的物资供应强度。
    看到李知诰的期待眼神,韩谦吓了一跳,他吃饱了撑着,由左司承担如此繁重的物资供给,钱粮花销岂非也先要由左司垫支?
    “我的意思,第一批北上的兵马,都直接送进襄州城里去等殿下过来。”韩谦说道。
    “无粮则纵乱之?”李知诰迟疑的问道,他能猜到韩谦的用意是什么,但他要权衡利弊。
    第一批两千精锐直接进入襄州城,杜崇韬不给粮草补给,他们就地征粮,扰乱的是杜崇韬的根基之地,但梁军还没有攻进来,西翼就闹将帅失和,影响会比较恶劣。
    而且杜崇韬身为大楚有数的名将,面对不听命令的军马,也不可能真就完全束手无措,他们还要考虑杜崇韬可能会有的反应。
    “前部先进襄州,等三皇子过来与杜崇韬交涉,过后就能立即安排西进丹江,至少不耽搁时间。要是此时在大洪山西麓驻军,等三皇子过来交涉,即便杜崇韬同意龙雀军北上,但龙雀军重新拔营集结,到时候又没有水师的战船帮着运送,少说又要耽搁七八天时间。而耽搁这七八天时间里,倘若梁国商陕诸州已经往武关增派兵马,而杜崇韬那时也已经做出反应,在荆子口一线增派兵马,安排相应级别的镇将,那我们早初所拟的计划就都会落空,”韩谦说道,“当然,你暂时还是留在这里陪我,不要回襄州去跟杜崇韬交涉,省得杜崇韬发急,砍下你的脑袋,那我真是跟殿下,跟李侯爷都没有办法交待了。”
    李知诰想想也是,他真要依韩谦的计策行事,杜崇韬他不可能直接问责三皇子,也不会拿下面的军校怎么样,他却不能轻易落到杜崇韬手里,至少在三皇子过来之前,落到杜崇韬的手里。
    要不然的话,他极可能会死得极冤。
    这时候下面人做了两碗热汤面送过来,还铺了厚厚一层冒红油的碎羊肉丁以及不知名的碎香菜叶,香气扑鼻。
    李知诰顿时给勾得肚肠蠕动,看到他手下的十数扈卫也皆有安排,笑着跟韩谦说道:“你的日子过得挺美啊,这荒山野岭的,你从哪里搞来的羊肉?”
    “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韩谦笑道,并不想太早将左右深山野岭藏有大量逃户的事情说出来,催促李知诰赶紧将羊肉汤面吃下去再说事情。
    将两碗羊肉汤面吃下肚,李知诰心满意足的拍着肚皮,说道:“那我们就照你所说的办!”当下便找来笔墨写就两封密信,用印后安排几名扈卫以最快的速度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