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杜崇韬等人登一艘兵船渡河而来,杨元溥、柴建、李冲他们都颇为意外,韩谦皱着眉头,压低声音跟三皇子杨元溥说道:
    “殿下,龙雀军主力都沿丹江西进,短时间内恐怕是有些不现实了,等杜崇韬渡河过来,殿下替都虞侯请战便可,殿下您还是要随杜崇韬渡河去襄州城坐镇。”
    “杜崇韬渡河过来,是要将殿下推到火架子上烤,而江潭等地过来的援军,皆是骄兵悍将,我们无法掌握,倘若奢望北线的指挥权,龙雀军有可能会遭受难以承受的损失,”李知诰蹙着眉头说道,“杜崇韬是一块难以嚼咽的老姜啊!”
    不需要韩谦额外提醒,他也还是能猜到杜崇韬亲自渡河来的用意是什么,同时也清楚他们目前能掌握哪些事,有哪些事是绝不能妄图都揽过来的。
    要是他们此时妄图将战场的主导权拿过来,到时候梁军大举南侵,而江潭等地的援军又不听他们的调动,难道让兵马才区区七千的龙雀军硬着头皮,从正面硬扛梁国的虎狼之师?
    听韩谦、李知诰的解释,杨元溥点点头,知道不能因为看到杜崇韬渡河来见,真就以为他是示弱了,杜崇韬实际还是有意在欺他年少气盛。
    杨元溥少年气盛,想明白这点也有些气恼,但他心里细想也是如此。
    要不是韩谦、李知诰及时告诫,他看到杜崇韬都主动示弱了,即便能保持头脑清醒,不妄图将邓襄战场的指挥权都拿过来,也多半会想着在樊城建立自己的独立牙帐,怎么都不会甘愿再跟杜崇韬去北岸的襄州城。
    不过,真要那样的话,他就中了杜崇韬的圈套了。
    “杜崇韬见过殿下。”杜崇韬铠甲外裹着卸寒的褚红色袍裳,率诸将登岸后,走到三皇子杨元溥跟前行礼道。
    不叙军中将职高下,朝中文武大臣见皇子乃至公主都要行敬礼,以示对皇权的尊崇。
    “杜帅客气,元溥还等着这边将卒都登岸后,便渡河见去参见杜帅,没想到杜帅先渡河过来了。”得韩谦提醒,杨元溥放低姿态的说道。
    他心里也想明白过来,父皇不会支持他到邓襄后就喧宾夺主,更绝不会支持他从杜崇韬手里夺过帅权的;至少在他证明自己之前,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不然的话,他将断送掉争嫡的机会。
    韩谦站在三皇子及李知诰、柴建、李冲等人身后,名义上他只是侍卫营副指挥、侯府从事,地位上是次于侍卫营指挥柴建及录事参军李冲的,这样倒也方便他更好的观察杜崇韬及他身边的人,不会显得无礼。
    杜崇韬是天佑帝的侄女婿,但靖江郡主杨琦,却非杜崇韬的原配。
    杜崇韬出身草莽,其妻于天佑三年留下二子病逝,之后是天佑帝作主,将侄女杨琦许配给杜崇韬为续弦,之后又生有一子一女。
    靖江郡主携幼子、幼女居于金陵,韩谦在来襄州之前,还特地随三皇子过去拜访过,以便拉近关系,但杜崇韬的长子、次子,都已经算是长大成年,此时也都在襄州军中为将。
    韩谦打量着杜崇韬略显狭长而阴鸷的脸,暗自琢磨,这样一位堪称开国名将的人物,私底下是否像徐明珍、马寅等人一样,都藏着勃勃野心?
    韩谦打量着别人,也注意到随杜崇韬过来的一大群人里,也有人在暗暗打量着他。
    襄州戒防严密起来,到处都是风声鹤唳,左司斥候也很难渗透到襄州城内,将襄州将臣的关系理顺,韩谦对襄州军将都还很陌生,也不知道这些格外关注他的人,到底什么来头。
    …………
    …………
    杜崇韬渡河过来,樊城守将自然是很快就将城门打开,迎接杜崇韬、三皇子等人入城说话。
    江岸上寒风吹灌,说几句话都觉得吃力,确实不是谈话的好地方。
    杜崇韬出任襄州刺史、邓襄防御使,而邓襄驻军,除了地方州营兵马外,还有归属南衙禁营澳门银河娱乐官网的左武卫军一万两千余精锐驻守在这里,杜崇韬同时还兼领左武卫将军、左武卫军都指挥使等高级将职。
    金陵所调拔的钱粮有限,仅够左武卫军一万两千余将卒的粮饷及给赏,而邓襄两州在过去数十年饱受摧残,即便杜崇韬过来后极力恢复农桑生产,短时间内所筹钱粮,也只能修复治所所在的襄州城以及南部稍稍恢复生产的诸县城池。
    樊城还是一片残破,此时派驻一都兵马,仅城墙及营房稍加整饬,其他毁于战火的民舍,皆是一片废墟。
    除了征调过来的两千多民夫外,随着战事的风声鹤唳,也没有多少民众会滞留在汉水北岸;后续襄州军还将对北岸进行进一步的坚壁清野。
    韩谦、李知诰等人,簇拥着杜崇韬、杨元溥走进樊城破旧的镇将府。
    在狭窄的镇将府大厅内,也没有多少案椅,只有杜崇韬、杨元溥以及潭州节度使世子马循及龙雀军都虞候李知诰以及长史、司马一级的等少数高级将官能够坐下,韩谦乃至江州行营军使钟彦虎、柴建、李冲等人,都只能站在那里议事。
    杜崇韬与杨元溥推辞一番,最后是并案而坐。
    且不管杨元溥的三皇子、临江侯身份,他作为招讨副使,是邓襄所集结的西北面行营副帅,今日到襄州,身为主帅的杜崇韬也理应跟他介绍当前邓襄所面临的敌情,介绍已经集结于襄州的军将。
    除了襄州军杜崇韬手下的文官佐吏、都将参军以及马循、钟彦虎等奉旨增援邓襄的江潭等地州将外,还有监军使徐昭龄与枢密院职方司邓襄房主事金瑞等人。
    韩谦也注意到这两个就是一登岸就盯着他打量的几人之一。
    除了金瑞乃是赵明廷的嫡系外,徐昭龄更是寿州节度使徐明珍、安宁宫徐后的堂弟,此时也是邓襄方面行营除杜崇韬、杨元溥之外的第三号人物。
    此前李知诰进襄州城见杜崇韬,便是徐昭龄极力反对龙雀军进驻邓西藩屏,只是韩谦之前并不知道他长得尖嘴猴腮,跟公猴子似的,颔下还留有稀疏的胡须。
    听杜崇韬介绍过邓襄防线此时的情况,杨元溥自然是先表示龙雀军及他本人皆要受杜崇韬的节制,接着又提及梁国关中兵马有出武关的可能,建议李知诰率一部龙雀军进驻荆子口,以示他此来襄州,不是来蹭军功的……
    …………
    …………
    三皇子并没有提出多苛刻的要求,甚至都没有要求独立指挥左翼兵马,杜崇韬颇为意外,但身为坐镇一方的主将,也没有必要太过揣测他人的心思,只要一切还没有脱离他掌控的迹象,自然也是见好就收。
    在樊城镇军府的大帐里,杜崇韬与徐昭龄等人商议后,当场就决定任命李知诰乃左前部先锋将。
    除了李知诰率龙雀军第一都两千精锐前往荆子口等地驻防外,同时杜崇韬还将黄州、郢州两地增援过来的两千州兵,统编到左前部,交由李知诰节制。
    今年梁国在南线的动静,要比以往大得多,杜崇韬此时不敢肯定就没有大股梁军杀入邓襄,也不敢稍有大意。
    此时邓襄行营集结四万多兵马,襄州军仅占三分之一略强些,杜崇韬心里也知道要是各个方向上的镇将、守将,都用他手下的襄州军嫡系,必然会引起客将的不满跟抵触,实也不利战事。
    李知诰乃是信昌侯李普的养子,虽然杜崇韬不怎么看得起信昌侯李普,但知道浙东郡王李遇对自己的这个继侄子,评价颇高。
    目前梁国的关中兵马动静不大,安排李知诰沿丹江进入秦岭东南麓,哪怕是武关方向没有什么战事,将这一方面的守御军功让给龙雀军,杜崇韬也不觉得真就需要跟谁交待。
    要不然的话,也不知道李知诰这些人会唆使年轻气盛的三皇子,做出怎样的惊人之举。
    除了任命李知诰担任左前部先锋将外,杜崇韬也任命潭州节度使世子马循为右前部先锋将,率潭州五千兵马镇守枣阳,封堵住从南阳盆地东翼桐柏山与大洪山之间、杀往随州的缺口。
    看杜崇韬如此部署,韩谦也能看得出他这次组织西翼防御战的大体思路了。
    说到底,杜崇韬并不愿意将兵线推到南阳盆地的北部,更不要说从北面的方城缺口,杀出南阳盆地与寿州军联合作战了。
    目前,邓襄防线的重心,还是放在南线。
    倘若梁军大股杀入南阳盆地,邓襄兵马则可以襄州城及汉水为依托,与左翼的李知诰部与右翼的马循部,形成一口凹底的铁锅,将梁军坚决的抵挡住,不使之有机会南下,进袭近年来大楚重点经营的江汉平原。
    杜崇韬从前年秋出镇地方以来,两年都有小股的梁军骑兵进来骚扰,在杜崇韬之前,梁军也有两次较大规模进袭邓襄,都是遭到这样的抵挡,最终无功而返。
    韩谦微微蹙着眉头,但他在这次的场合也不会贸然出声。
    不过,他同时也注意到徐昭龄、金瑞对杜崇韬的安排,也没有表示什么异议,或许是在他们过来之前就已经争执过了吧?
    韩谦心想襄州当前的局势,还真是微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