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奚氏族人
    韩谦再次站在均县故地沧浪洲头,已经是十一月十四日了,这距离他进入襄州已经是又过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剥夺柴建、张平等人对侍卫营的指挥权,新编侍卫营,确定沈漾在三皇子身边主事,这诸多事足足浪费了近半个月的时间。
    也许在别人看来,这是值得的。
    不管沈漾对韩谦、李知诰是否存在偏见,但沈漾为人是公正的,会极力去维护龙雀军内部的稳定,也会更有效的将郭亮、高承源等将官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使得龙雀军内部更均衡的发展,使得更多寒族将卒有机会出头,也将最终稳固三皇子的权势,提升其声望。
    然而对分秒必争的韩谦而言,白白流逝的半个月时间,实在是令他深感痛惜。
    杨钦、田城也是一直等到沈漾等人率龙雀军主力抵达襄州城之后,才被韩谦重新放到沧浪来主事,等到韩谦拖延三四日赶过来,计划中的沧浪城,到这时连几座坊院的地基都没有清理出来。
    不过留在沧浪的人马,在过去半个多月时间里,还是做了一些事情。
    汉水北岸,从均县残城往西、往北百里内的崇山峻岭,分布在近百座大大小小的山寨,与外界道路不通。
    在过去半个月内,留在均县故城的人马,跋山涉水翻越山岭携带茶药盐铁等厚礼前往沟通。
    相当部分的山寨对自持官兵身份前来的左司斥候还保持警惕,将厚礼拒之门外,但也有十数座山寨生存状况实在窘迫,同时这些山寨与外界的交通情况相对要好一些,意识到楚军沿丹江挺进的势态极其坚决,担心坚决拒绝会遭到严厉的打击,接受左司所馈赠的厚礼,也各自派出十数二十精壮,总计凑成三百壮劳力集结到修筑沧浪城的均县故城,供左司劳役。
    这便是左司在均县故城过去半个月的最大收获,然而韩谦想要在均县故城的修建沧浪城,三百壮劳力实在太少了。
    韩谦将冯宣以及冯璋、高宝等受四姓所派负责押船的头领召唤过来,说道:“殿下要在此地筑沧浪城,人力匮乏,四姓都借我十人使用,冯宣你手下人马稍多一些,则留三十人下来,应该不会耽搁你们押船返回叙州。”
    左司赠山寨以厚礼,收授厚礼的山寨也都知道天下没有白得的午餐,除了派出一部分精壮劳力参与劳役外,其他也用山货补足缺额。
    相比较以往控制邓襄地区的统治者,一心想控制、盘剥这些山寨而言,左司至少为物资匮乏多年的山寨,提供公平交易的机会,虽然不会立即打消所有山寨的戒心,但也没有引起尖锐的对立,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韩谦除了将收拢过来的山货,交给冯宣他们运往叙州,折抵第二批运出叙州的八船物资货款之外,还额外从钱铺近期所筹贷的钱款里拨出三百万钱,折抵船队的运费以及四姓应得之利。
    韩谦此时再提这样的要求,四姓所派的头领都难以拒绝,都不用高宝在背后鼓劲唆使,冯璋等人便应承下来:“韩大人所令,我等莫敢不从。”
    毕竟韩谦仅仅是暂时跟各姓借用十人而已,他们回到叙州,还都可以从部族补足人手。
    冯向洗杨四姓,虽然在大楚版图之内只能说是夜郎自大,但每姓辖管番民都在千户以上,不要谈健勇,壮劳力也都有小两千甚至更高。
    “诸位给韩某人以方便,韩某人也没有其他能谢的,这几件小玩艺,大家拿着玩耍吧。”韩谦示意奚荏拿出几只锦囊,分赠给冯璋等人。
    冯璋揭开锦囊看里面所装皆是上等碧甸子(绿松石)所雕的小兽,酣态可拘,皆是欣喜的连连道谢。
    均县故城自古以来便产碧甸子。
    前朝中前期与西域往来甚密,碧甸子犹受世人欢喜,而到前朝晚期,碧甸子不及其他珍玉受世人欢迎,但依旧是名贵珠玉,特别是湘南、黔中等地的土籍番民,犹有用碧甸子作为饰品的习惯。
    这批折抵货款的山货里,最为珍贵的则是一批碧甸子原石。
    韩谦赠送给冯璋等人的碧甸子雕兽,个头看似不大,却可以说是罕见的珍品了,拿到叙州,少说也值两万钱。
    冯璋等人虽为四姓所派遣押船的头领,但在四姓内部都勉强算不上核心子弟。
    四姓最初被迫跟韩谦打交道,四姓戒心极重,兼之船队所行江湖险恶,四姓也没有哪个核心子弟愿意承担此事,因此冯璋、高宝这些寨兵里的小头目才被委以重任。
    两万钱,差不多相当于冯璋他们能从四姓所得的大半年赏钱了。
    另外,四姓船队已经成功从叙州运出两批物资,冯璋等人私下也夹带一些货物到金陵及襄州,韩谦也示意结算时抬高了价格,使他们两次腰囊就丰鼓了很多。
    只要是人,都难免会受种种利益驱动,即便冯璋等人最初时对韩谦充满戒心,两次一来,他们的戒心就化解一尽,而在情感上更加亲近韩谦及左司。
    韩道勋在叙州放开地禁,除开潭州暗中派入叙州的人手外,受金矿谣言蛊惑,这三四个月来新涌入叙州的流民,已经有两三千之多。
    这对在籍人口才六七万的叙州,已经造成不少的扰动,特别是放开地禁之事,令四姓犹为警惕,但无论是潭州在幕后做工作,还是四姓实际已经放弃对黔阳城的控制,除非撕破脸,四姓都难以遏制这一趋势的蔓延。
    当然四姓此时还能隐忍,一方面是船队确切给四姓带去不菲的利益,而不是当初他们所担心每年会被剥盘四五百万钱,一方面,跟冯璋等人回去的鼓动、宣扬也不无关系。
    韩谦站在寒风吹灌的江滩前,跟冯宣、冯璋等人说了一会儿话,便让他们上船,由杨钦率三艘战帆船护送他们返回叙州去,这样他们在年前,或者还能再往襄州运入一批物资。
    韩谦同时还写一封信,交由杨钦带给他父亲。
    送走冯宣等人,韩谦与奚荏登岸走回营地。
    除了山寨送来的三百壮劳力,四姓船队及船帮留下的百余人,从匠坊抽调出来、随龙雀军主力西进的百余匠师、匠工外,还有左司兵房五十余精锐斥候,都集中在北岸的均县残城之内。
    营地的规模颇大,大多数都只能住进临时搭建的窝棚里,韩谦的主帐稍些阔气一些,挑选了一栋院子,用篷布遮覆破天窗的屋顶,勉强将寒气抵挡在外面。
    这时候,田城领进来两个一老一少、身材都颇为健硕的黑脸汉子。
    这两人大冷天也是赤着脚在雪地里走,都冻得皲裂开来,露出一道道血口子,身上衣服也破破烂烂,冻得他们直打哆嗦。
    “昌叔、奚发儿!”
    虽然早在二十年前,赵无忌就已经去找杨钦会合,从杨钦手里接管十六名第一批被赎买过来的奚氏少年,但赵无忌带着这批奚氏少年在山野间训练,还没有回来跟韩谦会合,奚荏也是到此时,才有机会第一次跟族人相见。
    看到两名黑脸汉子,奚荏也抑不住内心激动的心绪,微颤着喊出声来。
    “少小姐……”两名奚氏族人迟疑的打量着男扮女装的奚荏。
    奚氏部族被肢解拆散,已经有几年了,奚荏也是从少不更事的黄毛丫头,长成风韵清艳的二九少妇,容貌变化颇大,但奚成被杀,奚荏被冯昌裕送给刺史公子为奴的事,奚昌与奚发儿父子还是都有听闻。
    却是没有想到能在千里之外,与少小姐相遇。
    奚昌、奚发儿父子俩还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即便认出奚荏来,当下也只能强忍住激动的心绪,低头等候韩谦的发落。
    韩谦坐到长案之后,此等条件简陋,指了指案前铺开的草席,示意奚昌、奚发儿父子席地坐下来说话:
    “奚成忘却奚氏被灭的仇恨,甘心沦为冯昌裕的走狗,曾意欲刺杀我父子,最终被我身边扈卫所杀;我与奚荏约定,只要奚氏子弟能为我所用,我会倾尽全力助奚氏在叙州的山水之间重新获得立足之地!我现在问一问你们,可愿效忠于我?”
    奚昌、奚发儿怔立当场,屈坐在草席上,屁股都没有敢放下来呢,难以相信韩谦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大人所言皆是事实,我已经决定效忠于大人,以换取奚氏复族的机会——冯宣及叙州船帮暗中寻找、赎买奚氏族人,也是大人所授意。”奚荏照着与韩谦的约定,跟奚昌、奚发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