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奴兵
    奚氏先后遭前叙州刺史马元衡及黔阳县令冯昌裕的迫害,当年的精锐族兵近乎被彻底歼灭,仅留奚昌等六七十降卒,与近四千奚氏老弱病残,最终被冯昌裕贩卖到湘西南、黔中旧郡为奴。
    那是天佑六年的事情,而当时奚发儿、奚成年仅十六岁,奚荏当年仅十一岁,他们不可能忘却族灭之仇、家亡之恨。
    在被贩卖过程中,奚氏族人境遇极其惨淡,老死病死乃至被新主折磨至死者甚众,此时或许还能有两千族人苟喘延息。
    即便心中族灭之恨难灭,但奚昌、奚发儿对复族之事,已经绝望。
    奚昌、奚发儿当初是被分别贩卖到两地,这次在途中已经是喜出望外,为他们这些年的惨淡为奴生涯最为值得庆贺,不过就算如此,就算他们看到有不少奚氏子弟被集中送到沧浪,也仅仅以为是另一段被奴役生涯的开端,谁能想到猝然间能看到直接叫他们心火盛燃的复族曙光?
    无论是他们个人利益,还是为奚氏复族,奚昌、奚发儿都毫无保留的完全接受韩谦的说辞——即便奚成之死并非全如韩谦所言,奚昌、奚发儿又怎么会去钻这个牛尖角?
    “奚昌、奚发儿愿听从大人差遣,誓死相随,若愿此誓,山神弃之。”奚昌、奚发儿这时候才知道他们父子能够相逢,一切皆是韩谦的安排,仅此一项就足以叫他们对韩谦感恩戴德了,当即趴在身子,叩头立誓。
    “我欲在均县残城之上,新建沧浪城,需要一支守卫兵马,我会将六十人调给你父子统领,所有事务,你们都跟田城汇报——希望你们莫要叫我失望。”韩谦说道。
    左司兵房所属的精锐斥候,不能浪费在营地的日常守卫上,但这边的营地也绝对不能不防守。
    更重要的,奚氏族人能聚拢起来的精壮男丁已经极为有限,更需要立时组织起来进行编训,才能成为受他掌握的一支基本战力。
    四姓留下来的人,韩谦会当成民夫劳力使用,虽然冯宣及杨钦所留下来的六十人里,奚氏族人仅有二十人,但其他人都是赎买过来的奴隶,只要做到赏罚分明,还是可以用的。
    不过涉及到语言、风俗以及土籍客籍的分歧矛盾,韩谦目前要用奚昌、奚发儿为队率去统领这支奴兵;而且只要奚昌、奚发儿等人能真心为他所用,又有奚荏这个奚氏名义上的女酋首在,这支名义上的奴兵,士气也不会太弱。
    目前这支兵马,暂编六十人,待杨钦、冯宣再次率船队过来,人数就有可能扩编到百人以上,而到一定时候,便可以反哺船帮及四姓船队的人手不足;毕竟这些人名义上是从船帮及船队借用过来的。
    问题在于左司不断扩大,所要供养的队伍越来越庞大,左司军资空洞也将越来越深,加上他还要全力支持李知诰在邓西三县立足——沧浪城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为李知诰所筑——钱铺的骗局能维持多久,韩谦心里也变得有那么一点没底了。
    韩谦又留奚昌、奚发儿在大帐里说话,推敲对下面奴兵的说辞。
    暂时不能将奚氏复族之事宣扬出去,又要将奴兵的士气激励出来为韩谦所用,说辞便颇为重要;此外还要周详考虑到这支奴兵的编训特殊之处,韩谦没有太多的精锐去掌控所有的事务,奴兵暂时也会编到田城所执掌的兵房之下统一编训指挥。
    田城领着奚昌、奚发儿去安排编训奴兵、分发兵甲之事,韩谦又将从匠坊调过来的老工师郑通找来。
    郑通等十名工师以及七十余匠工,是这次随龙雀军主力一起乘船抵达襄州的。
    即便考虑到襄州后,可以就地征用或者由杜崇韬那边统一分派一批民夫,但龙雀军七千兵马,正而八经的战卒约六千五百余人,还有五百多后勤补给人员,其中主要以各种工匠为主,以保证龙雀军修筑城寨、战壕、打造战械、修缮兵甲乃至救治医病的需要。
    即便韩谦从金陵出发时,信昌侯李普他们犹没有决定要推动新置均州之事,但韩谦则是额外从匠坊调了一百名匠工过来,为自己所用,这样就不用受限于周元手下的胥吏刁难。
    郑通到沧浪也才几天,几名工师讨论着,才将筑城的方案拿出来。
    郑通走进大帐,意见很明确,要是仅有三四百壮劳力能用,又没有足够多的骡马匹配,即便是照均县故城的规模,重新夯筑一道土质城墙,差不多也要十年才有可能筑成。
    郑通虽然谈不上精通算学,但经验老到,不仅桃坞集军府土城及哨院的修筑,他代表左司有参与进去,匠坊大大小小的建筑,他都是主建人,以前也主持过城寨的修筑,对工程量的估算,不会偏差到哪里去。
    均县残城位于汉水、丹江之交,夏秋季雨水充沛,还不时有山洪爆发,从山岭冲灌而下,流入丹江或汉水,夯土筑城要求极高,省不了多少人力。
    而倘若照韩谦的要求,要在夯筑的粘土里混绊石灰浆、竹蔑草屑,墙体的坚固程度是能更高,但需要的人手及钱粮更加靡费。
    目前集结于沧浪的壮劳力,显然是远远抵不上筑城需求的,但韩谦此前之法也只能徐徐图之,不可能立时就叫这些山寨,真就很放心的将寨子里的精壮劳力都派到这边,听候左司劳役。
    要是这些人都被扣押下来,这些山寨不就傻逼了?
    而就南阳盆地的当前防御形势而言,钱粮反倒好说,杜崇韬则不大可能额外拨精壮民夫,支持龙雀军在这里筑城。
    一方面襄州在南岸已经有一座小型城垒,另一方面整个邓襄防线上,哪个地方都不要征用精壮民夫,强化城寨?
    龙雀军即便能争取一部分精壮民夫,首先也要保障李知诰在荆子口等地的筑寨需求。
    此时,不要说十年筑出一道合围的城墙了,即便拖延两三个月,韩谦都觉得在形势上难以承受。
    目前已经有小股的梁军斥候,出现在樊城北面的荒野里活动,暂时还不敢往两翼的山岭渗透,但这只是暂时,而只要有一支梁军主力进入南阳盆地,镇住邓襄兵马不敢轻易妄动,梁军小股的斥候精锐,必然就会往两翼扩散。
    左司想在沧浪立足,没有城墙的防护,怎么去抵挡梁军斥候的扰袭?
    这么一来,郑通等工师提出的方案就完全不能采用。
    韩谦领着奚荏、郑通等人走出大帐,看到营地里三四百人正清理残墙断垣。
    均县故城内的屋舍多为夯土墙,即便在之前的战火中没有被完全摧毁,但十数年甚至数十年没有修缮维护,风吹雨淋,也都变成一堵堵残缺不堪、随时都会倒塌的危墙,需要推倒清理后重筑。
    这时候也能看得出均县大量的房屋,都是开挖泥槽、铺石为基,然后在铺石地基之上夯土筑墙,虽然不比用砖石从下垒砌到顶,却也是相当考究。
    韩谦仔细察看均县故城的遗址,这座毁于前朝晚期战火的城池,城内已经摒弃传统的坊院建筑,而是纵横交错的街巷结构。
    东北翼地势较高处,乃至州府县衙等机构所在,巷道都相当开阔,但距离汉水、丹江最近的西南片,地势低陷,主要是贫民的居所,巷道都相当的狭窄,有些巷道看残址都未必有一步开阔,不要说供车马通行了,一个人走进去都觉得有非常强的压迫感。
    他们之前选择驻营地,主要是在地势较高的东北翼,这时候迫于形势,必须要最快的时间内筑一座围垒出来,韩谦发现他们之前的选择重点错了。
    “我们应该先在西南边筑小型围垒,”韩谦将郑通等工师召集过来,说道,“这一带都是贫民居所,巷道狭窄,但你们看,将这一片残骸清理掉,巷道两侧的残墙地基,加上巷道本身,也就五尺宽,正好是我们前期所需筑围垒的土墙宽度。”
    韩谦的计划,是挑选两条相距百步的巷道,利用巷道两侧的残墙地基为基础进行筑墙,先修筑一座百步见方的围垒出来,满足前期抵达梁军斥候袭扰的需求。
    在现有的条件,山寨的戒心不消,但要更充分的利用山寨的人力,韩谦派出匠师,到附近两座态度相对温和的山寨,帮助他们修建石灰窑、指导他们烧制石灰,然后由左司从他们手里收购石灰,这样就能节省得开采石灰石、烧制石灰的人力。
    甚至所需的煤炭、铁料、石料、木料等物资,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跟有溪涧相通的山寨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