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世事无常
    叙州刑徒虽然没有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但作奸犯科被送入监中,便接受严苛的规训管束,特别是经过州狱啸闹事件的血腥镇压之后,叙州这五百刑徒,可以说是相当听话了。
    而在韩谦离开叙州返回金陵之后,本身就善治狱事的韩道勋,也采取一系列措施改善刑徒的待遇,严禁狱吏盘剥勒索刑徒;在用之修筑江堤、道路、城墙,除了严禁虐囚之事发生,也杜绝用劣粮给养的传统。
    兼之平复几起冤狱,影响较大,韩道勋却是先在刑徒之中建立声望。
    即便大多数刑徒,都不怎么愿意编为刑徒兵,进入血腥战场,但赵阔、杨钦他们一路过来,倒没有什么刑徒闹事或者逃匿。
    午后对刑徒进行编排,无论是匠户营还是叙州营,又无论是分派兵械进行编训,还是搬运物资或爬上城头清理战场,都秩序井然、很有模样,甚至不比编训有一个半月的奴兵稍差。
    换了其他人站在韩谦的位置,这时候应该心满意足。
    年未满二十岁,父亲是边州刺史,他本人虽说官品不高,但得三皇子近乎全身心的信任,在临江侯府及龙雀军中的地位,堪比沈漾比肩,张平、柴建、李冲乃至郭苛等人,都被他踏得暂时翻不了身。
    而除左司外,天佑帝所许的盐事、沧浪筑城乃至西北面行营左前部的后勤补给,都几乎交由他掌握。
    而除了匠坊的千余用工,他直接所掌握的人马也将近千人。
    即便是天佑帝在二十岁未满时,也未必有如此的风光。
    然而,韩谦绝无满足,他满心忧虑的看着汹涌翻腾的江水。
    战事倥偬,特别是今天这么激烈的战事,或许叫相当多的人,都已经暂时忘掉了再过两天就是年节,就是天佑十四年了。
    理论上,天佑帝还有三年多的寿命,一直到天佑十七年间才会驾崩,但问题在于韩谦并不知道在那么多的改变之后,天佑帝的人生是不是还会照着既定的历史轨迹往下走。
    一只蝴蝶扇动翅膀,能在大洋彼岸掀起狂风暴雨。
    任何一个微小因素所诱发的“蝴蝶效应”,都是难以估测的。
    他此时正试图改变自己的人生,改变三皇子以及一大群的人生,又凭什么认定天佑帝的人生轨迹不会发生改变?
    世事无常,不管怎么说,自己真要认定形势到天佑十七年都还能有挽回的余地,那就太教条主义了。
    或许打足了只有两年时间吧?
    一旦龙雀军渐成势力,三皇子的威望足够高,在朝中掀起废嫡的热议,估计等不到天佑帝驾崩,安宁宫那边就会再也坐不住吧?
    除了远虑之外,清晨这次激战,也叫韩谦深感困惑。
    梁军进攻沧浪城四百兵马,无论是从战斗意志还是个人武勇,绝对是梁军中的精锐战力,但没有稍些像样一些的攻城器械,这样的战力放出去,一般都是作为斥候或扰袭敌境腹地的机动力量使用。
    都没有攻下铁鳄岭,梁军就直接用轻装的精锐骑兵强攻位于楚军防线深处的城寨,即便打下来之后还要随时面临楚军从两翼夹攻过来,率梁军三万多兵马进入南阳盆阳的右翼主师韩元齐做这样的战术安排,叫韩谦有些困惑不已。
    难道梁军的精锐兵马已经多到可以随便这么消耗吗?
    韩谦困惑不已,在江滩边站到天黑,差不多等从六船物资转驳上岸,他才返回沧浪城。
    考虑到西线的战事,可能比预想中激烈惨烈,韩谦决定将大部分从叙州运过来的物资,由冯宣他们负责运往荆子口去。
    这次从叙州运出的物资,要两倍于以往。
    为了打消四姓的戒心,韩谦还特地写信回金陵,叫高绍将钱铺十一月份所收拢到手里的钱款,扣除金陵所消耗,将多余出来的四百多万钱提前解押到叙州,作为订金交到四姓手里。
    除了五百刑徒外,这也是这次北上船队比以往要庞大许多的一个重要原因。
    卸下物资的六艘船,韩谦也没有让他们歇下来,而是叫他们马不停蹄赶往襄州,将防御使府下个月所应拨付给左前部的物资,尽快运抵沧浪城来。
    现在军事调动频频,襄州城内的船只也有限,韩谦不派出自己的船舶,不知道要拖多少天,才能将下月的粮秣运抵过来。
    夜色渐深,一阵马蹄在沧浪城外响起来。
    韩谦也没有睡下,正将田城、赵阔、赵无忌、奚荏、杨钦以及奚昌、郭奴儿以及奚发儿等叙州营新任八名队率召集到大帐里,讨论叙州营新整编才半天就已经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
    马蹄声响,却仅有数骑的样子,韩谦也没有特别在意,片晌后见范大黑走将进来,汇报铁鳄岭的战事。
    铁鳄岭那边从午前一直打到天黑,差不多待第四都一千五百余将卒乘船抵达铁鳄岭北麓时,梁军才撤去。
    李知诰从荆子口所调的两营精锐,乘船出荆子口,速度极快,在开战前就已经抵达铁鳄山。
    李知诰手里能用的精锐不少,又占据地势上的便利,但梁军今天进攻相当坚决,白天数波进攻,差不多折损上千人,而李知诰所部死伤也有六百人。
    为此,李知诰不得不从第四都借调一营五百兵卒暂时留在铁鳄岭加强防御,等着第一都另两营精锐兵马从荆子口过来,再让高承源的兵马分批前去荆子口,跟高承源会合。
    而照梁军今日强攻沧浪城及铁鳄岭的情形,李知诰希望能催促郭亮所率的第五都将卒,加速西进,最好能进入沧浪城观望形势的发展,以防有变。
    “梁军对左翼的进攻,有些出乎意料的强啊?”田城咂着嘴,跟韩谦感叹说道。
    韩谦点点头,说道:“照今天所爆发的战事激烈程度看,梁军对控制丹江水道的渴望,强烈到超乎我们之前的预料——梁军今年进入南阳盆地的兵马,有可能会有扩大疆域的野心!”
    以往梁军进入南阳盆地,主要是扰袭一番,便退出去,毕竟汉水以北的城池都已经荒废,人烟荒芜,便出重兵控制这一地域,补给会相当的困难。
    不过,不能因此就认定梁军就没有将南阳盆地并入疆域的野心。
    梁国这几年虽然也是内忧外患不断,但受封雍王、升龙上将的梁帝次子朱裕这几年在洛阳等地招抚流民、新置州县,兴修水利、囤垦耕种,成效极大,使得梁军这两年国力有所上升。
    梁国倘若长期占据南阳盆地的意图,丹江水道对梁军的意义就变得更加的突出。
    韩谦吩咐田城派出几名密探,乔装打扮渗透到敌控区的腹地去侦察梁军的动向,他夜里乘船去襄州城见三皇子及沈漾。
    除了龙雀军近六千主力外,韩谦希望三皇子及沈漾,能跟杜崇韬争取更多的兵力,补入左前部。
    至于以周数为首的第二都将卒,韩谦还是希望他们继续留在襄州城以东为好。
    说实话,韩谦这时候有些不敢让受信昌侯府及晚红楼绝对控制的第二都太靠近自己。自己“兵谏”别人是件爽事,但要是让别人“兵谏”了,那就太不爽了。
    韩谦此行,依旧没有将赵无忌带在身边,而是暗中吩咐他盯住赵阔。
    韩谦对赵阔始终不够信任,特别是发生范大黑与张潜之女通婚一事之后,他对父亲身边的老一代家兵,心里的警惕性就更强。
    不过赵阔是他父亲的亲信,又在叙州统领狱卒,押解五百刑徒来襄州,韩谦暂时不能不用他担任叙州营指挥。
    不过,即便除了用奚昌、郭奴儿分赵阔之权,除了叙州营在沧浪城接受田城的节制外,叙州营十名队率也皆用左司精锐斥侯充任,下面的什长、伍长,也多选择奚氏族人,但韩谦还是额外吩咐赵无忌帮他多盯住些赵阔,他才能放心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