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弹举善恶
    韩谦连夜在杨钦、奚荏的护送下,乘船沿汉水而下,赶往襄州城去见三皇子。
    晨曦初亮时,在襄州城西四十里外,看到郭亮所部正停在一座小岗前,正派人四散砍伐树木,准备在这里扎营。
    韩谦使船靠岸,登岸去见郭亮,希望他率部继续西进,不要停顿下来,更不要浪费物资、人力及时间在这里扎营。
    “有什么事情,还请韩大人去找殿下及沈漾大人,郭某人仅知奉命行事;郭某人昨日奉命到此处择地扎营。”郭亮毫不客气的拒绝了韩谦的要求,冷淡的说道。
    郭亮坐了那么多年的冷板凳,养成孤傲的性子,信昌侯李普都没能将他拉拢过去,他对为名利不择手段的韩道勋、韩谦父子,从心底是瞧不起的。
    大清早在郭亮这里碰了一个软钉子,韩谦也是气得够呛,却又拿郭亮没有办法。
    在与越王董昌争两浙地盘时,因为主将临阵投敌,龙雀军事后受到天佑帝的清洗。郭亮作为龙雀军的高级将领,当时能够硕果仅存,没有被清洗掉,个人品行是经得起严格挑剔的,要不然天佑帝才不可能留下他看守龙雀军的残部。
    也因此使得郭亮在龙雀军的老卒之中,乃至在军中颇有一定的声望。
    韩谦只得再次登船,往襄州城赶去,等见到三皇子及沈漾等人之后,再说其他。
    …………
    …………
    韩谦赶到襄州城,杨元溥早就第一时间得知发生于沧浪城、铁鳄岭的战事进展,他还没有见识到战事的残酷血腥,对龙雀军初战就斩获梁军近六百首级,感到相当的振奋。
    得知韩谦回来,杨元溥兴奋得跑出中门相迎,询问战事的细节。
    从梁军在北线开战以来,西北面行营在杜崇韬的主导下颇为消极,早就将方城、宛城、新野、唐河一线的兵马撤了下来,还是在天佑帝的严旨之下,才保留左前部、右前部的防线。
    也因此,西翼的战果,在昨天之前,累计都没有斩获梁军六百首级。
    而在此之前,集结于邓襄的兵马,可没有谁更看好龙雀军的战斗力。
    杨元溥身为副帅,在防御使府更多是被供奉起来的角色,他说什么话,没有人会直接反驳他,但他心里也很清楚,并没有多少人真正将他的话当一回事。
    昨日一夜,叫杨元溥大感扬眉吐气。
    见三皇子颇为兴奋,兴致浓烈,韩谦站下来喝了一口茶,便将沧浪城一战前前后后的细节详细说给他知道。
    韩谦以往也没有经过正而八经的攻防战事,很多时候教导三皇子治军用兵之法,多少有些教条主义,只是他的思路活,很多观点新颖,要比饱经沧桑的沈漾进行刻板教导,更有说服力而已。
    沧浪城一战规模虽小,双方准备都很不充分,却也是活生生的案例。
    韩谦也是借此机会,更加叫三皇子认清到战争致胜的本质,更多在“钱粮”二字上。
    韩谦赶回襄州城,除了建议郭亮所部能尽可能西移,还有一件事就是为西线争取更多的粮草物资。
    以往防御使府是按月调拔西线所需要钱粮物资,韩谦希望改为两个月甚至照一个季度,往西线调拔钱粮物资。
    这么一来,西线掌握更多的钱粮物资,在战事紧迫时,甚至可以出高价招募山寨健勇参战。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梁军如此坚决的进攻沧浪城,出乎韩谦事前的想象,沧浪城能够守住,山寨民夫参战起到相当关键的作用。
    要不然的话,左司斥候及奴兵即便都拼光掉,都未必能将沧浪城守住。
    而沧浪城一战,也说明生存条件极为清苦简陋的山寨,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愿意接受征募的。
    这一切的前提,自然是龙雀军在西线掌握更多能灵活调用的钱粮。
    李知诰最初的建议,是希望郭亮所部能西进到沧浪城,韩谦则直接希望郭亮率部直接进驻到铁鳄山去。
    一方面铁鳄山方向承受最大的压力,另一方面韩谦指挥不动郭亮这个人。
    郭亮率部到沧浪城后,他与郭亮谁主谁副,恐怕并非一纸命令能够决定的事情;在韩谦看来,郭亮这个人还是交给李知诰节制为好。
    韩谦希望三皇子直接给郭亮下令,然后知会杜崇韬一声便好,但沈漾则坚持先知会杜崇韬,在得到杜崇韬的许可之后,由防御使府直接签署军令发给郭亮。
    沈漾视前朝末年以来藩镇割据,最关键的一点便是法度废驰,致使武夫擅权,楚国要想获得长治久安,即便杨元溥身为皇子,规矩也不应该随便逾越;甚至韩谦每有议事,沈漾也是将陈德、柴建、张平、李冲等人召集过来。
    这样的沈漾,有坏处,就是韩谦获得三皇子的完全信任之后,还是无法完全施展手脚,但也有好处,至少韩谦不在三皇子身边,不用担心沈漾会被柴建、李冲几个坏种唆使着给他下绊子;也不用担心三皇子重新落入柴建等人的控制之中。
    沈漾坚持如此,韩谦便请三皇子及沈漾、郭荣三人,赶紧去见杜崇韬斡旋此事,梁军往内乡一线聚集兵力的速度很快,他们这边也需要尽早做好万全准备。
    在三皇子府邸等了近一个时辰,三皇子、沈漾、郭荣三人才赶回来,看三皇子满脸的不悦,韩谦咯噔一跳,迎上去问道:“怎么,杜大人那边坚决反对殿下的请求?”
    “杜崇韬却是同意郭亮率部前往铁鳄山,也同意增拨两个月的军资给西线,以防止战事紧密起来,首尾难以相顾,多做些准备,也是好的。”杨元溥愤愤不乐的说道。
    杜崇韬那边从善如流,韩谦不清楚三皇子为何还这般模样,沈漾却在旁边劝说起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当运筹于心、帷幄千里,此时西线战况甚烈,殿下要去沧浪城、铁鳄岭、荆子口巡兵,徒然搅乱军心,不要说杜大人,我也是坚决反对的。”
    韩谦这才知道三皇子跟沈漾在闹什么别扭,原来是想跟他一起去沧浪城,却为杜崇韬、沈漾所阻,这才闷闷不乐。
    韩谦是希望三皇子能亲临一线,唯有直面战事的血腥跟残酷,亲眼看到一支庞大军队运转的繁琐跟破绽百出,才能真正对应以往的所学,洞悉人心与事物的奥秘。
    什么君子坐不垂堂,不立危墙之下,韩谦是不屑一顾的。
    韩谦他也怕死,而且怕得很,但这一年多来他最大的感悟,就是越怕死越死得快。就三皇子杨元溥而言,他此时有什么不立危墙之下的资格?
    不过,眼下韩谦并不想跟沈漾起分歧,便跟三皇子说道:“此时西线守备残缺,铁鳄岭甚至连座完整的军寨都没有,殿下欲往,叫敌军得知消息,恐怕会加倍进攻铁鳄岭。殿下在襄州稍安勿躁,我每日详细写下军情,派人送入襄州城中,殿下一样能及时掌握西线每天战事详尽的进展——待西线战事稍稍缓和些,殿下再过来激励士气为好!到时候殿下训练的侍卫亲兵,也可以上阵见一见血。”
    “侍卫营我已经操训一个多月,大家都说好,但正如韩师所说,没有上战场见血,到底好不好,也不能全凭他人空口所说。”杨元溥知道难以事事如意,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不无惋惜的说道。
    韩谦看了沈漾一眼,见沈漾眼神颇为坚决,心想怕是难劝服这倔强小老头。
    沈漾却不会韩谦在这事让步,就不会得寸进尺,继续说道:“殿下欲知西线更详细的情况,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李参军可以随韩谦去沧浪城,代殿下巡兵。”
    韩谦就头顿时就大了三分,没想到沈漾竟然想出这样的主意!
    郭亮已经桀骜不驯,李知诰或能勉强压制住他,但沈漾此时还要将事事看他不顺眼的李冲派过去,这不是给他们添堵吗?
    “李冲留在襄州城有用。”杨元溥也第一时间就想否决沈漾的建议。
    “录事参军总录诸曹文簿,有弹举军中善恶之职,殿下要是不想用他,那就写函递给枢密院,撤换他人担当此职!”沈漾坚持说道。
    沈漾怕三皇子遇险,阻止他去西线巡兵,但龙雀军增援襄州的兵力,有四分之三集结于西线,加上这次将有大批的粮秣物资运往沧浪城集结中转,照规矩必需派人过去监察。
    沈漾并没有跟韩谦过不去的意思,甚至知道韩谦的能力之强,是龙雀军能走到今天的一个关键因素,但法度始终是法度。
    沈漾对韩谦寄望甚高,希望他能真正成为匡扶大楚社稷的一代名臣,而不希望看到他权势滋长失去控制,最终成为祸乱天下的权臣。
    郭荣作为监军使,理应留在三皇子及他这边,监察龙雀军的整体运转,而具体到诸都、诸曹监察军务运转,则是录事参军的职责。
    韩谦不想李冲过去,李冲他自己还不愿意过去的。
    侍卫营的指挥权被剥夺后,李冲身边甚至连个能信任的扈卫都没有,他没事跟着韩谦到沧浪城受虐去?
    韩谦暗感当初推沈漾到三皇子身边主事,真是作茧自缚,但可惜当时除沈漾之外,他与李知诰没有其他选择。
    见沈漾态度如此强硬,并无回旋的余旋,韩谦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反过来劝三皇子听从沈漾的建议,说道:“沈漾先生此言有理——沧浪城、铁鳄岭的军功,也需要殿下派人核验,才合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