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韩谦都没有坚持,杨元溥也相信李冲在他跟前,玩不出什么花样,盯着李冲问道:“李冲,你愿意过去?”
    李冲当然不会想着到韩谦的跟前找不痛快,待要找借口推托,却见张平站在三皇子身边朝他频递眼色。
    李冲才省悟过来,心里想,录事参军在州县及军中所拥有的弹举善恶之权,乃是天佑帝所定的法度,韩谦再得三皇子的宠信,他以法度治之,也能叫韩谦不敢太过放肆。
    再者,韩谦、李知诰利用沈漾的公正不阿,以防止他们再试图去控制三皇子,但他们同样的也可以利用沈漾的公正不阿,压制韩谦、李知诰权势过度滋长,避免大量的资源过度往第一都及左司倾斜!
    “殿下所遣,李冲万死莫辞。”李冲应道。
    听李冲这么说,韩谦心里嘿然冷笑,暗道,小样子的还想跟我斗心眼?
    韩谦沉吟片晌,朝三皇子拱手行礼道:
    “龙雀军有录事参军一职,但一直以来都有如虚置,并没能真正发挥作用。如沈漾先生所言,军中确需有弹举善恶之人,才能真正做到纪律严明。不过,李冲兼领录事参军、法曹两职,仅有两三昏聩老吏相助,连文书都写得狗屁不通,实难达到治军使之如臂所指的效果。殿下应迫切辨寻贤才,以为书办、令史,将军中法度张显起来。而陛下于诸军设监军使,更是着意察辨奸逆,那龙雀军的录事参军及法曹所属事务,也理应受监军使郭大人监管,以免闹出什么冤狱出来,怕是会有伤殿下与陛下的英明……”
    韩谦又问沈漾,“沈漾先生,你觉得呢?”
    “正应如此。”沈漾点头应道。
    在沈漾看来,三皇子还是太年轻了,太容易受人控制,他既然有机会,就要防止龙雀军有朝一日沦陷为受权臣武夫控制的私兵。
    韩谦所建议,正是他打算邓襄战事平息过后要做的事情。
    不过韩谦既然此时提出来,沈漾断没有推挡回去的道理。
    而用郭荣监管录事参军及法曹,沈漾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可。
    郭荣是安宁宫及太子一系的宦臣不假,但沈漾认为郭荣既然此时身为龙雀军的监军使,便应给他履行监军使的职责。
    而倘若郭荣做出有违法度的事情,他与三皇子都可以上奏疏举劾。
    坐在一旁的郭荣,听到这里也是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事会牵涉到他头上来。
    郭荣是跟着沈漾、陈德一起到襄州城的,他们到的时候,柴建、李冲对侍卫营的指挥使就已经被韩谦与李知诰解除了。
    郭荣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事后看韩谦大权在握,将大量的资源往李知诰所主导的第一都倾斜,而柴建、李冲乃至张平在三皇子身边皆不得重用,他掰着脚趾头也明白信昌侯府一系内部出现严重的裂痕。
    只是随着北线的形势严峻起来,郭荣也没有办法借机做什么事情,甚至还得支持兵力及资源往左前部倾斜,确保楚军在汉水北岸的存在,以分担寿州军此时正承担的军事压力。
    郭荣这时候也隐然听明白过来,韩谦此次建议广选书吏,填补进记室、录事以及六曹,大概是要继续压制信昌侯府对龙雀军的影响力。
    当然了,韩谦主张他有权插手录事及法曹诸事,郭荣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龙雀军自筹立以来,诸曹书办、令史、胥吏是严重不足的,一方面是主要是信昌侯府及晚红楼所培养的精锐也有限,填入军中任将校武官就已经有所不足,另一方面诸曹书吏除了需要有勋官身份外,还需要知晓军中法度实务才能够胜任,信昌侯府在这方面的人才相当缺乏,周元等人在信昌侯府都已经能算是这方面的大才了。
    韩谦能知道沈漾的真正用心不坏,而他借机提出此议,除了希望在回金陵之前就广选书吏填入诸曹,对信昌侯府及晚红楼在龙雀军的权力进行限制之外,实际上这也是扩大龙雀军及临江侯府权及影响力的机会。
    要是仅仅用信昌侯府的嫡系或者说从龙雀军内部提拔人才,龙雀军及临江侯府要要什么时候,才真正有资格跟安宁宫及太子一系抗衡?
    在这诸多事上,韩谦从来都是宜速、宜早,不宜迟的。
    李冲、柴建、张平三人面面相觑,反倒怀疑沈漾主张李冲代三皇子巡兵西线,是跟韩谦私下约定好的说辞。
    …………
    …………
    西线战事吃紧,随时都可能会有出乎意料的变化,韩谦也不敢在襄州城宿夜。
    从襄州城往沧浪城,逆水而上,韩谦都嫌乘船太慢,而是改成乘马。
    韩谦与三皇子、沈漾辞行后,与奚荏、杨钦等人牵马出锦兴坊,看到李冲已经带着三人在锦兴坊大门口等着他,看样子是打算跟他们同行去沧浪城。
    借着昏暗的灯火,韩谦看得出李冲身后四人,其中两人是姚惜水与她的一名贴身丫鬟女扮男装。
    虽然姚惜水与贴身丫鬟改变些容貌,但李冲、柴建、张平此时在襄州城身边有什么人,跟谁接触,韩谦都派人盯着。
    韩谦不知道晚红楼还隐藏多少势力,但信昌侯府名下有真正身份的家兵,差不多都编为龙雀军担当各级将校武官;在李冲与柴建对侍卫营的指挥使被解除后,至少在晚红楼另派人手过来之前,他们身边就没有什么人手能用了。
    李冲身后另外还有两名孔武有力的汉子,实是姚惜水这次带到襄州的护卫,一度被韩谦下令关押起来,一直到十一月中旬,在沈漾正式接受三皇子身边的事务之后,才还他们自由。
    见姚惜水也跟着去沧浪城,韩谦也只是看了一眼,甚至都不点破她的身份,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们要连夜赶路,出发吧!”
    此时梁军的斥候已经抵近汉水一线,韩谦随行只有十数扈卫,只能走襄州军在汉水南岸开辟出来的狭窄道路。
    这一路往西要走一百四十余里,等到襄州军在沧浪城对岸的江口防垒,才能换船渡过汉水。这是夜里回沧浪城最快、最安全的方式。
    李冲也是默不作声,将刀弓扶正,松开疆绳,与姚惜水及扈卫驰马先行,韩谦他们紧赶慢赶,一个时辰后追上入夜前才拔寨夜行的郭亮所部,数百支火把倒映在江水之中,仿佛稀寥的星辰。
    北岸一片漆黑,也不知道有没有梁军斥候像野兽一般潜伏在暗处。
    好在杜崇韬事前对汉水沿线的船只进行严厉的管控,兼之北岸就没有多少渔户残存,暂时还不用担心有大股的梁军斥候渡河过来。
    不过,想到昨日梁军悍勇将衣甲浇湿攻城的情况,韩谦还是担心已有少量的梁军斥候在这么冷的天洇水渡河。
    说到底还是杜崇韬在汉水北岸的部署太消极了,四百梁军精锐能够奔袭沧浪城,说明黑龙山东麓到樊城之间出现大缺口。
    樊城守军没有往那里派出大量精锐斥候,以致四百梁军精锐悄无声息的从黑龙山与汉水之间的狭窄残道漏了进来。
    韩谦也没有资格去找杜崇韬抱怨,甚至郢州司兵参军夏振擅自弃守内乡城,叫丹东下游水道的右翼都暴露出来,他与李知诰都没有办法拿夏振怎样。
    韩谦找到郭亮,说了三皇子及沈漾都希望充实诸曹。
    郭亮手下的老卒甚多,皆大多数都有勋官身份,但一直都被压制在最低层,是可以先挑选一些人填入诸曹担当吏事的。
    不管郭亮这人如此倨傲,韩谦有机会示好,也是要拉拢之,总不能将他推到柴建、张平等人的怀抱里去。
    这时候有数匹快马迎向驰来,却是李知诰派往襄州城的信使。
    今日梁军从内乡城方向继续强攻铁鳄岭,即便第四都一千五百将卒留在铁鳄岭协防,今日这边的伤亡依旧超过五百。
    梁军在内乡城聚集的兵马越来越多,以前锋骑兵为主,目前粗估已经超过七千精锐。
    要是梁军继续如此惨烈的拼消耗,即便郭亮所部也增援上去,他们在铁鳄岭也没有办法支撑几天。
    郭亮知道铁鳄岭紧迫的情况,也不多言,带着百余扈卫与韩谦先行,而身边第五都一千五百将卒,最快也要两天后才能抵达铁鳄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