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募兵
    韩谦待要返回沧浪城派人去与山寨联络,远远看到十数骑突然从北面山岭间纵出,非常突然的插入湾口与内乡城之间的荒野。
    无论是从这十数骑突出来的方向,还是看他们所穿的甲衣,也都知道这些人是夏振、郑晖从淅川城派出来联络这边的信使。
    看到各有上百梁军骑兵从湾口及内乡城分别驰出,意图拦截从北面驰出的十数骑,李知诰随后也派出百余骑出残寨接应。
    淅川派出联络的信使,最后仅有三人被接到铁鳄岭来,有四人负伤往来处逃走,六人被射杀在梁军的强弓拦截之下。
    这三人都是郢州司兵参军夏振身边的亲信,韩谦、李知诰之前在樊城见过来,看他们满身浴血,便直接让他们上前来说话。
    “什么事情,非要在白天强闯梁军的封锁来说,难不成郢州、黄州的人命这么不值钱?”韩谦看着淅川城派来的斥候,满脸不悦的抢先说道。
    能从梁军拦截下杀出来的人,皆是骑术精湛、身手不凡的精锐,心里也为战死的同僚悲痛,听韩谦这么说,也只是脸色阴郁的从怀里掏出一封被鲜血浸染过的信函,递呈上来:
    “此乃我家夏参军的信函,还请李都头拆阅。
    李知诰拆开漆封,先粗略看过一遍,便递给韩谦、郭亮他们传阅。
    郑晖、夏振联名所签具的信函,乃是请求李知诰、韩谦这边派船接应他们从淅川城撤出来。
    郑晖、夏振率领郢州、黄州的援兵此时都已经增至一千五百人,此前分守淅川、内乡两城,然而梁军北上西进,夏振第一时间放弃花费两个多月修缮的内乡城,率郢州援兵退到淅川与郑晖会合。
    这两天梁军猛攻铁鳄岭,郑晖、夏振没有想到要出兵从旁侧应,这时候竟然派人过来,请求这边派船接应他们撤出来。
    韩谦打了个哈哈,笑着跟李知诰说道:“郑夏二人,真以为自己的脸有多大啊!”
    虽然梁军已经截断郑晖、夏振他们撤出淅川城的陆路通道,但淅川河发源于北面的伏牛山中,从淅川城外绕过,在湾口西十数里外流入丹江之中,是丹江下游最大的支流。
    淅川城此时与铁鳄岭这边,水路是相通的。
    郑晖、夏振甚至可以放弃淅川城,率部从淅川河的西岸北进到河口,只要他们这边派船去接。
    只不过韩谦与李知诰无法追究夏振擅自弃夺内乡城的责任,但也绝不会有派船接他们撤下来舒舒服服的好事发生。
    “恪尽职守,乃是诸将应尽的本分,待天黑你们潜回淅川,告诉郑晖、夏振二人,没有我的军令,倘若再擅自弃城而逃,休怪我铁面无情。”李知诰绷紧削瘦的人,对淅川城派来的四名军将训斥道。
    待李知诰挥手让淅川派来的四名军将退下去包扎创口,韩谦却给田城使了眼色,做了一个捉拿的动作。
    田城心领神会,带着人跟了过去,待四名军将没有防备,便一拥而上将他们扣押下来,拿出绳索将他们五花大绑起来。
    “你们这是何意,我们何罪之有?”四名军将不甘愿的挣扎着,愤怒的吼叫道。
    面对突发的状况,李知诰、郭亮、李冲等人皆是震惊,不知道韩谦要干什么。
    待田城将这四人押过来,韩谦铁面无情的盯住他们,厉声喝斥说道,“何罪之有?我问你们,夏振擅自弃守内乡城,你们身为夏振身边的扈从亲卫,可有劝阻?你们没有制止夏振弃城,与之一起怯战弃城,论责同罪,你们有脸质问何罪之有?李都将宅心仁厚,但我这一关你们没有那么好过——”
    “我等乃郢州军将,不受你这竖子管束。”为首壮汉挣扎着吼道。
    韩谦示意田城拿木珠子将这四人的嘴巴塞起来,莫叫他们再嚷嚷下去,这才朝李知诰说道:“这四人不能放回去,先交给我押回沧浪城待日后一起治罪。”
    李知诰他心里也恨夏振不战弃城,更不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示意韩谦尽管将人押回沧浪城便是。
    李冲心里想着,即便要治这四人之罪,此时没有防御使府法曹官吏,理应也该是作为录事参军的他负责追问此事,但想想韩谦这人实在蛮横无比,再者他也不想跟郢州的地方势力起什么冲突,便隐忍着没有吭声。
    …………
    …………
    韩谦从铁鳄岭马不停蹄的赶回沧浪城,李冲、姚惜水也跟着过来。
    他们留在铁鳄岭没有意义,毕竟大批物资主要从沧浪城集散、中转,倘若有什么舞弊之事,最有可能发生在韩谦身上。
    李冲身为录事参军要察举军中不法,自然也是要跟着到沧浪城去。
    回到沧海城后,韩谦指定城内角落里两间陋室,给李冲、姚惜水他们当住所,便不管他们。
    百步见方的土城,不要指望城内有什么宽阔的大院子了,实际上是以方型围屋的形式,在城内密密集集建造了里外四圈的排屋,共计一百八十二开间,作为营房及货物仓储所用。
    唯有最中心建造一座像官印似的两层方楼,也方便指挥及眺望城外的动静。
    接下来,韩谦便安排郭奴儿等人渡过汉水、丹江,到各家山寨谈募兵之事,也没有谁意味着这一天已经是天佑年的开端。
    韩谦给出的募饷价码,是一名健勇助守沧浪城、铁鳄岭,每月给一石盐作为军饷,但兵甲需要应募健勇自备。
    一石盐在襄州城也要售三千钱,到商路禁绝的汉水山寨之内,则高达六七千钱,韩谦可以说是为募兵开出天价了。
    此外,此时接受雇佣的精壮民夫,也从早前的月给四升盐,也是直接提高到月给两斗盐。
    没有办法,铁鳄岭及沧浪城形势危恶,没有重赏,岂有勇夫?
    言无信则不立。
    左司在沧浪城立足两个月,以龙雀军的名义,与周边山寨皆能颇为公平进行物资交易并雇人做工,看上去时间很短,但过去几十年里,所有曾试图统治邓襄地区的势力,都没有能做到这一点。
    同时也由于这些山寨太孤立,物资供给太不平衡。
    这诸多因素都就叫龙雀军的声望在百里方圆之内迅速立了起来。
    即便最初对韩谦最为警惕的山寨,为紧缺的物资所诱惑,到沧浪城战事爆发前,也派出少量人手过来做工,换取最为紧缺的盐药等物,也观察这边的形势。
    在沧浪城做工的山寨民夫,因此才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从三百人增加到八百人。
    当然,沧浪城一战,韩谦是有征募山寨民夫参战,山寨民夫伤亡也算较为惨重,但在当世看来相当厚道的抚恤及给赏,由部分民夫拿回山寨后,自然也就激起更多人争赏的念头。
    还有一点就是李知诰那边,即便是战事最激烈的时候,也没有将韩谦调拔过去的山寨民夫强赶上战场当炮灰,而是很好的保护在残寨之中。
    韩谦开出重赏,首先是铁鳄岭那边仅有少数山寨民夫畏死,选择离开,而留下来的山寨民夫之中,差不多有近二百人,愿意接受募征参战。
    汉水南岸以及丹江西岸的山寨,到第三天时也给出回应,有五路人马或翻山越岭,或乘简易的木船,随韩谦派出去联络山寨的斥候赶来沧浪。
    不过这五路人马并没有直接渡过汉水或丹江,抵达沧浪城下来见韩谦,而是在沧浪城相隔丹江的对岸,停了下来,希望韩谦亲自渡河去跟他们谈雇佣的条件。
    “密云寨首周惮等人希望独立率部参战,而不是将他们的寨丁打散编入龙雀军!”主要负责联络山寨的郭奴儿,渡河赶到沧浪城下,跟韩谦禀报道。
    韩谦站在江滩前,看丹江对岸五路人马都没有太多,每一路都仅有二三十人,不过密云寨周惮他听说过。
    周惮乃匪首秦宗权帐前头目之子。
    秦宗权陷襄州城后,于前朝和德年间,又被当时受封梁王的梁帝朱康所败,麾下三四十万兵马四分五裂,很相当一部分人逃入汉水丹江的深山老林之中。
    周惮之父便是其中一支,流入汉水上游建立密云寨。
    周父死后,周惮继承其位。
    密云寨位于汉水上游七十余里的山涧深处,占据一处凹陷山谷筑寨,有一千四五百寨民,算是周遭两百里方圆内的一座大寨子了。
    密云寨少说能抽调出两百精锐健勇出来,韩谦看对岸五路人马,没有一路超过三十人,看来他们此时前来,是跟他谈条件来的,谈判条件后才会将更多的人马拉出山来。
    “既然要谈条件,那我便渡河去见他们。”韩谦施施然,揭起袍襟,便能抬脚往乌篷船跨去。
    “大人留在沧浪坐镇,由田城去便好。”田城劝道。
    山寨势力太过复杂,又深居山内,人心难测,田城担心周惮等人并非完全没有被梁国奸细渗透的可能。
    “他们既然到沧浪城来,便是信任我韩谦,那我韩谦又岂能叫他们失望?”韩谦慷慨说道。
    当然韩谦嘴里这么说,内心里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暗道自己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但心想谈妥条件最终还是要允许周惮等人在丹江沿线独立领兵参战,与此时渡河去见周惮等人实质上是相当程度的冒险。
    不管韩谦怎么想,他这话却叫田城等人颇为感怀;闻讯赶过来看动静的李冲、姚惜水,听了韩谦这话,则是撇撇嘴,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