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扣船
    也没有安排太多的人护卫,田城与郭奴儿、奚荏、赵无忌等人陪同韩谦渡河去见周惮等山寨首领;李冲、姚惜水则站在江滩上看韩谦他们渡河过去。
    周惮三十岁不到,脸颊削瘦而白净,跟韩谦印象中山大王的形象差距极大,鳞甲外穿裹一身白袍,更像一名儒将;其他四人也是方圆两百里内的大寨代表。
    很简单,周惮等人是对韩谦开出的重赏心动,但又不想手下精锐寨丁加入以应募的形势加入龙雀军。
    这会导致相当多的精锐,有可能会脱离山寨的控制,被龙雀军拉拢过去。
    此前二十多名精锐,在山寨没有牵挂,击退梁军对沧浪城的突然之后就选择直接加入左司,这便是诸寨所忧虑的事情。
    他们就想着几家大寨都能独立于龙雀军之外,应募参战。
    这样,战事结束后,他们还能将这些精锐寨丁带回去,而不至于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
    因此,周惮派人跟其他山寨沟通过,约好今日一起到沧浪城来;其他的小寨子,这时候自然更是希望五家寨子能顶在前面跟龙雀军谈成交易。
    韩谦沉吟片晌,看着周惮及其他四家山寨的代表,点头说道:“周当家等人所虑,我也能理解,但募饷核算就可能要复杂一些;同时要是诸寨都独立参战,会相当的混乱。要不然这样,你们几家合到一块,凑足一千五百人参战,只需要接受我这边监管便行,同时我也先照参战人头给予两成募饷,也会照诸寨进入丹江东岸的人头保证粮草补给,但剩余的募饷,咱们就要照军功进行核算——周当家,你们觉得意下如何?”
    周惮等人有戒心,不愿意将手下人马分散编入龙雀军中应募,韩谦便想着索性叫他们集中起来,组建一支雇佣兵马,但他同时也得防着这伙人出工不出力,不会一次就将募饷给足。
    当然,韩谦同时也只会给他们一千五百人的编额,为防止雇佣兵马规模太大,有尾大不掉、反客为主的可能;倘若还有更多的山寨精锐应募参战,则要打散编入龙雀军。
    周惮等人也是在暗暗打量着韩谦。
    虽然韩谦对外的正式身份,仅仅是侍卫营副指挥、临江侯府从事,但从龙雀军进驻丹江沿线以来,不仅与山寨的联系都是韩谦一手负责,甚至绝大多数的物资补给也都控制在韩谦手里。
    而韩谦这个身份,已经表明他就是三皇子身边的嫡系,对层次更低的山寨势力而言,已经足够用了。
    唯有韩谦是如此年轻,叫周惮等人颇为意外。
    周惮等人商议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接受韩谦所给的条件。
    事情决定下来,当即便合并出一支百余人的精锐队伍,由周惮统领着渡过丹江,到沧浪城北侧驻扎下来,然后再派人回山寨调遣更多的人手过来。
    渡过河来,韩谦介绍李冲、姚惜水等人给周惮认识,说道:“李将军乃录事参军,弹举军中善恶,我有什么失当之处,李将军也会毫不留情面的跟殿下举报。不过,周当家乃我所募请而来,所领将卒自然还是周当家诸位严加管束——另外,我此时便拨三百石盐作为第一批募兵军饷,周当家你们希望我将这批盐,运往何处?”
    韩谦手头人力有限,不可能将三百石盐分送到各寨手里,只想着集中运往一处,由他们山寨内部自行分配。
    “韩大人若是方便,运往鹿台峪便成。”周惮说道。
    鹿台峪有溪涧通入汉水,位于汉水上游,距离沧浪城有五十余里水路,派一艘乌篷船便能将盐运过去。
    当然,除了食盐外,周惮他们也希望换取其他一些山寨紧缺的其他物资,但只要沧浪城这边有储备,韩谦都是尽可能给予他们方便。
    “……”李冲现在已经很难琢磨韩谦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总之韩谦在他的眼里,很多事情都大胆到超乎想象。
    竟然允许这些年来都桀骜不驯的诸多山寨,组建一支独立的兵马,紧贴着沧浪驻扎?
    不过听韩谦说话的态度,李冲也知道他在沧浪城制止不了韩谦独断专行,只是将他所见所闻一切,如实写下来,派人将信函传回襄州城。
    接下来两天,以周惮为首,各家山寨很快聚拢一千五百人,都自备兵甲,也可能是诸多山寨之间都颇为熟悉,将卒编排以及各级武官的任命,他们自行商议,也都井然有序,推举周憧为都指挥,在沧浪城之外另筑营寨屯守。
    这几天,梁军虽然对铁鳄岭的攻势并没有停止下来,但也没有最初两天那么激烈、凶残,更多是逼近铁鳄岭北麓,限制住李知诰所部出铁鳄岭活动。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梁军就此放弃对铁鳄岭的争夺,主要还年后连续三天皆是大雪,封住道路,拖延梁军更擅于攻城夺险的步兵往西线推进的步伐。
    梁军此时显然也不舍得在这大雪封山、道路泥泞的恶劣条件,将前锋骑兵精锐用于攻城战的消耗之中。
    龙雀军趁着大雪封山,则是抓紧时间修筑寨垒、挖掘濠沟,运送物资,同时也进一步调整丹江沿线的兵力配置。
    此时李知诰将第一都两千余精锐都调到铁鳄岭,与郭亮所部分别守住铁鳄岭北麓的两处山口;高承源所部则全部用船调到荆子口,与杜崇韬手下军将张保所率领的五百襄州军兵卒据险以守,堵住梁国关中兵马出武关东进的通道。
    韩谦将杨钦、冯宣等人所率的船帮及四姓船队都留在襄州,也承担起左前部物资运输及人员输送的重要。
    困守淅川城的郑晖、夏振二人,一度绕过李知诰、韩谦,派人到襄州城请求襄州军派兵船接应他们撤离淅川城,但杜崇韬严厉的训斥,此时也憋在淅川河上游的淅川城内。
    考虑到西线形势日益紧迫,韩谦最后还是建议三皇子及沈漾,派柴建会合周数,将龙雀军第三都也从襄州城东的牛首寨调到西侧,以防止形势进一步严峻。
    元月初八清晨,韩谦昨天深夜才从铁鳄岭回来,睡了两个时辰便起床处理军务、巡防城寨,刚登上墙头,便看到十数艘乌篷帆船从汉水下游逆流驶来。
    “那些是什么船?”韩谦问田城道。
    “是从郢州运往淅川的粮秣军资!”放到黑龙山南麓的斥候,早已经确认过这些船的来历,田城禀报道。
    “杨钦,冯宣,”韩谦看到杨钦、冯宣在城外闲逛,扬声喊道,“立即点齐人马,将那些船都给我截下来。田城,你也带一队人马上船,要是谁胆敢反抗,格杀勿论,一切责任,都由我承担!”
    李冲、姚惜水听到韩谦大呼小叫,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登上城头看到悬挂郢州府衙旗帜的船队,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面面相觑,韩谦之前擅自扣押郢州司兵参军夏振派出请援的四名军将,还关押在沧浪城的私狱里,并没有交给襄州军的法曹,此时又要截下郢州派来送运粮草物资的船只?
    西翼的援军及粮草,主要都是从江黄鄂郢等十二州调集,为了节约襄州军的人力、物力,从这十二州征集来的粮草,除了一部分需要运到襄州城集中储备外,其他的都是各州负责各州援兵的补给运输。
    所以说韩谦下令截停郢州的物资船队,绝对是犯大忌之事。
    “韩谦,你是何意?”
    “夏振有弃城的劣迹,谁知道这些船前往淅川,会不会接郑晖、夏振二部南撤?”韩谦说道。
    “他二人倘若再敢弃城,自有军法处置,你此时作为,乃直接有违防御使府的军令。”李冲说道。
    “……夏振都敢不战而逃,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小怕事了?”韩谦冷冷看了李冲一眼,问道。
    李冲一怔,顿时叫韩谦数落得哑口无言。
    韩谦示意田城、杨钦立即照他的命令行事,莫要叫这些船闯入丹江口,他们再派船追之莫及!
    郑晖、夏振倘若乘船南逃,即便事后将他们捉住治罪,又有何益?
    至于擅自扣押郢州的物资船,是否直接抵触到防御使府现有的令制,韩谦却不会在意,要是这点规矩都不敢破坏,三皇子的威名也太不值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