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东撤
    待数千精锐梁军骑兵过境、绝尘往南面郢州奔袭而去之后,在老将马融的建议下,马循从枣阳分派三路侦骑。
    一路紧随数千梁骑之后,看这部梁骑是否直接奔袭郢州城而去,防备他们趁这边不注意,杀个回马枪,又转向朝枣阳城杀回来。
    一路往东北至桐柏山西南麓,看那里有没有梁军通过的迹象。
    梁军倘若要在枣阳、随州之间设伏,其北面的兵马应该穿过桐柏山西南麓,进入到桐柏山与大洪山之间的山谷丘岭间。
    即便之前没有注意到这点,但即便已经有数千乃至上万兵马过境,不可能不留下痕迹。
    虽然据文瑞临推测,这一可能性甚微,但为谨慎起见,马融还是建议世子往这个方向派出百余侦骑。
    还有一路侦骑往西北方向的唐白河沿岸侦察,这是决定潭州兵马往何地撤出的重点侦察区域。
    唐河、白河乃是南阳盆地内部最重要的两条水系,发源于方城县境内的伏牛山东麓,最后在樊城东北方向汇到一起,流入汉水,又并称唐白河。
    除了灌溉汉水北岸数百万亩的粮田,也曾是南阳盆地内部最为重要的水路,但随着近百十年来战事频发,民众纷纷弃地避入深山,唐河、白河两岸的河堤无人修缮,河水漫灌,尽数垮塌,两条河道分成大大小小数十条溪河汇入汉水。
    唐河白河的水运就彻底废了,同时也形成一片切割南阳盆地南部地区的狭长湖泽带。
    要是梁军想在枣阳兵马逃往襄州城的途中,埋下伏兵,其兵马应该出唐河县,沿着这道湖泽带的东翼直接南下。
    事实证明文瑞临的判断是对的。
    潭州侦察出枣阳城,往西北方向驰出六十余里,便在这道湖泽带的东翼遇到大股梁军南下。
    也就是说,潭州兵马从枣阳往西撤,可能刚抵挡汉水,还没能组织船只渡河呢,就会被从唐河南下的这股梁军咬上。
    虽然这时候杜崇韬已从襄州城派出军使,勒令马循诸将倘若不能坚守枣阳城,应及时率部西撤,渡过汉水到襄州城跟襄州军主力会合,但马循此时怎么可能理会杜崇韬的命令?
    马循担心他们稍有迟疑,从唐河县南下的梁军随时有可能调转方向,直接奔枣阳而来。
    他不想被困在枣阳城,也不顾夜间行军的艰苦跟慌乱,赶在天黑之前便点齐兵马出枣阳城,从桐柏山与大洪山之间的谷道往随州境内撤去。
    潭州兵马决意往东撤,其他诸州的援军,加起来也有四千多兵马,再加上七八千民夫,大多数人都想着能远离是非之事,见不用承担擅自撤逃的责任,都装聋作哑跟着马循往随州境内撤去。
    唯有江州司兵参军钟彦虎在枣阳城与马循分道扬镳,独自率部西进,赶往汉水边撤去,准备渡河去襄州城。
    将能驼运的粮草物资都带上,不能驼运的便一把火烧毁,一万四五千人,再加上两三千匹骡马,乱糟糟一团逶迤东行。
    马循无心管束,也难以管束,便想着尽早撤入随州城再行整饬。
    出枣阳城东进,走桐柏山与大洪山之间的谷道,东去一百里便是随州所属的广水县,再往东南五十里,便随州的州城。
    沿唐白河东岸南下的梁军,也是骑后步卒混编,落在后方五六十里外,即便衔尾追击过来,潭州兵马也是有足够时间撤入位于桐柏山南麓的广水县城。
    马循犹不放心,一路夜行,几乎将所有的侦骑都放在身后,就怕梁军随时有可能组织骑兵从后方追击过来。
    天地在晨曦笼罩下渐次清亮起来,远处的山岗密林笼罩在清晨的薄雾之中,也渐渐清晰起来。
    后方侦骑禀报,除了一路千余规模的梁军骑兵进驻枣阳城,并没有其他兵马衔尾追击过来,马循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们此时距离广水城剩不到四十里地。
    马循趟过一道浅溪,在一座矮丘前勒住马,回头看逶迤七八里长的队伍,眉头大蹙,但好在位于队伍前半部的潭州兵马,队形相对要整饬一些,没有给他丢脸。
    马循派人将马融、文瑞等人找过来,他想着从东南面凤凰岭中间的山谷穿过去,直接赶往随州城。
    广水城是随州的属县,虽然这几年经过修缮,毕竟墙低城小,与背依大洪山东北麓险峻地形而建的随州城相比,要差得太多——同时随州城作为州治之地,储粮较丰,地方兵备也要比属县强得一截。
    他们一万多兵马,进入随州城,与随州城的地方守兵会合,至少短期内不畏梁军有能力敢强吃随州城。
    之后不管荆襄战局如何发展,他们都将赢得进退两宜的主动权:梁军倘若是纸老虎,他们可以配合楚军主力落井下石,争夺军功;要是梁军势强,控制荆襄之势,非楚军能逆,那便是潭州与之媾和,脱离大楚控制的良机。
    “好,我们去随州城!”文瑞临、马融等人也都觉得到随州城后,悬着的心才能稍稍宽懈下来。
    马循下令全军埋锅烧饭,歇够一个时辰再行赶路,他与文瑞临下马来,想着戎马倥偬之际能静下心来欣赏风景,传出去也是大雅之事。
    马融摇头苦笑,待要派人联络其他州的援将收束兵马,突然看到东南方向十数潭州侦骑疯狂往这边打马狂奔过来。
    “敌袭,敌袭!”
    他们派出去在前方搜索道路的十数侦骑,放声疾呼着往回狂奔过来。
    奈何风越山林、呼啸作响,等到马循、文瑞临等人听清楚这十数侦骑所喊的内容时,数百黑甲骑兵已经从东南方向、四五里外的一座山谷中,像黑色山洪一般杀出来。
    看到这一幕,马循、马融、文瑞临等人脸色瞬时间一片苍白,手脚都禁不住颤栗起来。
    怎么可能?
    东南面的山谷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支梁军的骑兵精锐?
    他们昨日出发前,明明派出百余骑搜索过桐柏山西南麓的丘山,这支梁骑难道是插翅飞过来的,才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这是昨日奔袭郢州的那支骑兵,必然是昨日夜里在枣阳南部穿越大洪山绕过来拦截我们?”文瑞临痛苦的呻|吟出来,说道,“我们落入梁军的算计之中了!”
    马循直觉眼前一阵阵发黑,心慌气紧。
    马融稍稍镇定一些,恰如文瑞临所说,这路梁军不可能是插翅飞过桐柏山西南麓的群山而来,也不可能是几个月之前早就埋伏在大洪山北麓的山谷间,那必然是昨日经枣阳南下的那数千骑兵,虚晃一枪,连夜横穿大洪山,穿插到这里,等着他们入彀。
    中计了!
    他们昨日虽然派出一路侦骑,盯住这数千梁军骑兵的动向,但大洪山西麓到汉水江畔的通道比较狭窄,漫山遍野都是梁军骑兵,他们的侦骑只能远远缀在后面,没有办法绕到前面去。
    事实上,梁军只需要留下一两千骑兵封堵后面的通路,他们根本就侦察不到更南面梁骑的动向。
    更要命的是,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部梁军精锐骑兵,有可能虚晃一枪后横穿大洪山来伏击他们!
    大洪山位于汉水东岸,纵横三四百里,也是沟壑纵横、千峰叠嶂,但最高峰毕竟只有三四百丈。
    大洪山脉在汉水东岸主要分为三大块区域,三大块山地之间存在大量的山谷、裂谷、平坝,上千年前居住于郢随等地的民众就在其中修筑了道路。
    在没有防寨关隘峙守的情况下,数千精锐骑兵是可以悄无声息、快速从汉水东岸穿过大洪山,出现在大洪山与桐柏山之间的山谷内的。
    他们太过轻信梁军不舍得拿精锐兵马跟他们拼消耗,也太自以为是,觉得潭州有脱离大楚的心思,梁军应该将他们视为潜在的合作对象,以为东撤随州将是坦途。
    或许他们的这种心态,早已经完全落入梁军的算计之中。
    甚至可以说梁军数千精骑昨日直接从枣阳城外绕过,目的就是要他们恐惧,促使他们仓皇放弃枣阳城出逃。
    马循、文瑞临深深后悔,没有听从杜崇韬的命令,与钟彦虎所率的江州兵撤往汉水。
    那样的话,他们即便到汉水边,有可能被数千从北面急行南下的梁军马步军缠住,但背依汉水结阵,背后又随时有襄州军精锐来援,绝对要比此时什么都没有准备的半道迎接数千梁军骑兵冲击,要舒服得多。
    “世子快走!”
    马融这时候已经顾不及后悔什么,命令百余扈卫簇先拥着世子马循往后方退去,他自己退回到山岗西侧的那道浅溪后,大声疾呼,勒令附近的兵马朝他靠拢,准备结阵迎接梁军骑兵的冲锋。
    然而一万五六千人,分属六州统辖,军民混杂在一起东撤,跌爬滚打摸黑走了一夜的谷道,正疲惫不堪,队伍自然也是一片散乱,也就前半部的潭州兵马稍稍好看一些。
    一万五六千人刚刚松懈下来准备埋锅烧饭,看到像洪流一般的黑甲骑兵从山谷里杀出来,无不是惊惶而立。
    虽然他们所处之地,相对开阔,但队伍乱糟糟一团,前后拖出数里长,根本就没有阵形可言,也没有想到会有一股骑兵,在这么近的距离里直接杀过来。
    马循、文瑞临等人退回到后方,马融在浅溪之后才仓促集结数百步卒持盾戟结成两排横阵。
    当前杀出的三四百黑甲骑兵,丝毫不畏从坚盾间伸出的一支支锋锐长矛,马蹄踏过浅溪,带着四溅的浪花,便朝楚军最前阵冲杀过来。
    顿时间血肉横飞,被长枪大戟捅穿的战马,冲势不减,连撞带压,便将防阵冲开一道道缺口。
    凶悍的梁军将勇失去战马,只要不被长矛当场捅死,皆下马步战,即便身中数箭、十数箭,刀戟也是飞快而有力的挥斩出来。
    更多的骑兵则是从冲开的缺口,坚定而快速的往楚军纵深冲杀,刀光枪影带着一片片血花,肢肉横飞,将楚军散乱的阵形搅得更加的混乱。
    而此时一队队黑甲骑兵仿佛一头头黑色巨龙,不断的从山谷里驰出,趟过污浑不堪的冰寒溪河,杀入楚军混乱的队伍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