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激战
    看着西北侧的城墙也被成百上千的梁军蜂拥而上,数百山寨募兵不得不仓皇撤下城墙,往城内的第二道防线逃去,看到更多的梁军这时候彻底肆无忌惮的从缺口涌进来,身边仅乘百余残卒退到韩谦身边的周惮,这一刻是欲哭无泪。
    周惮抹去满脸的血迹,说道:“韩大人,周某人尽力了!”
    虽然周惮得任州司马及沧浪县令,但他从情感上还是更亲近从头到尾都是亲力招揽山寨势力的韩谦。
    也许是自我封闭于深山老林之中太久,山寨首领们对外界的戒心是重,但即便是三十多岁的周惮,心机实际上都远没有柴建、沈鹤、李冲这些人那么重、那么阴沉。
    周惮还是能感受到很多人对他们存有戒心,唯有韩谦一直都有为他们争取最大的利益。
    此时被迫退回到韩谦身边整顿残部,周惮既然部下伤亡惨重感到心痛,又极不甘心。
    “此仗我们未败,有韩某在,淅川城不会这么容易就失陷的。周司马先整顿兵马,等会儿说不定还要依赖周司马夺回城墙!”韩谦故作轻松的舒展了一下身姿。
    韩谦站在一道距北城墙约两百步、东西向挖开的濠沟之后,看着北城墙这片时的血战,李知诰、周惮所部便有千余将卒或伤或死,他脸皮子也禁不住一阵阵的抽搐。
    然而看到更多的梁军像洪流一般从缺口杀过来,他心里所无控制生出来的惊惧,反倒如潮水般一点点退去,眼神越发冷咧的盯着眼前那一柄柄带血的战刃、铁盾。
    濠沟之后是叙州营的阵列,田城、高绍、奚昌、赵无忌都穿上战甲,簇拥在韩谦的周围。
    仅有奚荏仅穿轻便的革甲,警惕的守在韩谦身边,防备梁军中的箭术高手冷射过来。
    前面两排刀盾兵遮挡住不断射来的箭矢,只听得箭簇射在铁盾之上叮咚作响、惊人心魂。
    虽然从韩谦主持淅川城的防御工事起,就开始城内挖掘壕沟,但这些壕沟太窄了,最宽处不过一丈,主要是在排污渠的基础上加宽加深。
    毕竟韩谦能调用的人力、物力太有限,时间也太有限。
    这些城内壕沟即便能遏制住敌军的攻势,但作用也有限,稍为宽大一些的木板铺上来,便能成为进攻的通道。
    周惮今日看梁军的攻击势态极其坚定,并不能觉得凭借这么窄的壕沟,真能拖住梁军多久。
    这时候敌军已经将仅剩的几架笨重床子弩,扛上东北侧的城头,绞动弓弦的咔咔声在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中依稀可辨。
    床子弩的穿透力恐怖,劣质的铁盾都能洞穿,周惮随着韩谦等人被迫往后阵中退去,心里更是觉得此战胜机渺茫。
    虽说叙州营也簇拥十多架筋索床子弩,与梁军对射,但此时梁军将重盾运过缺口,作用就没有最初那几波来得明显了。
    姚惜水穿着革甲,走出镇将府,也不知道她出来找谁,看到韩谦、周惮等人走到叙州营阵列的后方,大步走过来,压低声音问道:“我义父遣我来问你,这次到底有几分把握杀退梁军?你不要拿刚才唬殿下的话来推搪我们!”
    韩谦看了姚惜水一眼,没有吭声,只是盯住缺口处像蝗群一样涌进来的梁军将卒。
    周惮这时也知道女扮男装的姚惜水是侯府监丞张平的养女,能猜到张平让姚惜水过来问话,是有心作最坏的打算,要是淅川城今日真没有把握守住,就应该趁早考虑突围。
    沈鹤、杨恩、沈漾等人乃至张平,一个个都要比韩谦权高位重,但周惮也早就看得出来,在这关键之事上,殿下还是只听从韩谦的意见。
    周惮也想劝韩谦及早建议殿下做好突围的准备,暗感要李知诰、郑晖果断放弃东城、南城,出西城沿着淅川河往北走,说不定最后还能剩一两千精锐,护送殿下从乱兵杀出重围。
    周惮刚想张口说什么,猛然间听到风呼啸的声音,转身往后看去,就见镇将府南侧的屋舍间,一蓬蓬散碎的石弹,就像蝗群一般抛射出来,呼啸着从他们的头顶越过……
    看着从头顶飞越过去的散碎石弹,周惮有些震惊。
    虽说被镇将府遮挡住,他还是知道有二十多架左司匠户营所造的投石机放置在镇军府的南侧大街,但那里距离南城墙不到三百步,距离北城墙却足足有六百步远。
    即便有一部分梁军从缺口杀进来,但他们就算直接抵达叙州营所守的北城内壕沟前,距离镇将府南侧大街也有四百多步之远。
    梁军所造、同时需要一百多人拉拽的大型投石机,也只能勉强攻及四百步外远处啊!
    当然,梁军不是不能造出更远射程的投石机,但那种巨型投石机造起来更复杂,对抛射梢杆的材料坚韧度要求更高。
    即便勉强造出来,这么一架巨型投石机需要多达三百人同时操作,才能将石弹投掷到六七百步之外。
    就目前而言,梁军觉得没有必要花那么大的气力,去造这一类的巨型投石机——这一类巨型投石机,怎么都应该用在对襄州城这一等级的攻城战中。
    梁军凭借七八丈高的巢车,早就将他们在城内的防御部署看得一清二楚,也应该因为看到他们在偏南侧部署十多架投石机,才将这两天进攻的重心放在北侧。
    周惮心里想,这些散碎石弹要是抛掷出三百多步远,就从半空砸落下来,不正好将叙州营的前阵轰砸得稀巴稀吗?
    另外,在镇将府南侧大街附近,仅有左司匠户营三百多匠工守着十六架投石机,以人数计,也远不足以同时操作二十多架大型投石机啊。
    看着石弹这一刻越过叙州营阵列的上空,周惮震惊的张开嘴,看到石弹进一步越过已经杀入城中的那一部分梁军,密集的轰砸到城墙垮塌出来的缺口内侧,他更是震惊得难以言语。
    缺口内侧距离镇将府南的投石机阵地,即便没有六百步,也相差无比。
    六百步,韩谦造出射程近六百步的投石机?
    如此射程的投石机,不是需要二三百人才有可能同时操作一架吗?
    周惮这一刻都怀疑自己是否产生幻觉,或者他之前严重错估了从镇将府南端到北城墙的距离?
    而且,这一波石弹的覆盖,都落在缺口内侧,很明显石弹落点都是受精准控制的!
    成百上千的辅兵,要进行怎样的训练,才能将投石机操作得这么精准?
    …………
    …………
    石弹密集轰落时,北城墙缺口处的梁军额外的密集,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入城中。
    因此,在第一拔石弹轰击中,差不多有近两百梁军被砸得肢残骨断、脑浆崩溅。
    正英勇往里冲锋的梁军,这一刻仿佛被浇了一头的冰水,都难以置信石弹是从城里那么远的角落里投掷过来。
    他们是知道守军在城里部署投石机,防备他们逼进城墙,但守军所剩不多的投石机也确实都部署在南城附近,但为什么能攻击到北城墙附近?
    而且十几二十斤重的散碎石弹异常的密集,第一波就有七八百枚之多。
    这意味着守军部署在镇将府南侧的投石机,除了射程远远超乎他们之前的预估外,每一架投石机所装的石弹重量也远远超乎正常的水平。
    这不是目前梁军所能造最顶尖的巨型投石机才能做到吗?
    但这种巨型投石机需要三百人同时拉拽,才有可能将这么重的石弹,一次送到六百步外的远处啊!
    镇将府南侧那么狭窄的街道里,哪里可能同时塞得下五六千辅兵同时操作二十多架巨型投石机?
    不管已经杀过城墙或正登上城墙的梁军将卒心里有多少震惊跟疑惑,他们已经冲上城头,断无可能轻易放弃,何况背后的战鼓还在拼命的擂动敲响,催促他们往城里进攻。
    他们也不清楚在后方主持战事的主帅是没有看到这一幕,还是说觉得这仅仅是守军最后一次的垂死挣扎,但多年激战磨砺出来的血勇之气,也令骄傲的梁军将卒,不甘心稍稍遇挫就退却,奋不顾身的杀入守军为他们准备好的口袋阵中。
    城外的梁军将领,或许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震天动地的战鼓催促梁军依旧如洪水般往前杀来,但刚才那一幕,则完完全全落在守军将卒的眼底,仿佛神迹一般,顿时激励得人心、热血都沸腾起来。
    杨恩、沈鹤、沈漾陪同三皇子站在镇将府内的望楼之上,看着北面已经白热化、仿佛口袋状的战场,也是激动得手脚都颤抖起来,韩谦死死熬到这一刻,才将手里这最后一张底牌打出来,竟然真有这样的神效。
    更令他们激动的,是在城外主持战事的梁军主将,这时候还没有意识到缺口之内,实是韩谦为他们精心布下的仿佛死亡陷阱一般的口袋阵。
    想想也能理解,战场杀得如此激烈,主要依赖旗鼓进行信息传递,逼近城墙的那些巢车、楼车,即便在之前的激战中没有被完全摧毁,但也因为梁军此时完全占据城墙,这些容易被摧毁的战械以及民夫、辅兵,都暂时撤了下去。
    而梁军站在城墙直接负责率领一队队悍卒进行强攻的中下层将领,则完全被血勇之气充塞头脑,至少在这波淅川战事爆发半个多月来最大规模冲锋完结之前,梁军主将都未必能清醒过来。
    叙州营、郭亮所部在北城所凭借的壕沟哪怕再狭窄,梁军也需要借用云梯、木板等物才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搭建出一条条进攻的通道,但云梯、长板,甚至勉强从缺口拖进城中的登城车,反扣到壕沟之上搭建进攻通道,又能有多宽?
    在这么狭窄的进攻通道前,楚军将卒士气也彻底激励起来,这一刻也是英勇无比,用铁盾、长矛以及简易而实用的盾车,构成出一道道神佛难越的天堑与雷池,箭矢横飞,火油罐不要命的互掷,双方的阵列一次次被打散,一次次重新聚集起来。
    然而不管冲入城中的梁军多么英勇,始终被封锁在距离北城墙缺口不到二百步的狭小空间内,就仿佛是被扎在死亡陷阱一般的口袋里。
    然后,镇将府南侧的投石机一次又一次沉稳而坚定的发动,将石磨盘以及拆屋扒房所得的散碎砖块都当成石弹,朝那块区域精准的投掷出去。
    虽说投石机阵地四周用此时用布幔遮住,但杨恩等站在镇将府的望楼之上,还是看到一清二楚。
    左司工匠所造的这种投石机,与当世的投石机,大体上没有什么差别,最大的差别在于左司投石机的尾梢不再是依赖上百人拖拽发力,而是吊绑着一只巨大的、填满土石后重逾万斤的坚固木箱,利用木箱的猛然下坠,带动长梢杆,将石弹掷出。
    装弹时操作也相当简单,三四十人利用长短杠杆的道理,将长梢杆一端拉下来,用绳索固定住装弹,砍断绳索,尾梢木箱再次猛然下坠,发射石弹,效率要比传统的投石机,高出一倍。
    而且要比想象中更加精准。
    特别是这两天韩谦才让人将吊箱装满砂石推出来,之前杨恩都没有意识到左司所造的这种投石机,跟传统的投石机有什么区别。
    从缺口冲进来的梁军,被压制在两百步方圆的口袋阵内,密集得超乎想象,几乎每一波石弹轰砸下去,都有上百梁军将卒死伤。
    “韩谦于工造之事,却有神鬼莫测之才,这投石机问世已经千年,却无人能想到如此改造,便使其威力倍增。”杨恩感慨万分的说道。
    韩谦之才,沈漾感受也深,但他更担心韩谦太过剑走偏锋了。
    城外的梁军主将,似乎都没有意识到城内这残酷的杀戮,只是拼命擂动战鼓,摧促更多的将卒从缺口杀进来。
    他们仿佛输红眼的赌徒一般,狂热的以为,只要他们坚持更久一点,下一刻守军的意志就将崩溃掉,只要斩获最终的胜利,前面所付出的一切伤亡都将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