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化暗为明
    (为昆山的正当防卫加更一章……)
    次日午时,韩谦安排田城去请姜获、袁国维二人到凝香楼胭脂铺子相见。
    郡王府与凝香楼胭脂铺子就隔一道院墙,但姜获、袁国维从王府北门,绕到凝香楼后院,却要走三四百步。
    这个距离,却是韩谦藏身凝香楼后院二楼,拿望镜观察姜袁二人的最后机会,看得出姜袁二人也早就知道胭脂铺子的存在,甚至二人对从郡王府北门到胭脂铺子的巷道都很熟练。
    很显然,天佑帝之前对左司及信昌侯府的监视,就是这两人负责的。
    待姜、袁走近过来,韩谦才收起望镜,坐在窗前,耐着性子等田城将姜获、袁国维带上楼来。
    姚惜水、春十三娘下意识的捏紧拳头,不知道与姜获、袁国维两人相见,是福是祸。
    虽然春十三娘一直都是暗中主持胭脂铺子,都没有跟姜获、袁国维照过面,但经营胭脂铺子的女掌柜、伙计,都是春十三娘暗中调都。
    因此,即便春十三娘从此不再露脸,一旦姜获、袁国维将他们嫡系弟子安插进左司,还是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咚咚咚”姜获、袁国维站着吱呀作响的木楼梯走进楼来,田城他们守在楼下没有跟着上来。
    室内光线昏暗,韩谦背靠着窗户沏茶,有光亮从韩谦身后透进来,姜获、袁国过了一会儿才适应过来,才看清楚韩谦的脸,笑道:“韩大人好雅致,在这么幽静又脂香萦绕的地方喝茶。”
    “左司是有一批隐藏在名册之外的人员,替我跟李侯爷盯住金陵城内外的动静,防止有人会对殿下不利,”韩谦将一本薄薄的名册从袍袖里拿出来,摆到案头,说道,“两位老大人在这里看过,看多久都没有问题,要是可以,还是不要将名册拿走。”
    姜获、袁国维眯起眼睛打量韩谦。
    春十三娘跟姚惜水站在韩谦的身后,她们站在窗户的两侧,在窗外略带着刺眼的光亮反衬下,她们藏在阴影下的脸蛋更是模糊不清。
    韩谦的条件并不苛刻,不要说死间了,安插下去的密间不知道耗费多大的心血,一旦名单泄漏,这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
    而姜获、袁国维的目的也只是摸左司的底,防止有朝一日,左司成为不受控制的怪物,说道:“韩大人放心,我们看过,便会烂在心里。”
    “姚姑娘,你将名册拿给两位老大人。”韩谦吩咐姚惜水说道。
    姚惜水侧过身来,弯身去取长案上的册子,这时候让窗外的光亮打在她柔媚的脸上。
    韩谦看着姜获与袁国维看清楚姚惜的脸容后都微微一惊,但看得出他们此时的惊讶,并非是他们之前没有注意到姚惜水的存在,而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有隐瞒姚惜水身份的意思。
    韩谦心里微微一叹,姜获、袁国维果然已经注意到晚红楼的存在。
    “春十三娘,麻烦你给两位老大人沏茶。”韩谦又吩咐春十三娘道。
    春十三娘款款往前移了两步,在长案边蹲下身子,执壶沏茶。
    韩谦注意到姜获、袁国维两人的手都些微哆嗦了一下,春十三娘之前跟晚红楼没有直接的关系,姜获、袁国维两人此时的反应,说明他们对晚红楼的挖掘还有限。
    韩谦暗暗松了一口气,端起身前的茶盅,小饮一口说道:“两位老大人,请看名册!”
    名册很薄,仅有二三十页。
    姜获、袁国维二人已经注意到晚红楼的存在,他们不可能认为信昌侯府这些年就只培养出姚惜水、春十三娘两个人,所以名册里除了韩谦这一年多来所收买或部署下去的十多名密谍外,还有十四人是晚红楼近几年安排潜伏到各家府里的暗桩。
    姜获、袁国维两人翻得很慢,但还是没过多久,便将册子翻看过一遍。
    “见谅!”韩谦抱歉的说了一句,走到姜袁二人面前将册子收入袍袖之中,又跟春十三娘、姚惜水说道,“你们可以离开了,但记得换一副面孔,不要叫别人看到你们的样子。”
    姚惜水、春十三娘应了一声是,各拿出一张仅能遮住鼻翼及颧骨下的面具戴上,朝姜袁二人敛身施了一礼,便转身下楼去。
    看姚惜水、春十三娘仿佛换了一张脸般,姜获、袁国维咂嘴叹道:“溧阳侯说韩大人有天纵之材,果真不虚,这两张人|皮面具当真是维妙维肖,老夫二人这么近距离看过,都没有看过破绽。”
    “雕虫小技而已,不值两位老大人一哂。”韩谦笑道。
    当世早就有面具制作的手艺,也有所谓的人|皮面具,但无论是人皮也好,羊皮、猪皮也好,当世制作的面具有很多弊端,光线幽暗或夜里或能蒙骗着他人,但在光天化日之下,破绽多多少少有些明显了。
    姚惜水、春十三娘所用的这两张面具,乃是韩谦照她们的脸形所专门制造,先用石膏做模子,用薄铜片贴着模子敲打完全贴合她们脸形,再在薄铜片贴上一层极薄羊皮,然后用换肤膏、胭脂铅粉调色,使得面具色调与肤色完全一样。
    而且韩谦所造的面具仅遮住她们颧骨以下的半张脸,这么一来,眉眼部位还露在外面,没有丝毫的呆滞,唯有颧骨以下的脸形毫不留痕迹的改变了,从容貌上看也就变了一个人,达到改善、遮掩面貌的目的。
    “为何要将姚惜水安排到张大人身边?”
    姜获、袁国维不可能看过名册之后,心里的疑问就荡然而解,还有一些问题,他们还是要当面询问韩谦。
    “我们并不知道张大人跟安宁宫有多深的牵连,我们效忠殿下,这是我们必需第一时间确定的事情。”韩谦说道。
    “那张大人不否可靠?”姜获问道。
    “殿下在淅川城头遇险,张大人以身挡落石,韩谦亲眼所见,作不得假,但姚惜水已经安排到张大人,当然不能随便撤出来。张大人早年与幼妹因战乱离散,幼妹长像极肖姚惜水,这也算是对张大的慰籍。”韩谦说道。
    “除了这份名册之外,韩大人是否还遗忘了谁?”姜获问道。
    “不管两位老大人信或不信,韩谦的回答自然是没有,两位老大人大概也没有指望韩谦回答有,为何多此一问?”韩谦绕着弯子反问道。
    姜获、袁国维也是能听得韩谦这话里有一些情绪的,说道:“我们也是职责所在,请韩大人见谅。”
    “唯愿两位老大人所说效忠殿下之言不虚,韩谦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韩谦眼睛这一刻也陡然凌厉起来,盯住姜获、袁国维二人,以示他这次公开这么多的秘密,是有条件的。
    姜获、袁国维相望了一眼,面对韩谦此时张扬出来的盛气凌人,他们两人眼里的精芒则藏得更深,说道:“殿下要有三长两短,我们二人则死无葬身之地,这么说,韩大人可是明白。”
    姜获、袁国维这话只能说明他们是天佑帝派出的死士而已,但只要不是颠覆大楚的危急事件,还是能将他们视为三皇子的嫡系。
    韩谦微微颔首,说道:“那韩谦以后还要请两位老大人照拂。”
    “这个好说,”姜获打量凝香楼这后院里的布置,说道,“韩大人将这里布置十分雅致,要比缙云楼还要幽静,郡王府的东院墙或许可开一道暗门,也方便韩大人进出。”
    姜获的这个建议倒是十分的贴心,这样韩谦就能避开安宁宫或者其他势力盯住郡王府正门及后门的眼线,从凝香楼后院进出郡王府。
    韩谦甚至可以将凝香楼的后宅当成日常处理公事的公所使用。
    韩谦心想姜获如此建议,大概也是想表明,他们并无意盯住他的一举一动,谢道:“多谢两位老大人体谅,韩谦乃至殿下,日后可能都会需要有这么一条能隐蔽进出郡王府的通道。”
    “哦,对了,世妃午前派人将赏给韩大人的田庄地契以及十二户奴婢的身契,送缙云楼来了,等着韩大人去取。”姜获说道。
    韩谦带着田城等人随姜获、袁国维回郡王府,拿到世妃派人送来的地契、奴婢身契,跑去找三皇子谢赏。
    接下两天,韩谦带着田城、高绍、林海峥、郑通在缙云楼,与姜获、袁国维一起梳理左司的事务,同时也将郭奴儿、林宗靖等韩家部曲及家兵子弟,从左司撤出来,算是将公私梳理分明了。
    到第四天,韩谦才脱开身,吃过中饭后带上赵庭儿、奚荏、赵老倌、杜益君、杜益铭以及赵无忌、林宗靖、郭奴儿等人,出城接手世妃赏赐的田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