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永春宫庄园
    韩谦将赵老倌、赵启、陈济堂丢在外面,他带着杨钦、冯宣等人回官舍,这时候奴婢们正将那些陶瓮、甑锅以及一些奇而八怪的东西,搬入东跨院里。
    这些陶瓮、甑锅还都是韩谦新设计烧制出来的,主要是用于酿酒之后蒸馏提纯,但是效果还不是很好,韩谦也一直都没有时间去琢磨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世还酿不出后世那种烧喉的烈酒。
    韩谦以前主要用生石灰对当世所酿造的酒进行脱水提纯,但提纯后的酒里溶有一定的石灰水,入口苦涩,绝对算不上美酒,只是作为普通烧刀子酒对外销售。
    可惜谈不上口感的烧刀子卖不进官宦之家,而普通民众又承受不了高昂的酒价,所以只能算聊胜于无。
    而烧刀子酒即便是用于消毒,对创口的刺激也极大。
    韩谦就很早就考虑用蒸馏法提纯酒,去年入秋就试制新式的酒甑,但都没能进一步琢磨、调整新式酒甑的设计,荆襄战事随后便爆发了,事情就一直耽搁下来。
    目前缙云楼及左司的日常事务,韩谦都交给田城、高绍、林海峥、郑通四人主持,不管是回避天佑帝的猜忌,抑或是梳理金陵城内的局势,他都需要修身养性一段时间,也便多出一些时间去琢磨这些奇巧淫|技。
    真正的高纯酒精,除了官宦权贵会极欢迎外,医用药用上的价值也极高;而相应的蒸馏提纯办法,用途也将更为广泛。
    待陶瓮、甑锅都摆进东跨院,韩谦便迫不及待的亲自带领几名韩家的少年匠师组装起来……
    接下来数日,韩谦每日清晨骑马进城,到郡王府应卯,梳理缙云楼的事务,陪三皇子聊会天,用过午餐便骑马出城,回到雁荡矶琢磨蒸馏之事。
    杨钦、冯宣、奚昌则带着船队以及韩谦手里仅剩的三百饼金子,到这几年粮食连续大丰的润州、广陵都收购米粮去了。
    荆襄战事,不仅荆襄地区都被打残了,相邻的江鄂等地,被征调上百万石的粮食以及大批的民夫,再加上秋冬之前,还要从江鄂潭湘等地征调三万户民众,填入邓州、均州实边,整个大楚的西部疆域,农事受到的影响非常大。
    目前传来消息,长江以及沅水、湘水乃至赣江等流域在入夏后的雨量非常大,洪涝灾害不会轻,粮食紧缺将是大势所趋。
    不管怎么说,从润扬等地运粮西进,不会是亏本的买卖。
    不过,叙州船队目前仅有八艘大船,总运力也就一万五六千石而已,韩谦也没有让杨钦、冯宣他们将所有船只带走,在燕雁矶还留了一艘新式快速帆船,由林宗靖带着三十多名武装护卫及水手,在金陵等地贩运物资。
    韩谦真要从桃坞集购入石灰、青砖、煤饼等物资,货栈那边配有船只运输,但韩谦要防备金陵城哪一天形势斗转直下,得有一艘快速帆船能助他快速脱离险境。
    不管当前叙州船帮的运力多紧缺,他都要留一艘船在身边以便能随时调用。
    当然,他在燕荡矶研制蒸馏酒的同时,也着手试制能安放到帆船甲板上的蝎子炮。
    将投石机安装到战船之上,是当世水师将领都会有的想法,毕竟谁都想着能在三四百步外,就将敌船摧毁或大量杀伤敌卒,而不是双方进行残酷惨烈的接舷作战。
    不过,传统的投石机太过笨重,少则也需要四五十人同时拖拽才能发射石弹,当世即便是五层高的楼船,也远没有那么大面积的甲板,能放一架传统的投石机。
    旋风炮最大的改进,是以重逾数千斤的吊箱取代人力拖拽,但即便是小型的旋风炮,也要有五六米高,梢杆长近十米,对当世现有的战船还是太大了。
    即便强行安装到战船上,也是弊大于利。
    楼船军水师战船,所常用的战械,近战多用拍杆、钩镶,远战多用床子弩。
    床子弩能射出短矛般的弩箭,能洞穿厚厚的船壁,但只能侧面攻击敌船,威力怎么都不如将上百斤甚至二三百斤重的石弹,狠狠的砸向敌船,更不要说将装满火油的陶罐放火去三四百步外的敌船了。
    而传统的蝎子炮,对筋索材质的要求极高,而且很难多次的重复性使用。
    金陵城不像是当初被围困的析川城,韩谦想获得优良的弓材还相对容易。
    韩谦想着将传统的三弓床子弩与筋索床子弩结合起来,利用三张拓木巨弓合成的弓臂,取代扭力筋索作为抛射用的蓄力机关。
    不过,即便是三张拓木巨弓合造的床子弩,弓力也就有五六石左右,用来发射巨弩箭是足够了,但想到哪怕是将三五十斤重的石弹投掷到三百步外,至少需要八到十张拓木巨弓作为抛射蓄力机构才行。
    这么一来,蝎子炮又显得笨重且造价高昂了。
    韩谦想来想去,决意采用精钢制造弩臂。
    当世即便有百炼钢,但成本其实更高昂。
    百炼钢主要是对生铁块加热后进行反复锻打,逐步去杂脱炭,最终锻打成精钢,但整个过程繁复无比。
    韩谦最开始时望文生义,或许觉得将生铁块烧得红热之后锻打一次,便能称之为“一炼”,但等他真正深度的去研究当世的匠术,才发现生铁块在炉膛中加热后需要反复锻打数日甚至十数日,才称得“一炼”,可见当世要将一块精钢炼到“百炼”级别,难度有多大。
    三国时魏王曹操命有司制作宝刀五把,耗时长达三年。
    虽然三国到此时,又过去六七百年,冶铁炼钢技术在传统的“百炼钢”基础上有所发展,但想要铸成能用来蓄力的精钢弓臂,难度依旧比想象中巨大得多。
    一把精良的直脊钢刀,在粗钢的基础上进行锻打十炼,便足够用了,售价便要数千钱,然而精钢弓臂,要大幅度变形而不折断,而且还要有足够弹性能蓄积三四千斤的巨力,这比锻打一把精锐钢刀的要求,要苛刻多了。
    韩谦跟韩家匠师讨论相关方案,大家都直咂舌,直说真要锻造出合格的弓臂,他们花费两三年的时间,都未必能锻造出一把合格的精钢巨弓来。
    不要说其中的花费了,这时间耗得起吗?
    要是两三年过去,还不成功怎么办?
    这钱粮不是白花了吗?
    “我所谋之事,还未有不成者,你们尽管放手去做便是。”韩谦拍案说道,决意一意孤行去造精钢巨弓。
    这两年多来,韩谦糟践起钱粮来,跟流水似的,大家也都习惯了。
    这时候见韩谦已拿定主意,不容他人置喙,众人也不再去说什么,便在西跨院的南面征用一间奴婢居住的土坯房,准备着手建造炼炉。
    军府匠坊有现成的生铁及铁矿粉购来,雁荡矶这边不需要建大型炼铁炉。
    而当世的手锻炉,要比想象中要简陋得多,像风橐、火钳、锻锤等炼钢锻打钢件的用具,都可以从桃坞集搬运一些现成的过来,三天时间铸造房已筹办好点火烧炉。
    这天上午韩谦特地让杜益君、杜益铭兄弟俩代他去郡王府告假,他留在雁荡矶准备看第一天点火烧炉的情况,但他特地睡了一个懒觉,练过一趟拳,慢悠悠在院子里用过早餐,还没有跑去锻造房,郡王府便有派来一名侍卫,传三皇子要出城到永春宫视察田庄。
    韩谦只能将其他事先放下,乘船到河对岸的田庄,等候三皇子他们出城过来。
    说是田庄,却有十二三里纵深,也将是郡王府今后最主要的私帑来源之一。
    田庄在封赐到郡王府名下之前,是天佑帝秋猎的猎苑,所开垦的田地不多,却也有近两万亩水田,由九百余户、五六千口官奴婢负责耕种。
    除了每年能收两万余石稻谷,田庄还养牛马两千余头,每年还能上交牛羊以及鸡鸭禽肉禽蛋、鱼蟹、柴炭若干。
    乘船出雁荡矶,往南行两里许便拐入一道东西横向的河汊子里。
    郡王府的田庄园子,就位于河汊口,有一座木桥横跨在河巷之上,连接从南面而来的官道,车马可以直接驰入庄园之内。
    这座庄园乃是天佑帝出城狩猎时歇脚的驻所,虽然没有当成正而八经的行宫去建,但也要比对岸雁荡矶庄院气派百倍。
    韩谦上岸后,看到三皇子的护卫队前哨才刚刚赶到,他便走进庄园里闲逛起来。
    百余亩大小的庄园内,建有楼殿亭台数十座,到处都是雕栏画壁、到处都是花繁树茂,屋前屋前浅池里养满了锦鲤绿荷。
    除此之前,庄园里还建有一座名永春宫的主殿,天佑帝有时在避署,便在永春宫署理公务,大家也习惯以永春宫称庄院。
    除了百余亩大小的主建筑群外,东面还有入驻侍卫的兵营及水师战船的水营。
    郡王府除了亲事府编有三百三十多名直属亲事侍卫陪从外,还将从龙雀军的兵户挑选忠勇健卒六百七十名编为帐内府侍卫。
    永春宫旁边的兵营,日后也就将用作帐内府侍卫的驻地。
    一般情况下,三皇子出城,才会动用帐内府的亲卫护随;郡王府的守卫以及三皇子的日常护卫主要由亲事府轮值。
    田庄除了永春宫及兵营外,九百余户奴婢主要集中居在十座奴寨之中。
    三皇子不出城,韩谦也不会没事跑到永春宫田庄里来,这也是他第一次走进永春宫庄园。
    韩谦登上一座假山,眺望左右,看到永春宫庄园以北部分,树茂草密、溪泽纵横,与西面的秋浦河、北面的长江融为一体,不用别人介绍,他也知道这一部分应该是猎苑的主体部分,还能看到麋子在草树间跳跃,还有一群群白色水鸟在水泽间飞翔。
    而横河港的南面,才阡陌纵横,有桑麻田及水田分布,十座奴寨也主要分布在横河港的南面。
    永春宫田庄要想增加收入,还是要开垦横河港北面高达三万余亩的土地。
    不过这片土地在百年前可能都还是江滩,即便到这时也还是地势低淤,此时看这里一片水泽草密林茂的样子,但真要开荒种殖谷物的话,洪涝灾害问题将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