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锻造之事
    锻造房很是简陋,今天刚筹措成,也今天正式升火开炉。
    韩谦白天都在陪三皇子狩猎、巡视永春宫田庄,也是到这时候才得以看一眼韩家匠师炼造粗钢的过程。
    龙雀军设立屯营军府,打造修缮兵甲,乃是工曹所司事务,这也是周元一开始就极力抓在手里的事,所以韩谦之前也没有机会亲自去认真的摸一遍炼钢流程,他以往在金陵,想要打造什么钢铁锻件,都是吩咐林海峥或其他林家的匠师,找到工曹的匠师帮忙做一下。
    周元当时有求于韩谦,也不会在这种细枝末节上为难韩谦。
    这一刻他站在锻造房,仅仅粗略看着室内两座手锻炉的运作,都觉得真是太粗陋了。
    当世用于加热生铁块进行脱炭以及加热后进行锻打的手锻炉,其工作空间就是一个凹形槽炉膛,槽内填入木炭或煤炭,燃烧用的空气由槽底的孔腔供入,工件埋入燃烧中的木炭里加热,工作空间有一半都暴露在外面,热源通过辐射及热空气对流散溢出去,热效率能有多高,又能将炉温提高到多少?
    而鼓气的风排是只用牛皮制成的皮橐,也是当世冶炼金铁所普遍采用的鼓风器,内部是什么结构,韩谦还没有时间认真的研究。
    这几只风橐都是从军府工曹直接讨要过来的,底部装有两只把手,每只风橐都由两个奴婢抓住把手操作往锻炉里鼓气。
    只是这种人力风排,极其耗力,韩谦暗感这两个奴婢都干不了半个时辰,手臂就会酸麻得抬不起来,需要换其他人上阵。
    也许是炉温有限的缘故,韩谦他们在锻造室外看了好久,都没见放入工作槽中的生铁棒烧红,韩谦喊了一个少年匠师出来,问过这么烧要过半个时辰,才能将一枚生铁棒烧得半软,这时候才能撒铁矿粉上去翻动,让生铁矿粉一点点的烧入红热的生铁棒条之中。
    韩谦心里想这难怪即便是只能造农具的粗钢,售价也如此高昂,而从粗钢到造出农具,还要经过进一步的锻打成形。
    这难怪三国时五把名刀要造三年,而当世即便已经掌握这种加热后撒铁矿粉进行脱炭的炒钢技术,但一等一的上品刀剑也确实要卖数十万钱,才能回本。
    而韩谦哪怕是粗略的看过一遍,也知道他着手后能进行提升的空间有多大。
    其他不谈,加热锻件的工作槽至少要改成封闭式或者半封闭式的槽室。
    当世人不知道,但韩谦知道开放式的工作槽,炉焰热力通过对流及辐射,大量散溢出去,而封闭式的工作槽虽然也需要有烟道,不能隔绝热空气的对流,但至少能大幅减少热源往外辐射。
    就这一点,韩谦估计就能直接将大幅炉温提高起来。
    当然,封闭式工作槽室要承受高温的烘烧,需要坚固、耐火,才不会动不动就倒塌伤人,还是很有些技术难题要去克服的。
    除了工作槽之外,风排在韩谦眼里也太原始了。
    虽然当世能造水排,也就是利用水流冲击水车的轮片,带动往复轮挤压皮囊鼓气,要比人力鼓气省力得多,但雁荡矶四周平坦,河渠内的水流极缓,远不足以带动水车。
    炉温跟鼓入的空气量也有着直接关系,这个问题要怎么解决?
    …………
    …………
    韩谦正思虑风排设施要怎么改善提升,三皇子杨元溥的心思被其他事情岔开来,好奇的问韩谦:
    “东面的院子似有颇浓郁的酒香飘来,是韩师宅子里的酒坛子砸了?”
    “这得砸多少酒坛子才能有这么浓烈的酒香飘来啊。”张平笑道,他早就注意到庄院里有酒香飘出来,但韩谦这人身上藏有太多的秘密,三皇子不提起这茬,他也不便瞎打听。
    他相信沈漾、郑晖他们也应该早就注意到这点了。
    韩谦回过神来,从锻造房里收回视野,说道:“当世缺少烈酿,我这个人就是闲不下来,私下偷酿些酒喝。”
    大楚实际酒专营制度,金陵城内仅有十多家酒铺从盐铁使司所属的榷酒务拿到榷酒官帖,有资格酿酒对外销售,其他的酒肆也好、妓寨也好,都需要从这十八家酒铺购酒,临江钱铺以烧刀子酒抵一部分利钱,也是钻了盐铁使司对三皇子名下产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空子。
    不过,私人私酿酒水,只要不拿出来公开对外售卖,官府也不拘。
    韩谦毫不介意的带着众人走进东跨院蒸煮酒糟的现场。
    韩谦此时所造的甑锅,直接放到大灶上蒸煮,顶部扣住一个圆锥形的大铜盖子,还有胳膊粗细的铜圆管从大铜盖子引出来。
    大灶内置火炭蒸煮酒糟,热汽蒸腾而起,通过铜管斜向下引流出来。
    由于韩谦此时还没有想好怎么往冷凝管里持续供给冷水,还没有将冷凝管装进铜管里。
    此时蒸酒主要是靠铜管与空气接触自然散热。
    这时候,即便灶下的火头非常小,但还是有大量的酒气溢出,仅有少量的酒液贴着铜管壁渗流出来,不断滴入下面的陶瓮之中。
    韩谦倒了几杯已经蒸煮出来的酒,递给三皇子及沈漾、郑晖、张平他们品尝,还特意笑着问郑晖:“我这私酿的雁荡春,比黄州郑氏所酿之酒如何?”
    郑晖即便不是郑氏的家主,也是最为核心的子弟,自然知道郑家秘传的酿酒之法,实是利用连续投曲的方式提高酒的烈度,已经可以说当世罕见的烈酒,但他走进蒸酒房,闻着满室浓郁的酒香,便知这雁荡春要比郑家所造之酒更烈。
    郑晖泯了一口,酒没有经过勾调,入口多少显得寡淡无味,但一道火线沿喉而下,绝是要比郑家酒烈上许多,心里暗暗震惊,不知道韩谦到底师传何门,竟然连酿酒术都有涉及。
    “没想到韩大人也是酿酒名家,当世怕是难寻如此烈的佳酿了吧?”郑晖说道。
    韩谦微微一笑,说道:“拾他人牙惠而已,我算哪门子酿酒名家?”
    他端给众人所饮酒精度并不高,取样拿生石灰比测过,酒精含量仅有百分之三十的样子,但酒精度也要比当世用连续投曲法酿造的所谓烈酒,高出一大截。
    韩谦也就大体记得酒精比水的沸点比水低,通过蒸馏法能从水中分离出来,但实际还是带水蒸馏出来,仅仅是酒精度提高了一倍。
    韩谦一时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见酒精度能提高,便知道还能通过连续蒸馏的办法进一步提纯。
    只是冷凝管的安装,以及怎么持续给水,韩谦暂时还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些个问题,所以说目前蒸酒很不理想,韩谦也就很大方的请大家进来参观。
    即便郑晖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想要将蒸酒房内的一切都看入心底,韩谦也浑不在意。
    “韩师要做这么多事,庄院里合用的奴婢怕是不够用,韩师从永春宫庄园挑选二十户奴婢走吧!”杨元溥小口饮着雁荡春,说道。
    沈漾刚想劝阻,但想到左司这次清算,韩谦实在亏太多,殿下额外赏赐二十户奴婢算是某种补偿吧。
    “韩谦恭敬不如从命,多谢殿下赏赐。”韩谦谢礼道。
    他想要做太多的事情,但合用的人手实在是太欠缺。
    之前小两年时间,他为匠坊所培养出近千名熟悉匠工,也都留在秋湖山别院,毕竟这些熟练匠工都是军府的兵户,跟韩家的家兵部曲不一样。
    永春宫的九百多户奴婢,也主要是这些年天佑帝争霸江淮的战败方子弟及族人,供韩谦从中挑选二十户、一百二三十人出来,是能够挑选出一批人才的。
    这在韩谦的眼里,自然要远比直接赏赐两三千亩地更珍贵。
    杨元溥当值就命令张平明天就将永春宫的奴婢名册拿给韩谦挑选。
    这时候官舍前的烧烤场面已经准备好,百余侍卫领走两头麋子、两头野猪烧炖肉,庄院里额外提供一些果疏、粳米饭、五坛雁荡春,也足够侍卫们饱食一些了。
    韩谦他们则专门挑了一头幼麋剥皮,拿香料精盐等物腌制半个时辰后,才架起来烤,自然是肉汁香嫩肥美,即便是沈漾,也是就着雁荡春烈酿大汗淋漓、直呼痛快,也顾不上讲究什么厮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