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夜间定计
    金陵城相比较后世,算不上多大的城市,韩谦他们还是等了近半个时辰,天边露出鱼肚白,才等到高绍将姜获、袁国维二人请过来。
    姜获、袁国维二人,也没有显得多困惑不解的样子,想必也是听到一些风声,但天佑帝既然已经将这二人当成棋子,放在临江郡王府,韩谦相信他们还不会知道得太具体。
    “冯大人深夜跑到兰亭巷来,韩谦不敢擅作主张,只能请二位老大人过来一叙。”韩谦请袁、姜二人进院子里坐下。
    “韩大人客气了,”袁国维、姜获在韩谦面前依旧似青衣小吏一般,客气话说过,又给冯文澜长揖施礼,“袁国维、姜获见过冯大人,以往在冯大人手里讨过生活,不知道冯大人还记得我们二人不?”
    “冯家大祸临头,还请二位老大人指条活路!”冯文澜扑通一声,便跪到姜获、袁国维二人面前。
    这一刻,韩谦都吓一跳,没想到冯文澜竟然能屈能伸到这一步,但这也令他对冯文澜更存一分戒心。
    “冯大人,折煞我们两个小老儿了,有什么事情,还请冯大人先说来。”姜获、袁国维两人连忙跪地还礼,又将冯文澜搀起来。
    姜获、袁国维是听到一些风声,但他们又不可能看到侍御史张翰的参本,此时也无法清楚知道陛下到底想干什么,更不清楚他们两人能干什么,疑惑不解的朝韩谦看过来。
    韩谦略加解释鸡鸣山塌方压死修陵匠工之事,又盯住姜获、袁国维二人问道:“两位老大人,可是真尽心助殿下登位?”
    “韩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姜获不解的问道。
    韩谦说道:“两位老大人要是真尽心辅佐殿下登位,那便立时赶去郡王府,请殿下起床写奏疏参劾冯大人毁皇陵树木致山崩人亡,罪不可赦——如若不然,那便当今夜之事没有发生过,还请诸位大人早早离开,莫要耽搁韩谦休息。”
    姜获、袁国维都是聪明之人,听韩谦这么说,便知道韩谦的意思是想郡王府接手皇陵山崩案,但韩谦受过陛下的警告,他不想出头,而是希望他们二人去给殿下出这个主意。
    目前看来,陛下是想拿冯家开刀,但怎么开刀、谁来开刀,背后则是有很多的讲究。
    不管韩谦是否有试探他们二人的意图,姜获、袁国维二人则是朝冯文澜看过去:“冯大人,你可愿意看到殿下参你冯家一本?”
    冯文澜心里再有不甘,也知道求韩谦领他去见三皇子有些不切实际,除了三皇子未必愿意冒这个险外,他们摧测天佑帝的意愿,结局可能会更坏。
    除此之外,韩谦此时所说的,可能就是冯家唯一能够逃过灭族厄运、将来还留有一线起复机会的选择。
    “一切多赖两位老大人,冯家倘若有来日,冯文澜必不会相忘今日两位老大人援手之恩,有违此誓,天诛地灭!”冯文澜咬了咬牙,站起来跟姜获、袁国维二人起誓说道。
    “如韩大人所言,我们也只是效忠于殿下,”姜获、袁国维见过太多的世面,对冯文澜的起誓也是一笑置之,站起身跟韩谦说道,“天就将大亮,我们要赶去郡王府,就也不在这里耽搁——韩大人确定不跟我们去见殿下?”
    韩谦说道:“韩谦只是请二位老大人过来谈谈心,其他事一概不知,”接着便示意高绍带着人护送姜获、袁国维赶往郡王府,随后又跟冯文澜说道,“韩谦能做的事情也只有如此了,冯大人请回吧!”
    “我与缭儿自当离开,不会再留下来打扰贤侄,但众人皆知冯翊、熙荣与贤侄乃莫逆之交,留在韩家住几天,贤侄大概不会怕因此会受牵累吧?”冯文澜说道。
    韩谦看了冯翊、孔熙荣一眼,点点头,默许冯翊、孔熙荣暂时可以留在他这里,便示意赵无忌看着冯文澜、冯缭父子离开。
    “我们冯家这次真就栽了?”冯翊仿佛是陷在一场噩梦里还没有醒过来,失魂落魄的问道。
    冯家昨日在金陵城里还显赫一时,表面上看除了侍御史张翰还没有递到天佑帝跟前的参本外,冯家依旧是根深蒂固,他甚至都不明白父亲为何要惊惶成这样子。
    韩谦倒了一杯茶,仔细整理思绪,心想他与冯翊、孔熙荣被选到三皇子身边陪读,看似这一切都是安宁宫的意图,但在三皇子正式出宫就府前夕,郭荣曾到他家来探访,如今看来,当时安宁宫对他韩家乃至冯家在这件事上的反应,并没有什么把握。
    这是不是就代表着,他韩家乃至冯家被卷入争嫡之事,实际上也有天佑帝的意图在内?
    又或者说他与冯翊、孔熙荣能到三皇子身边陪读,是天佑帝与安宁宫都认可的事情?
    安宁宫的意图,或许是觉得他与冯翊、孔熙荣不成器,而天佑帝的意图则是看冯氏、韩氏在被卷入整件事之后的选择?
    想到这里,韩谦微微一叹,跟冯翊说道:“我们到殿下身边陪读之时,陛下可能就已经在考虑用殿下取而代之的事情了,奈何你冯家一直都不肯入彀,拖到这时再想入彀,却是迟了!”
    说起来,韩氏也没有入彀,但他大伯韩道铭第一时间选择投入安宁宫及太子一系,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他父子二人会跟韩族决裂罢了。
    在一定程度上,或者说在外人眼里,韩氏还是将相当分量的筹码押到三皇子这边。
    当然,这一切是不是如他所猜测,韩谦觉得在三皇子正式上本参劾冯家私伐坏皇陵风水之后,就会揭开分晓了。
    要是如他猜测,郡王府这边应该能获得处理此案的主导权,要不然的话,韩谦觉得他自己需要从头再去推敲这背后的曲折跟凶险。
    待韩谦安排冯翊、孔熙荣先去侧院睡下,赵庭儿这才忍不住问道:“公子是觉得冯家此劫,灭族能免,抄家难逃?”
    “我觉得不算什么,一切还是要看陛下乐不乐意安排郡王府这边接下对冯氏负责进行抄家的美差了!”韩谦说道,他又将田城喊过来,说道,“左司察子房,这几日重点盯住牛耕儒、赵明廷等人的府邸,看都有哪些人进出!另外派几名察子,盯住冯文澜、孔周以及冯缭三人的动向。”
    韩谦派人盯住安宁宫及太子一系的核心人物,赵庭儿是能理解的。
    冯文澜既然能知道侍御史张翰的参劾本子,想必安宁宫那边也已经得到风声了,即便安宁宫那边未必能猜到冯文澜如此敏锐,但只要三皇子将参劾冯文澜的本子一起递上去,他们必然也能惊醒过来。
    不过,韩谦竟然还特意吩咐田城专门派人盯住冯文澜、孔周、冯缭,赵庭儿问道:“你怎么担心冯文澜会有问题?”
    “不管冯文澜为人怎么样,他都是一头老狐狸,冯氏此时有抄家灭族的危机,会不会将希望仅寄托在我们这边,实在是不好说,”韩谦摇了摇头,说道,“他一开始求我带他去见三皇子,实际上也是包藏祸心,他以为我年少轻狂,识不出来。”
    “冯文澜不是叫冯少爷、孔少爷都留在这里了?”赵庭儿说道。
    韩谦一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赵庭儿解释,有些时候父子之情并不值得信赖。
    冯文澜是什么样的人物,韩谦心想他要不防备着冯文澜一点,那就太纯真良善了;再说了,冯文澜显然也不可能完全信任他这边。
    天色已经清亮起来,韩谦回屋躺下,感觉才眯上眼睛,就感觉有只柔嫩的小手推他的肩膀,唤他醒来。
    韩谦困顿不堪,哪里愿意这时候就起床,含糊的说道:“让我再睡一会儿,要不你陪我躺一会儿。”伸手就想抄住赵庭儿的腰,将她拉到床上来给自己抱一会儿,未曾想来人看他的禄山之爪伸出来,身子下意识往后闪躲,他抓住一团掌握不住的软弹。
    韩谦睁开眼睛想收回手,奚荏一掌就朝他胸口劈过来。
    “三皇子派人过来召你去郡王府。”奚荏美眸怒瞪着韩谦,说道。
    韩谦揉了揉被奚荏一掌劈得生疼的胸口,心想这妮子还真下得了手,故作糊涂的问道:“你打我干什么,现在什么时辰了?”
    奚荏见韩谦装痴卖傻,瞪了他一眼,便走了出去。
    韩谦披衣走出去,三皇子派来的人在院子里等着,催促着韩谦随他去郡王府。
    韩谦说是这事跟他没有关系,但姜获、袁国维去见三皇子,不会隐瞒他参与此事的详细,他让来人先回去,他洗漱过,又吃巴了点东西垫实肚子,再骑马赶往郡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