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人心
    韩谦没有直接从大门进郡王府,而是走凝香楼后宅的暗门,走进缙云楼。
    姜获、袁国维一如往常,仿佛普通书吏般在缙云楼里检校典藏,拿他们的话说,年少时就知随陛下征战南北,难得能闲下来,自然要多读些书好入棺;田城、高绍、林海峥都不在,另有事务出去了,另有两名青衣小厮乃是姜获、袁国维在内府局带出来的弟子,看到韩谦走进来,行礼喊道:“韩大人来了。”
    姜获、袁国维还有六名弟子已经安插到左司兵房、察子房之内。
    庭园里随时还有一组侍卫值守,确保没有人能潜入缙云楼窃看机密文件。
    看到韩谦过来,姜获便示意一名青衣弟子去请三皇子过来。
    片晌后,便见三皇子杨元溥、陈德与王琳走过来。
    王琳乃是记室参军,郡王府有什么重要的奏章,乃是记室参军负责撰写。
    虽然李冲也是记室参军,但就李冲的文学修养,或许能够写一篇中规中矩的参劾奏疏,但杨元溥还没有彻底恢复对信昌侯府一系人马的信任,今日这样的疏奏自然不会去找李冲过来执笔。
    韩谦请三皇子、王琳随他进缙云楼。
    “这么大的事情,是否要请沈大人、郑大人过来商议?”在登入缙云楼之际,陈德搓手问三皇子。
    郡王府内,张平执掌内府事务,沈漾作为郡王傅,乃是外府官阶之首,甚至三皇子内府有什么不妥之事,都是沈漾的监管职权之内。
    沈漾之下则是长史郭荣、司马陈德、咨议参军事郑晖。
    郭荣乃是安宁宫塞进来的钉子,自然是什么事情都要将他排斥在外,但这么大的事情,陈德觉得怎么都该叫沈漾、郑晖参与进来,
    “韩师,你觉得呢?”杨元溥犹豫了一下,看向韩谦问道。
    “王大人觉得呢?”韩谦则问向王琳。
    王琳显然没有想到陈德抛出来的问题,韩谦竟然踢到他这边来了,愣怔了一下,细想之下才发现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王琳也是清晨在家被唤入郡王府草拟奏疏的,因此才知道皇陵山塌案的所有曲折,也能猜到韩谦建议临江郡王府插手这件事的意图是什么。
    王琳虽然参与奏疏的草拟,知悉机密,但作为记室参军,他对整件事是没有决策权的,所以整件事他参与机密,都可以不发表意见,只需要奉命行事便是。
    韩谦将这个问题抛给他,实是要他表态。
    王琳是沈漾举荐郡王府的,他对沈漾的秉性、脾气自然也是清楚的,心知此时请沈漾参与进来,沈漾极有可能会反对三皇子上疏奏。
    因为弹劾朝官不法本就是御史台侍御史的职责,郡王府论制不应该强行参合这事。
    而韩谦建议三皇子插手此事,最根本的用意,要在抄冯族的家时,将冯家所藏匿的财货搬入郡王府来,冯家此时配合郡王府这边行事,等到三皇子登位之后,就还冯家的这个人情,给冯家起复的机会。
    说到底,这是韩谦向来的行事风格,却未必会得沈漾的欣赏。
    陈德性子没那么细,不能想到这里面的区别,但王琳知道他此时要是主张请沈漾参与机密,那他以后就不要想有机会参与机密,而他一旦主张暂时瞒过沈漾,那他以后的前程就将彻底跟三皇子的捆绑在一起,就不要还想着能保持清亮孤傲的姿态了。
    王琳这一刻才真切感到今年才二十岁的韩谦,竟然给他如此大的压力。
    在韩谦的盯视下,王琳迟疑了好一会儿,舔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嘴唇,低声跟三皇子说道:“沈大人午前要去桃坞集,此事或许暂时不要惊扰沈大人为好。”
    然而说过这话后,王琳心里又觉得有一丝羞愧,毕竟他是沈漾举荐进郡王府,这自然又令他对逼他表态的韩谦,心存一丝恼恨。
    “我让人去前院看看郑大人在不在。”韩谦没有看王琳一眼,而是低声音跟三皇子说道。
    杨元溥点点头,他前些天也已经见过白石先生郑畅,确认郑氏将筹码押到他的身上,此时便应给予足够的重视,示意韩谦派人去将郑晖请过来。
    郑晖正在前院当值,片刻后就赶到缙云楼来,韩谦待他坐下来,将前后之事细细说给他知道。
    见郑晖眼瞳里光华一转便敛,韩谦心里一笑,暗感郑氏乃是黄州大族,虽然荆襄数十年隔三岔五的战事,令郑氏利益受损极大,但有着世家大族底蕴的郑氏,也最明白冯家这块肉有多肥。
    “冯文澜真就愿意我们这边主导皇陵案,不会暗中联络安宁宫或太子那边?”郑晖也是很快就意识到他们有可能所把握不住的破绽所在。
    冯文澜此时公然向安宁宫及太子一系求援,只会死得更快,但保不住冯文澜会暗中跟安宁宫及太子一系交易。
    道理跟他们暗中向韩谦求援、暗中向郡王府求援一样。
    他们答应将冯家所真正掌握的一部分资源,暗中交给郡王府以换取日后复出的机会,这样的承诺,他们完全可以跟安宁宫、跟徐氏那边做一遍。
    甚至安宁宫及徐氏听到风声后,都有可能主动去冯家进行秘密交易,以确保冯家的资源,不会为三皇子这边所得。
    “我已经派人盯住几家府邸的动静,”韩谦说道,“这几天我会在城里亲自盯着这件事。”
    “殿下有没有可能保下冯家?”王琳这时候又突然问道。
    韩谦心想王琳这会儿就已经有身为殿下嫡系的自觉了?他没有直接回答王琳的问题,而是朝郑晖看过去。
    郑晖身为咨议参军,诸如此类的形势分析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郑晖又不傻,韩谦没有领冯文澜过来见殿下,而是直接建议殿下参劾冯家,以及冯文澜在韩谦面前就被迫认可了这点,就说明韩谦已经明确殿下直接出面保冯家不可选。
    郑晖不知道王琳是没有想明白这点呢,还是有意破坏韩谦在殿下心目中的威信?
    郑晖沉吟片晌,说道:“殿下出面保下冯家,是获益最大,但这未必是陛下的心思,上参本弹劾冯文澜私伐皇陵,进退两便。”
    韩谦也没有跟王琳纠缠的意思,接下来大家就将王琳草拟的奏疏拿出来讨论。
    虽然这里面也有很多讲究,但韩谦心里清楚接下来诸多事皆在天佑帝的掌握之中。
    午前将参本奏心搞定,便由郑晖、陈德陪同三皇子进宫去。
    陈德作为郡王府司马以及郑晖作为郡王府咨议参军事,官阶定的都是从五品,勉强有资格陪同三皇子进宫参奏政事。
    韩谦没有留在缙云楼,而是穿过暗门,回到凝香楼的后宅。
    看到姚惜水、春十三娘在凝香楼的后宅等着自己,韩谦笑着说道:“你们的嗅觉很强啊,跟狗似的。”
    “殿下清晨请王琳入府,整个早上又呆在缙云楼,你们在密议什么?”面对韩谦的冷嘲热讽,姚惜水俏脸不动声色的问道。
    “十三娘幸亏没有嫁入孔家,要不然这次就惨了,”韩谦坐下来,拿起桌上的茶壶摇了摇,听着水声晃荡,问道,“你们没往里下毒吧?”
    “要不然十三娘会怎么一个惨法?”春十三娘接过茶壶,倒了一杯茶先饮了一口,再递给韩谦,又走到韩谦身后,双手柔柔的搭到他的肩上揉捏着,问道。
    看着茶盅瓷白的内壁留有一抹红脂,韩谦抬头看春十三娘那双媚眸正低头看过来,再感受到春十三娘那高高的胸膊若有若无的擦着他的肩膀,勾得他小腹一阵发热,暗感自己这段时间真是太放松了,心思也太容易走偏了。
    春十三娘做事没有底限,韩谦可不想在她那里自讨苦吃,饮了一口茶,坐直身子,将昨夜到这时发生的诸多事说给姚惜水知道:“殿下此时对信昌侯府不够信任,未必就是坏事,你们也该耐着性子少些动作了,要不然下场不会比冯家更好。”
    “……”姚惜水没想到郡王府今天鬼鬼祟祟的竟然是这么一件事,檀唇微启,半晌还是未说什么。
    “十三娘你回寓所去,要是孔大将军对你还有一丝情意,对你多半会有安排。”韩谦跟春十三娘说道。
    孔周作为是右神武军的副统军,他迎娶的是冯文澜的胞妹,历来被视为冯家的一支。天佑帝真要拿冯家开刀,也不可能继续用孔周在身边统领侍卫亲军,要解决自然是一起解决为好。
    冯翊、孔熙荣之前不会揭穿春十三娘的真实身份,在外人的眼里,春十三娘还是孔周不敢直接娶入宅子里的外室,也是试探冯文澜、孔周心思是否有游离不定的最佳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