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潜逃
        十一月下旬,杨钦、奚昌率带三百武装护卫,乘九艘快速帆船再次抵达金陵,停泊在雁荡矶河港码头。
    
        一筐筐雪白的宣纸以及大大小小的铜器、砚墨湖笔等等,差不多皆是江淮高附加值的货物,与数千袋精米,在船队抵达金陵的当天下午,就陆续搬运上船。
    
        当然,就当世而言,真正高附加值又能大宗销售的货物还是丝绸与盐。
    
        丝绸贵在精美,盐贵在官禁。
    
        入夜后,便有十数艘乌篷桨船出城驶雁荡矶的河港码头。
    
        乌篷桨船大多狭小,能装运二三百石货物已经是顶天了,但这十数艘乌篷桨船所装,则是从兰亭巷货栈提取出来的两千袋盐、八千匹丝绸;运抵雁荡矶河港码头后,便连夜搬运到两艘三桅帆船上。
    
        在凌晨前,庄院这段时间陆续所造的九架蝎子炮、十八架床子弩,也已经连夜搬上三艘战浆船,用铆钉固定在船舱顶的甲板上,然后用蓬布遮盖起来。
    
        虽说能用来顶替拓木的高弹性精钢,还没能摸索出来,九架蝎子炮还只能用拓木作为蓄力机械,但在两百步左右能抛弹火油罐,与床子弩配合使用,也能提升三艘战帆船的远程攻击力。
    
        拂晓时分起雾了,白雾在河面上翻滚,很快就往两岸的田野渐渐扩散,一团团滚动着,天色渐渐清亮起来,但天地间雾蒙蒙一片。
    
        这时候两艘快速帆船率先扬帆起航,林海峥、田城、高绍、赵启、陈济堂等人的家小眷属都随这两艘船先行。
    
        韩谦站在河堤前,目送两船离开。
    
        左司精锐斥候、一部分精英探子以及五百多左司子弟以及百余匠师都暂时在永春宫庄园,也已经让田城携带他的手令赶去永春宫庄园,将这些人马直接带到雁荡矶庄院来。
    
        韩谦目前只能将以秘密行动的名义,将这些人骗上船、骗去叙州,自然不能让他们知道田城、高绍、林海峥等人以及几乎他韩家所有的家兵及眷属这次都跟船离开金陵。
    
        要不然的话,怎能让这些将卒、子弟不起疑心?
    
        为配合这次“潜逃”,天佑帝这两天赶往溧阳黄龙坡冬狩,三皇子杨元溥率领沈漾、郑晖、信昌侯李普等人也都赶往溧阳黄龙坡陪驾。
    
        如此一来,即便有军府、永春宫庄院有个别精明能干的中下层武官或者胥吏,察觉到左司的异常,但层层通禀上去,等到杨元溥、沈漾、郑晖他们在溧阳得知异常,派人过来查问,确定发生“潜逃”事件,少说能拖延两天时间。
    
        两天两夜时间,足够船队逃到江州境内,从金陵调派楼船军水师肯定是追不及。而即便快马传书,通知沿江水营驻军出兵拦截,但以当世驿传的速度,想要追上船队,韩谦到那时候应该已经进入岳州境内或者已经进入洞庭湖了。
    
        高绍、林海峥身穿鳞甲,走过来时甲片触碰、锵然作响,他们站到韩谦的身后,也是面带忧虑的眺望雾茫茫的河面,也不知道田城能不能顺利的将左司七百多人马带到雁荡矶来登船。
    
        目前韩谦在叙州,即便将冯家奴婢里的壮勇都算上,也只能勉强凑出一千四五百兵力,短时间内面对当地土籍大姓的强烈对抗,他们想要立足都难,更不要说明年秋天之前要完成对叙州的全面整合,从沅江上游对潭州形成夹击之势了。
    
        左司训练有素的七百多人马,这时候就显得极其重要。
    
        即便是五百多左司子弟,年岁绝大多数也都是在十五到十八岁,在当世已经到了能够上战场的年纪。更为难得的,这五百多左司子弟除了出身外,绝大多数都接受长达一年多时间的艰苦训练。
    
        要知道地方州营从乡民中编选出来的丁壮,每年仅需履行一个月的徭役。这里面还有大量的时间被驱役去修筑城墙、驰道、官舍,真正接受训练的时间其实很少。
    
        禁营军及侍卫亲军的将卒战斗力要强,主要是他们来自于屯营军府。
    
        军府兵户每年都至少要履行三个月的兵役,训练就要充分多了,而接受三到四次的选编,就已经能算得上老卒了。
    
        而左司精锐斥候,战斗力及丰富的经验,在荆襄战事里就受到铁与血的洗练。
    
        韩谦他们在河堤上等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就见八艘乌篷桨船从浓雾里钻出来。郑通跟随在田城身上,跳上岸,走到韩谦跟前,满脸迟疑的问道:“到底什么任务,竟然需要从匠坊征调百余匠师同行?”
    
        “此事怕是此时还不能让郑掌案知晓。”韩谦漠然的说道。
    
        郑通生性谨慎、保守,在淅川血战中辅助韩谦打造战械,立下功劳,回到金陵便担任缙云楼掌案,但他对用事激进、手段狠辣的韩谦始终亲近不起来,也只是兢兢业业的负责秋湖山匠坊事务。
    
        永春宫庄园这边要修缮宫室,还要建风磨坊、兵械作坊等建筑,三皇子前些天令他挑选百余匠师过来负责。
    
        今日韩谦差遣田城走上门,跟他说有秘密任务,要他率在永春宫的匠师随行,他心里怎么可能没有疑问?
    
        不过,韩谦素来独断专行,刚愎自用,同时又意志坚决,不容属下反驳。
    
        韩谦此时不愿意多解释一句,郑通也不敢当面抵触他,只是看着田城、高绍、林海峥三人,将左司七八百人马分派登上停泊在河堤前的八艘三桅帆船上。
    
        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左司一直都保持相对独立的地位,即便是这次回金陵之后的改编,姜获、袁国维二人对左司也主要是监管,但并不干涉韩谦对左司的掌控。
    
        此刻,即便有不少人跟郑通一样,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疑问,但并没有人敢站出来直接质疑。
    
        赵启带着一队兵甲整饬的家兵过来,跟韩谦汇合,凑过来说道:“炉膛皆已捣毁,我们可以登船了。”
    
        陈济堂自小家传渊博,擅工造营缮,但赵启自幼则喜欢舞枪弄棍,这些年被贬到雁荡矶田庄充当官奴,也一直想尽办法暗中维护赵氏、陈氏的族人以及董氏的遗孤。
    
        迁往叙州,赵启心里是最愿意的,不管韩家父子心里什么打算,他们至少不用再像以往那般,整日担惊受怕会遭到清洗。
    
        看到赵庭儿、奚荏、杜七娘、杜九娘等女眷也从庄院那边走过来,随身还都携有大大小小的包裹,郑通眼里的疑心更重,不知道什么秘密任务,需要韩谦将韩家的家兵、奴婢都带出金陵?
    
        而炉膛皆已捣毁是什么意思?
    
        “好,我们登船!”韩谦看了郑通一眼,便带着赵庭儿、奚荏诸女登上一艘三桅桨帆船。
    
        叙州船场目前已经造出十艘三桅快速帆船,其中三艘是照战帆船的规格建造。战帆船除了常规的三桅大帆外,还设有两层桨室,共置三十二副大桨,需要六十四名桨手操作,作战时就可以将易燃的大帆降下来,操桨进行更灵活的出击。
    
        倘若大桨与大帆同时驱使船舶前行,则快如奔马。
    
        仅这三艘战帆船,就需要编桨手、船工二百五十人。
    
        这还是最基本的编制,要不是韩谦手里人手太匮乏了,想在作战时将船速提升到极致,还需要另编桨手二百人才够。
    
        “郑大人,登船吧,莫要叫大人等我们。”田城笑看着郑通,催促道。
    
        说实话,以他们手里这么点力量,即便能控制叙州,也是十分勉强,更不要说从沅水上游牵制潭州了,但田城等人的家眷都已经登船,韩谦即便有别的打算,他们也会追随。
    
        …………
    
        …………
    
        最先察觉到异常的,是今日赶到凝香楼有事找韩谦汇报的春十三娘,她发现都拖到午时,非但韩谦没有出现,平时负责左司日常事务的田城、高绍、林海峥等人都没有出现。
    
        春十三娘赶往兰亭巷,发现田城、高绍、林海峥等人的眷属以及韩家在兰亭巷的奴婢、部曲也都人走院空,便意识到不对劲。
    
        此时姚惜水、李冲等人都与张平、李普随同三皇子杨元溥到溧阳陪驾,春十三娘没有办法进宫去见世妃与此时已经隐藏到世妃身边的宫主。
    
        派人前往雁荡矶,确认雁荡矶那边也已经人走院空,春十三娘只能连夜坐马车赶往溧阳,找信昌侯李普汇报这事。
    
        春十三娘赶到溧阳,已经是次日午时,这时候“潜逃”事件,才像一块巨石,将静谧安宁的黄龙坡行营惊起一片波澜。
    
        倒不是信昌侯李普他们想要将这事公开,而雁荡矶庄院所属的合浦县衙门也注意到雁荡矶人走院空的异常,上禀到京兆府衙门。
    
        京兆府尹当时也在溧阳陪驾,得知此事自然是第一时间找三皇子杨元溥核实,“潜逃”事件便算是揭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