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负荆入城
    范锡程盯着自缚双手、袒胸露乳在城前的无遮旷野里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朝城下一步步走来的少主韩谦,心里则是感慨万千。

    短短两年多前,谁能想象少主那时还是一无是处、整天气得家主都要呕血的纨绔子弟,而到今日,却摇身一变能令朝廷束手无策、欲霸叙州一隅之地而自立的年少枭雄?

    此前一年多时间,叙州一边放开地禁,一边利用金矿谣传吸引流民涌进,鱼龙混杂之下,除了潭州势力大举渗透进来,里面也有不少是杨钦受韩谦指使从鄱阳湖邀请过来定居的水寨势力。

    这里面的情况,一直留在叙州、留在黔阳城伺候在韩道勋身边的范锡程心里是极清楚的;他也知道通过赎买,如今聚集到黔阳城附近的奚氏族人也已经超过千人规模。

    韩谦在叙州暗中经营出来的势力,直接体现在叙州船帮船队及武装护卫的规模扩张上。

    在冯氏族人西迁之前,叙州船帮拥有大中型半武装帆船十六艘,艄工水手四百人、武装护卫三百人,这差不多已经将韩谦在叙州直接控制的健勇抽调一尽,以致五峰山种植园以及矿场、铸炼场只能大规模雇佣流民耕种、做工。

    照道理来说,仅这点人手是还不足以让他们在叙州站住脚,还不足以让他们跟地方土籍大姓势力抗衡。

    冯氏族人及奴婢的西迁,是一个较为突显的转折点。

    冯氏族人及奴婢到叙州无依无靠,但内部的凝聚力还没有散掉,到叙州后一旦沦为受他们控制的附庸,差不多能有上千壮勇为韩谦所用,从而使得他们在叙州的势力大幅提升能与四姓大族直接抗衡的地步。

    第二批冯氏族人及奴婢抵达叙州后,韩道勋下令关闭城门严禁进出,范锡程还有点觉得家主有些小题大作,但到今日看见韩谦直接出现在城下,他心里才真正明白过来,还是家主最明白少主的算计跟野心啊!

    范锡程看向赵阔以及其他几名站在家主身后的几名家兵,他们这时候也都是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应付眼前的场面。

    难不成家主下令后,他们真要当场将少主射杀在城下?

    范锡程跟随韩道勋身边最久,也最明白韩道勋一心为民的赤诚之心,但在相距第二批冯氏族人抵达叙州不足半个月,少主这次又直接率领这么多人手,不告而到叙州,掰着脚趾头都能明白少主这次是决意要据叙州自立,一心为民请命、不愿意看到战事令民众流亡离散的家主,此时真能容得下少主如此乱来?

    只是看到少主一副负荆请罪的样子,往城下一步步走来,范锡程心里又十分的困惑,难道说少主有信心能说服家主同意韩家从此据叙州自立?

    范锡程窥着家主韩道勋铁青的脸色,他心里是混乱一片,完全不知道眼前的死结要如何去解。

    当然,范锡程也注意城头有些人的神色多少有些敷衍,或许以为家主只是惺惺作态而已,他也不知道少主到底是怎么想,这么点人手,能成什么势,难不成真如家主所料,要沦为潭州的附庸,一起对抗朝廷?

    那这么一来,旧属江南西道的这片大地,又要被战火撕裂,又要民不聊生了吧?

    韩谦走在城下,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抬头看到垛墙后有十数把弓探出来,箭簇闪烁着寒光对准他,心里暗骂娘稀匹,心想以后这种充好汉的事情真也不做了。

    只是他此时后悔也来不及,只能壮着胆子,扬声喊道:“我在淅川城头血战,为朝廷保住荆襄,立下汗马大功,别人说我剑走偏锋,不应赏功,我心里也无怨念,我回到叙州来,也没有祸乱叙州的心事,但冯家的前车之鉴,我韩家不能不防。”

    范锡程这一刻与赵阔等人更是面面相觑,没想到韩谦都到城下负荆请罪了,竟然还敢大声宣扬不臣之意,这不是逼着家主杀他吗?

    韩道勋枯竣的脸仿佛有一整座山压在他的心头,这一刻他似耗尽全身的气力说道:“这孽子既然敢自投罗网,那便先将他关押起来,待朝廷派人过来,我亲自押他回金陵请罪!”

    赵阔等人都站在那里不动弹,范锡程只得硬着头皮带着数人,走下城楼……

    …………

    …………

    “啊欠!”

    叙州虽然不比此时的金陵那么寒冷,但韩谦打着赤脯一路走来,也是够他好受,在范锡程带人看押下,走进刺史府后宅芙蓉园东院,韩谦连打着喷嚏。

    韩老山夫妇、晴云手里拿着衣物,但只敢远远站在一旁,没敢走近过来帮韩谦将衣物披上。

    “周婶,快云帮我煮碗姜糖茶过来祛寒,我都快被冻死了!”韩谦浑不在意的跟韩老山的婆子招呼道。

    “……”范锡程见韩谦这一刻都浑不在意,他是哭笑不得,让其他人守在院子,他陪韩谦进屋,一边帮他解开捆绑,一边唉声叹气的说道,“少主你不是不知道家主是怎样一个人,家主绝不会容你乱来。你再怎么样,这时候都不应该进城来啊!”

    “范爷,你心里是怎么想的?”韩谦盯住范锡程问道。

    范锡程心里苦涩一笑,大楚开国不过十四五年间,甚至家主韩道勋青年时期都还在升州节度使府任书办,而他半生更是碾转零落,直到在楚州才寄身韩家门下,他个人对大楚自然是没有什么忠心可言。

    只是经历太多的离乱,范锡程便有些怀念宁做太平犬的日子,不想再经历战乱,当然了,韩家真要有据叙州自立的可能,他内心深处也不会抗拒就是了。

    他相信芙蓉园里,绝大多数家兵部曲都是跟他一样的心思。

    不过,范锡程效忠的始终是家主韩道勋。

    因此他才觉得韩谦这时候不应该进城,至少在家主没有转变心意之前不应该进城。

    见范锡程沉默不语,韩谦也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又问道:“赵阔他人呢?”

    韩谦是从城下被直接押进芙蓉园的,没有看到赵阔的身影。

    “赵阔还负责守在城头。”范锡程说道。

    韩谦这时候才挽起裤脚管,将裹在小腿肚子上的秘旨解下来,递给范锡程说道:“在我爹还没有被我气死之前,你赶紧拿这个给他看,但除了范爷与我爹之外,这道秘旨不得入第三人之眼!赵阔、季福、韩老山等人皆不例外。”

    “这……”

    范锡程扫眼看过秘旨的内容,身子僵直的站在那里,仿佛被雷劈过一般,下意识怀疑这道秘旨是少主韩谦伪造出来的。

    不过,范锡程细想要是这一切没有来自天佑帝的直接授意,没有三皇子的主动配合,少主韩谦他自己潜逃出来或者携带少数人潜逃出来是很容易,但最后一次带这么多人马、物资潜逃到叙州,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范锡程拿着秘旨匆匆去前衙见韩道勋,这时候韩周氏端了一碗姜茶过来,韩谦披上衣袍,喝着姜茶让身子暖和起来,等了片晌才看到他父亲与范锡程匆忙走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道勋将门扉掩下,才将秘旨拿出来摆桌上,沉着脸问道。

    “陛下两个月前召孩儿进宫,有意在两年内撤除潭州节度使府,使潭朗岳三州官员皆受金陵所命,而非马氏世袭,孩儿便献上这瞒天过海之策。到明年入秋时,孩儿要在叙州整编一部精锐兵马,能从沅水上游出兵牵制潭州,为金陵出兵创造有利条件,当然最好的结果乃是马氏自请削去世袭潭州节度使之职!”韩谦说道。

    “你为何不派人过来跟我事先说明?”韩道勋想到他在城头有过一丝动摇要下令射杀韩谦,现在想想也后怕,责问道。

    韩谦当然不会承认他没有事先通报一声,纯粹是有意试探他父亲的心意,可惜这老愤青还是太顽固了啊,不认为此时割据叙州利国利民!

    韩谦当下只有说道:“唯有如此,我们父子俩在黔阳城前的这出戏才能演得唯妙唯肖啊,才能彻底的骗过潭州等势力啊——接下来还请父亲下令打开黔阳城门,让冯氏族人及左司兵马进城,然后父亲派人去金陵上疏请罪惩治孩儿的不告而别!也唯有这样,陛下才能有借口对我们父子俩继续赏功授爵啊!”

    范锡程不得不承认,这么一套流程走下来,世人则会坚信朝廷是迫于西南的形势需要,不得不暂时默许韩家据叙州自立的事实,但他心里也清楚,如此一来,家主韩道勋在世人的眼里,就彻头彻尾变成一个惺惺作态的奸佞小人了!

    从《疫水疏》开始,韩道勋就不怎么在乎个人的声名受累,迟疑的问道:“冯文澜、孔周刚被赐死,冯氏被抄家,冯氏族人怎么可能会助朝廷牵制潭州?”

    “冯氏族人没有什么价值,真正有价值的是冯家那五千奴婢部曲,”韩谦说道,“冯缭他们并不知道秘旨的存在,他们此时都深信我与父亲有割据叙州的野心,那接下来将冯氏族人与奴婢部曲隔绝开来,相信冯缭等人也不会反对。待我将冯家奴婢都收编、消化之后,到时候冯氏的态度实在不足为虑了。”

    冯氏族人及奴婢最终有五千六百余人迁入叙州,其中冯族子弟仅有四百多人,更多的是冯氏这些年奴役驱使的奴婢、部曲及他们的眷属。

    冯氏迁到叙州,本就是寄人篱下,手里无钱无粮无地无田宅,韩谦此时要收编冯家的奴婢、部曲,又岂容冯缭等人拒绝?

    对于冯缭等人而言,与其此时得罪韩家父子,还不如好好依附于韩家父子这棵扎根于叙州的大树身上,以期冯氏能再次崛起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