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五柳溪
    五柳溪的河口宽逾百丈,西岸颇为深陡,可以作为天然河港码头使用,但五柳溪的河道却不利行船。
    五柳溪源出龙牙山南麓,流经龙牙山东南方向的台地,最后流入沅江之中,是榆树湾内最主要的一条河流。
    五柳溪河道弯弯折折,约四十余里长,河道所经之处落差较大,不要说秋冬季了,春夏之时,流急滩险,也不利行船。
    更为重要的,五柳溪出龙牙山时,挟带大量的泥沙淤堵河道,而随后所流经的台地,又要比西侧的榆树湾冲积平原平均要高出二三十米。
    五柳溪春夏河水暴涨,从淤堵的河道里漫溢而出,整个榆树湾都会洪水滔天、泛滥成灾。
    除了奚氏族人早年严禁客籍流民往龙牙山南麓聚集以及沅水在这里拐急弯、水势极大外,五柳溪的特殊性,实是限制前人开垦榆树湾最为主要的碍障跟瓶颈。
    韩谦之前就亲自到榆树湾实地看过两遍。
    而在过去一年时间内,韩谦更命令季希尧将龙牙山南麓、五柳溪沿岸、榆树湾的水文地理都摸清楚,在这次到叙州之前,他已经拟定好驯服五柳溪的方案,就要在五柳溪出龙牙山时,开挖出一条新的河渠,将五柳溪的河水引入西边流经榆树湾腹地的沙河之中。
    不过,在春夏雨季时,要避免沙河沿岸不会被暴涨的洪水冲得泛滥成灾,那在新挖的河渠与原五柳溪之间,就需要建造一座分水堰以及在五柳溪的旧河道上再建造一座溢流堰,以调节五柳溪不同时节的上游来水。
    整个水利工程建成后,每逢到秋冬枯水季,五柳溪上游的来水,便会被溢水堰挡住,被迫绕经分水堰,从分水渠流入沙河,保证枯水季榆树湾开垦出来的田地,也有充足的灌溉用水;而到丰水期,大量洪水从龙牙山里冲出来,水位爆涨,大量的河水便能通过溢水堰,进入五柳溪的旧河道,分流进入沅水。
    分水堰以及溢水堰的建造要巧妙,既要保证枯水期的上游来水能灌溉湾口内的粮田,又要保证丰水、洪水期,能将绝大多数的上游来水送入五柳溪的旧河道,不使湾口内的粮田受灾。
    五柳溪这样的水利工程,谈不上旷古绝今,陈济堂之父在明州所修建的四明山堰,复杂程度未必就在五柳溪堰之下,但也绝非小猫小狗,就敢在叙州出手修建这样的水利工程,去驯服桀骜难驯的五柳溪。
    至少叙州千百年就未曾遇到过这样的治水能吏。
    五柳溪不利通航,韩谦他们在溪口下船后,就率五六千人徒步走到五柳河出龙牙山的河口。
    河口西侧已经建起一座小规模的土寨,寨子里有几栋稍些像样的木楼,但寨子外皆是大片乱糟糟的窝棚,韩谦率众过来,不少蓬头垢面的人站在五柳溪畔好奇的打望,眼睛里也充满担忧跟恐惧。
    毕竟韩谦身后新编州营五百甲卒,杀气腾腾,并非摆饰。
    从寨子北面,沿着五柳溪并不算多陡峭的河岸,往龙牙山深处还有一条小径,韩谦知道沿这条小径往山里走二十余里,便是奚氏族人祖居的旧奚寨。
    冯昌裕灭奚氏之后,顾忌杨、洗、向三姓大族的压力,最终没有敢直接吞并旧奚寨,而是将寨子摧毁、废弃后,将奚氏族人贩卖为奴;龙牙山近十年以来,一直都是无主之地,更不要说龙牙山南麓的榆树湾了。
    目前仅有四五百名土籍番民,在龙牙山南麓建了十余小寨子居住,都不能算什么势力,但五柳溪河口这一大片窝棚里所居住的住民,则显然不是土籍番民。
    季希尧在龙牙山里找到煤矿、铁矿,韩谦便命令季希尧以招募流民开采煤铁矿的名义,将旧奚寨占了下来,还在五柳溪出龙牙山的河口,建了一座寨子,此时在寨子周围搭建窝棚居住的,主要是受雇到龙牙山开采煤铁矿劳工及家属。
    看到韩谦率领黑压压大群人马过来,季希尧令人打开寨门,欣喜的迎出来:“前天黔阳来人报信,说少主已到叙州,希尧都不敢相信!这两天有好几拨人跑到五柳溪窥探,希尧担心有变,胆子又小,将人马都收拢到寨子里谨防有变,希尧未能到溪口相迎,还请少主赐罪!”
    目前山里的煤铁矿开采、冶炼,都用雇佣流民作工,这些人都住在营寨外围草草搭就的简陋窝棚里,对韩家没有什么忠心可言。
    季希尧担心时局动荡,这些流民会趁乱打劫寨子里囤积的物资,只能临时将寨子关闭起来以防生变,也不知道韩谦到叙州,会这么快直接带着大队人马过来。
    韩谦介绍陈济堂、赵启等人给季希尧认识。
    “黔阳形势未定,少主怎么这么匆忙就到龙牙山来?”
    季希尧满心期待韩家能据叙州自立的,在他看来韩家此时稳定住黔阳局势最为重要,将来只要真能割据叙州自立,什么时候开发龙牙山、榆树湾都不会迟。
    韩谦笑道:“明年春水漫涨之前,我们只有三个月的工期可用来修分水堰,我哪里敢在黔阳城耽搁?”
    为建五柳溪分水堰、开挖河渠,以及修建供这么多人居住的屋舍,并扩大煤场、铁矿场的开采规模,梳理冶铁炼钢新的流程,韩谦不仅将林海峥、陈济堂、杜君益、杜君铭等人都带到龙牙山来,也将郑通及这次被拐骗过来的百余匠师,也都带到龙牙山来。
    郑通这时候是彻底识破韩家父子的“狼子野心”,但他人被胁裹到叙州,如丧家之犬,却是无可奈何。
    他现在是既不敢违拧韩谦的意志,但又怕他尽心为韩谦所用,会牵累他留在金陵的家人。
    韩谦指着要他上前跟季希尧见面,郑通树皮似的老脸,满脸苦涩,畏畏缩缩。
    “你这老家伙,作这般苦脸,是给谁看?难不成怕我砍下你的头颅不成,”韩谦板起脸训斥道,“我现在将龙牙山的煤场,交给你来管治,只要每日能运十万斤煤饼下山,我便不为难你。一年之后,你要是不愿意留在叙州,我派人护送你回金陵与家人团聚!”
    之前韩谦调了一批匠师到叙州,但人数毕竟有限,季希尧之前在龙牙山开辟的煤场,也建造了水力碎煤碓,每日出煤两万斤,勉强能保证下游的石灰、青砖及治炼生铁的需求。
    目前,韩谦率六千人进驻五柳溪河口,除了修分水堰,还要修建一批兼具防卫与居住功能的大型围屋,还需要锻造大量工具,每日仅两万斤煤饼,已经是远远不够用了。
    开基地,燃料与粮食,永远都是第一时间进行力量进行突破解决的难题。
    郑通虽然生性保守、谨慎,但在传统的匠作行当里,却是堪称大匠作的存在,韩谦也不跟他啰嗦,直接委派他任务便是。
    而在郑通看来,他自己是被韩谦强迫着任事,心里反倒更容易接受一些。
    果然,韩谦一顿训斥,郑通脸色便稍稍缓和了一些,挑选七名熟悉煤场运作的匠师,便随季希尧指派的人,直接赶往龙牙山深处的煤场接管其事去了。
    除了派林宗靖率一队甲卒进驻龙牙山深处的旧奚寨,防备有敌兵可能会从龙牙山北面的辰阳县突袭过来之外,韩谦率领其他人马便在河口安营扎寨。
    冯家奴婢十六岁以下、五十岁以下的男丁以及二十岁以下、四十岁以下的健壮妇女,总计有三千人。
    这一刻,韩谦也不管他们哭爹喊娘,将他们强行编为六十支工辎队,将六十多名心思不稳的左司斥候以及剩下来家人都在金陵的二百五十名左司子弟,分拆下去统领这六十支工辎队,在匠营匠师的指导下,承担起采石伐木、开挖河渠、修分水堰以及修建围屋的重任。
    五柳溪分水堰在当世是要算高技术活,但主要工作还是重力体活。
    开挖河渠、修分水堰、溢水堰,大约要开挖运送上百万方土石,才能最终完成整个工程。
    以投入两千名壮劳力计算,要在九十天内将主河渠挖通,平均下来一人一天要挖运六七方土石才够;特别是河渠越挖越深,每天爬上爬下折返跑上百趟,其辛苦将是普通人所难以想象。
    冯家府上的奴婢以往就真正从事重体力活的还是少数,更多的人主要还是货栈、典当铺或者田庄的管事、掌柜。即便直接在冯府伺候冯家人的丫鬟、奴役,干的是伺候人的活,也绝不是什么重体力活。
    整个工程铺展开来,三四天时间就有上百号人累得吐血。
    虽然近半年以来,在韩谦的授意下,季希尧雇佣流民作工,在龙牙山建了煤场、铁矿场、烧炭窑、石灰窑、砖窑以及炼铁场,但受限于叙州的熟悉匠工太少,以及季希尧本身的威望不足,以及能调用的资源有限,很多事情都还很粗糙。
    韩谦到龙牙山第一时间,还是带着杜君益、杜君铭等人以及一批从金陵拐骗过来的匠师,进山梳理这些工作,而将分水堰的建造及河渠的开挖,交给林海峥、陈济堂负责。
    韩谦先将建在山里的煤场、铁矿场、石灰窑、砖窗、炼铁场等事粗略梳理过一遍,令杜君益留在山里辅助郑通主持其事,他再带着人出山到河口,已经是十天之后。
    而这时冯家奴婢已有三人活活累死。
    即便有田城率四百精锐甲卒驻扎在河口弹压,冯家奴婢没有人敢公然反抗,但士气之低迷,也是很难再令工程快速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