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定策
    接下来,袁国维又说了郡王府对鄂州的安排。
    天佑帝免除三皇子杨元溥的均州刺史,使徐昭龄兼领均州刺史,在外人看来是潜逃一事发生后,他对三皇子杨元溥有所失望之后,决定对外戚徐氏进行一定的妥协。
    不过,均州不设县,不仅四座屯营军府都受郡王府护军府直辖外,均州长史由柴建兼领,而在周惮调任鄂州之后,均州司马由李知诰兼领,实际上徐昭龄在均州只是空头刺史,半点实权都无。
    三皇子杨元溥遥领鄂州,沈漾被贬为鄂州长史,鄂州不设司马,实际上是沈漾全面主持鄂州军政事务;此外,周惮率三千精锐调到鄂州任行营兵马使。
    此时朝廷或明或暗,都应该加强对潭州的戒备,区别是投入多大的力度而已。
    投入的力度大,就是计划要对潭州进行用兵;投入的力度小,就仅仅还是对潭州加强戒备,说明朝廷虚弱,内心深处更担心潭州有什么轻举妄动。
    所以朝廷明面上不可能对潭州拨出太多的钱粮,沈漾、周惮在鄂州的备战,包括建造水营的驻泊地、修船场等等,目前只能是郡王府在鄂州筹备货栈、匠坊的名义暗中垫付。
    加上敲诈韩氏所得,郡王府目前手里有四十万缗钱,看上去相当可观,但哪怕是筹备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事,也是相当的捉襟见肘。
    袁国维借护送张平到叙州宣旨的机会,跟韩谦见面,待返程时,便会留在鄂州,助沈漾搜集潭州诸县的情报。
    到时候韩谦有什么必须要联络的事情,派人到鄂州便行,能少走几天的路途。
    韩谦又说了叙州这边的情况。
    冯氏奴婢比想象中不堪用,未来只能作为临江县的基础农户,扩大临江县的农耕规模,而无法直接编为兵户,也就无法提供更多的兵源,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叙州的其他情况,跟袁国维、张平他们之前所掌握的差不多了。
    现在张平他们知道瞒天过海的通盘计划,但韩家父子手里就这么点人手、这么点资源,实在怀疑他们能在秋冬之前准备到什么程度。
    这时候有淙淙琴音传来,姚惜水秀眉微微一挑,颇为讶异的说道:“叙州地处一隅,竟然有琴技如此出众之人?”
    姚惜水以剑舞称为一绝,琴技不如苏红玉专擅,但品鉴水平却是一等一的高明。
    “应是公厅行首周幼蕊大家在弹琴。”韩谦目光越过院墙,看到一头黑白斑狸猫卧在墙头,似乎也沉浸在琴音之中,说道。
    驿馆与乐营相挨着,与芙蓉园以东隔条巷子的灌月楼,差不多是黔阳城内最为热闹的夜生活场所了。
    “前刺史王庾身故,叙州百余官吏黯然无声,以一弱女子却铤身而出解囊卖棺助王庾大人尸首返乡的周幼蕊?”姚惜水问道。
    当世风气开发,还没有出现后世的男女大防,甚至前朝时还出过女帝,但像周幼蕊这般的奇女人,毕竟罕见。
    韩谦点点头,说道:“便是此女。”
    这时间又有一支长笛吹响,与琴音相和。
    “这又是谁在吹奏长笛?”张平问道,“琴笛之间藏忧郁之色啊。”
    韩谦看了张平一眼,见他说话眉眼间并无嘲弄,却是对这笛声琴音颇有欣赏之意,说道:“叙州主簿薛若谷擅吹长笛,应是薛若谷与周幼蕊琴笛相和。”
    他刚才走进驿馆时,便听人说薛若谷、秦问、李唐三人在周幼蕊那里喝酒,此时听周幼蕊、薛若谷琴笛相和之音有沉郁悲凉之意,想必他们几人正暗自诉说对他父子割据叙州的不满吧?
    或许他们也没有想到朝廷会对他父子二人如此软弱吧?
    韩谦也颇欣赏薛若谷以及周幼蕊等人的气节,但他此时非但不能用他们,想要遮掩潭州的耳目,还要千方百计的打压他们。
    “叙州心念朝廷的忠臣良子却是不少啊!”春十三娘讥笑道。
    韩谦看了春十三娘一眼,起身跟张平、袁国维说道:“那我便不在这里耽搁了,接下来我会下令解除对你们的监视,方便你们以朝廷特使的身份,与各方势力接触。你们要是无事,也可以去听听周幼蕊、薛若谷琴笛相和……”
    现在不仅叙州的各方势力,北面的辰州以及西南的应州,都对他父子充满警惕,张平、袁国维他们过来,则可以对这些势力进行接触、试探,以便他这边能有更针对性的应对。
    “这个薛若谷要是有不利你父子二人的心思,要不要我们帮你除掉?”春十三娘水汪汪的眼睛,像钩子似的盯住韩谦问道。
    “你只需负责打探消息,但要不要下手除掉谁,不是你要关心的。”韩谦眉头一皱,冷声说道。
    以往在金陵,韩谦还顾忌春十三娘是晚红楼的人,不会厉声相待,但此时在叙州,他就不容春十三娘再随意抵触他的威势。
    韩谦又想到冯翊、孔熙荣此时也在乐厅晃荡,让他们有机会跟春十三娘见面,也不知道这是否正确。
    春十三娘脸色讪然,算是知道她的娇艳容颜,在韩谦心里实在是没有多少地位。
    张平乃至姚惜水希望望能避开袁国维,与韩谦有单独说话的机会,韩谦却视而不见,站起身来环顾室内,见墙角木架子上用作装饰的两只青瓷大花瓶,走过来拿起来,说道:“我得弄些动静,让别人知道我们这次见面谈得不太愉快。”
    说罢,韩谦走到廊前,接连将两只青瓷大花瓶朝院墙砸过去,“哗啦”一阵响动,乐营那边的琴笛之音也停顿了一下,想必是这么大的动静也将那边给惊动了。
    守在外院的扈卫,哗的都涌了进来,手按佩刃,皆虎视耿耿的盯住张平、袁国维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走!”韩谦怒气冲冲的甩袖往驿馆外走去。
    奚荏追出来,趁韩谦翻身上马之机,问道:“要是张平他们在黔阳城仅仅滞留数天,怕是钓不到多大的鱼吧?”
    韩谦点点头,说道:“想要引蛇出洞,确非短时间内就能速成,但具体要怎么办,我待见过我父亲再说。”
    …………
    …………
    如今的刺史府后宅芙蓉园内,要比韩谦第一次来叙州时更加风声鹤唳。
    芙蓉园的守卫,要比整个黔阳城的守卫更加重要。
    四姓大族未必敢有什么大的动作,更不要说在形势明朗之前集结有限的兵力强攻黔阳城了,但刺杀之事,在这片土地上过去可不仅仅就发生一两起。
    之前局势相当和缓些,冯氏就敢毒杀前刺史王庾,他们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从驿馆回来,韩谦便直接到芙蓉园西院去见父亲。
    有十几名官吏被韩道勋召到芙蓉园问事,范锡程、赵阔、冯缭三人也坐在厅里参加议事,他们看到韩谦走进来,皆站起来行礼道:“见过司马大人。”
    韩谦恍惚了一下,才想到张平到叙州宣过旨后,他如今已经是叙州司马,乃是叙州仅次于他父亲、掌握叙州兵马的第二号人物,以后便可以正式插手叙州的事务了。
    叙州除刺史之外,长史、司马、兵曹参军以及黔阳县令等掌握地方军政大权的核心官职,从前朝中晚期以来,都长期掌握在以向洗杨向奚等土籍大姓手里,前后已经长达两百年的时间。
    大楚建国以来,也遵循传统,唯一的区别就是奚氏在土籍大姓的内杠中被消灭掉了。
    韩道勋赴任叙州后,州司马向建龙之前就上书金陵,请辞州司马,以致试探朝廷对叙州的态度。
    金陵迟迟没有回复向氏的上书,前后拖延了一年多时间,这次算正式免去向建龙的州司马之职,以韩谦代之。
    韩谦扫眼看过在座的官吏,除了薛若谷、李唐、秦问三人有意疏远这边外,土籍大姓的官员也都还是未见踪迹,但在场所坐的官员,大多数也显然是不值得信任的,甚至到现在都不确定他们里有多少人被潭州所拉拢。
    想到这里,韩谦又朝范锡程、赵阔看了一眼。
    韩谦到现在都没有在赵阔身上看出什么破绽,心想他或许跟陈济堂、赵启一样,有一段不能公开于世的过往,韩家仅仅是他的寄身之所吧?
    韩谦朝在座的官史拱拱手,说道:“我有事找父亲与范爷相商,还请诸位大人在这里稍坐片刻。”
    韩谦与父亲韩道勋以及范锡程到里间坐下,示意赵无忌、奚发儿二人守在廊前,防备有人靠近,随后将郡王府在鄂州的安排说给父亲知道:
    “陛下不会有太久的耐心,我们要是在入冬前没有做好准备,陛下也会下旨削藩。马氏不甘心屈服,龙雀军便会从鄂州西进。到时候我们在叙州不能出兵配合,想做忠臣就难了!”
    韩道勋能明白是韩谦所说是什么意思,天佑帝使他们父子割据叙州,其实也是在赌。
    要是龙雀军从鄂州出兵,叙州这边毫无动作,不要说天下悠悠之口,天佑帝、三皇子也绝不会再信任他们父子二人。
    “入冬之前,我们能做好准备吗?”韩道勋担忧的问道。
    “要是按部就班,入冬前我们不可能做好准备。”韩谦说道,叙州的情形原本就要比普通的州县复杂无数倍,哪里可能叫他们有按部就班彻底掌控叙州局势的机会?
    范锡程心知韩谦说的是什么,叙州以外的势力且不去说,叙州以内,四姓大族以及潭州渗透进来的势力,都太谨慎、警惕了,所守的城寨又山高路远,极其坚险。
    他们手里仅一千余人,即便是强攻一座寨子,伤亡都未必能承受住,不要说将中方城及四姓大族控制的番寨都强攻下来了。
    “你想用什么计谋打破眼下的僵局?”韩道勋问韩谦道。
    “唯有打草惊蛇、引蛇出洞二策可用。”韩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