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冯昌裕的抉择
    天佑十五年的春夏,对原黔阳县令、叙州冯氏族主冯昌裕而言,是最煎熬的半年。
    天佑十三年韩道勋入仕叙州,州狱啸闹是其子冯瑾策划,冯昌裕事后得知,想阻止已是不及,只能紧急联络洗、杨、向三族在黔阳城内的族人紧急撤出去,希望囚徒暴动,将新任刺史韩道勋逐出叙州。
    谁能想到韩道勋、韩谦父子竟然能以雷霆万钧之势,在各方势力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当夜便镇压住州狱的囚徒暴动。
    冯昌裕再耳聋目昏,也知道奚荏那个小贱货,已经是完完全全忘了杀兄之仇,投到韩谦的怀抱里撒娇弄欢,而叙州船帮通过赎买,暗中收拢奚氏族人,他也不是没有察觉。
    不过,孱弱的奚氏,即便有上千人重新聚集到黔阳城下,又能成什么气候?
    在职方司主事季昆被韩谦设计擒杀后,冯昌裕以为隐忍几年,等朝廷将韩道勋调往别处任职,他就不用为这对难缠的父子头痛。
    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韩谦竟然在春风得意之时,携众逃到叙州,意图与其父据叙州而自立。
    更令冯昌裕所料想不到的,朝廷竟然默认这既成的事实,还对韩家父子封官赏爵,而韩家父子对叙州官吏的调整,朝廷也一应予以追认,使得此时的叙州,较为重要的官职都为韩家父亲的心腹亲信所占据。
    接下来便是田税改制。
    虽然目前田税改制仅仅触及黔阳县客籍大户的利益,但韩家父子要在叙州豢养近三千名精锐战力,作为其割据叙州的根基,仅仅是收割黔阳县的客籍大户远远不够,迟早会将触手伸到他们土籍大姓身上来!
    而此时韩家父子也是开始对黔阳县境内的番寨出手了,甚至不惜出兵镇压了两座反抗坚决的小型番寨,也要令田税改制到土籍番户的头上。
    这也意味着他们想暂时假意依附韩家父子的可能性便不存在了。
    而且要行事宜早不宜迟。
    在韩谦率冯氏奴婢进驻五柳溪,又招募流民丁壮,大肆开挖河渠、修造堰坝之时,没有人认为韩谦能成事,以为这事只会白白消耗韩家父子手里不多的资源。
    毕竟数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着去驯服五柳溪,以便能开垦大湾口,但这么多年过去,大湾口地区也仅有十数座小型番寨立足。
    五柳溪的分水堰赶在四月上旬建成,之后便是雪峰山、龙牙山的雨季,到五月上旬,龙牙山更是连日倾盆豪雨,然而经过沙河与五柳溪的分流,龙牙山南麓的大湾口竟然没有洪水滔天。
    诸姓认识到韩家父子修堰治水之能,确非番寨能及,但这也意味着他们每拖延一天,韩家父子在叙州的根基便要深上一分。
    三四百头耕牛运入大湾口,龙牙山打造出新式的曲辕梨以及大批坚固耐用的铁制用具,集中人手,一天便能在沙河、五柳溪两岸开垦三四百亩新田,开挖三四里长的灌溉支渠。
    每年都洪水滔天的五柳溪、沙河沿岸淤积着肥沃的土壤,撒把种子下去,都不需要花心思照看,禾苗便茁壮的钻出土壤。
    而从去年便涌入叙州的流民,在韩家父子刚推行的招募归化新政下,迅速落地扎根,也使得叙州行营的兵力也急剧扩编到两千五百人。
    虽然在诸姓眼里,叙州行营的兵马大多数都还是乌合之众,但韩家父子这段时间收刮来的钱粮,都投入到这两千五百将卒的训练中。
    这也是意味着每拖延一天,韩家父子所掌握的兵马,实力便要强上一分。
    冯氏与向氏、洗氏、杨氏所属的番寨,分散在郎溪、潭阳的山水之中,即便四家能抽调出两三千精锐,冯昌裕也相信番兵英勇善战,但兵力要怎样进行聚集与会合,才能予韩家父子以致命一击?
    强攻城墙高险的黔阳城不现实的,四家合兵进攻面对沅水完全敞开的榆树湾?
    冯昌裕走出寨厅,盯着寨楼前正日夜操训的番勇。
    冯氏控制着郎溪大小二十余座番寨,治下有土籍番民一千四百余户,表面上仅有丁口七千二百余人,但冯昌裕心里清楚,这是前朝武宗时的数字,这些年人丁繁衍,加上兼并奚氏以及其他小寨势力,他冯氏控制的丁口已经有一万二千余人,十六岁到五十岁的成年丁壮差不多有三千六百人。
    六丁抽一,冯氏六百战兵,令沅水上下的诸寨闻风丧胆,也令他尝到高奚氏丰媚迷人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一番销魂蚀骨的滋味。
    想到这里,冯昌裕就有些后悔将奚荏那个小贱货,送给韩谦那孙子了。
    虽然他年事已高,对男女之事已经是力不从心,也以为送出去心里不会再念挂着,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即便没有余力,但伸手触摸那像丝绸、像牛乳一般光滑雪白的娇躯,感受那触手软弹,感受到青春气息是那样的迷人,能叫他的心境年轻很多;将那小贱货送出去后,冯昌裕再体会到那滋味是那么叫人难以忘怀。
    而寨子里的年轻女子,皮肤粗糙不说,举止还都粗鄙不堪,远不能跟那小贱货相提并论。
    冯昌裕遐想片刻,转身走回寨厅,听着“噔噔噔”有人登楼过来,转身见是儿子冯瑾与高宝过来,问道:“你们见着监军使大人了?”
    “见过了,监军使大人说了,我冯氏出兵能铲除韩家父子,他会请旨使父亲取韩老贼而代之。”冯瑾抑不住兴奋的说道。
    冯昌裕忍不住想要白儿子一眼,真要能将韩家父子铲除掉,叙州重新落入四姓手里,他还担心不能取而代之吗?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监军使张平那边能提供怎样的帮助。
    “监军使有没有说我们当如何除之?”冯昌裕问道。
    “韩家父子在黔阳城戒备森严,难以强攻之,对监军使的防备也极缜密,而我冯氏偷袭五柳溪,或者重创五柳溪、沙河沿岸定居的客民,但不能第一时间攻下龙牙城、五柳寨,不能在龙牙山南麓站住脚,易为韩家父子从黔阳城出兵反击,”冯瑾说道,“监军使主张我们偷袭鹰鱼寨!”
    “鹰鱼寨?”
    鹰鱼寨也就是潭州兵马此时在中方山西麓山脚下占据的中方城。
    冯昌裕陡然一惊,难以想象监军使张平竟然主张他们偷袭鹰鱼寨!
    “监军使已经觉察到韩家父子与潭州早就暗中勾结,韩道勋天佑十三年底放开地禁,实际便是放潭州人马渗透进来,鹰鱼寨便是潭州渗透进来的人马,聚集流民所建,是韩家父子与潭州勾结的铁证。而州医学博士赵直贤更是潭州这些年暗埋在叙州的钉子,这两年来一直都是韩家父子与潭州的联络人。韩家父子现在提出在中方山下新置中方县,有意举荐赵直贤出任中方县令,真要到哪一步,四姓在沅水两岸恐怕是真没有立足之地了……”
    冯瑾舔着嘴唇说道。
    “赵直贤是潭州的人?”冯昌裕震惊问道,但这话问出口,又觉得多余,示意冯瑾继续说下去。
    冯瑾继续说道:
    “高宝这时也已经探明,此时潭州在中方寨聚集的兵力不多,都不到四百人,这与监军使那边掌握的数字相差无比。我们要是能奇袭拿下中方寨,不仅能据中方寨切断黔阳城与龙牙山的联系,更能据中方寨进一步聚集向家、杨家、向家的兵马,不至于在韩家父子的反攻下,没有立足之地。”
    “潭州在中方寨聚集的兵力是不多,但潭州是我们能惹的?”冯昌裕得考虑到偷袭中方寨后潭州可能会有的报复。
    “韩家父子与潭州勾结谋叙州之事,已经促使朝廷下定决心对潭州动手,目前朝廷在鄂州已经开始大规模的聚集兵力。监军使建议我们偷袭中方寨,也是希望我们到时候从叙州出兵牵制潭州,这才承诺由我冯氏世袭叙州刺史之位,而在我们行动之后,监军使便会过来跟我们会合,到时候就可以邀请辰州、靖州的大姓势力出兵……”
    冯瑾焦急说道,
    “而此时韩家父子与潭州勾结在一起谋叙州,难道我们现在还能将韩家父子与潭州区别开来视之?对韩家父子动手,不就是对潭州动手?又或者我们索性就在寨子里坐等着韩家父子派兵马过来,强征秋粮?”
    叙州土籍番民绝大多数都依附于大姓为奴,因此四姓大姓控制的番寨,每年仅缴纳千余石钱粮,但是依靠田税新政,每年的田税便要激增到四万余石、二千余缗。
    这实际上是要将四姓大族每年吃到嘴里的肥肉,活生生的挖出去填补韩家父子那像无底洞似的欲壑。
    这绝对不是冯昌裕所愿意见到的。
    而既然韩家父子从去年底就已经跟潭州勾结到一起,那对韩家父子动手,与对潭州动手,也就没有什么区别?
    难不成他们铲除韩家父子后,潭州还能无动于衷?
    冯昌裕捻着稀疏的胡须,盯住儿子冯瑾问道:“朝廷要对潭州动手,这是确凿无疑的事情?”
    “孩儿另派人到鄂州看过,即便朝廷今年冬天之前不对潭州动手,驻兵大规模增加已是事实,相信潭州也有察觉——我们在叙州果断出手,只要能在潭州反应过来之前,控制住叙州的局势,相信潭州绝不敢抽调兵马深入巫山之中。”冯瑾说道。
    冯昌裕沉吟许久,又问高宝:“冯宣可靠吗?”
    高宝咽了一口唾沫,说道:“行船金陵期间,韩家父子对冯宣是多有笼络,但韩家父子手下却常以异族视我等,多加嘲讽,冯宣也常暗地里感慨,韩道勋乃是叙州刺史,他为其所用也是无可奈何之事。高宝觉得,此等秘事,或许不用急着叫冯宣参与,待我们拿下中方城,再令冯宣出兵便可。”
    “父亲,事不宜迟啊!”冯瑾压着声音劝道。
    “鹰鱼寨城墙坚固,也难以强攻啊,而鹰鱼寨距离黔阳城以及韩家父子在五柳溪的驻兵,都不过四十余里……”冯昌裕焦虑的说道,他是想动手,但事情不考虑周详,他哪里会轻举妄动!
    “可以以计诱之……”高宝说道。